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扶我起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卯时三刻(早上五点四十五分)左右,明瑶起床后在她住的小院中伸伸懒腰,随便活动两下,便走出小院去了校场。

她起的比较早,校场上零星只有几个人,有知道她的人,看见她,见她走近,站在一边恭敬的打招呼:“明公子早!”

“早!”明瑶微笑着与人打招呼,走过两步又回身问道:“你好,请问咱们这喂马的地方在哪?”

“明公子要找马厩? ”

“是,我想选匹马。”

“明公子请跟我来,小的给您带路。”

“多谢!”

那个士兵带着明瑶穿过校场,向东南走了大概二百多米便看到了马厩,士兵介绍道:“明公子,这里是咱们这最好的一处马厩了,这里的马基本都是难得一见的千里马。咱们这里还有几处马厩,不过那几处的马相比就要差了一些。”

好的战马战场上关键时候能救主人的命,所以,马的主人一般也爱它们如宝,甚至是命,明瑶看着马厩里的十几匹战马,不由得在心中赞叹,的确是好马,她不懂马,却可以从一匹马的精气神看出来好坏,就如看一个人,言谈、举止、面相,各项综合,虽不能说把一个人看透彻,还是能揣摩出他的大概性格的,马就简单多了。

“这里面可有没找到主的马?”

“有,最左边的那三匹马是前阵子韩将军刚才马贩子手中买来的,明帅见了还夸呢,说让给他留一匹。”

明瑶正想着怎么要到一匹马,韩少松在不远处喊道:“明兄!”

“少将军早啊!”明瑶微笑着看向来人,与他打招呼。

韩少松向她摆摆手,笑道:“明兄还是喊我的名字吧,在明兄面前我可不敢称将军。”

明瑶见他脸上虽有疲色,眼中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笑问道:“怎么,晚上没睡好?”

“什么没睡好,根本就没睡,一会还要补觉呢,今晚上还……”韩少松说到这里突然打住了,摸着鼻头转移话题道:“明兄这么早来马厩做什么?”

明瑶对他们昨晚商议的事情心知肚明却也不揭穿,只在心中赞赏了下韩方义的办事效率,又对韩少松的做法赞扬了一番,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韩方义定是下了封口的命令,韩少松才会如此,他能做到对她这个救命恩人也闭口不言,他对军纪的遵守可见一斑,于是若无其事的道:“我想借匹快马,不知道行不行?”

“行,当然行,别人借不行,明兄借一定行,告诉我,明兄看上哪匹了?”

“刚才这位小兄弟说,这里的马都有了主人,只最左边的三匹没有,你从那三匹中帮我挑一匹脚程最快的。”

“就那匹枣红的吧,这匹是我爹相中的,逢人就夸,宝贝着呢。”韩少松说的有些兴奋,让你逢人就夸,不夸儿子夸畜牲,我这就把畜牲送人,看你还夸不夸?

明瑶不知韩少松心中所想,但也不会夺人所爱,既然韩方义相中了,那她就从另外两匹中选一匹好了,总归这些马都比普通的马脚程快,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

“就这匹吧。”明瑶指着那匹枣红马旁边的一匹白马道,不是一匹纯白色的马,额间有块灰色的印记,看着也算令人舒服,个头不算高大,她骑着应该合适。

“这白马也不错,只这额间灰色破了相,不然,绝对是上乘好马,这是明帅说的。”

“人无完人,马也难得十全十美,有缺陷才有进步,就它了。”明瑶指着那匹白马,让士兵帮她牵出来。

明瑶围着马转了一圈,越看越是满意自己挑的这匹马,她相信这匹马的潜力。抬头问韩少松道:“骑马要注意哪些要领?”

韩少松以为明瑶是在考他,笑着回答道:“不要一直紧勒缰绳,关键是要让马舒服,马舒服了人才能舒服。”

看着明瑶一直在观察马,左看看,右看看,想上马又有疑虑,不确定的问道:“明兄,你……你不是不会骑马吧?”

