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清穿之博尔济吉特氏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藤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爷,您要打便打,我的性子直不会说话,若不是有人瞧见前些日子柏家少爷进了绣楼,天亮才离开,我也不会信这话!”梁氏说得是铿锵有力,就差拍着胸脯担保这事的可信度,末了还反问一句,“大家伙说说,这男未娶女未嫁,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不出事么?”

仍跪在地上的秦嬷嬷适时的接上话,“老奴亲眼所见!”

芸香急红了眼,这回孙琇莹不拦了,任她说。

“老爷,秦嬷嬷老眼昏花在这里胡说八道,表少爷从未进过绣楼,芸香若有半句谎,就割了舌头让狗叼去!”

没想到小丫头敢为她发毒誓,孙琇莹惊讶之余又是一阵感动,她紧紧抓住芸香的手,将人拉回自己的身边护着,若是身边能再多几个这样的人,哪里还会生出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来。

“孙里长,可否容老朽说几句?”

堂厅右间的屏风后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孙光岳也是被梁氏给气糊涂了,忘了此番召集众人在此的本意,赶忙叫了两个小厮过去把人从屏风后请出来。

邱大夫被小厮扶到堂厅,一个五福之外的同族,赶忙身让出位置。

待邱大夫坐定,孙光岳朝屋里人拱手做揖,“今日本是小女受聘的大喜日子,不料遭遇居心叵测之人从中作梗,孙某诚请诸位为小女作个见证,断了那不实流言,还小女以清白!”说完转身对邱大夫行了一大礼,态度甚是恭逊,“邱老先生,还请您老明示!”

此举激起不少唏嘘之声,邱大夫脾气古怪众所周知,若不是与孙家有些交情,一般人实难请得动尊驾。可医术再了得,怎会与孙家大小姐的事扯上关系?还让孙光岳这个一里之长卑躬屈膝,实乃令人不得不多想。

“孙家之事,老朽作为外人本不便多议,只因听闻孙家小姐无故蒙受冤屈,实不忍见这对璧人错失姻缘,所幸当年孙柏氏曾托老朽一事,可作凭据,替孙家小姐正名。”

“婉卿!”孙光岳忽闻亡妻,有些失态,但见被打断话的邱大夫面露不耐,无奈只好强压下心中的诸多疑问,耐心听着。

“十年前,孙柏氏听闻老朽略通宫中秘方,在病逝前托老朽为大小姐点上守宫砂,此法是以将宫砂点在女子的手臂处,水洗不掉,唯有行房之后,其颜色才会变淡消褪。当年孙柏氏并未与老朽透露个中缘由,现下仔细想来,孙柏氏怕是早已料想今日之事,故而才坚持要给大小姐点上宫砂,今早老朽替小姐看病之时曾留心过,宫砂的确还在大小姐的左臂之上,清晰可辨。”

……传说中的守宫砂!孙琇莹克制住想要撩袖一探究竟的冲动,悄悄地捏了捏芸香的手。

两人的脑回路终于对上了,芸香神情激动,对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都已经组队做好了对撕的准备,结果莫名其妙触发了大绝招,瞬间把对手给秒了,这酸爽,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邱大夫的一番叫在场许多人都变了脸色,想必都很清楚守宫砂的作用,而最明显的莫过于方才还在不遗余力诋毁孙琇莹的梁氏,不知是气得还是给吓得,脸色煞白。

峰回路转的剧情发展没能止住好事者,仍有不嫌事儿大的人嚷嚷着要孙琇莹露出手臂给所有人见证。

孙光岳也是对此毫不知情,急不可耐地向女儿求证,“琇莹,你娘当真给你点了宫砂?”

既然有,就不怕给人看,孙琇莹打算动手捋袖子,陆臻突然出声,“且慢!”

延伸阅读

敬茶品沫茶饮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uu1j.shtml
一杯奶茶一段邂逅,一点奶香无限甜蜜。我是迷倒众生超级奶爸,丝滑的口感温暖而醇厚。无论

东幼升小课程培训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b7kv.shtml
东方童少儿民族艺术培训国际连锁加盟项目,系北京东方童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少

贝特尔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gklp.shtml
贝特尔洗涤科技有限公司是专职从事各种新型环保洗涤设备、水处理设备、新型节能设备的研制

泰纳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bv2v.shtml
泰纳国际果业(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系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果业”(交易代码为

金克拉钻石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bv3h.shtml
深圳市金克拉投资有限公司(前身为深圳市金克拉钻石有限公司)致力于珠宝钻石、铂金和黄金

奥尚洗护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gnp2.shtml
奥尚洗护是上海庄乐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继卡博尼之后又一个洗衣加盟连锁品牌。公司拥有强

聚美陶瓷砖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szyl.shtml
广东皇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皇贸电商)是由广东银商集团投资控股的专营线上线下陶瓷建

莱酷门业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nqb7.shtml
莱酷门业总部创办于2011年,前身是成立于2008年的重庆市亚宇科技有限公司。莱酷门

瑰宝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awpt.shtml
瑰宝龙狮工艺品,龙狮厂家生产制作舞龙舞狮用品:龙灯、南狮、北狮、戏服、锣鼓、大头娃娃

