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起符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安南将军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17年10月23日 上午10:18分

对于甄泠泠的离奇失踪,王梓轩实在不愿再将其与自己的梦境联系在一起,更不愿再去找梁小菡听她编故事吓唬自己,于是就在21日的上午,给久未联系的哥哥打了一通电话,希望身为警察的他能够帮助自己寻到一些线索...比如在10月10日之后她都去了哪里,还有...10月10日之前...她有没有与谁去过哪家酒店或是旅馆...

这一天的早上8点来钟,他的哥哥来了电话,告诉他调查的结果出来了,不论是10月10日之前还是之后,都是一片空白,唯有一个可以当做没有的信息,就是在传染病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他靠在床头上发着呆,如果不是灵异事件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东西,那么又该怎么来解释泠泠的突然消失呢?

脑子里一片混沌,实在想不来什么,眼前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甄泠泠的下落,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了...

他这么想着,忽然间想起了自己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些超自然现象,尽管有的现象得到了解释,有的仍是未解之谜,但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而且不是灵异事件,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在里面的...比如球形闪电,比如会将触摸到的物体点燃的少年...如果把超自然现象套用在甄泠泠的消失这件事情上的话,按王梓轩所知道的,那就只有两个可能性。

——透明人与瞬间移动

对于透明人的故事,是有不同的版本的。其中之一说的是一个产妇生下了一个女婴,这个女婴无影无形,只能循着她的啼哭声才能找到她,医护人员和家属尝试着用带有标志性的衣物将其包裹起来防止她再次丢失,但神奇的是就连那些包裹着她的衣物也变得透明了,就像有一种奇异的力场围绕在女婴的身边一样,只要在这个力场的作用范围内的东西,都会变得透明...

还有一个版本,就与甄泠泠的情况比较相近了,这是关于一个重伤患者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刚刚参加过朋友的生日派对,喝得酩酊大醉,驾驶着自己心爱的小车儿行驶在公路上,开着车窗一路风来一路歌,不巧的是,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是与一疲劳驾驶的大货车相撞,货车司机并无大碍,而我们的主人公则住进了医院,并被推送进了手术室,手术成功结束之后,扎着点滴的他昏昏然的睡了过去,而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就连同病房的人也似乎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他很焦急,大声的喊叫着,但人们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最后,他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只玻璃杯打碎,医护人员才想起在这个床位上还有一个重伤的病人,待人们得知了他的存在之后,他才渐渐显了型。

对于这个故事,还有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荒谬解释——由于受到过量的酒精刺激和重度的冲撞,导致病人的神经系统与生物电波紊乱,又在手术和药物的双重催化之下,形成的一种过敏反应下的自我保护现象...

......

而瞬间移动的故事更是让人难以忘怀。故事讲的是一个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已婚少妇,因为自己的丈夫总是背着她在外面拈花惹草成日不知回家,导致她成夜睡不好觉,只得依靠安眠药入睡,这一天晚上也是如此。但奇怪的是,当她睡醒了之后,竟然发现自己正被一群企鹅围绕着...这位少妇也是心大,认定了自己必须是在做梦,当然是在做梦,只能是做梦,便又吃了几片安眠药睡了过去,结果被冻死在了南极,可奇怪的是...她那冻僵的尸体竟然在她德克萨斯州的家中床上被人发现...

而对于这个故事的解释也更是简单得令人发指——药物中毒导致神经麻痹产生的生理幻觉。

王梓轩不禁深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随即起床,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

——如果真是这两种现象的话,我宁愿泠泠是被卷进了某种灵异事件,起码还能听听菡姐的意见,或许歪打正着还能找到些线索,毕竟我可不认识什么科学家,这要是真是便成透明人了还说不了话,或是被瞬间移动到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去的话,可让人上哪找去...

万般无奈之下,王梓轩只好又拿起电话,向另一个人求助。

这人名叫夏焱,与王梓轩、甄泠泠、邹文屏同是初中时的同学,也是王梓轩的好哥们儿以及头号铁粉儿,小时候对王梓轩表白过的男生,便是这个家伙...在大家都在努力为了中考而奋斗的时候,夏焱竟然弃考并离开了学校,与社会上的闲杂人等厮混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称职的地痞流氓。这件事情在所有同学眼中都看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夏焱在当时是学校出了名的不良少年,如果说邹文屏是校花,王梓轩是校草的话,那么夏焱便是当之无愧的校王。可在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放不得明面上来讲的缘由,也就只有王梓轩能够猜到几分,毕竟夏焱的学习成绩虽然算不上出类拔萃,但也不至于低到与王梓轩画等号,最可疑的是,在初三的下半学期开学之时,班主任与德育处主任,曾与夏焱和她的母亲密谈过一次,至于这里的内容,却无人知晓。

——既然明道打听不出来什么,那就试着问问黑道吧...

