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综]控场大佬的高校日常之大侠与拜师(8)

作者:世卿世禄 来源:晋江文学城

萧瑾辰才喝完一碗胡辣汤,梦琬中已经喝了两碗胡辣汤,外加吃了个肉包子了,这让萧瑾辰很受打击,他这个未婚妻呀,打,打不过,吃,竟然还是吃不过。

“喂,你吃东西能斯文点吗?你们女孩子不是一向吃的很少的吗,而且吃饭要淑女的啊姐姐。”

“谁给你说女孩儿就不能多吃啦,再说了,淑女,你以为姐不会呀,我那只是不愿意,吃东西嘛,按着自己的心意来就行了,吃饱喝足,要那些繁文缛节干啥,女人不该那么娇气的。”梦琬中嘟着嘴,振振有词。

行吧。

萧瑾辰还能说什么,人家姑娘都不在意,他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审美就强迫人家姑娘按着自己的想法生活吧。

强迫别人做自已心目中的人设,稍有不对,就说人家是什么什么样人,有些事情就必须怎样怎样做,在萧瑾辰看来,这种人最是恶心。

“对对对,梦姑娘大气,吃完了吧,吃完了咱们一起上课走。”

“静依还没出来呢,你急什么?”

“不用等静依了,你不知道吗?她可是儒圣的徒弟啊,还用上武课吗?”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都不知道。”

“爷是天才。”

“切,没有我修为高,还能叫天才?”

“早晚比你厉害。”

“哎,问你一件事儿?”梦琬中突然正色起来。

“什么啊?”

“你叫静依就是静依,叫我就是梦姑娘,你是不是喜欢静依啊!”

“……”女人果然无聊,萧瑾辰还以为要问什么呢,结果就是这样的小事儿。

“天下人都能看出来我喜欢安静依。”

“鬼才信你。”

……

来到教室的时候武课老师已经来了,是个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胡子拉碴的,皮肤很黑,体格很壮,完全不符合西楚这个男性以儒雅、白嫩为主的体型风格。

周泽宇一个人坐在那儿,眼圈很黑,显然是昨晚熬夜了,年轻人刚准备叫萧瑾辰过来坐,结果就看见萧瑾辰和梦琬中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顿时打消了念头,心里对萧瑾辰却是越发的佩服了,瞧瞧,这才两天的时间,就和院子里的姑娘关系这么好了,再看看自己,到现在都还没说过话呢。

周泽宇身后是阮文启,阮文舟两兄弟,阮文舟自然也看见了萧瑾辰,主动笑了笑,他身边的阮文启这次没有再阻止自家弟弟,他微微点点头。

“你去和他坐吧,我要一个人坐。”梦琬中指了指周泽宇道。

“为啥呀?”

“我要看书。”

“好吧。”

“瑾辰兄真厉害。”周泽宇悄悄对坐下来的萧瑾辰说到。

“周大哥这从何说起啊。”

“你叫我什么?”

“周大哥啊,怎么,周大哥不愿意?”

“不不不,都是同学,你还是叫我泽宇吧,这样也显得我年轻啊。”

“好的。”

“我说瑾辰啊,你是怎么和这两位勾搭上的。”周泽宇声音更低了。

“什么勾搭,我这是正常交流好吧,话说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还有昨天早上也不见你,你看你这黑眼圈,年轻人,节制啊。”

“停停停,我多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

“鬼才信你。”

“我认真的,其实,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家远在安邑,而我光考鹿苑就考了四年,家里穷,没有多少钱,我要想生存下去,就得自己挣钱,这不晚上揽了个活计,酒楼给人家跑跑腿之类的,倒是能赚上不少,至于你说的那种地方,我可是去都没去过啊。”