废话,若是会骑马还会与他在这里废话,明瑶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不会骑马很奇怪吗?”

“换作别人或许不奇怪,明兄不会就令人奇怪了。”韩少松找打的道:“怎么样,明兄,要不要请老师?”你面前就有个现成的。

明瑶向后退了几步对韩少松道:“做下示范动作!”

“请人做老师是有条件的。”

“韩少松,你可还记得欠我几条命?”明瑶在旁边悠悠的道,她救人前若是讲条件,他现在已经去阎王那报道了,哪还有机会在这里给她讲条件。

“呵呵……和明兄开个玩笑。”韩少松讨好的笑看明瑶,不再废话,说道:“明兄看仔细了!”话音刚落,一系列的上马动作做完之后,骑着马在周围跑了一圈,来到明瑶身边,骑在马上俯身笑问道:“明兄可会了?”

“下来!”明瑶毫不客气的把他拉下马,友爱的抚摸了下马头,说道:“这几天就委屈你了,若我顺利的话,四五天后你就自由了。”说过,明瑶模仿着韩少松的动作上马,突然的高度让她有些不适应,在马背上停了会,见马没有排斥她的意思,用双腿轻轻夹了下马肚,马感知到主人的用意,驮着她在周围漫步,明瑶面带微笑,骑马也没有那么难。

周国主帅的营帐内,李成默拿着下属交上来的不是结果的调查结果,那个破坏他的计划,穿着周国的士兵衣服战场上倒戈的人,无名无姓,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只查到了他是夹在一群百姓中被绑进大营的,只因他长得有几分姿色被统领朱八看上带进营帐,后来……后来的事情谁也无从知晓,等到事发时已经是紧急出兵攻城了,秦艺丰便把这事压下来没有上报,战场上出现那等反常,所有的事情串连在一起,似乎有些眉目,又似乎变得更复杂了。

温伯平走进大帐便看到李成默正凝眉沉思,拱手施礼道:“王爷!”

“先生回来了,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温伯平摇摇头,还是没有头绪,前天跟随朱八的那些人他都查问了一遍,一路上也没见此人有什么异常,即便面对朱八杀人的时候,他也没有过激的反应。

“本王一直想不明白,若说他是吴人,为何只杀朱八不杀两个守卫?”

“王爷说的对,此人多半不是吴人,若是他们派来的,那晚可是最好的机会。”他没有趁机杀了李成默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他为什么要杀朱八呢?”

“或许他只是认为朱八该杀,朱八这个人生性残暴,在此人面前滥杀无辜或许已经惹怒了他,后来又如此轻薄羞辱,所以……”“他”认为该杀,也就真的杀了。

“那晚他本可以离开的,为什么还要去战场?”

温伯平想了想,回答道:“对他来说,战场或许是最好的捷径。”

“什么捷径?”

“王爷怎么忘了他是怎么进的军营。”

“是被朱八抓来的。”李成默轻语,看了眼温伯平,恍然大悟道:“他要去的地方是邑安城!”再想一想,又觉着没有这个可能,遂摆手道:“不可能,当时那么混乱,他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所以他先救了一个吴军的将领。”两军交战,场面混乱,他穿的是周兵的衣服,又想到邑安城去,这个时候,他必须站队,不能伤吴国人,便选择与周国为敌。

李成默认真想了想温伯平的话,想要到敌方的阵营就要有人引荐,首先就要取得对方的信任,所以,一开始他才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孟庆,不可思议,还是觉着有些不可思议,此人真是胆大,他就不怕吴军不信任他,把他当成周国人给杀了,除非……李成默拍了下面前的桌子,声音不自觉的提高道:“他一开始就是要找人,他有足够的把握取信韩方义。”

“王爷和老夫想的一样!”

