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萌妻乖乖:老公太霸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烛光隐 来源:言情小说吧

第8章 谁是叛徒

“你认得我?”蒋颜同样惊讶地说道。

“你就是那个叛徒要抓的女孩。”那个人看着蒋颜说道,然后又转向岑诗与刘亮,“那你们俩就是救她的人了。”

“你是天狼兵团的人?”岑诗和刘亮异口同声的问道。

“不错,我是天狼兵团的人,但是我跟那个叛徒不一样。”那人坚定地说道。

岑诗几人都没有开口,而是疑惑的看着那人。

那人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继续说道:“我们天狼兵团向来都是以诚信为本的雇佣兵团,也是因为这个我才加入的。而我被分配到的小队很特别,那里的人都喊队长叫大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为了让团队关系更融洽才这样叫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小队原本就是一群强盗,强盗们习惯了管首领叫大哥。本来我想他们既然加入天狼兵团就会洗心革面的,我一开始跟随他们一起接的任务也都很好的完成了。可是没想到,就是这位小姐的这个任务,再次暴露了他们这伙强盗的真面目。可恨我胡言堂堂大丈夫,竟然管一个强盗叫了这么久的大哥。”

说道这里他看了一眼蒋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接受这位小姐的雇佣,本来以为是意见很平常的任务,可是没想到那个叛徒竟然会贪图这位小姐的美色,想要...真是可恨。”

这位胡言很明显还不知道那个所谓大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以为是贪图蒋颜的美色。

“你们救走这位小姐之后,那个叛徒就下令满森林的寻找你们,但是那毕竟是落日森林,他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一旦被群居魔兽给盯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后来我们撤出了落日森林,他知道小姐你一定会回天誉城的,便分派人手在通往天誉城的各个道路上严密监视。而我这时实在无法忍受了,便当着大家的面质问他,说他贪图美色背弃了天狼兵团的诚信。然后他竟然公开说我是天狼兵团的叛徒,下令杀我,我拼命逃脱,想要前往最近的云州城,找到天狼兵团管事揭发这个叛徒的真面目。可惜我还是被他的人追上了,经过一场激烈的拼杀,我被打断了一条胳膊,最后施展秘术才逃出来。可惜我施展秘术跑到这里已经毫无力气,竟然又摔断了两条腿。就只好躺在这里,回复一丝灵力我就视图在站起来,可惜一直没能成功。再之后就是你们发现我了。”

“岑大哥,你觉得他可信吗?”蒋颜低声询问着岑诗。

岑诗思索了一下,“应该还是可信的,不然他也没必要跟我们说这么多。我觉得我们可以带他回到云州城,找到他所谓的管事自然就能够解决眼前的麻烦了。就算他说谎,他们总不敢在城对我们下手吧,那可是挑衅城主大人的。”

“嗯,先生说的有理,我也觉得我们先回到云州城找到他们管事的比较好,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就不必担心这个所谓的大哥了,天狼兵团自会处理他的。而就算他说的是假的,我们在城内他们绝对是不敢动手的,到时候我们在想别的办法。”刘亮开口说到。

蒋颜想了想觉得也对,不然以后走到哪里都要提防着天狼兵团的人真的是很麻烦,但是她担心的是那个所谓的大哥会不会狗急跳墙,公开她的秘密,那样恐怕以后的麻烦就更多了。

岑诗听了蒋颜的担心,也为难起来。毕竟蒋颜的秘密对任何人都有巨大的诱惑。就在这时岑诗脑海中出来一个声音。

“小子,你还在落日森林吗?要是在的话赶紧离开,落日森林中突然出现了众多强大的魔兽,很不寻常,我正带人往那里赶呢。”

“师傅?”岑诗赶忙凝聚心神,与廖元交流起来,“师傅,我现在在云州城外通往邱武山脉的路上。”

