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国漫之从铠甲开始逃命的流氓

作者:大道飘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炎热的夏日让土地变得干裂,焦黄的土块里面冒出几根破败的野草还在顽强的活着。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就算是野草都已经撑不住,更何况是人呢。

一直浩浩荡荡的队伍从远处缓缓的走来,他们的动作缓慢而迟钝。每一个人的眼神僵硬而麻木。这一个大队伍足足有上万人,每一个人都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

那青州府一代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再加上作乱的盗寇导致无数人民流离失所,从各方汇聚的流民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队伍向着开封府进发。

汴京是齐国的国都,许多国家也曾在这里定都。那有着近百年国祚的宋朝就是在此定都。

虽然后来迁都北京,但是一场大乱再次让汴京成为了繁华之地。

流民们知道在自己的地界活不下去之后就来到这金粉之都,只有这样才有几率活下来。即便如此,这一路上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葬身。

在这队伍之中,有一个面色清秀的年轻人。虽然同样是衣衫褴褛,至少在面色上要比众人好许多,因为他的眼睛还是明亮的。

这年轻的后生十七八岁的年纪,虽然瘦弱但是却比普通人高一些。他看了看四周,自言自语道:“看样子就快到开封府了吧。”

他曾经来过这里,那个时候这个地方周围没有长满荒草,也没有如此的荒凉,周围更是没有这么多的难民。不过那个时候的天空也没有如此的湛蓝,空气也没有如此的清新。

因为他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九百多年后。

秦晓峰自己也无法想到他会在采风的时候突然来到了这九百年前的时代。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不相信,但是随着那一个个难民的死亡,他自己也了解到这不是在拍戏,而是真真正正的回到古代。

看着周围一个个的难民,秦晓峰臊眉耷眼。他也想帮助这些人,但是问题他现在是自身难保。作为一个现代人,在熟练运用各种科技的同时,生存技能大为下降,如果不是他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小主机十岁的年轻身体,因为身强体壮学习能力强,恐怕根本无法坚持到现在。

好在他曾经来过河南开封一次,作为一个绘画系艺术家,他曾经在这里写过生,对周围也算是熟悉。只是时过境迁,一切也改变了不少,走了几次冤枉路之后终于让他赶到了这里,而现在他身无分文,在昨天也吃完了最后一份口粮。

“估计再走个十公里就到了,忍一忍,到城里我就不信找不到吃的。”秦晓峰勒了勒裤腰带说道。

正当他大步向前走的时候,一阵阵哭啼传来。

秦晓峰看到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跪在那里哭泣,她纤细瘦弱的臂膀杵着地面支撑她的身体,不过可以看到那手臂在不断的打颤。

秦晓峰皱了皱眉头,这样的事情他在这一路上看到的太多了。许多人都是因为体力不支坚持不下去摔倒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这里不是现代,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下,也许一个小小的擦伤都能要了一个人的性命。

秦晓峰也不是圣人,他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更多的时候他选择视而不见,因为不忍心,因为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他本来想要再次像以前一样转身离去,但是那轻轻的哭泣声却不断的传到他的耳朵里,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一张清秀的面庞在他面前哭泣,曾经的往事回荡在他的脑海。

唐婉儿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刚刚摔的一跤把她的所有力气全部摔散了。此时哪怕是膝流血也没有什么直觉,好像根本没有什么血流出来,因为她实在是太过瘦弱了。

唐婉儿现在能做的只是用泪水模糊双眼,感受周围麻木的从她身边走过,最后她娇小的身躯在这土地中化作枯骨。

前所未有的绝望涌上心头,就在此时,一个大手覆盖在了她的背部。小小的背部感受着手掌的温暖,唐婉儿不由得抬起了头。

这是一张黑峻峻的脸庞,两颊还有这许多灰黑色泥土,样子有些看不清,但是他的眼睛却非常明亮,黑白分明。

“小姑娘,你还能站起来吗?”秦晓峰怜惜的看着眼前清秀的小脸道。

虽然眼前这小姑娘只是十四五岁的年纪,浑身也脏兮兮的,小脸更是黑一块白块,但是那包含泪水的双眼却透着有一股灵气,虽然年纪太小看不出什么,但秦晓峰怎么说也有着许多精力,倒是能看出些端倪。