“他究竟是什么人,见韩方义又是为了什么?”不是吴国的探子,亦不是吴国的派来的刺客,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急于见到韩方义?

李成默和温伯平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两人同声道:“明况!”明况已经脱险,想要急于告诉韩方义这个消息,不再受他们的威胁。

既然是明况,那他身边的人是谁呢?答案呼之欲出,李成默不禁想起前天晚上见到的那张容颜,在那样的情况下,只是轻扫了眼,便令人如此深刻,连他,竟然也被她骗过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有她这般的胆识和魄力。

“此女不简单!”温伯平发出感叹,她是从他的眼皮下溜走的,她把自己掩饰的很好,就连他也没看出任何的端倪。

李成默回忆着那晚的场景,一遍,一遍,又一遍,想要从中找些什么,突然站起身道:“不好!”

“王爷,出什么事了?”

“温先生可还记得本王为何让她抬头?”

“图,她当时对王爷手中的布阵图感兴趣。”

“正是,速速让人通知各位将军,要加强防范。”李成默吩咐,时间紧迫,他已来不及重新布防。

“王爷是否有些多虑了?”此人再厉害,也不可能记得清图上的内容。

温伯平话音刚落,大帐内便隐隐传来喊杀声,传报兵慌忙进帐禀报:“王爷!”

“外面出什么事了?”

“回王爷,吴兵打来了。”

李成默和温伯平再次相视,从各自的眼中看出震惊,不可思议,他们刚刚还在担心的事情,现在已经发生了,吴兵已经打了进来。

(本文首发晋江原创网)

延伸阅读

香港福源珠宝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gy6h.shtml
河南大陆矿业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福源珠宝集团,是一家集原石采购,玉石加工,批发少售,连

阳光洗衣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66sd.shtml
1990年代,正值香港經濟起飛,「魚翅撈飯」時有所聞,工商界互動頻繁,大家為了生意都

上海光慧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n1kd.shtml
上海光慧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本着“用户至上,信誉”的原则,以质量求生存、以信誉求发展、以

涛贴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a9ni.shtml
暂无

翔云塑胶包装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djqb.shtml
翔云塑胶包装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从事企业产品外包装(塑胶包装)的开发,设计,生产

嘉福钻石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s4y0.shtml
嘉福珠宝国内外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是嘉福国内外集团在亚洲设立的先吃螃蟹授权中心。是一

晶德玉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gr04.shtml
晶德玉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水晶饰、水晶手链、水晶吊坠、水晶摆件、DIY配饰大卖消费者

权龙水晶工艺礼品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dlo9.shtml
深圳市权龙水晶工艺礼品公司为了支持产品的质量和水晶的透明度,产品全部选用K9水晶材料

童驰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xt74.shtml
童驰童车总部是扭扭车、扭扭车’、滑板车‘、摩托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企叮咚加盟  http://www.thancoproducts.com/gfsl.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暗恋竹马翻车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四周寂静极了,只听到风吹树叶沙沙的声响。阮清微竖耳听了片刻,不由得喜道:“亦心公主被打发了?”慕径偲抿嘴一笑,显然并未放在心上,只道:“跟我来。”“不如我在此等你?”阮清微眨了眨眼睛,“倘若你不被通融,也可以回来告诉我,老板不在,改日再来。”石竹在旁点亮了灯笼,忍俊不禁的道:“管家大人,您真是低估了

  • 只云爱矣银子要算计着用

    第九章银子要算计着用扫了一眼雀跃的学子们,徐长老向着大家扬了扬手,“先别急着吃饭,本来要等到你们到洛川郡的学院后,由负责监察的“急雨堂”的执事向你们公示洛雨学院的律条,我看就在这里先给你们说说吧。”,看到大家都静了下来,徐长老清了清嗓子后,朗声说道:“洛雨学院院规,一、学院所有人等不论职级、威望、贡