“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廖元疑惑的说道。

岑诗便将事情大致跟廖元讲诉了一遍,但是并没有跟廖元说蒋颜是水灵族后裔,只是说她有个秘密被那个所谓的大哥知道了,担心他狗急跳墙公开这个秘密。

“一个陌生的女孩,你竟然这么上心,你小子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廖元开玩笑的说着。

“师傅...”岑诗有些害羞的叫了一声。

“呦呦呦,还害羞了,看来你小子是真的看上人家了。”廖元打趣的说道,“你把具体位置告诉我,我马上过来,你先把那个胡言的骨头接上,这对你这个神医应该不难吧,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等我到了再说。”

岑诗将具体位置告诉廖元之后,对蒋颜说了句,“没事了,一会我师父会赶过来,剩下的事师父会替我们处理,他让我先把胡言的骨头接上。”

接骨对于岑诗来说还是很轻松的,一会儿功夫胡言已经能够自己走动了。而廖元的速度也很快,刚给胡言接好骨头廖元就赶到了。跟随廖元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方脸大汉。

“师傅。”岑诗躬身施礼。

“见过前辈。”蒋颜也施了一礼。

而刘亮却只是尴尬的鞠躬,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廖元不允许他在外人面前叫自己师傅,但是明明是师傅称呼前辈也不合适,所以刘亮一时尴尬起来。

廖元没有在意他,直接走向胡言。

胡言瞬间感到如山一般的压力,震惊之下赶忙躬身,“拜见前辈。”

“嗯,你说要去云州城找你们管事,你可认识那管事?”廖元说道。

胡言此时似乎被压的有些喘不上气来,勉强说道:“不,不认识,我只知道云州城城北有一处天狼兵团的分部。”

“你现在是什么实力?”廖元再次问道。

胡言已经是满头大汗,“晚辈现在一阶四级。”

“听说你所谓的那个叛徒已经有二阶的修为,你一阶四级是怎样逃过他的追杀的?”廖元的气势似乎越来越重,继续问道。

“当时他并没有亲自对我出手,只是让手下围攻我,我拼了命才逃出来,后来施展秘术才跑到这里。”胡言很是吃力的回答道。

“行了,小子,你叫胡言,还真对得起你自己的名字,满口胡言。”廖元目光突然伶俐起来,厉声喝道。

胡言吓了一跳,“前辈,晚辈句句属实,不知前辈这是何意啊。”

“哦,对,你说的并不全是谎言。”廖元忽然自嘲性地一笑,说道,“你说你们那个队长的事到是真的,不过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想着去举报他呢?”

“前辈,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啊,也是被那个叛徒给蒙蔽了。”胡言解释着。

“哼,在我面前还敢撒谎。”廖元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你一开始分明就是心甘情愿的帮着你所谓的那个叛徒,只是你这个人手脚不干净,偷了你们队伍其他人的钱财,被发现后才被追杀,而刚好他们几个小子遇见了你,你就编造了这样一通谎言,我是应该夸你机灵呢,还是应该说你够狡猾呢。”

胡言愣住了,显然被廖元说中了,“这,前辈,您可不能胡乱冤枉我啊。”胡言此话说的明显底气不足,缺还在狡辩着。

“行了,别废话了,那个小队的队长强盗出身确实是天狼兵团的叛徒,但是你这种偷自己队友钱财的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廖元显然有些不耐烦了,然后冲着跟他一起来的方脸男人说道:“老李,这家伙很不识趣啊,你看着办吧。”

岑诗有些疑惑的看向方脸男人,“师傅,这位前辈是?”