“我们也好久不见了,不如就在下午见个面细聊吧,地点你定...哦...格林猫咖啊,好吧,下午3点,不见不散。...啊对!...把你身上的黄符丢掉,别带着它来找我。”

听到夏焱这么讲,王梓轩愣了愣神。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道黄符?”

“嗯...啊...”

夏焱的声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

“...那天我也在医院...哎呀~~那个花瓶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那皮肤看起来还像个婴儿那般的嫩。”

“嘿!你个流氓!你到底是去看我的还是去看邹文屏的?...话说你也在那?可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啊?”

“哎呀...这个...可能是你太累了吧...我也没跟任何人说话,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见你没什么事儿了,我就走了...”

王梓轩努力的回想着陷入了沉默,可他怎么也想不起那间病房的某个角落里还站着一个人在看着他们...

“好了好了,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会儿见面在说吧,拜。”

夏焱连忙说道,便挂断了电话。

同日 下午3:11分 格林猫咖内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哦,两位,谢谢。”

“这边请。”

王梓轩率先到达了约会的地点,可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却不见夏焱的人影。

一只暹罗猫趴在门口的台阶上,用舌头舔舐着如同刚刚抓过煤球的爪子,邻座客人怀里的加菲猫,横着大脸瞪着大眼,直勾勾的盯着王梓轩的侧脸,他感觉自己的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只见一只肉呼呼的挪威森林猫正蹭着它的裤脚,娇滴滴的叫着。

“来吧宝贝儿~~有没有想我啊~~?”

王梓轩轻声的粘着,抚了抚它的小脑袋瓜,随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那只挪威森林猫便纵身一跃,跳进了他的怀里,用肉嘟嘟的爪子挠了挠他的下巴,缓缓的躺在了他的双腿之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您好~要点些什么?”

“啊...哦...老样子,草莓蛋糕,卡布奇诺。”

王梓轩将注意力从怀中的小可爱身上移到服务员的身上说道,而就在这时,戴着夸张红色眼睛的夏焱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一边道着歉,一边钻进他对面的座位里。

“抱歉抱歉,来晚了来晚了,有些事刚刚处理好,不好意思啦。”

“正好,我也是刚到不久,你要点些什么?”

王梓轩的话音刚落,整个猫咖便瞬间沉默了下来,只见服务员和其他客人那惊恐的目光纷纷向他袭来,而那些猫咪们的目光,则死死的盯着夏焱不放。

“...有病。”

服务员冷冷的说道,便转身离开了,其他的客人也都见怪不怪似的,吸着怀里的猫吃着茶点,与同座人聊了起来。

“你怎么说话呢!?”

“诶~算了算了,梓轩,我什么都不要,看着你吃我就满足了,还是说正事儿要紧。”

王梓轩狐疑的看了看他,不解的说道。

“我看你才是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

夏焱呵呵的傻笑了几声,没有说话,没过一会儿,王梓轩点的东西便到了,他拿起叉子,对着蛋糕切下了一大口,满满的塞在了嘴里。

“还是那么爱吃甜食呢...**病也还是没改...”

夏焱陶醉的看着他的吃相,痴痴的微笑着。

王梓轩竖起拇指,抹去嘴角的奶油。

“**病?什么毛病。”

夏焱缓缓伸出食指,指了指了那缺了大半块的蛋糕说道。

“草莓,总是留在最后才吃。”

王梓轩无奈的叹了口气,喝了口咖啡,摸了摸粘在嘴唇上的奶泡。

“泠泠失踪了...我想让你帮我打听打听,有没有人在10月10号那天或是之后见过她...”

“哎哟...好事儿...好事儿啊...”

夏焱不但没有担心,反倒笑嘻嘻的连声应道,这让王梓轩感到很不愉快。

“好什么好?她可是我女朋友啊!就算没有这层关系的话,那也是我们的老同学好不好?”

“当然好啊~~我还等着你早日投胎转世,做我的新娘呢。”

“噗呜...”

王梓轩险些一口咖啡喷了出去,赶忙将嘴里的液体咽了下去,呛了个够呛,连声咳嗽起来。

“你也是够了!!那都是小屁孩儿时候的事儿了,干嘛现在还提?而且是你说的正事儿要紧,还跟我开什么玩笑?”

“与其问我...你不如问问你自己...泠泠到底在哪?...你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夏焱依旧痴痴的笑着,望着他那张不解的脸,不得不说,对于泠泠的失踪本就一头雾水的王梓轩,听过句话之后更是摸不到了头脑。

“什么意思?”

