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我的完美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兔子比蜗牛 来源:17K小说网

这一年夏家简直喜事不断,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大哥夏清岳的媳妇已经进了门,清瑶也在绣自己的嫁衣了。

小叔回京述职后又去两广任知州去了,家眷还是一并带着,郑氏第二胎还是一个女儿,回来拜见婆母的时候颇为忐忑。

老太太反而安慰她,“你们年轻,子女缘多着呢,不用放在心上。”一边说一边抱着两个小孙女亲相,直呼心肝宝贝,郑氏心下大安,给侄儿媳妇的礼物贵重的很。

怕赶不上清瑶成亲,添妆也颇丰厚,赵氏赶紧给准备再次出发的小叔一家打包添加的行李

一家子你敬我我敬你,端的其乐融融。

等到清瑶出嫁,清竹也十五岁了。弟弟清书已经开蒙,哥哥清岳在准备秋闱,清竹和嫂子相处融洽,她心里年龄比赵氏都大,自然不会和嫂子争风吃醋,她颇会体谅人呢。

这天姑嫂二人在一起挑选花样子,清竹主要打下手,秦氏道“大姐儿的生辰快到了,你礼物准备好了吗,要是还没有,就我这里替你多备一份。”

秦氏嫁过来以后夫妻和睦,婆婆和太婆婆都宽和,大姑子也出嫁了,小姑子又是个极好的人,她真是再没一丝不满意的,所以说替清竹备礼,那是一点私心都没掺。

清竹笑道“我还是未嫁的姑娘,姐姐再不能挑我的理,到时候一方帕子,一双鞋子也就打发她了。”

秦氏笑的忍不住,“你就胡说八道吧,小心大姐儿知道了捶你!”

秦氏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姑子,甚至还想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弟弟呢,不过现在两人年纪都还小,小姑子还有半年才及笄,弟弟还在备考,现在不用着急的。

挑了花样子,秦氏准备给自己丈夫做件中衣,清竹在一边感慨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我还记得我和姐姐小时候喜欢在园子里荡秋千,哥哥从小就喜欢板着脸装老成,现在姐姐都出嫁了,嫂子肚子里都有了小宝宝!”

秦氏被清竹那沧桑的口气给逗笑了,“哎呀我的好妹妹,你才多大呢,就回忆起了往事来,那像我这种是不是已经算老糊涂了?”

清竹笑而不答,你怎么知道我这是把上辈子都算进来了,所以才分外觉得光阴如梭啊。

平静快乐的日子过得就是飞快,转眼清竹也要及笄了,这时候哥哥清岳刚刚成了进士,夏家成就了一门三进士的佳话。

秦氏的儿子也刚刚生下来,小叔也终于有了儿子。清竹的亲事也被提上了日程,她芯子里是个老司机,所以真的做不出娇羞来,别人提到她的亲事她随大流低下头便罢了,憧憬啊期盼啊这些感觉真的没有。

清竹觉得自己的理智多过感情,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你要是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丈夫,最后怕是遍体鳞伤还没人同情呢。

她只要坐稳主母的位置就行了,将来自有诰命可上身。

赵氏忙着给小女儿选择亲事,真可谓操碎了心,秦氏笑道“母亲,我娘家弟弟今年十七,年岁上和妹妹倒是相配,就是他如今还只是秀才,明年才参加春闱。也不知道母亲心里想给妹妹找个什么样的人家呢。”

赵氏一想,尚书的儿子,且儿媳的这个弟弟她也见过,温文俊秀,端的是个好人选,于是就试探道“你母亲还没替你弟弟定亲?”

秦氏知道有门,就笑道“我爹说男子还是以学业为重,几年前我弟弟也还小,所以并未看准人家。”

这就有门了,两家隐晦的换过消息,决定等清竹过完及笄礼再下定,反正也不急。

清竹知道后也没什么不满意,现在儿女的亲事都是这般来的,你要是高叫着民主人权才是脑袋发昏呢。

就在所有人都默认了清竹亲事的情况下,一个晴天霹雳打到了夏家头上,圣上给自己三儿子定了清竹为侧妃!