唐婉儿想不到真的有人关心她,原本的无助化作了满腔的泪水,断线珍珠一般的往下落。

“你咋哭的更起劲了,我没欺负你啊。”秦晓峰有些手足无措,这小女孩还真是麻烦,啥话不说先哭上一阵。

无奈秦晓峰又问了一句,这一次小女孩摇了摇头,却依然没有说话。

秦晓峰双手抓住她瘦弱的肩膀,然后很轻松的把她拉了起来。秦晓峰本来就长得高,小女孩起身之后反而矮了他将近两个头,显得更加瘦小。

秦晓峰怜惜的看了她一眼,此时她的膝盖都被沙土刮破了一层皮,一粒粒血珠滚滚滑落。

秦晓峰看到这个伤口有些头疼,暗道:这里是古代,也没有酒精和碘酒,光是这感染就不好弄。想要包扎一下都没有干净衣服。

秦晓峰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馊味的衣服想想还是算了。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后秦晓峰决定只能用最土的办法了。

“涂抹杀毒!”秦晓峰让小女孩坐在地上,自己半蹲在她膝盖前面,然后对着伤口一阵吐吐沫。不管好不好用,先要把伤口清洗一下。

唐婉儿虽然最近吃苦很多,但是怎么说也曾经是大家闺秀,想不到居然被一个流氓在伤口上吐吐沫,这让她差点没昏过去。

不过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忍着恶心任由这人在她伤口上吐吐沫。

这些日子秦晓峰也没有怎么喝水,所以吐沫不多,不过也足够覆盖她的小膝盖,轻柔的抹去伤口上的灰尘,虽然还在流点鲜血,但是已经不碍事了。

“不好意思啊,没有水我只能用这样的方法,见谅见谅。”秦晓峰不好意思的说道。

唐婉儿也知道眼前的少年没有欺辱她的意思,反而是帮助她,心中对他有着一些好感,但是让她说句谢谢却无法张开嘴。

看着小女孩瘦小的身体,秦晓峰问道:“你还能走吗?”

唐婉儿梨花带雨的看着秦晓峰,摇了摇头。此时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如果眼前的这少年走了的话,她真的就只能化作一堆枯骨。之前已经绝望,现在有人帮助她她哪里能不抓住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样吧,我背你走,我们距离汴京已经不远了,我想我们能坚持到。”

在征得唐婉儿的同意之后,商旭背起了她。瘦小的身躯并没有给秦晓峰带来什么阻碍,秦晓峰脚下生风向着汴京的方向前进。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唐婉儿。”这是小女孩和秦晓峰说的第一句话。

汗水带着丝丝咸味进入了秦晓峰的嘴里,虽然身后的女孩瘦小,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而且他这阵子饥一顿饱一顿,哪里还有那么多力气。

现在他尝到见义勇为的苦头了,不过现在他的背上已经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份责任,无论如何他也要坚持下去。

只是汴京的道路仿佛遥遥无期,好在前方的道路已经好了很多,周围的树木也多了起来,有些时候他还能弄到一些果实来吃。

现在秦晓峰走的这条路已经和其他的大队伍流民脱离了,虽然危险,但是秦晓峰也同样知道这样活下来的几率会大很多。

半日之后,气喘吁吁的秦晓峰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汴京,也就是他曾经去过的开封。此时的汴京和后来的开封变化还是很大的,最起码眼前的汴京没有经历过被黄河淹没的时候,许多文化也保留下来,在加上现在的汴京可是京城,更是繁华不已。