“臭小子,闭嘴,现在轮不到你说话,过一会我在找你算账。没经过我的允许竟然擅自放弃落日森林的历练,还当起了护花使者。站到一边呆着去。”廖元呵斥了岑诗一句。

岑诗被廖元这么一训斥,不由一怔,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到一边不在言语。

这位姓李的男人也不客气,走上前来,直接一个巴掌扇在胡言脸上。

胡言一时不防,被打的晕乎乎的,“前辈为何打我?”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天狼兵团的,谁允许你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加入天狼兵团的,我李万方怎么不知道。”方脸男子厉声问道。

“晚辈是前年跟随万杰队长加入的,后来万杰队长说是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我便被分配到这个小队来了。”胡言回到到。

“万杰?果然是一丘之貉,谁说万杰是出任务牺牲了,他就是偷窃顾客财宝被发现后,被处死的。你小子也是偷窃一伙,果然啊。”说着李万方便动手将胡言刚刚被岑诗接好的双腿又给打折了。然后李万方对廖元说道:“廖兄,真是对不住啊,给你的爱徒添麻烦了,这小子我就带走了,你放心那个强盗头子我也会收拾的,保证他活不过今晚。”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转向岑诗和蒋颜,“而且我保证他不会说出任何有关蒋小姐的信息。”说完李万方便拎着哇哇怪叫的胡言离开了。

岑诗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心中震撼无比,没想到师傅找来的这个李万方这么霸道。

“好了,别傻愣着了。”见李万方已经走远,廖元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小子还真是够大胆的啊,连天狼兵团都敢惹,你们知道他们势力有多大吗?”

岑诗和刘亮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不敢说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你们要是见死不救那我非将你们逐出师门不可。”廖元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们修士就应该惩奸除恶。”

岑诗更加糊涂了,不知道廖元究竟是什么意思。

“行了,别一副我欠你们多少钱的样子了。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们见义勇为其实是好事,但是以后在做事之前考虑一下后果,知道天狼兵团强大,为什么不能早点跟我说一声。”廖元说道,“那个李万方就是天狼兵团的团长,也是我的好兄弟,我们来的路上刚好碰到一个那强盗头子布置在这边监察的人,从他口中我们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听到这里岑诗等人才恍然大悟,难怪那李万方那么霸道,感情是天狼兵团的团长,那对自己的人渣手下不霸道些才怪呢。

“你们的事,李万方说会解决,今天晚上就一定会处理完,他向来说一不二的。不过你们还是先回云州城吧,明天早上在出发前往天誉城,今天晚上邱武山脉会有人前来清理强盗,你们不适合在这里过夜。明天早上你们在路过这里的时候就不会在有强盗了。”

岑诗三人听了廖元的话面面相觑,显得震惊无比。

“行了,你们也不用这种表情,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你们该考虑的,现在立刻马上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云州城去。我还有事情要去落日森林,就先走了。”说完廖元不等岑诗他们反映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唉,师傅也真是的,见了一面也不问问我的修炼情况。”岑诗苦笑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哪里是廖元不想问呢,根本是问了也没用,岑诗修炼的无极功法廖元根本什么也不懂,又怎样去指点他呢?

岑诗当然会听从师傅的安排,立刻带着蒋颜和刘亮快速赶回云州城。到达云州城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三人回到旅店刚刚休息一会儿,便被赵强派来的人给叫醒了,说是赵强他们要出发了,让岑诗三人做好准备,按照计划赵强他们出发之后,岑诗三人过半个小时在出发,然后到邱武山脉选择小路前进。

岑诗赶忙跟随那位车夫一起去见赵强,并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并告诉赵强自己三人要跟他们一起走,因为晚上没有休息好,他们还准备坐马车好好休息一下的。

赵强听说邱武山脉的强盗都被肃清了,自然是欢喜不已,他们这种商人往来邱武山脉每次都要给那些强盗缴纳不菲的过路费。

然而当他们路过邱武山脉的时候,却还是被拦住了,但是拦住他们的不是一群强盗,而只是一名强盗。

“呔,你们这些狡猾的商人,竟然雇佣军刀兵团来将我们邱武山脉所有强盗都杀光。可是爷爷我逃脱了,你们这些无耻的商人,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拿出平时百倍的价钱,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名强盗挡在道路中央叫嚣着。

