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第八章

作者:啾咪啾咪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葭郁闷了一下,刚想起身上前行礼,却见司徒衍转动轮椅,迅疾地离开,只给她留下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那举动,居然有点像落荒而逃。

沈葭:“……?”

安慰完就走,这莫不是不祥之兆?

犹如一盆冷水浇下,沈葭的指甲差点勾断琴弦,完全没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一整天,她都垂头丧气地坐在琴案前,回想着太子的反应。

看着窗外,被白雪包裹着的腊梅,一股湿冷的气息袭来,她的心里也钻入了丝丝的凉意。

她听说太子书画双绝,精通音律,从不知道太子对古琴有什么禁忌。

难道自从受伤后,他的性情大变,连带着爱好都变了?

是她莽撞了,竟然没有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就妄想攀附太子。

夜幕将至,张嬷嬷端了饭菜过来,唤她用饭。

张嬷嬷长叹了一口气:“小姐,殿下什么都没说,说明他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说的也有道理。太子要是想对付她一个小姑娘,确实没必要暗搓搓地酝酿大招。沈葭无精打采地坐了一会,刚想站起来,却看到一名婢女打扮的女子推门而入。

女子的眼神坚毅而冷冽,身上透着几分属于杀手的气息。

沈葭警惕地看她,“你是谁?”

“我叫秋叶,是千寒大人让我来姑娘身边伺候的。”秋叶向沈葭解释。

“千寒大人为什么要你来伺候我?”沈葭只感觉一头雾水。

她跟千寒拢共也就说了不到几句话吧。

秋叶又道:“千寒大人说,姑娘回了侯府,孤立无援,府里又有各路牛鬼蛇神。因此,需要我多照看着姑娘些。”

“回侯府?”沈葭是越听越不明白。

秋叶见状,亦是疑惑,“殿下没有跟姑娘说过,待他明日回了皇宫,就会安排姑娘回侯府。待陛下的赦令传来前,还需要委屈姑娘在寺里多住几日。”

惊喜来的太突然,沈葭简直不敢相信。

皇后在高宗皇帝面前求情,不一定管用。但太子就不一样了。太子是高宗皇帝最喜欢的儿子,又在晋国大军被敌国大军逼得节节败退的情况下,毅然请命,前去领兵,扭转败局,还差点搭上了一条命。高宗皇帝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给他。

一旁的张嬷嬷差点将汤洒了。等反应过来,就双手合十,开始谢天谢地谢佛祖。

她家小姐终于熬出头了。

“帮我谢谢殿下。”沈葭对秋叶说。

她明白,就算高宗皇帝放她出去,他八成也不愿意见她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膈应自己。所以,暂时去不了皇宫,也没什么。待她出去,她可以徐徐图之。

何况,侯府有她母亲的心血,还有她的亲弟弟在,她不能说抛下就抛下。

秋叶却轻叹一口气,“姑娘要是有空,可以去劝劝殿下。这段日子以来,殿下从来都不愿意喝药,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他的病怕是好不了了。”

沈葭点点头。秉着为自己病人负责的态度,义不容辞地揽了这个活。

*

禅房内,敞口莲花香炉吐出袅袅的香雾。

一张桌案前,摆放着一张宣纸,洁白的纸上,偏就残留了几滴未干的血渍,乍一看,倒像是几朵盛绽的红梅。

落地梅灯映照着孤寂的身影,云母屏风上烛影暗淡。

屏风后,司徒衍就坐在桌案前,骨节匀称的手指握住一只毛笔,沾了墨汁,就着那零星的血渍,画了一幅踏雪寻梅图。

侍立在一旁,为他研磨的婢女们有些心慌。方才,她们亲眼看到殿下吐血,却又面无表情地作画,仿佛早已将生死看淡。

司徒衍低头,认真作画。

在那个袅袅婷婷的身影进屋时,他也没有抬头。

直到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太子哥哥,该喝药了。”

司徒衍瞥了一眼药碗,将毛笔搁放到砚台上,寻了把椅子坐下。

“你方才弹的曲子叫什么?”眼皮微掀,他的眸光晦暗不明。

沈葭想了想,摇头道:“我对古琴只是略通皮毛。那支曲子,只是我从它处听来,方才伤感时,一时兴起,就胡乱弹奏。还让太子哥哥见笑了。”

身为晋国京城曾经最耀眼的明珠,不精通古琴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她与薛仁钺最初是因为一支古琴曲结缘,暗地里互赠了多首曲谱后,才在淮河边相见的。

如今想来,这些都是伤心往事,不提也罢。

“莫非太子哥哥对古琴乐理感兴趣?”沈葭想起他刚才的问话,眨巴着眼睛,略是好奇。

“孤区区一俗人,自然是没有兴趣的。孤也就爱附庸风雅,拿这些东西哄美人开心罢了。”司徒衍的眉梢微扬。

他身侧的婢女们听到这话,不由地在心里默默叹气。

太子殿下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随即,司徒衍似是想到什么,手指轻敲椅子扶手,问着不相干的话:“坊间传闻,薛侍郎未高中状元之前,曾在重阳楼内,用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完成了重阳楼赋,令人拍案叫绝,沈大小姐途径此处,便为他的才华所折服,一见倾心,是这样吗?”