清竹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这是几个意思?这没一点征兆的,怎么就把她定给皇子了?穿越女和皇家搭上关系难道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赵氏差点就一头栽倒,还是清岳机警,扶了她一把,对内侍赔笑道“家母这是觉得太意外了。”

打发了宣旨的内侍,赵氏心急如焚的等丈夫回来问缘由,夏勉回来的时候面色也不好看,平宣帝笑着问他小女儿可有人家,他当时心下纳罕,不过和秦家并未下定,只是大人们有了个默契罢了,所以不能欺君说有了,直说还在相看。

于是平宣帝就笑呵呵的说要清竹嫁到皇家来,这可是恩典,夏勉能撅了皇帝的面子么?他嘴里发苦,“就怕臣女简陋,入不了皇家的眼!”

平宣帝不以为然,“卿家的家风,朕是知道的,三皇子还未有侧妃,那就说定了,我这就让内侍去宣旨。”于是夏家得到一个晴天霹雳。夏家夫妻俩几乎一夜无眠,女儿被皇家看中,这总得有个缘故吧?

现在和秦尚书家已经没可能了,秦夫人还是去打听了一下,无缘无故的,京里闺秀这么多,皇帝为什么就知道了清竹?要知道清竹这辈子可没半点折腾自己穿越女的身份,什么才名美名,那真的是一概都没有的,也从来没私下见过一个外男,她就是个普通闺秀,小癖好就是喜欢数钱,横看竖看都没有进入皇家人眼的道理啊。

秦夫人一番打听,命妇们以为她是为了亲家打听的,有相熟知道端底的就告诉了秦夫人,然后她告诉了女儿,再由秦氏转告给了赵氏。

得知缘由,赵氏差点气疯。

事情出在小赵氏身上,个把月前太后身体不适,后来痊愈后诰命们进宫见太后,马侯爷的夫人也有进宫的资格,小赵氏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陪婆婆进宫以抬高自己的身份。

小赵氏的丈夫颇得马侯爷欢心,侯爷发话了,嫡母就捏着鼻子把这庶子媳妇带了进去,大多数诰命能见太后一面磕个头就不错了,马夫人因为以前就和太后认识,所以能留下来多说几句话。

后宫闲谈也就子女儿孙,不管几位皇子如何别苗头,在太后眼里,这些都是她的孙子,新开府的三皇子萧景如今只有一个正妃,还有一个侍妾,侍妾生下一子夭折了,王妃膝下也只有一个女儿。

这在太后眼里,孙子的子嗣肯定是单薄的,所以拿出来唠叨两句。

天子家事,旁人听一听也就罢了,谁也不敢瞎出主意。偏偏小赵氏这个没脑子的却出面笑道“那太后娘娘更应该心疼皇孙啊,给殿下赐下一个侧妃,也好替殿下开枝散叶呢!”

马夫人要不是在太后宫里,差点就要用抹布堵了她的嘴。

太后倒是感兴趣道“哦,那你可有人选?”

小赵氏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推荐了清竹,在她想来,这是自己给姐姐的女儿一个大富贵好前程呢,她不得好好谢谢自己,将来更要提携一下自己的孩子们了。亏得她还有一丁点的脑子,知道自己的女儿皇家看不上。

太后原本以为这多嘴妇人不知道要推荐谁,可这一打听,哎哟,真是好人家的姑娘啊,父亲乃礼部侍郎,小叔现在外任,哥哥刚刚中了进士,一门三进士呢!太后心里就喜欢了。

正巧皇帝也过来看望太后,太后就趁热说了,“阿景这孩子,现在还是膝下空空的,你也别只顾着自己呢,给他个侧妃服侍他可好?”

一边是老娘一边是儿子,且这件事也没什么冲突的,皇帝就一口应下了,“太后看哪家闺女好,就点哪家吧。”

太后就提了清竹。

平宣帝象征性的问了夏勉,然后赐婚的圣旨就到了夏家。皇帝一般不乱点鸳鸯谱,臣子之间的婚嫁只有双方父母都同意了,请皇帝赐婚,那是荣耀。皇帝不能胡乱给臣下指婚。

但是给自己儿女选女婿和驸马,这肯定是可着好的挑,在世人眼里,这也是天大福气啊。

赵氏知道原委后气的浑身发抖,她不能去马侯爷府揪着小赵氏打骂,她带着丫头婆子风风火火回了娘家,一见母亲就嚎啕大哭,“母亲,我到底哪里对不起阿依这个小贱人啊,她要如此挖我心肝!”

赵老夫人大惊,急忙一叠连声的问怎么了,后来从赵氏的哭诉中得知真相,赵老夫人就觉的心慌气短。

皇子侧妃,真不是人人羡慕的好职位,有那盼望着女儿得宠一心巴结皇子的除外,像夏家,那是压根不稀罕的。

好好一个闺女,送入王府那就废了,别看什么侧妃不侧妃,除了正妃,剩下的都是妾!