“抱歉啊,那,要不我……”萧瑾辰这才想起来周泽宇和自己的差别,他毕竟是当朝太子,向来不注重物质,竟是忽略了周泽宇的身份。

“打住啊,我知道你不缺钱,但那是你的,借我可以,给我却是不合礼了,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的,我今天能要你的,难不成以后能天天要不成?挣到自己手上的才是好的,哪怕吃的苦多,但自食其力的感觉是真的很爽,所以,瑾辰以后可千万莫提了哈。”

“是瑾辰孟浪了,泽宇的气魄,瑾辰佩服。”

“哈哈,到底是大族子弟,就是会说话。”

“我说真的呢。”

“那这样,你教我习武怎么样?”周泽宇瞬间转变了语气。

“咳,这个不是我不教,是我教不了,我的修炼法门很特殊,而且剑术之类的,我也不通啊,至于拳术,你必须得有修为才行,要不这样,你找武课老师要一门功法,到时候我教你拳术。”

这倒不是萧瑾辰推辞,而是确实如此,他的大自在真龙神法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他娘说修行此法之人必须要为皇室子弟,真龙真龙,自是要以那一口天地加持的龙气为引。而且元福给他教的拳法修行起来也很难,别看他每一招都很轻松,事实上每一式都要牵引真气,若是没有修为的人习练,久而久之,阳气必衰。

“既然有苦衷,那便算了,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有武课老师,我却偏偏找你啊?”周泽宇语气有些低沉。

“这个,多少有点儿。”萧瑾辰点点头。

“那天晚上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过的,我为了考上鹿苑,前前后后花了有四年功夫,所以鹿苑有很多人都认识我,这些武课老师心底其实都很善良,知道我这个年年考不中,还年年来此想要修行的家伙后,有几个就主动找到我,说让我跟他们修行一阵子,但不管怎样,也不管什么样的法门,我就是修炼不出来真气,他们不说,我其实也知道,我资质太差了,到最后我都不敢找他们了,所以我看见你,也是抱了一丝侥幸而已,与其说是让别人教我练武,不如说是自我安慰,因为好像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其实还没有多糟,我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而已,但其实我知道的,不可能了。”

“天无绝人之路,千万不要说不可能。”

“咳,确实是我有些丧气了,谢谢你啊,人生确实不能说不可能,没有希望不可怕,重要的是不能失望,你知道我常常安慰自己的是那句话吗?”周泽宇先是自嘲,后面却是神采奕奕起来。

“哪句?”

“不是我当不了大侠,我本来就是大侠,你现在看我落魄,其实只是未来在考验我而已。”年轻人束起拇指,拍了拍胸口。

“谢谢。”萧瑾辰突然回到。

“啊?”

……

周泽宇终究还是没能理解萧瑾辰那一声谢谢的意思,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武课老师要上课了。

“各位,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吕,名为筷子。”中年汉子稳步走上台,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

教室先是寂静了一分钟,然后哄然大笑,所有人的脸都涨得通红,仔细看看台上的老师,再想一想筷子这两个字,全然把这二者联系不起来,你把一个黝黑高壮的男人叫筷子,这跟把一个瘦小之人叫成大胖子有什么区别?

“都不要笑,这有什么啊。”男人黑着脸,事实上自己也乐了,天知道这么多年他因为这个名字被人笑了多少次,他这名字的来源,全都是因为他爹,据他娘说,当时他爹正在吃饭,一看儿子是个带把的,一激动,一下把嘴里的筷子给咬断了,然后他的名字也就诞生了。

“谁还没有个不靠谱的爹娘啊。”吕筷子绷住脸,他不说还好,这一说,整个教室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笑声又大了起来,汉子挠挠头,真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行了行了,笑够了就歇歇,咱们开始说正事,嗯,咱们鹿苑这个武课的规矩基本上是一对一的,也就是说你要拜师,我呢,我精通的是拳法,至于你们那些剑了刀了之类的师父们,这些家伙太特么懒了,都在校场等你们拜师呢,所以我这个算是勤快一点的人只能站出来了,今天呢,咱啥也不做,就是单纯的先拜师,你们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出发。”

“是,筷子老师。”