听了这强盗的话,岑诗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来对付邱武山脉这群强盗,原来是商人们联合出钱请了军刀兵团,师傅也真是的,弄的那么神秘,这有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的。

赵强听到要百倍的价钱,脸色顿时一黑,求助的看向岑诗。

岑诗当然不会坐视不管,毕竟相识一场,而且赵家对他可谓是礼遇有加,更何况现在还白坐着人家的马车呢。

岑诗刚要上前,却被刘亮拦住了,“先生,就一个小毛贼,我去把他打发了就得了。”说完刘亮便独自一人上前去。

“刘大哥,小心些。”岑诗提醒了一句。

刘亮上前也不说话,直接释放出灵力,想要震慑一下对方。然而对面那强盗看到刘亮一阶二级的实力之后却是冷笑不已,只见他也释放开灵力,左右手腕都亮着两颗绿色光珠。

木属性二阶二级,刘亮震惊了,二阶二级强者竟然会是一名强盗。要知道,二阶强者虽然不是顶级,但就凭二阶的实力在大陆上任何地方都可以轻松赚到很多钱的。

见到对方二阶的实力,岑诗和蒋颜立马冲了上来,他们担心刘亮,要对付二阶强者只有他们三人练手才有一丝可能。岑诗担心战斗波及到赵强他们这些普通人,特意还叫赵强赶紧带着众人远远退去。

“呦,你们这队伍实力可以哇,一个一阶五级,两个一阶二级,这要是一般的强盗团遇到你们还得遭殃呢。可惜你们被我遇到了,只能说是你们倒霉。看来你们也是不想交出百倍的金钱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那强盗说完便手臂一动,顺着他的手臂延伸出三条藤蔓来,分别朝着岑诗三人束缚而去。

刘亮释放出土墙,然而那藤蔓似乎长了眼镜一样绕开土墙继续朝刘亮串去。岑诗和蒋颜也只能努力的躲避着。

“看来一阶和二阶的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呀。”岑诗想着,朝蒋颜和刘亮喊了一声,“颜颜,刘大哥快过来我身边。”

刘亮和蒋颜闻言立刻向岑诗这边移动过来。而那强盗见三人竟然向一起靠拢,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这种情况分明是几人分散开逃跑才对,怎么这小子是傻子么,还招呼两个同伴聚集一起?

三人聚集到一起之后,只见岑诗接连发射三个火球,又接连发射三刀飞刃,分别飞向三条藤蔓。这个操作令那强盗也震惊了,一个土属性的小子竟然能够施展火属性和金属性斗技,如何不让人吃惊。而也就是因为他震惊之中反应慢了半拍,导致岑诗发射的火球和飞刃先后命中了三条藤蔓,将三条藤蔓切割焚烧掉了。

“小子,你是如何做到同时使用不同属性斗技的?”强盗震惊的询问道。

岑诗趁着藤蔓被毁的时候,悄声在蒋颜和刘亮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在次凝聚灵力,发出两道飞刃攻击向那强盗。“你去问阎王吧。”岑诗怒吼地说道。

那强盗虽然震惊,但毕竟实力已经达到二阶,怎么可能被岑诗这两道飞刃伤到,之间他手一挥,便是一面圆盾挡在身前,刚好截住岑诗的两道飞刃。虽然说金克木,但是等级上的差距还是让强盗的木盾轻松的挡下了岑诗的攻击。而岑诗又强聚灵力,释放出一道冰刃,这更加让那强盗震惊了。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岑诗,怎么也想不通这小子怎么能够使用各种属性的斗技的。

就在强盗的注意力完全被岑诗吸引时,蒋颜悄然拿出圆珠,抬手一直强盗,圆珠中的水线快速飞向强盗并成功地将他包裹。这时强盗才发现自己被偷袭,被限制了行动。

“嗯?水圆珠?你竟然有这种法宝?”强盗再次震惊,他没想到这个女孩手里竟然还有这种罕见的限制类法宝,“不过那又怎么样,你以为凭你的实力能困的住我吗?”