“忘了。”沈葭的眸光流转,眄笑道:“殿下提薛侍郎是什么意思?”

当初,薛仁钺家徒四壁,为了生计,到重阳楼作赋,想借此换些银两。她路过时,出于惜才的心,出高价买下重阳楼赋,希望能让那位少年不要受钱财所困。

这对她来说只是段插曲,是在淮河边相见后,她得知薛仁钺是与她一同谱曲的人,才有了后面的往来。

“薛侍郎见识博远,文武双全,他日必为栋梁之才。”司徒衍耐人寻味地看着她,悠然道:“你日后要是想与他再续前缘,也不是不可能的。”

清澈的眸中多了几丝不解,沈葭歪过头看他。

她既然已经与薛仁钺划清界限,又何必再纠缠不清。

佛说,人生八苦,其中最苦的便是求不得,放不下。她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将这段感情放下,她又何苦再让自己陷入求而不得的困苦中。

只不过,这是她的私事,这太子这么八卦做什么?

沈葭不答,司徒衍的脸色骤变,眸里泛起冷意。

沈葭不明白,自己一句话都没说,他怎么就不高兴了。

她眨巴了下眼睛,想着要不要说句话缓和气氛时,司徒衍又笑了。

沈葭浑身的疙瘩都起来了,觉得太子不止身体有病,心理上可能也是病的不轻。

更令她惊悚的是,司徒衍朝她招手,“你过来。”

沈葭带着满腔疑惑,慢慢地走过去。

才刚靠近司徒衍,她就忽觉脸颊一疼。

司徒衍捏了把她的脸。

沈葭呆住了。

“!!!”

长指骨节匀称,可没有温度,落在脸上,冰冰凉凉的,像是被蛇缠住了一般。

“太子哥哥,你又在吓我。”沈葭委屈巴巴地垂下睫毛,见到司徒衍双眸里,饱含兴味的笑意时,她又是咬紧嫣红的唇。

她的心跳如擂鼓。

一直以来,她都听说太子的口味重,嗜好不一般。

难道太子是看上她这张皮囊,考虑该怎么完整地剥下来?

胡思乱想之际,又听司徒衍发出一声叹息:“沈娇娇,你怎么长得这样好看。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其他男人看到你这张脸?”

沈葭的身躯直发颤,被吓得不轻。

感觉到他的手指悄然落在她的脖颈处,像是真的要一把掐断她的脖子,然后,将她活剥。

她相信太子干得出来。毕竟,变态的快乐,她想象不到。

沈葭紧张地后退一步,又嗔又恼地睇他。

司徒衍接收到那分嗔恼,默默地回味了一会,目光柔了几分。

“你紧张什么,孤跟你开个玩笑。”

他指尾搭在她的胳膊上,眉宇间浸染了几分痞意伸出手,意欲将她带到怀里,“孤报答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舍得动你。”

沈葭看到他这阴阳怪气的表现,更加肯定,自己要完了。

想起净安师太被砍下手指的那一幕,沈葭的求生欲高涨,在落到他怀里前,触碰到离她最近的腰带,一把将腰带扯了下来。

司徒衍没料到她会如此大胆,不由得松开了手。

沈葭得了空子,连着往后退却数步,快退到门口时,才停下步子。

“抱歉了,殿下。”她尴尬地攥紧腰带,面颊透着微微的粉。

若不是迫不得己,她也不至于想出这种方式。

司徒衍的视线在她身上不住地打量,啧啧地叹了两声。

“看来你是想要孤这个人。正好,孤两手空空,又可怜又弱小,也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不如就以身相许算了。”

说罢,司徒衍往后一仰,随意地靠到轮椅上,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像是在暗示:来吧,随你宠幸。

沈葭的唇角抽了抽,心觉,这真的是她见过的最骚的病号。

延伸阅读

上海之夜KTV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suhs.shtml
“上海之夜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创建于2004年,是集聚上海风情的国际文化娱乐品牌,高品

保税全球购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gm0z.shtml

OBANS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d25x.shtml
朋友,你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现状吗?你想白手起家干事业吗?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给

赛马电器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ay2g.shtml
乐清市赛马电器厂位于中国高低压电器之都——柳市镇,紧靠104国道与甬台温高速公路口,

爬山虎饰品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u97z.shtml
爬山虎(杭州)饰品有限公司是由爬山虎(香港)饰品有限公司和杭州红莲饰品有限公司合资创

多宝视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62g0.shtml
广州视景医疗软件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门从事医疗软件、医疗器械技术、医疗

嗨趣爱24h无人售货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ubmd.shtml
嗨趣爱24h无人售货高端自助成人用品连锁专注于成人用品自助售货服务。嗨趣爱24h无人

玉球翡翠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aie1.shtml
玉球翡翠——国内外定位的跨国缅甸A货翡翠现代企业瑞丽市玉球翡翠投资有限公司属云南玉球

AUTOSOL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nytr.shtml
AUTOSOL皮革护理是杭州余杭区良渚瑞天鞋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皮具护理品销量