“滚蛋,那个,你们中谁是萧瑾辰,待会拜师大典你就不用去了,有人特殊吩咐过,你未来的师父自己会来找你。”

……

诗仙居位于鹿苑后山脚下,院子外围由一排翠竹遮挡,青山掩映之间,有微风吹过,沙沙作响。

院内铺有青砖,贴近山壁的地方另有一处古井,其上青苔密布,带着古意与生机,那处山壁也不普通,有清泉潺潺而下,在古井之后聚成一方水潭。

水质清澈,连水底的鹅卵石都清晰可见,潭心处又有大石,两只螃蟹站在上面,钳子对钳子,似乎在打斗。

一尾红鲤跃出水面,摆尾之间,原处只留水泡。

有水珠从山壁坠落,珠子一般,叮咚叮咚,一阵又一阵,恍似乐女在弹琵琶。

院子中心是座木质建筑,有两层,一缕暖阳穿过青山林木的重重阻隔,落在那楼顶的碧瓦之上,煞是好看。

阁楼上,有一位温婉女子伏在案前,眉头轻蹙,似乎是遇到了难处,毛笔迟迟不肯抬起,女人思索了片刻,又再度翻了翻右手边的一沓手稿,这才提笔在一张空白宣纸上写起字来。

女人自然就是叶思韵了,她手里拿着的是她那位两年前去世的娘亲叶诗留下来的手稿,这是她娘亲留下来的最后一点东西,所以她要把这些整理成册。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年,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到了尾声,因而在一些词句上便难免需要反复推敲了。

世间最美的,莫过于美景配佳人,而比这更美得,则是佳人写字,阁楼里静悄悄的,无声,却更胜有声。

不知过了多久,写完这一页的最后一个字后,叶思韵终于坐起身来,扭了扭脖子,鼓了鼓嘴,左手右手互相按着,倒是有了几分娇憨之色,毕竟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哪怕因着书本的沉淀而更显成熟,但总归还是脱不开年龄的限制,什么年龄就做什么样的事,刻意反而不美。

但放松的时间并没有多久,女人就突然站起身来,微微福腰,与此同时,阁楼中也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头儿。

老人身着粗布衣衫,脚上踩了双草鞋,头上带个草帽,一身地地道道的农夫打扮。

“思韵见过院长。”

“行行行,小思韵,快莫要这些繁文缛节了,老夫此行是想求你办件事儿。”老人说话直接了当。

“院长快莫要折煞思韵了,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千万别用求这个字,您帮了我们母女二人那么多,您再这样,我娘也要问心不安的。”叶思韵急切道。

“不是,主要是这件事它有点强人所难呐。”名叫陈文伯的老人面露难色。

“您直说就是。”叶思韵有些无奈。

“嗯,是这样的,这届学生里有个人叫萧瑾辰,我……我想让你收他为徒,且把你们叶家的独门绝技仙影教给他,你知道的,我很早就收了静依为徒,所以思来想去,也就只能找你了。”

“那……不知这萧瑾辰是什么来头,竟劳您亲自过问。”

“身份不能说,但你尽管放心,他是我故友的儿子,你大可放心,就是不知,你可愿意?”老人脸上满是恳求。

“这有何不可的,您帮我们那么多,便是把命给您都行,您尽管放心,他们今天上武课,我现在就去找他。”

“不急不急,我给吕筷子说过了,叫他先不要让这孩子拜师,你等会再去。”

“嗯,思韵知道了。”

“那便拜托了,你办事我也放心,老夫再此谢过。”陈文伯后退一步,竟是弯腰对着叶思韵鞠了一躬。

叶思韵哪里敢受这一礼,一个闪身便是出现在了陈文伯身边将其扶起。

“院长,您这是做什么?”

