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星维之秘在线阅读找到你了

作者:定光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日子似乎又恢复了三点一线的节奏。

语言学实在晦涩难懂,笔记记了好几页,但还是一知半解。这样下去,怎么上考研战场啊。林晚趴在桌子上兀自感叹着,却忽然感觉旁边的凳子一沉,她以为是夏芷晴,便没有回头,“芷晴,怎么办啊,这门课真难啊。”

“对你来说,还有很难的课吗?”

听到这个声音林晚瞬间直起身子,旁边坐着的竟然是韩存希!!

她被惊吓得说话间舌头都有些打结,“你,你怎么会在这?”

“来找你啊。电话打不通,我只能来这里了。”他的声音不温不火,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

“你,你要干嘛?”

“没什么,只是因为考研,有个语言学方面的知识不太懂,所以来听听课。”

“考研?你考研?”

“对啊,陪你一起考研。”韩存希温柔地直视着林晚,完全没有顾及到周围人惊讶的目光。

“啊?”这家伙以为考研是像期末考试那么简单吗?就算是学霸也不能这么草率吧?林晚看着夏芷晴笑嘻嘻地拿走了她的课本,满脸深意的样子实在太欠揍!

整节课她如坐针毡,眼睛虽直视着前方,余光却总被右边的半截胳膊吸引,偷偷斜眼,他的左手半握着课本,五指骨节分明,细白修长,当真是“指如削葱根”啊。林晚低头看了眼自己粗壮的拳头,不禁自愧弗如。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走在一起?她摇摇头,轻叹一口气。

“林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哎?面对老师忽然的提问,林晚措手不及,咯噔一声就站了起来,底气不足,“没,没什么问题啊。”

“哦,看你摇头叹气,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看法。”

啊?原来是刚才表现的太明显了,林晚尴尬地刚坐下,下课铃声就响了。

呼~似乎有种解脱的感觉,再这么下去,说不定自己真会喜欢上他的!太可怕了,林晚掩住自己内心的慌乱,快速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然而,韩存希坐着一动不动。

“那个,该吃晚饭了,麻烦让一下。”今天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啊,偏偏必须他站起来她才能出去!!

韩存希左手抓住她的右臂直接把她拽到座位上,“你是不是把我拉黑了?”

“没有啊,喂,芷晴,等我一下。”林晚使劲儿给夏芷晴使眼色,却眼睁睁看着她和陈影朝自己竖了个大拇指就走了。她还没见色忘友呢她们就先背信弃义了!

林晚无奈地坐下,他今天能找到这里来,恐怕不会这么轻易让她走。

教室里只剩两个人。

异常沉默的韩存希反而有些让人害怕,他的手不停地转着笔,一圈又一圈。

林晚靠在椅背上望向昏暗的窗外,燥热的夏风吹着飘摇的柳枝来回飞舞,空气中甚至有尘土的味道,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

韩存希终于开口说话,声音却非常低沉。“我好不容易,又遇见你。”

虽然她不想打击他,却不得不陈述事实,“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

韩存希冷笑一声,“XX高中文科班高一五班,高二十三班,高三十五班林晚,不是你吗?”

林晚怔住,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他兀自垂头转着笔,额前的刘海刚好蹭到浓密的睫毛,侧脸的线条柔美至极。她努力搜寻记忆,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张精致的脸到底在哪里出现过。

“你,到底是谁?”

韩存希终于转过头,眉头紧皱,嘴唇也微抿着,“看来,你真的把我忘了。”

“喂,你到底是谁,直说啊,我最讨厌别人绕圈子。”就好比你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你同学,可就是不自报家门而让你猜名字,每次碰到这种事林晚就直接挂掉电话。切!你不说,我还不稀罕知道呢!

“算了,过去都是些不好的回忆,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然后,”他顿了一下,轻声地说,“喜欢上我。”

“……”这年头,表白是不是很便宜啊?

“那天晚上,你喝多了,是我送你回去的。”他语气渐转柔和。

“嗯。”怎么忽然说起这个话题了?林晚尴尬地撇撇嘴,“谢谢了。”

“你吐了我一身,我想打电话让你帮我洗衣服,结果你却不接电话。”

“哦,那真是,对,对不起了。”竟然是为这事儿!但是好丢脸啊!说了那些不着边际的话,怎么好意思见面!