说着强盗便释放出更大的灵力想要破开水圆珠的束缚,就在这时,一道黑光砸向了他。刘亮的移山印出手了。此时正是强盗努力要破开水圆珠束缚的时候,移山印突然袭来再次令他措手不及,被狠狠的砸中,移山印化作一座小山稳稳的坐在地上,很显然那强盗不是被砸扁了,就是被拍到地下了。岑诗也借着这个机会恢复了一些灵力。

“呀呀呀,你们几个小子以为就凭你们的实力能够杀掉我吗?我马上就告诉你们一阶和二阶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强盗怒吼的声音传来,移山印和水圆珠几乎同时被逼退向主人的方向飞回。只见移山印坐落的地方一个人形的大坑之中,强盗正要蓄力跳起,就在这时候,岑诗怀中暗灵头上尖角黑光一闪,一团黑雾瞬间袭向人形大坑。本来以暗灵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二阶修士,就是一阶修士它也好无用武之力,但是此时正是那强盗刚刚逼退两件法宝,旧力刚退,新力未生之时,趁此时机,刚好有一丝雾气串入了强盗体内。只见强盗脸色瞬间大变,这一丝雾气在他经脉之中肆意游走破坏着,他只好凝聚心神试图将那一丝雾气能领驱逐出去。

此时的岑诗再次凝聚起两道飞刃,飞刃快速飞向强盗脖子处。此时的强盗正全力驱逐体内雾气能量,根本无法分心外界,正好被飞刃刺穿脖子,惨叫一声,就此一命呜呼。之所以岑诗没有使用法宝飞剑,主要是使用法宝虽然攻击力更强,但是消耗灵力也更大,岑诗先前使用了太多的斗技,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而强盗此时根本无法躲避,所以还是使用了斗技飞刃。

此战说来简单,其实完全依靠岑诗三人和暗灵的完美配合才成功的,先是岑诗暴露自己的秘密,毫无保留的使用各种斗技吸引强盗的注意力,让蒋颜和刘亮的法宝能够偷袭得手,然后趁着强盗来不及再次蓄力之时,暗灵以诡异的雾气侵入到强盗体内,使他只能全力驱逐体内雾气,无法顾及外界,此时岑诗再发动飞刃攻击,这时金属性克制木属性的作用完全发挥下才一举击杀了那实力高达二阶的强盗。

事后岑诗想起来还隐隐后怕,几人的配合哪怕是出一丝纰漏都无法成功,那时他们面对的将是提高警惕的二阶修士,哪怕他有金属性克制对方,也绝对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搞不好自己几人就会被对方杀死。

解决完之后,刘亮喊回了赵强众人继续上路。恢复了一些体力的岑诗还不忘与廖元交流抱怨了一下,说他跟自己说的事情不靠谱,自己又遇到了强盗,还是实力高达二阶的。幸好他们配合得当才将那强盗杀死。廖元听说岑诗他们合理击杀了一名二阶修士同样震惊不已,对岑诗的冷静头脑也产生了一丝佩服。

接下来的路程便平坦了,一路之上在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众人也如期抵达了天誉城。

到了天誉城,赵强本来还要找一家高档酒楼宴请岑诗他们一顿的,但是蒋颜救母心切,岑诗便晚宴谢绝了,与赵强分别之后便跟随蒋颜向他家中赶去。

“母亲,我回来了。我找到能够医治你的灵根了。”刚一进门,蒋颜便兴奋的喊道。

这时从内间缓缓走出一位面色惨白的女人,这人看上去与蒋颜容貌有八分相近,一看便知是蒋颜的母亲了。惨白的脸色也证明了她现在病的不轻。

“阿姨您好。”岑诗和刘亮分别上前施礼道。

蒋颜的母亲疑惑的看向岑诗二人,向蒋颜问道:“这两位是?”