陈文伯看着身边这位从小看到大的女孩儿,一脸慈祥,老人伸出手摸了摸叶思韵的脑袋。

“小思韵啊,老夫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老这么拘束干啥,咋,就因为我收留了你们母女吗?人哪能这么算呢,我收留你们只是举手之劳,哪怕是报恩,这么多年了,你娘帮我教育了那么多学生,这恩情早还完了,你再这样一副报恩的样子,老夫以后可就不找你帮忙了啊。”

“不,那这也不能您那么算啊院长,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您接不接受是您的事,我做不做是我的事,不能因为它小,就能揭过去不论了,这是礼节的问题,不管您怎么说,这一点都不能变。”叶思韵一脸认真。

“行行行,算老夫怕你了,我还有事,就不留了,你记住了,一定要好好教他,不只是武学,包括做人的种种都要教。”自知说不过这个执拗丫头,陈文伯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反正这两年以来,两个人就此问题说了不下十次,而他每次都没说赢过。

“嗯,思韵记下了。”

“好,那老夫就先走了。”陈文伯缓缓走向阁楼的梯子。

“院长,这萧瑾辰到底?”叶思韵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只需要记住一点,教好他,是能救整座天下的。”老人最后回头道。

延伸阅读

炮灰女配重生记之决定  http://www.4006880099.cn/dm2n.shtml
“缩地成寸?那是什么?”对于这个词语,现场也就马剑星,风林寺隼人两人能够理解,岬越寺

弃后的日常之胡晓雪的未来  http://www.4006880099.cn/bbpd.shtml
樊越冬惊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说跪就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练过

都市之长生诀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4006880099.cn/ucw9.shtml
清晨一大早,白芙也不管医院里的人阻拦,脸上包着几块纱布就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学校。当然,

剑在吼第二章  http://www.4006880099.cn/092.shtml
初二那年,林善那伙混混本来想勒索林思韬,只是”不巧”林思韬的哥哥正好在本校上学,结果

我真的洗心革面了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06880099.cn/duyg.shtml
与此同时,国内超级富豪,某集团董事长马雨的手机响了起来。知道这个号码的人,都是非同凡

知恩令之你要嫁的男人  http://www.4006880099.cn/dgsw.shtml
国内一线杂志拍摄现场,气氛紧张。“灯光,拍摄,就位!”温槿身着米白色礼服的从远处走来

陈词宠物  http://www.4006880099.cn/uugm.shtml
好在对面那小妖自己也觉得不对,很快又把那半截胡萝卜收回去了。看着那小妖攥着那半截还带

曾小贤胡一菲的大哥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4006880099.cn/xkec.shtml
“这里就是御灵轩了,负责掌管这个城市的妖与人之间的事物,来到这里的妖都需要登记,以便

枪来在线阅读奇夜  http://www.4006880099.cn/gcz8.shtml
王潇凌看着宁清儿躺下睡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他坐在火堆前,抬头看着洞外的夜色,漫天的

这美人要命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4006880099.cn/ggq9.shtml
第二天,二号擂台人山人海“你知道吗,昨天叶云架子太大了,竟然把众多好心的师兄弟撵了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代丐王在线阅读幕后操纵人

    本是巫山脚下最繁盛的河余,夜晚应该是热闹非凡,喧哗震天,此时只有寒鸦凄凉的飞过,阵阵死亡气息。本该死去的河余镇民,此刻全部涌入各处街巷口,不少半边腐肉半边骸骨混在期间,无一例外都是眼睛赤红异常,虽然人数众多却排列有序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江修惊慌后提剑就要出去,无疆一手按住低声喝住“贸然出去送死吗?”江

  • 花妖传在线阅读第6章

    王朝双眼放光,心头大喜!果然一次就成功了!不过这还不能代表什么,恐狼这么低级的野怪本身契约难度就小,得再试试!他打开了宠物面板!……名称:恐狼等级:1(0/10)种族:普通资质:0.21基础属性:生命(27)/物攻(2)/法攻(0)/防御(1)/敏捷(2)技能:撕咬天赋:无……1级的野怪确实有些太弱