哪怕女儿不能结亲尚书府,去谁家都是平头正脸的正妻,该有的体面一分不少,赵氏和夏勉只盼望儿女都好端端的,从没想过送女儿去王府当什么侧室。

赵老夫人安顿好女儿,一叠连声叫老爷和儿子们回来,然后面沉似水的说了小赵氏干的好事。

赵家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大事,要是夏家愿意女儿走这条路,那无话可说,可夏家隐约已经和秦尚书家说妥了的,这出嫁的庶妹,胳膊怎么能这么长呢!

老太太寒着脸看着老头子,“你怎么说!”

小赵氏是你的心肝宝贝生下来的,现在闯了大祸,夏家如今不定怎么恨赵家,弄不好还以为是赵家指使的。

这种当皇子侧妃的事,家里人同意,可以说是喜事,要是家里人不同意,那就是结仇了。当然明面上不能这么讲,要是皇家知道了,也对清竹不好。

赵老爷也不含糊,小赵氏的娘已经没了,以前在疼爱,人没了恩爱也就烟消云散了,这个女儿如今闯下大祸,他不能毫无表示,赵老爷沉着脸道“把这贱人的亲娘从坟里起出来,丢去乱葬岗吧。族谱上……除名,我会亲去女婿家解释的。”

老太太点点头,让大儿子去监督这件事和赵老爷一起陪着女儿回家,二儿子去马侯爷府接小赵氏回一趟娘家,不能就这么算了。

延伸阅读

生活在七零[穿书]第五章  http://www.jinshuma.cn/6ycv.shtml
张秀雅在别墅里面闹腾,催着金少博去和卢燕谈离婚的事宜,“我是能等,就怕肚子里面的孩子

有丧尸不挂科闪现  http://www.jinshuma.cn/bkwz.shtml
“傻子。”项羽特意将这两个字咬的很重,声音也很大,传得很远。被骗了?离项羽三十米远的

快穿之bug崩坏了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jinshuma.cn/d3jp.shtml
“你这个小东西,看什么看,再看,再看就把你吃掉!”被林当吼完之后,琳琳的眼中果然露出

霹雳:从天窍秘境开始之艰难  http://www.jinshuma.cn/6slt.shtml
(天道):“刚出客栈,却见占不明从一侧插过来,挡住你们的去路。”(占不明):“你们这

修真式分居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jinshuma.cn/x3oi.shtml
苏渊的手指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看起来极为煎熬的模样。如月公子就越发的显得轻松,不过等

今天我又死不成[综]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nshuma.cn/g3dq.shtml
顾饶饶怂的立马翻身钻进来床底下,任薛洋怎么拉她,她都不肯出来。她声音闷闷的:“我不出

洛阳鬼事之成为初中生(2)  http://www.jinshuma.cn/aajo.shtml
01“陆渺渺,陆渺渺,你醒醒啊。”陆渺渺被人轻轻的推了一下,然后有点着急的嗓音听起来

我也能穿越诸天万界诡异的梦  http://www.jinshuma.cn/bvyn.shtml
临江府位于兖州南部,北接济阳府,南邻徐州,西接豫州,境内一条幽扬大运河横穿而过,府内

神纹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jinshuma.cn/g0ss.shtml
江远途四下看了看,没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放下茶问道“月儿去哪了,怎么没出来?”江聆风

嫡次媳在线阅读正式拍摄  http://www.jinshuma.cn/u301.shtml
拍摄地点是在H市,距S市两个小时的飞行距离,叶钦是傍晚登上的飞机,大概七点左右到的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的武魂皇骑水晶之第十章(10)

    酒香掺着冷冽兰香冲入鼻尖,却仍旧无法冲散少年脑海恍惚。沈寻双目圆睁,大口大口呼吸着,有些无神的双眸直直望着屋顶横梁,第一反应便是伸手按上自己剧烈起伏的胸口。那里又冷又痛,似乎曾被什么穿胸而过,连神魂都仿佛被割伤了,只留下刻骨铭心的疼。沈寻眸光一定。——为什么,他记不得梦中情景了???一股温热涌上喉头