“这位是岑诗岑大哥,这位是刘亮刘大哥,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蒋颜向母亲介绍了岑诗和刘亮,并将如何被天狼兵团追杀,如何被岑诗刘亮给救出,又将这一路上的经过大概跟母亲讲了一下,当然为了不让母亲担心,蒋颜说他的事情已经在岑诗的师傅帮助下完全解决了。

蒋颜的母亲对岑诗刘亮千恩万谢了一番。

“阿姨,我是一名医生,我来帮您看看吧。”这时岑诗开口说道,其实他已经看出了蒋颜母亲的病症,而且根本不需要什么百年灵根就能治好,但是既然蒋颜之前找的医生是这样跟她说的,岑诗自然不敢随意放肆,随意还是提出想仔细看看再说。

蒋颜的母亲倒也没有拒绝,岑诗把脉之后眉头紧皱起来,“颜颜,之前你找的医生现在在哪里?他好像是在骗你,阿姨并没有生病,而是中毒,这种毒根本不需要百年灵根去解,只需要一些寻常的药草加以调配就可以了。”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蒋颜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想起岑诗给那胡言接骨的时候似乎很是轻松,她也相信了岑诗是一名医术不错的医生,“那那个家伙为什么要骗我呢?”

“看来这个人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目的啊。”岑诗淡淡的说道,“先别管这个了,还是先解了阿姨的毒再说吧。”

接着岑诗吩咐刘亮去购买药草,准备给蒋颜的母亲祛毒。

延伸阅读

师虎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xbss.shtml
师虎玩具不是简单的生产动物模型,而是希望玩家贴近自然,贴近动物,有个美好的童年!师虎

寿全斋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g8l5.shtml
寿全斋它有着256年的悠久历史,是一款线下的老品牌。近300年来,以“正”、“证”、

杰龙化妆品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p6tk.shtml
杰龙化妆品“以科技为导向,以市场为基点”,是公司奉行的核心理念。公司与台湾长庚大学医

娱光前途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gpx9.shtml
娱光前途是一家国内综合游学教育机构,娱光前途以“朋辈教育理念”帮助孩子植入梦想;以个

风鸟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n75s.shtml
风鸟楼梯一直坚持使用的材料与严格的制作工艺,力求每一件作品都犹如艺术品般呈现在人们面

杰美饰品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ylj6.shtml
杰美饰品是不锈钢饰品、不锈钢饰品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光优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ahzb.shtml
光优眼镜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创鸿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nsbz.shtml
深圳市创佳鸿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原创鸿空油压设备厂)系台湾创鸿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大陆

运泰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yytw.shtml
运泰千层石主营千层石、龟纹石、景观石、假山等。在建筑建材-石材石料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

爱呀呀2元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akforlojistik.com/sgho.shtml
爱呀呀2元连锁超市是一家经营饰品、日用品、化妆品、文具、玩具等为一体的公司,下设加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夏日花坊在线阅读第六章

    说完我便掉入焚火之中,噬焚鼎犹如沉寂在黑夜的巨兽,阴沉蹲踞。这鼎中之火不停翻滚汹涌炽烈,宛如炼狱的火海,要将我吞噬殆尽,我浑身如被岩浆灼烧一般,我在火中不停狂吼咆哮。百般难受我自语道:“难道我要被这火吞噬了么?不行!我答应睚眦定要回来寻他。我不能死,我还不能死。”我一声怒吼:“我还不能死!”此时隐约

  • 与禾欢共伴余生之第七章(7)

    栖桐和内侍说,“等等,我立马就叫师父进宫。”说完之后眼巴巴看着内侍,等他离开。等内侍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栖桐才松了一口气。一回头,就对上了殿春的大眼睛,吓得他背后冷汗涔涔地冒。殿春瞥他一眼,“你准备去哪啊?”栖桐知道自己是瞒不住了。虽然师父没有说能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师妹,但是他想着,既然都是师父的徒