  • 火影:我团藏,决不让位第七章

    季澄来一中之前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还没习惯上学时的作息,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来的有点晚,差不多是踩着点进的校门。他本来以为自己来的够晚了,没成想还有零星的人晃晃悠悠正往学校里走,西毒正站在学校门口跟赶猪猡一样赶人:“赶紧的赶紧的,磨蹭什么呢?要不要我用八抬大轿把你抬进来?”看到季澄的时候,西毒竟然还跟他

  • 我超喜欢你得儿gl在线阅读第二章

    “好了各位同学,接下来就是点名进行召唤仪式,记得带上结缘物品,如果没有的话,也不要紧,与你产生过缘的神魔,也会给予你回应。”班主任笑眯眯的拍了拍手,这次是初三4班出人头地的时候了!只要能够出现三位持有优质使魔的学生,他就能竞逐今年的最佳教师奖。“那么召唤仪式正式开始了,听到姓名的同学,请走到召唤阵前

  • 求求你们别吃了在线阅读李超然的承诺

    未成白了他一眼,打算不再和李超然争论他是否杀了自己这个问题,未成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看着李超然说道:“如果形成一个专门猎杀超然哥的组织固然是一件好事,众志成城总比单打独斗要好得多,毕竟根据超然哥对自身的描述,我可不认为世界上有什么个体可以伤到你。”“哈哈,至少在我称雄第一之后,的确就再也没有能够伤到我

  • 出圈之第九章

    肖儒第二日便知道同他师尊传音的是谁了。炎燚御风火而来十分威风,来时适逢清晨,却硬生生将帝都山的天空烧红了一片,两怪还以为是羲和弄错了时辰又驾车将太阳带回去了,等人到了跟前才感受到了那股来自神格的压迫。清晨是肖儒的修灵时间,他如今已经会控制体内灵力了,应当说早就会了。上一世修灵,他因自己体内灵力过盛又

  • (士兵突击 成才中心)多少爱恨生死间在线阅读第八章

    吴柏阳是极度爱戏之人,不然也不会身份上已经是国内顶尖的青年导演了,还总因为拍一些不赚钱的片子弄得捉襟见肘。宋晟泽虽然私下不正经了一点,但能拿影帝的人,专业精神绝对是杠杠的,只要事关拍戏,宋影帝的态度是极其认真的。这样的两个人碰到饭桌上,自然免去了推杯盏转的俗气,一边吃饭一边切入正题,直接开始说戏。洛

  • 九曲陌(第一季)第五章

    孙敬业满脸怀疑人生的恍惚,警员小朱也惊的张大了嘴巴。周围一直在忙碌的警察们看着失魂落魄的大队长,心中敬佩。绑匪断了踪迹,大队长竟然被打击成这样,就凭这种爱岗敬业的精神,怪不得人家能当上大队长,他们只是小警员啊。一群人心中赞叹,又勤奋埋头工作。“洛颜,你叫洛颜是吧?你既然能算到我女儿有危险,一定也能找

  • 我想牵你的手在线阅读蚕蛹内的幺蛾子

    四魌界。外型如一棵漂浮在宇宙中的太空之树,但这棵太空之树并非单纯是棵植物,而是一个不属于苦、集、灭、道的全新异境。四魌界界内由上而下共可切分成四个区块,分别代表四个国家、由上而下分别是位于树顶的诗意天城、位于树干的慈光之塔、位于树底的杀戮碎岛、位于树根的火宅佛狱。四个国家不可以直接往来,只能按照彼此

  • 老公他有丝分裂了第九章

    “没个本事招惹祸端的能力倒是不小。”“啾啾~~”是那个家伙先动的手。看到南小姬挥舞着翅膀想要解释着什么,却被沈煜煊给打断:“不要找借口,你那么蠢那么笨,这要是哪日成了他人的盘中餐,小爷还得陪你共赴黄泉,这笔买卖怎么想怎么亏呢!”“哼。”懒得跟你说。看到沈煜煊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南小姬不由一阵气闷,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