新奇意加盟  http://www.top-adventure-tours.com/nwu2.shtml
新奇意银饰有着多年饰品生产制作的经验,工艺纯熟,做工仔细精良,我们有的饰设计师,每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杀白传地球

    这样自己就还可以回去,自己经历的事情有点儿像小说中的主角,莫非自己也有主角的命.王欢摸了摸了自己的肚子有点儿饿了,拿出自己刚到异界捡到的2颗像砖石一样的水晶,这个应该到地球值不少钱吧.再看看自己穿的法师长袍,换了一套地球的衣服,准备去珠宝店看看水晶值多少钱,一看时间才中午15点半,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 [JOJO]时生之第十章(10)

    第十章“小云哥哥。”龚常胜动作温和的递过来一只茶碗,“你在想什么?”“……三路,我们认识多久了?”东方纤云问道。“有二十年了呢。”龚常胜露出一个笑容,“多亏了小云哥哥,魔修与正道已然能够和平相处,小云哥哥也可以歇歇了。”“……说的是呢。”东方纤云笑了笑,接过茶碗,“这是什么茶?”龚常胜坐到他身边:“

  • 洪荒蚁皇在线阅读第3节

    “妙儿,你也来了。”阮芳舒拉她近前,关切道:“这么晚还来巴巴赶来做什么,外头天凉,仔细冻着。”秦妙比阮芳舒与秦婵都高些,阮芳舒打量她时不免要抬几分头。秦妙笑得清脆,话音也爽朗:“娘,瞧您这话说的,自然是听到消息,看妹妹来了,怕她想不开做傻事。好在她没往歪处想,这我就放心了。”秦婵迎上秦妙关切的目光,

  • 盲眼天师爱是一道光,绿到心发慌

    莱恩现在每天起来的日常就是磨剑。倒霉蛋·骑士长·莱恩这两天还肚子疼,他把这一切归结于自己一顿吃了五碗面条十根火腿肠六块面包两斤猪肉。毕竟说不准那顿饭就是最后的晚餐了,莱恩是个乐天派,他知道等皇帝回来自己就是被咔嚓一下的命,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接受自己被绿这种事。至于怎么绿的,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月皇帝

  • 大佬她总惹人心动第八章

    第八章第二天一早,沈茹茹把【安眠符】给沈辰辰寄过去,顺便还往包裹里塞了一盒暮源镇本地产的白茶。她从小就知道自家老哥的兴趣爱好和同龄人不一样,他学生时代的时候不打球,不玩**不爱上网,出社会工作后也从不泡吧喝酒。闲暇时候就喜欢泡杯好茶细品,或者去公园跟老头子们下棋、钓鱼,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佛系养老的气

  • 银河希望在线阅读第4章

    每个人都有回忆过去的权力,只是方式有所不同。有的人喜欢把回忆写成书或拍成电影,分享给身边的人。有的人却只喜欢在雨夜静坐于窗前静静地翻看日记本,细细地品味回忆中的酸甜苦辣。而我,最喜欢到回忆中的地方去走走,寻访当年的感觉。我叫秘踪,今年28岁。毕业已经5年,早已离开校园的我,最喜欢到垃圾街去散步。这里

  • 王妃每天都失忆在线阅读第六章

    6.任务ingMaster虽然说那个地方为龙之潮,不过就因为水龙曾经在哪儿栖息过几天。而所谓的龙之蛋不过是一块巨大的水能量的结晶。只是不知为何Master没有告诉我们谁是委托人,只是告诉我们龙之潮的所在地。而我早在听说水龙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呆在了原地,水龙这个名字自己自从她消失之后就再也没听到过了!真

  • 我家是种花的在线阅读第八章

    黎青的灵魂再次回到识海的时候远方天空一轮红日已经冉冉升起,昨天那位姑娘此时已经站在在自己身边伺候着,用温热的湿毛巾给黎青擦洗。看到黎青睁开双眼后脸红着向后转身走出门去,时间不长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音,姑娘再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手上端着一碗冒着热气好像某种动物的奶,姑娘将碗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小脸红扑扑

  • 恶毒女配要和离第3章在线阅读

    齐灵云知道朱梅特别恼恨此事,便也不再说笑下去,收敛了神情肃然道:“梅儿,清修之法虽快,但我观天下大势,只怕纷扰不已,你的志向又非隐逸,只怕终要受俗世牵连,一味清修,他日若遇极端之事,心神动摇,恐是前功尽毁。”齐灵云好意劝说,却是激起朱梅无限傲气,她冷冷道:“我不过是个稳坐钓鱼台的阵法师,能有什么极端

  • 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关于栾城的事,外面的人听得不多,但也不少。前段时间暗地里不少人在说,有个女人向栾城下手了。帝都的豪门世家不少,栾家与一些有钱富豪不一样。栾家的人是生意人,同时又是名门世家的贵公子,栾城的父亲栾温生是书法老师为名,儒雅风度翩翩,栾城则不喜跟人碰触。栾城是栾家的现任继承人,也是栾温生的独子,有洁癖。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