韩存希停下转动的手指,眼睛直视着前方,淡淡地说,“那个人既然不来找你,你就不应该等他。”

“……”这种事,她又何尝不知呢?只是年少时懵懂的情愫总如一朵花,不管是否凋零,它依然藏匿在心底的某个角落。这些年遇到的人,难免会拿出来作比较,比来比去,导致她大学三年不曾恋爱,人称文学院的冰山雪莲。

韩存希将笔塞进她的包里,站起身子,“走吧,一起去吃饭吧。”

就这么两个人?去食堂?那她明天还不得被孤寒粉的唾沫星子淹死!有些事还是尽快确认比较好,尽管当面说出口有一点点羞耻,但是,私心而论,她还是有一点点好奇心在作祟。林晚清了清嗓子,假装很无意地说,“听说,你喜欢顾诚?”

“啊?”整个教室响彻着韩存希惊讶的回声,他蹙着眉,严肃地说,“他可是男生。”

“我知道啊。”

“……”

“我不反对的,其实我觉得你们很般配。”

韩存希转身,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眼睛微微眯起,“那,你觉得我是攻还是受?”

林晚被他盯得浑身长刺,低头讷讷地说,“当然是受了。”

韩存希右手宽大的手掌摁着她的头顶,来回抓弄着她的长发,咬牙切齿,“你成天脑子里想的什么啊!”

而林晚竟意外地垂着头,享受着来自头顶的温暖,他的手掌真大啊,似乎完全覆盖了她的头顶呢。

见她不吭声,他以为她生了气,便松开了手,顺便帮她捋顺了额前的齐刘海,小拇指蹭过她的鼻尖,如棉花糖般的柔软。这是传说中的韩存希吗?如果此刻的温柔是真,那她当真抵不过他这般糖衣炮弹的攻击。

心跳仿佛漏掉了半拍,林晚一脸木然地跟着他出了门,进了食堂。

直到韩存希微笑着将饭菜放到她面前时,她才恍然清醒,此刻,周围已经聚集了无数只眼睛,有的充满敌意,有的含着捉弄。

正当她准备起身逃之夭夭时,顾诚却来了!他似乎刚打完篮球,还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球衣,露出两臂线条饱满的肌肉。

韩存希恢复了冰块脸,一脸嫌弃,“你来干嘛?”

“听说你和美女一起吃饭,我来看看。”

韩存希有些愠怒,“这是我的私事,请你不要参与。”

顾诚依旧柔声细语,满脸微笑,“我也是为你好,如果不欢迎,那我走就是了,别生气。”顾诚嘴里说着,却径自坐在了韩存希旁边。

林晚从未想过登上学校八卦的头条新闻,她上了三年学,拿了两次国家一等奖学金,竟然还不及跟韩存希吃个饭来的更轰动更声名远扬。

她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两位帅哥,一个热情张扬,一个温柔细腻,怪不得何子然喜欢采集这两人的素材,实在是天生的一对璧人啊!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林晚摆出一副苦口婆心长篇大论的姿态,郑重地说,“我觉得,还是你们俩最般配。”

顾诚的一口米饭瞬间喷出来,饭粒洒了一桌子,有几粒甚至还落到了林晚的汤里。

顾诚急忙捂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失礼了。”

韩存希仍慢慢地夹着菜,声音却冷如铁,“林晚,请你自重。”

唔,被他讨厌了呢,刚才独处时的温柔荡然无存,在人前,韩存希就是冷傲的代名词。

林晚撇撇嘴,讨厌就讨厌吧,继续地说,“其实,现在大家都很开明,所以不会介意的。你们现在有很多粉丝知道吗?简称孤寒粉。”

顾诚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这个,我也听说过。”

韩存希忽然扭头,双眼凌冽地看着顾诚,顾诚急忙低头,轻声地说,“那些都是胡说八道,千万不要在意。”

呵,顾诚还真是妻管严啊,这两人的关系真好,若真的在中间横插一脚,连林晚自己都觉得太缺德了。

她弓起身子拍了拍顾诚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了句保重,拎起包就走。她这个大电灯泡此刻不闪何时闪!

刚迈开一步就被韩存希抓住了胳膊,林晚向来最讨厌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于是条件反射般使劲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死死攥住。

“这种事情,你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如果你真的怀疑我和顾诚的关系,跟我来,我详细告诉你。”

她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韩存希生拉硬拽到了湖心咖啡馆。

倚窗而坐,林晚顺手拾起桌角的一本书,竟是张爱玲的半生缘。真是一个悲情曲折的故事。

还没等顾诚坐下,韩存希就命令地说,“你来给她解释。”

顾诚看看脸色阴沉的韩存希,一副浑不在乎的口吻,戏谑他,“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这次跟之前不一样?你也没提前跟我说。”

韩存希冷冷的嗓音似乎从喉咙里发出,有种声带的震颤,“顾诚,这次我是认真的。”

“你不是说,在等一个人吗?”