只是前面那巨大的城池挡住了他们的道路,无数的官兵站在那里,刀枪在阳光下反光。无数的流民在城墙外面东倒西歪,但是他们却无法进入这座城市。

秦晓峰想不到自己遇到的第一个麻烦就是如何进城。

难民可以说是国家的累赘,但是对着累赘却不能割断,毕竟这也是你的百姓,除非你逼着百姓造反。但是这么多人涌向汴京也会对国都造成极大的影响。

当然朝廷也不会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也会组织一些粥棚来施粥。

吃了一碗稀汤寡水的粥之后,秦晓峰渐渐有了些力气,唐婉儿也能够下地走路,虽然一瘸一拐,但是却不用秦晓峰背着了。当然她还是不喜欢说话,只是紧紧的跟着秦晓峰。

“怎么混进去呢?”秦晓峰看着那高大的城墙不由得叹息。

正当秦晓峰挠破头皮的时候,一辆宽敞豪华的马车缓缓从城里驶出来。前面三个大汉开路,倒是也气派非常。

这马车来到难民前面就停了下来,看起来并不像是出城的商旅。秦晓峰眼睛一转,赶快拉着唐婉儿向着马车走去。

却见这马车停下来之后,一个矮胖的男子从马车上下来。边下边拿出手帕捂鼻嘟囔道:“如果不是老板非得让我在这找一找人,咱才不来这呢,这味道难闻死我了。”

延伸阅读

泰源谷陶瓷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yr8h.shtml
泰源谷陶瓷一直倡导自然、时尚的产品设计理念,同时融入传统和当代的文化元素,赋予产品以

威和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aqh9.shtml
威和渔具同英国,法国,德国,瑞典,波兰,土耳其,澳大利亚,韩国和马来西亚等的进口商都

加西亚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nt4k.shtml
加西亚瓷砖实行标准化管理,先后通过了强制性3C认证、ISO9001:2000质量管理

富得宝家具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683j.shtml
富得宝家具创建于1988年,发展至今已成为集团化运营的集研发、制造、营销于一体的国内

佳品秀女装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pm9i.shtml
女装使女人倍添光彩,为行业增添亮点。佳品秀女装,一个的女装品牌,为女性消费者带来了多

泾达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nss9.shtml
泾达床上用品创立以来,始终坚持“奋进、开拓、务实”的企业精神,始终树立“质量,信誉”

心之和乳酪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dds.shtml
心之和乳酪丰富多样,根据季节的多样性会研发新品上市。秋夏有美味解渴的冻饮系列,滑润爽

广付宝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6z15.shtml
江苏鑫钱坤商贸有限公司,创立于2010年,由金融支付行业的资深人士创办。致力于***

131爱便利店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6z6a.shtml
东莞市乔氏商贸有限公司,专业负责131爱便利店的连锁运营、加盟、采购、培训、配送等管

德中宝贝儿童安全座椅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gaby.shtml
昆山小博士儿童用品开发有限公司,以呵护国内外未来为己任,为国内外婴幼儿生产高品质汽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娶何撩之一顿吊打

    “嘶!这家伙可真快,俺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哈穆尔单膝跪倒在地,嘴角流血,两柄钢锤在手中微微颤抖。霍特大口喘息,说不出话,肩膀上一道深深的箭孔,血流不止,还有一道淡淡的墨绿色光芒,阻止伤口愈合。只有叶汐还算完好,身边电光环绕,头发稍有些凌乱,眼睛警惕地环顾四周,寻找敌人的踪迹。“这个混蛋速度太快了,

  • 妖尾之成就王座第5章在线阅读

    虽然唐小羽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来到难民村后得到的欢迎之热烈,还是让她有那么一点点措手不及。“孩子他爹快过来看,真正的世家贵人是这样子走路的,你不是要考秀才做官么?还不赶紧学一学仪态?”人群后有个妇人的话音远远传来。唐小羽立即抬头,挺胸,收腹,将方才差点儿因为仍在继续想心事而迈得松垮随意