宝路捷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h2g.shtml
德国大众养护集团有限公司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一体的专业高端汽车养护用品制造商,凭借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化形地仙在线阅读第十节

    阴沉的天空下,十几名骑兵顶着风雪艰难前行,他们身穿雁翎骑军的制式皮甲,佩刀挂盾,外面披着灰色的羊毛衫,帽盔顶插着一支雪白的雁翎。不远处,有人在树下搭起了一个简易的营地,营地中央生了一堆火,火光在肆虐的风雪中显得很是醒目,与旁边深青色的荆南军战旗交相辉映。骑兵们轻轻松了一口气,带马上前翻身下马,一落地

  • 破天为神之奇迹(2)

    重生神殿的老牌枢机主教布雷登大人匆匆赶向启示大厅。虽然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和亲人,实际上他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妙。自己花了将近20年才爬上枢机主教的位置,现在却比一个泛泛无名之辈低一头——这事大概相当于一位饿汉在享用盛宴之时,餐盘里的烤鸭跑了——不仅仅是跑了,最后还居高临下的骑到了自己脸上。这个时候的

  • 顾理哪有长安在线阅读第九节

    “没问题,你另外算一下还有其他的费用没有。”“另外,这辆车的的话,都算算,店里有什么优惠要赠送的东西你就跟他说罢。”杨浩点了点这个还在发呆的曾小贤。“好的,没问题,我想去算一下哦,您稍等一下。”“哦,对了,先生你有车牌号嘛?”杨浩顿了顿,这个问题他倒是没有考虑到。“你有吗?”“我?”曾小贤摇了摇头,

  • 我有特殊的反撩技巧妙春谷

    跟随着韩大夫一路无话,出了树林就是山路,山路上奇松怪石、杂花小竹使山里长大的钟离都觉得是一番妙景。峰回路转,来到了一个叫妙春谷的地方。后来才知道这妙春谷是多么奇妙的地方,山谷三面为五丈高的悬崖绝壁,其余一面是绝壁之下就是绝壁下的巨大凸台,若不是一线天的铁索桥,这里基本上是处绝地了。过了铁索桥就看到了

  • 古剑之是他攻略了我还是我攻略了他?之第六章

    叶怀瑾淡淡道:“我妹妹。”赵思佩惊讶的长大了嘴,他十分惊恐的看了看叶怀瑾又看了一眼重新趴回他怀里的小姑娘,不相信道:“你跟我开玩笑呢吧如英?你哪儿来的妹妹?”叶怀瑾轻柔的顺着许宁妤的背,想着许宁妤刚刚十分委屈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回了赵思佩一句:“许尚书的夫人是我亲姑姑,你说我哪来的妹妹?”赵思佩惊的说不

  • 新封神:我靠直播成神之我喜欢你

    夏七开着兰博基尼Veneno回川南大学……夏七在脑海对系统说道:“系统你有没有办法把这辆车升级一下?”系统:“为什么要升级?”夏七说道:“我这开车的技术,你懂的……”系统:“好的!正在给你升级中……”“升级成功”升级的功能:AI系统夏七疑问道:“什么AI系统?”系统:“就是一个比较智能的机器人,你可

  • EXO之女配喵喵逆袭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施纤憋了一晚上的气,在这一刻,终是忍不住爆发了。“抱歉。”傅司深随后抬手将施纤那冰凉的小手握住,然后顺势拉下,冷毅的俊脸竟在不经意间多了几分柔和。施纤不想哭,但那痛意却逼红了她的眼,以致于说出来的话音都被渲染出了带着几分委屈。“幸好我鼻子是真的,不然塌了,铁定得让你赔。”话音落下,施纤挣开他的手,然

  • [综]刀剑尬舞第6章在线阅读

    “少爷你的父亲,名字叫做拉斯玛,他是第一代的奈非天。”“奈非天是天使和恶魔结合所产下的后代,拥有天使和恶魔双方的力量,无比强大。”“拉斯玛和其它的奈非天不一样,他是个死灵法师,一生都在研究生死轮回之道,甚至他后来力量超过了他的父母,也就是偷走世界之石并且创造了庇护之地的大天使伊纳琉斯和恶魔莉莉丝。”

  • 我家的神奇小猪第1章在线阅读

    求收藏求一切,各位的票票我都看见了,鲜花也都看见了,谢谢大家的支持!丁毅晃了晃葫芦,一脸平淡定的开口:“二郎神,你可以离开了吗?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跟本就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能告诉我,你真的是一个凡人吗?”二郎神惊疑不定的问道。丁毅不屑的问道:“怎么,你想跟我动手吗?八九玄功、无穷妙道、九转玄功、

  • 神医毒妃要翻身在线阅读第四章

    就这样夏天来了。本想把假期作业留到最后几天,而猛然想起今年的暑假还要军训,吓得傅婉清大清早从睡梦中醒过来,屁滚尿流地爬起来赶作业。太热了,暑假王文...和楚灼约了她几次一起出去写作业都被她拒绝了。后悔呀后悔,傅婉清看着厚厚的一本近乎空白的作业本,欲哭无泪。王文的一个电话拯救了她。“王八蛋,我不是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