  • 超神学院里的穿越者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上午的时间,越言总觉得有人在暗中观察他。当他用审视的目光扫视周围,却又发现大家都在认认真真的听课,一双双卡姿兰大眼睛里流露着对知识的渴望。到了下午,迷弟迷妹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们像围城的丧尸,把越言里三层外三层拦在其中。一张张妆容“精致”的脸蛋凑到越言的面前,带给他无尽的心灵震撼。这种感觉就像一大群

  • 唱响知青后的年华第五章在线阅读

    白牧自诩不是谦谦君子,但是当着女孩的面,说出退婚这种事情,白牧觉得自己以后会良心不安。白牧咽了几口唾沫,艰难地说道:““婶婶,小侄的情况您也知道了,现在什么都没有。至于退婚一事,小侄是说不出口的。若是柳柳姑娘提出悔婚一事,小侄也能接受。”没想到柳氏听闻此话,先是一愣,接着柳眉倒竖,怒声说道:“此言差

  • 走近不科学第四章在线阅读

    “此人是在东都洛阳吗?徒儿愚钝,未能完全悟出师傅话中的意思,请师傅直言。”铉恒听到这句陌生的话,不是太理解。“你只猜对一层意思,剩下的天机不可泄露。”然而,回答铉恒的依然是‘天机’这句话。铉恒知晓师傅是不会透露信息给自己的,作为弟子,他也不能欺师灭祖的逼迫自己的师傅,只能提出告辞。“师傅,您保重。弟

  • 重回校园之少女时代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毛飞瑜想打圆场,还没说一个字,就被季左温声打断:“先生,一路过来辛苦,请你到楼下休息。”随即又对黎枝礼貌道:“黎小姐,我们谈谈?”季左空出半边身子,把路让出来。这个包厢是个套间,装潢走的复古风,做旧的皮质沙发、台灯,角落支着一架唱片机。黎枝进去后才发现,屋里还有两位穿着黑色制服人士。季左介绍:

  • 限定承诺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这个小人,不配当山大王。”光头男被气到吐血。“嘛,你是不是戏剧杂耍看多了?自古两军对战,少有将军一对一单挑。手握权利,生死攸关,除了拼武力,还拼智力。要是动不动就以双方领头人的对战决定整个局面的胜利和失败,那天下不得乱成一锅粥。”张伟差点想翻白眼,估计不止是这个光头如此想,这个时期的很多人估计都

  • 大唐三好学生在线阅读对峙

    在下属的带领下,颜幼彬很快就来到书房外面,她连门都没有敲,毫不客气的自己把门推开进去,刚进去就大声的责问道:“暴君,你还好意思来找本小姐!”原本低头作画的修夜宸,在听到颜幼彬的的诘问时,他握着毛笔的手微微顿了顿,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不过瞬间又被隐了去。修夜宸继续作画,没有理会颜幼彬的诘问。若是换做

  • 醉卧红尘第2章在线阅读

    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需要这般偿还。冷枫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关在警察局里,就是因为一杯美式咖啡,一张一百块的人民币,亲手把自己送进了局子,此刻还要等着别人来拯救自己,这难道是一场真实版的角色互换的cosplay?颜面扫地最能形容这一刻冷枫的心境。安熠庭赶到警察局时,看到冷枫正坐在板凳上,不禁觉

  • 我若成猫之翩翩起舞

    听见外面的掌声轰然响起,将后台几个人都吓了一跳。之前一号上台的时候,她们根本就没注意到掌声的大小,还以为都是礼节性鼓掌,所有人应该都一样。这时候轮到安小宁,才发现原来外面的观众也是会激动的。陈薇薇之前脑子里那美好的画面,立刻变得有些不确定起来。不过,她还是仰着头,一脸嘲讽:“观众不会都是外面拉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