  • 蛋黄派第5章在线阅读

    十几日后,刘安经过方师叔的教导再加上自己对课本的研究,勉强对修仙世界有了初步的认识,知道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形态,对当今修仙界的形势也有了初步的了解。这个世界被称为道灵界,是天道融于虚空后诞生出的无数世界之一,与其他世界一起环绕于仙界,界与界间有界膜分隔开来。道灵界是由太阴太阳二星及无数星辰环绕道

  • 灵非一孟故人

    暴风雪一直持续到傍晚。冬天白天短,眼看天就快黑了。一支马队沿着被积雪掩盖的山路,缓缓朝着皇城方向走来。为首的是一名约摸二十岁上下的将领,高高的坐在汗血宝马上,一身黑狐大氅罩着瘦削的身子,雪白的脸隐在宽大的黑风帽里,显得黑的那样黑,白的那样白。他生的很是俊俏,眉骨高,眼窝深,眼睛里布满血丝,似疲惫亦似

  • 上仙养妖千日以后在线阅读第2节

    帝国州立学校。此时学生们正在上着选修课西洋剑剑术。“各位同学,你们学习西洋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天我就不交你们新的技巧,来两位同学让我看看你们学习的成果。”“有谁自愿上来的?”老师穿着装备,在人群中看了一圈。“我来!”一个大块头站了起来。随着他起身,之前还跃跃欲试的人全都沉默下来。“不错,这位同

  • 你们想抓无惨晒太阳和我有什么瓜系[鬼灭]在线阅读第6章

    夜晚天气突然降低,风透过门吹到秦安然声边,秦安然抖了抖身子,靠近门的同学也感觉到了风,朝秦安然那边看了一样,悄悄的把门关上,全班同学好像都知道晚上会降温,秦安然会冷到一样都悄悄的把门关上,有几个人感觉到热的也只是拿起扇子扇风并没有要求打开窗。这一切都好像成了三班墨守成规的规定,秦安然突然感觉到教室里

  • 现世惊魂第一章

    余乐是被硬生生疼醒的,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他目光所及之处,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头上黏腻触感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余乐抬起手来摸了一把,不意外地见到了满手的血红色。原来是他的头破了,流出来的血液糊住了眼睛,才让他看什么东西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血色。当他彻底醒来之后,那疼痛感似乎

  • 北方王国群星闪耀在线阅读第3节

    “你泡一下热水澡暖暖身吧,穿我的衣服可以吗?”君阳穿着浴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水滴顺着湿哒哒的头发淌下,漆黑的发丝紧紧缠绕在她白皙的脸庞上。整个人都带着朦胧的雾气。她并没有得到回答。君阳走进客厅,发现几太在打**,君阳仔细地观察着认真打**的她。无论是身高还是身型,她都和几太差不多。甚至两人都是剪着V字

  • 秽土转生中复活的初代火影在线阅读第3章

    李舟舟吃过这个金姐的亏,在双方粉丝眼里,这位金香柚对她提携有加,但私底下是怎么样谁知道。但是看着赵方若吃这个金姐的亏,李舟舟更气愤了。青铜水平的赵方若有她这个王者水平的带着,还要吃金香柚的亏,李舟舟郁闷极了,像是自己吃了亏一样。晚上她俩的排演李舟舟就异常严厉,像是最苛刻不过的家庭教师。赵方若倒是没抱

  • 末日之我有升级系统真实死亡

    穿透墙壁的林子涛进入了客厅,里面灯是亮着的却没有任何人,他也没听到任何动静。林子涛埋着的脑袋抬了起来,大厅的饭桌映入眼前,上面也是空空如也,这时林仕涵从门口的过道内走出来,露出了一截身影。此刻的林仕涵眼睛盯着林子涛卧室的方向,右手大拇指拧着食指,表情上看不出来什么。(平时高高挑起的眉梢,现在却是低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