“她就是。”

顾诚蓦然收起唇角的笑,满脸狐疑地看了看林晚,“不好意思,还没问你的名字。”

“林晚。”

顾诚深吸一口气,睁大眼睛,嘴巴也微微张着,脸上写满了惊讶。

林晚歪着头,“怎么了?”

顾诚不禁失笑,“呵,终于等到你了。”

看她一脸茫然无知,顾诚继续道,“外界关于我和小韩的传言,其实是我们故意放出去的。”

“啊?”

顾诚点点头,宠溺般看了眼韩存希,“都是他的主意,唉,我只是配合着每天演戏而已。”

林晚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手一拍,“哦~然后,你真的喜欢上了他!”

顾诚盯着她,缓缓地说,“你太聪明了!”

韩存希怒目而视,“你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哈哈,”顾诚似乎乐在其中,“真是难得看小韩对一个人这么上心,果然,林晚就是林晚啊。”他向后靠在椅背上,继续说,“我呢,很不争气地喜欢上了小韩的姐姐,我费劲心力偷偷把小韩姐姐给追到手了,结果被小韩知道了,他竟然要挟我,让我跟他扮演暧昧的关系,不然他就坚决不承认我这姐夫的地位!”

“恩呢,跟自己一样大的朋友竟然成了姐夫,如果是我,我也不爽。”

“我本来就比小韩大两岁。”

“那你跟他姐姐岂不是姐弟恋了?”

“没没没,他姐姐也比他大两岁,所以我们同岁,而且我3月生日,他姐姐8月,我还比她大5个月呢。”

“哦,你是不是白羊座?”

“好像是吧?我是3月25号。”

“就是白羊座呢,她呢?”

“8月9号”

“哇塞,你们很般配哎,狮子座和白羊座最般配了,你有没有听说过那句话?”

顾诚很感兴趣,头也蹭了过来,“哪句话?”

“有人说,世界注定是狮子座的,而狮子座注定是白羊座的。”

“真的?”

“当然,我对星座最有研究了,不会错的!”

韩存希修长的手指有力地弹着桌子,“喂,你们跑题了。”

“……”

“……”

延伸阅读

天奴五金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snwr.shtml
天奴五金加盟_公司简介天奴公司自1997年创立伊始,每一个步履都印证着行业前行的足迹

浩仔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phff.shtml
浩仔童装经销批发的童装、童裤、童套装、童体恤、童衬衫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七十二变3D人面玩偶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6ah3.shtml
七十二变3D人面玩偶风靡国内外各地多年,将此立体人面玩偶引进中国大陆以来,展现出巨大

泰杰优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ybhw.shtml
泰杰优液压机泵(TOGOEO)是一家通用流体设备的工厂企业,经过拼搏和不断发展,企业

国钦工艺品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xe0m.shtml
本公司位于菏泽市丹阳开发区,地埋位置优越,交通便利,是以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大型

佳尔丽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pmn5.shtml
佳尔丽装饰致力于家居饰品、工艺品、精品的开发、生产、销售及代理分销业务,提供家居饰品

布丫丫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d5fy.shtml
布丫丫小饰品总部是发圈、发夹、发饰、头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皖美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ynhv.shtml
皖美童装总部是一家专注于重量级童装、集生产、设计、开发、销售为一体生产经营有限责任公

可妮莉雅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pmz1.shtml
可妮莉雅童装生产经营各类外贸童装日韩童装品牌童装儿童围裙画画衣,吃饭防水反穿罩衣等;

盛环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n6li.shtml
章丘市盛环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位于山东省会-济南东部,东邻瓷都淄博,西靠济南国内外机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满级大佬穿越回来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谢辛言曲起手肘抵在餐桌上,手指撑着下巴,眯着眼睛,头顶上方橙黄色的暖光落进她眼型极其漂亮的眼睛里,看起来有些慵懒散漫的样子。谢辛言勾起唇角,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因为节目组给开出了三千万的价格,而且工作强度并不大,相当于躺转三千万,任谁听了会不心动!”向善翻了个白眼,鄙夷不屑地轻嗤了声,“狗屎!”“就