  • 长歌在线阅读第四章

    苏忆晚用力想抽回手,却被她抱得紧紧的。上楼回到房门口,苏婉静连忙推开房门,一脸是笑说:“姐姐,你看!妈妈每天都给你打扫卫生呢。”她说着,把灯打开。突然眯着眼眸盯着苏忆晚,扑上前抱着她的手臂,强行把苏忆晚拖出去,说:“姐姐,你陪我去游泳好不好?”不等苏忆晚回应,被强行拖着朝泳池走去。苏忆晚看着苏婉静笑

  • 妖怪都想让我扶贫 [参赛作品]之辣眼睛(6)

    另一边夏健回家的路上给他哥哥夏明打了个电话,说道:“哥,你知道王尘曦这个人吗?”“王尘曦?我最近在调查一个案子,为首的就是叫王尘曦,这个嫌疑人伙同几名手下暗地里在做违法的勾当,据可靠消息,王尘曦此人有黑社会背景,经常拉帮结伙,盗窃,抢劫,贩卖药品,什么都做。最近我一直在注意此人,怎么啦?”夏明回答道

  • 万界城主在线阅读第6节

    对于这些看户外直播,只知道下河摸鱼,找馆子撸串的观众们来说,哪儿见过这种场面?一条蛇居然也能吃?而且,还是条毒蛇?!顿时便有人大喊着“别吃,小心中毒”之类的话。以及一些企图带节奏的,发着什么“吃,吃死了最好!”、“主播就知道装X,你知道怎么处理吗,就说要吃,趁早吃死了清净!”对于前面那些关心的人,吴

  • [综漫]伪阴沉女的奋斗史在线阅读第8章

    一厢是姚今随着PPT说得面上发光,神采飞扬;一厢是几个老外时而点头时而低声交头接耳,一缕卷却一直扶着高高的鼻梁一言不发。而舒定山纵观全场,心里还是比较满意姚今的表现。他对这个姑娘敢拼能狠的性子一直是欣赏的,加之又是自己从基层一手带上来的,说是心腹也不为过,就像今早他对方慕华说的:“小姚是我的老部下,

  • 圣灵传说在线阅读第1章

    微风吹过,垂柳低旋,水面涟漪阵阵回旋。此处风停它处起,处处时时、处处时时,未真平。鸟儿啼鸣,旭日高悬,山林幽翠。景色怡人的山林中隐隐传来阵阵清翠的读书声。寻声望去隐隐可见山林中伫立着一座屋宇。那屋宇淡雅幽静、浑然天成,斗拱、飞檐盘杂勾错,藻井精致繁复、恢弘大气。随着镂窗望去屋内一群十一到十二岁左右的

  • 魔殇灵在线阅读第5节

    “琴奈大人,两位已经等在外面了。”“请他们进来吧。”真田琴奈跪坐在面客室,面前的矮桌上备置了贵族特贡的茶水和几碟糕点。在她还未出生的时候,红樱就选择了她。父亲不喜红樱,一直将它放置在家中刀架上,然后红樱就莫名出现在了母亲的身边,惊恐的母亲告知了祖父,而不满父亲行为的祖父顿有所感。不久,母亲就被告知有

  • 我在鬼圈特有名在线阅读第4节

    人生的乐趣就在于未来。比如说,下一秒发生的事情或许就是让你丢了命的事情。那无法预估的可能性,被各个方面引导改变着的人生,总会让人感受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悲伤。奇犽·揍敌客往常并不知道他与那个传说中的藤丸立香同校同年纪,更甚与,如果不是流星街真实存在迦勒底的话,他大抵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故事吧。濒临

  • 跑男最强少年在线阅读第七章

    辛小真深吸一口气,不急,以后再慢慢算账。她问:“你有驾照吗?”赵纯徐徐吁出一缕细细的烟,语气无畏:“没有啊,你怕我撞死你啊?”“……你无证驾驶?”辛小真从来都是保护这个侄子,从没动过殴打他的心思,现在是真的想暴打他一顿。赵纯挑眉:“骗你的,你还真信啊,你不上车我就走了,快上来。”坐上车,她先是问:“

  • 机灵封神之犬马之力

    “那你说说,我听听。我未必能办成,办不成的,你也求不来。”刘勋从未被人求过什么正经事。南昭谁不知道他只是摄政王可有可无的儿子,无非占了嫡长、空有富贵,不过等将来继承爵位也轮不到他这种不学无术之辈。他有的也只是一些酒肉朋友,吃喝玩乐拼酒赏美人一起消磨时光,正经事肯定不找他的门路,白瞎。“初想求大公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