“嗨~只有你自己知道。”

之后,王梓轩连连追问夏焱话中的意思,并且认定夏焱早已知道泠泠的下落,可夏焱却东拐西绕,不再把话题引向泠泠的事情上...这样下去便问不下去了,王梓轩只好作罢,闲扯了一阵子之后,两人便各自离去了。

同日 18:36分 王梓轩宅中

王梓轩一人回到了家中,想着是否还有人能够求助。兽儿和耗子对于泠泠的事情一无所知,告诉他们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倒还会给他们平添些许烦恼...

——或许应该听听邹文屏的想法,毕竟大家都是同学,从前又那么要好,她与夏焱的关系也还不赖,或许她能够了解夏焱的话语中隐含着的意思。

于是,王梓轩便拨通了邹文屏的电话。

“喂...梓轩啊...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轻柔而动听,王梓轩只觉身体一酥,原本想好的话语全部烟消云散,只剩下最关键的一句。

“泠泠不见了...”

邹文屏沉默了许久,再说话时,声音变得低沉了不少。

“...诶?你干嘛跟我说这个?”

“啊...哦...那个...我现在在找她的,刚才我去见了夏焱...他的话我有些...”

“等下!”

未及王梓轩把话讲完,邹文屏便神经质般的厉声喝止道,随后低声的问道。

“你说...你见了谁?”

“夏焱啊~怎么了?”

王梓轩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邹文屏的声音颤抖着。

“哈哈哈哈!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从初中毕业之后我们还一直都在联系呢,你是听谁说的?这人也太可恶了,竟然乱传这种消息。”

“不是啊...”

邹文屏神秘兮兮的否定道,短暂的停顿后,王梓轩听到了她那沉重的呼吸声。

“难道你忘了吗?就是初三那年发生的事情,甄泠泠在校外惹了祸,一群人来找她算账,你去帮她解释为她撑腰,对面的地痞流氓却完全不听你的话,其中的一人拿着甩刀便向你刺了过来,而就在这时,夏焱挡在了你的身前,为你挡了刀子...”

听到这里,王梓轩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件事情好像确实发生过,那些早已被他尘封在脑海中的记忆再次被唤醒,可他又不敢相信,那初中毕业后两个人之间的那些记忆,又是什么...

邹文屏接着说道。

“夏焱大声的对你们喊道‘还不快跑!’便带着几个人与对面厮打了起来,而你也想上,却被他的几个哥们儿拦了下来,带着你我和泠泠三人逃到了山中的防空洞里躲着...之后,他的那些哥们儿因为打不过便接连跑了,只剩下腹部被扎了一刀的夏焱躺在地上...他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自己的身上又没有钱,所以没有去医院就诊...最后因为失血过多...死在了我们常去的那间网吧里...因为这件事情,他的母亲可没少到学校里来闹来...我永远都忘不了...夏焱母亲的哭声...”

延伸阅读

沃吧韩式炸鸡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bdam.shtml
要打造自己的品牌辨识度自然不能做跟随,沃吧韩式炸鸡在装修风格上,主营产品:韩式炸鸡拉

北师大托管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gx0m.shtml
至“教育培训”同仁们的一封信:习主席教师节亲临北京师范大学,提出“中国梦”对传统文化

荣腾建机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gmd0.shtml
新荣腾建筑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生产各式建筑移动脚手架、自升龙门架、电动吊篮、手动吊篮、

拉合曼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p572.shtml
拉合曼蜂蜜以雄厚的实力、合理的价格、优良的服务与多家企业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伊犁拉

每树美品化妆品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gmg.shtml
随着化妆品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各大品牌使出了浑身解数,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然而有

BOYI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yzej.shtml
BOYI手机套是手机壳、手机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B

诗瑶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adan.shtml
杭州诗瑶服饰有限公司创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营销、物流于一体的大中

翊杰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yfy5.shtml
翊杰儿童安全椅是汽车用品、汽车坐垫、汽车脚垫、方向盘套、汽车坐垫、汽车坐垫、汽车座垫

宏华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nk2b.shtml
宏华工艺品总部是一家集策划、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型厂家主要生产:丝绸卷轴画、

万顺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uspi.shtml
随着经济发展,我国居民汽车保有量急剧增加,汽车美容市场也随之扩大,汽车美容市场前景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开局和扶弟魔分手第九章