  • 女王爷在现代在线阅读第二节

    齐楚猜自己要被吃掉了,希望吃她的生物别太渣,这样她重生到它身上之后,救世主任务不至于掉到地狱级难度……“小莱!”她耳朵一动,感到四周突然起了风,舌头松开,她整个卵飞了出去,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然后有只手接住了她……熟悉的气息透过卵囊传来。是元昭,他回来了。……他居然回来了?该不会是后悔了想来拿女王虫

  • 荒岛求生:解救大明星在线阅读第3节

    皇浦杼琴梦颖玉娜说,折颜哥哥,你要不要回十里桃林,跟母亲.....说一声。慕灼桦说,是啊!姐姐说得对,哥哥,要不要回十里桃林。折颜听了......说,二位妹妹,不用回去.....跟母亲,说一声.......我想知道,我得情劫是谁?皇浦杼琴梦颖玉娜说,折颜哥哥,你得情劫是:白止帝君得第四位儿子,白真.

  • 梦山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你能醒来,只要你能静静对我微笑,那便是我要的全世界,我的生命将因你的笑容而春光明媚。”——《摘自苏星宇日记》“此阵法名为唤魂,已**心头血为引,将东海的凤凰蛋壳,西海龙之须,南海鲛人的眼泪,北海的麒麟角放置于碧瑶小姐沉睡石床的四个方向,轻轻摇晃金铃,这样碧瑶小姐便能苏醒过来,可

  • 玄幻之最强驸马之重聚

    常辉市西郊一直有几座未建成的仓库和厂房,据说是因为几年前开发商资金短缺跑路,留下的烂尾工程,其中一座修建完成度比较高的仓库内,一个身材高大的健壮汉子坐在一张床边,手里的白布不断擦拭着一把伯奈利M1,擦拭完毕后把它放在了床上,又从床下拿出了一把柯尔特蟒蛇仔细的看着它。“老兄弟,估计你更想老徐吧。”他喃

  • 妃渡两朝第3章在线阅读

    “马上就要月考了,除了家庭作业,大家不要忘了复习。”老师说完就走出了教室。白芷月收拾好书包,整理堆在桌角的一堆盒子,她抱着一堆盒子,走出教室。徐若宣已经在楼下等了一会儿了,她笑嘻嘻的道:“哟,今年生日又收了这么多礼物啊,到你家我们一起拆。”白芷月笑了笑道:“我也不想要的,他们非要送我,很烦人的。”徐

  • 战狼之最强大脑之第十章

    在没进禾風前,刘萍萍感觉禾風的面试环节肯定很严格,面试问题肯定很复杂。但在等到下午两点半,真的进去面试后,刘萍萍却感觉。整个面试环节,好像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复杂。今天来面试的好像也挺多的,但不管怎么样。这边确实是说了让她两点半面试,然后就让她两点半准时面试了。进去后,中间的男人让她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彼岸在线阅读第10章

    傅飞烟想了想,昨日里遇见了许多朋友,都可以叫过来一起吃饭,便道:“宗越君,今日里办一个长桌宴怎么样?请昨日晚上我认识的朋友们过来吃饭。”宗越心想,这办长桌宴,就证明傅飞烟会做非常多好吃的,平日里这种好事想都不敢想,便点了点头,“你自己决定便好,缺了什么,来找本君即可。”傅飞烟心里那只小鹿又在砰砰跳了

  • 大唐之最强驸马之病历(9)

    “我的助理,方总用的还顺手吗?”这边两个女人之间暗流涌动,夏景则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主权。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看到他们两在一起了,方衡远一定要黏着叶芳菲么,哪怕他恨透了她,叶芳菲也是他的人!闻言,方衡远不在意的端起酒杯跟夏景碰了碰,仰头一饮而尽再露出个礼貌的笑:“既然夏总看不惯自己的助理,那我可不就只能收

  • 从玩具大王到世界首富第八章

    《惊风诀》在年前杀青了,拍摄时间不算长,像这种古装仙侠剧重要的是后期。毕竟是个大IP剧,导演制片和投资方都做了准备,杀青宴上张导特别高兴,喝了不少酒,拍着副导演的肩膀红着脸喊:“等着!至少是明年暑期!绝对上映!”副导演赶紧按下他:“行了行了,吃菜吃菜!”几个主演坐在一桌上,女主苗丹笑着说:“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