  • [古剑同人]焚寂剑灵在线阅读第4节

    “别推、别推、我会走路”莫小宸极不情愿的被‘请’出了庄、站在大门口看着大开的朱木红漆门、却不敢动身进去、门口两个看似一般的男人站在那里、但是脑中却闪过刚刚被他们一手一边提溜出来的场景、这个年头连家丁都是身手不凡的。本来要是以她在现代的霸道兼无赖性格、肯定是死也会赖着不出来的、只是这是古代、这是一个人

  • 我,只是个戏子之司晨风与林飘茵

    时维九月,正是林飘茵和尹唯唯要去Z大报道的时节。尹弥生开车将她们送到学校门口,就离开了。林飘茵去了文学院报道,尹唯唯则去了医学院报道。林飘茵是在询问了学姐后才找到宿舍的。尹唯唯则是在热心的学长帮助下,进入宿舍的。因为文学院女生多,林飘茵长得又好,出于嫉妒心理,没人搭理她。医学院女生少,尤其是尹唯唯这

  • 曙光·黑暗守护在线阅读第八章

    而来到跳台赛道,秦明将刺客赛车往左开。在经过一次跳台飞跃之后,刺客赛车成功跳上另一个跳台!跳台上面有加速带!加速带可以将青铜级赛车手的赛车速度保持在二千六百多公里每小时样子。瞬间几秒钟过去!秦明渡过加速带,飞跃过了马达加斯加赛道的终点!现实跟**不同!飞车大陆的马达加斯加赛道,只一圈,便长达九十多公

  • 影后家的美人鱼第2章在线阅读

    郁姝站在选手席上,顾钦璇站在初评级的舞台上,两人隔着“人海”远远地看着彼此,身上都散发着自信的光芒,谁也没有任何要退缩的意思。这一幕让其他的训练生忍不住唏嘘。“女王对女王。”“两个人都好绝!”“郁姝也超强的,这下有的看了。”前世,第一个站起来说要跟顾钦璇battle的就是郁姝,但那个时候,她更多是为

  • 综影:开局出任CEO在线阅读第三节

    心情复杂的叶辰,看着眼前创建角色的画面,缓缓的在名字上面输入‘楚狂’两个字。顿时,一个大红色的感叹号出现。“很抱歉,此昵称无法使用,请您选择其他昵称。”糟了……叶辰心底一片灰暗。楚狂不能用了,真给弄丢了!眼下进入**,他却是不能够轻易的退出来。“玛的,反正我有一年多的经验,就不信玩不出个所以然来。”

  • 偷月修真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而人类却会不自觉地沉溺于那过分的温柔中,无法自拔。在最后残忍真相到来时歇斯底里,令恶魔耻笑。明明一开始就已经约定好的协议,何必呢……随后,两人一直无言,但气氛却没有半点尴尬,透露出一种莫名的和谐感。“殿下,决定了吗?”塞巴斯蒂安看着沐晴岚早餐吃毕,唇边弯起一抹妖治的笑意。“恩吧,青学应该很有趣的呢。

  • 鬼的故乡在线阅读第四节

    云深不知处入夜蓝景仪及一众弟子在廊下闲话。蓝景仪叹道,“思追和鬼将军已走了些时日,不知何时归来?”“魏前辈在此,他定速速归来。”“不过去修整温氏祖坟,料想也无甚风险,师兄放心。”“鬼将军名满天下,无人敢惹,思追师兄与他是亲族,师兄不必过虑。”……正众说纷纭,突然闻得一声笑语,“景仪,不必愁闷,前日已

  • 静寂黎明在线阅读针线

    阿谢辞不过,见太后执意要她先回去休息,也只得从命了。她本就空身一人,早先收拾好的包裹也早就在争执间不知去了哪,这下两手空空跟着引路的婆子往庙宇的后院走。正是方才太后身边贴身侍奉的婆子,阿谢记得是姓金,不敢怠慢,含笑欠身“金姑姑。”金姑姑只看了她一眼,点点头,一些儿不客气地受了,一路上提着灯笼不曾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