    第9章来人哭丧着脸哀求:“高大夫,你行行好赶紧去看看吧。刚才是我那妹子不对,被吓得神志不清,但绝对不是故意的!您是大夫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啊,附近就你们这一家医馆,你不去救命,我妹妹就真的会没命的!”“怎么就没命了,刚才还使那么大劲儿给我一巴掌呢,不过是溺了水,醒来就没什么大碍了。”“您

  • 荷尔蒙镇在线阅读第8章

    “大少,你好帅啊,人家好喜欢你哦!”边说还边把手搭在夜的肩上,我以为夜会有动作,结果好像并不在意。我咬住嘴唇,想要逃走,就想上前去问,可却怎么也动不了。琪突然拍了下我肩膀,看我一直盯着一个地方脸色又很难看,担心的问:“老大,你在看什么,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我指了指夜的方向,琪见到夜身边的那个女的气

  • 贴身狂兵在线阅读第六节

    “军师请。”“王爷,请!”……两人悠然的下起了旗,完全置身事外。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并州驿的四个差役,此时的四人,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成了四条为性命相搏的疯狗。“他妈的,反了你们了,给老子死!”黄涛抽出佩刀,二话不说,直接砍在了老王的脖颈上,鲜血如同喷泉般激射而出,老王哼也未哼,顿时丧命。“

  • 开局娶了三位女主播第3章在线阅读

    “该死--”妖圣怎么也想不到,李尘一为了杀自己,竟然硬吃了自己的最强一击。躲闪不及之下,妖圣的身体直接被斩成了两段。看到妖圣身殒,李尘一松了一口气,精神一懈,直接瘫软在地上。“前辈你怎么样?”风正离的远,血色波纹又被剑阵削弱了一些,因此风正只是受了一些轻伤。眼见李尘一倒地,风正赶紧跑过来帮李尘一查看

  • 南都遗梦在线阅读第7节

    “涵涵,我今天还可以去你那个公寓吗?”昨晚在顾涵家睡得太舒服了,唐小梓都不想回家住了。顾涵没有回答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点开夜羽熠的头像【我闺蜜想和我一起住。】没过一会,夜羽熠就发来【我会让人把房间收拾好,在你隔壁。】顾涵抬头,“可以。我会把钥匙给你。”唐小梓真大双眼,激动的看向顾涵,“真的!?”顾

  • 幻艺sing在线阅读第二章

    从出雕花漆画的侧廊出来,便到府邸的后院了,在府丁的带引下,他们来到一处楼阁前停了下来。此时此刻,楼阁房门外,站着两个表情焦急的年轻人。二人皆是十八、九岁地模样。其中一个穿着月白锦缎长袍,束发金冠,面部棱角分明,双眼炯炯有神,表情却略显高冷,此人正是东洲二皇子萧澈。而另一个站在他身后,着淡棕色深衣披着

  • 都市:我能计算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哪啊?”白芜荑醒后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昨晚被背进来的时候是昏睡状态的,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被搬到了哪,直到外面一个宫女进来,她才恍然,这估计是在宫里了。在宫女的侍奉下,白芜荑更衣洗漱。这简直就是天堂级别的待遇啊!有人帮你穿衣服,端水来给你刷牙洗脸,简直不要太好。白芜荑终于知道段棣棠为什么不想

  • [偶像练习生]安歌在线阅读第一章

    物转星移,看着这漫天黄沙的黄泉,碧落留下了苦涩的眼泪,500年的闭关,本以为各自安好,可是为什么你却走了,漫漫黄沙,你难受的睁不开双眼,前面似乎有一间客栈,你想也没想就冲进去,合上大门,转过身去,这是?是冥府东宫-幽冥宫,可为什么幽冥宫在这?你走了进去,一切都那么熟悉,你难受的坐在地上,空洞的环绕四

  • 官离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从从的出现让管事觉得有点丢脸,他不想在这里多待,所以草草说了几句话后,就让侍从开始分发衣物,准备发完就离开这里。此时天边忽然飞来了一位穿着粉色对襟襦裙的仙女,这仙女抱着一把纯金掐丝嵌宝龙凤纹芭蕉扇,姿态翩然的驾着彩云落在了院子里,她看了眼大厅里的人,往前走了几步问道:“阿瞒仙童可在这里?”管事早已走

  • 渣攻出轨后绝不原谅(重生)之田园生活(2)

    粥在锅里闷了一会儿,又糯又香,盛在碗里冷却后上面凝成一张薄薄的粥衣,让人一看就食欲大开。章秀青咽了一口口水,她的肚子早就饿了,只是父亲的郁气还没有消散,母亲的怒火还没有停歇,实在没脸坐上八仙桌,便端起碗躲到了廊檐下。一条小白狗听到脚步声,立刻跑到章秀青跟前,一边使劲地摇尾巴,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她的粥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