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家王妃有话说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城叁月 来源:红袖添香

春季阳光温暖和煦,樱花开放。山姥切坐在樱花树下,旁边全都是亲昵的围着他的本丸短刀们,时不时还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切国哥,你真的到现世去了吗?现世什么样啊?”乱怀里抱着嘟嘟,看着山姥切语气兴奋又好奇的问道。

“是啊是啊,现世是不是很好玩?切国哥你跟我们说说吧。”今剑摇着山姥切的手附和着。

“真好啊,现世一定有很多赚钱的机会吧。”

“博多你就想着钱,钱有什么好的,□□啊□□啊。”

“现世里也有爱染明王吗?真想去看看。”

“退、退也想去看看呢。”五虎退抱着山姥切的胳膊害羞的说道。

山姥切看着围着他的短刀们那亮晶晶的好奇眼神,有些不自在的捏了捏耳垂然后说道“现世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小明说以后会带大家都去现世看看的,都时候就知道了。”

不知道小景和阿齐怎么样了,走的时候虽然跟他们好好告别了,但总感觉他们的心情非常差劲,怎么突然有种他是负心汉的感觉,错觉都是错觉。

“以后要真能去现世就好了,不过切国你平安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混迹在短刀群中毫无违和感的萤丸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

“是啊,国酱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只见鹤丸嘴角微微上挑专注的看着山姥切慢慢的走了过来。“国酱,审神者在找你呢,小短刀们你们的切国哥借我一下哦。”

“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呢。”鹤丸握着山姥切的手把他拉了起来,山姥切让短刀们先照顾一下嘟嘟,然后跟着鹤丸离开了。

“哼,鹤丸先生一天就会缠着切国哥,嘟嘟你说切国哥喜欢什么样的人啊,我家的一期哥无论哪方面都不会输哦。”

“唉,明石这个不争气的,我们来派毫无竞争力啊。”

“那要这么说,虽说是个老头子了,但我们三条家也不可能会输哦。”

“哼,我才不要切国哥被别人抢走,管他是谁,谁来抢就打死他,嗝!”

“说的对啊,不动。”众短刀们恍然大悟。

山姥切被鹤丸拉着手往前走,见不是去小明房间的路忍不住问道“鹤丸,小明到底找我有什么事,还有这不是去他房间的路吧。”

鹤丸突然停了下来,让后面没防备的山姥切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背,唔,撞到鼻子了,撞的好疼眼泪差点都出来了。

鹤丸赶紧转身把山姥切抱在怀里帮他揉起了鼻子“抱歉国酱我不应该突然停下的,其实啊我是想告诉你审神者根本就没有找你哦。”

什么,都是骗他的。山姥切连忙挣扎想把鹤丸推开,居然让他鼻子受伤还骗他,果然这只惊吓鹤不安好心。

“唉唉,别生气嘛,谁让国酱说走就走,我想你了嘛。”鹤丸紧紧的抱着山姥切笑的十分厚脸皮。

看着鹤丸那带着讨好的笑容可怜巴巴看着他的眼神,山姥切就是想气也气不起来,只能无奈的敲了鹤丸的额头一下,真是拿他没办法,明明是个千年老刀了,还总耍赖皮。

鹤丸摸着山姥切用手指敲过的地方,对山姥切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模仿短刀们国酱果然没有办法,鹤丸暗暗想着。

“你这远征居然远到现世去了,幸好找到了审神者不然都回不来,你要回不来了我怎么办。”鹤丸继续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山姥切。

听到这话山姥切抽了抽嘴角,明明说好要保密的,小明居然说漏嘴让大家都知道了,想起当时兄弟们瞬间阴沉的脸色和三日月他们脸上越发灿烂的笑容,山姥切就感觉有点头疼,总感觉小明是故意的。

“那你想怎么办?”

“国酱下次就算要去远征,也不要一个人去了,一定要带着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是口香糖吗?这么黏人。”山姥切露出嫌弃脸。

“哈哈哈,国酱要是想被黏着我可以黏你一辈子。”鹤丸不顾山姥切的嫌弃重新把山姥切抱在怀里,语气虽然嬉皮笑脸但眼神却在山姥切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认真的神情。

“对了,我记得你今天被安排是马当番吧,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山姥切斜眼看向鹤丸。

“啊,那个,马儿也需要一些个人的时间嘛,总去打扰也不太好。”鹤丸的笑容僵住了。

“呵呵,是这样啊”山姥切露出了可爱的笑容然后瞬间变脸“马儿现在应该想你了,快去陪它,你个内番总是0的废材鹤!”

“啊啊,知道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做一件事情,国酱看着我。”鹤丸认真的看着山姥切。

山姥切下意识的抬头,突然感觉脸颊传来了湿润的触感,嗯?鹤丸,亲了他?山姥切愣在了那里。

“哈哈,国酱我去喂马了,不用送我。”鹤丸飘着花的趁山姥切没反应过来以太刀不该有的机动瞬间跑路了。

“鹤丸国永!!!”山姥切站在原地脸颊通红咬牙切齿。

最后山姥切抓住鹤丸暴打了一顿把他赶去马当番。

第二天山姥切带队出阵,来到地点开始战斗。

“我,就是我。”山姥切一刀解决掉敌军队长,头上飘着花转身问向其他人“怎么样,有受伤吗?”

“没有呢,切国殿,敌人都解决了。不过这次的敌人比以前的强呢。”一期温柔的对山姥切笑道。

“总队长大人,我捡到了东西。”膝丸手里捧着个小箱子。

“真是好运啊,好运丸。”

“是膝丸啊,阿尼甲。”膝丸一边反驳一边打开了箱子“是木炭啊。”

“真好呢,木炭丸。”

“都说了是膝丸了啊,阿尼甲你明明都能记住总队长大人的名字,我的为什么记不住啊!”

“你在说什么呢,你和切国能一样吗,不一样丸。”

膝丸受到了来自阿尼甲的会心一击,感觉自己要吐出一口血来。

“原地休息,马上就要到王点了。”

众人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时间溯行军的力量比以前增强了很多,只是普通出阵居然这么不同寻常,是敌军要有什么异动了吗?山姥切皱眉想着。

突然有一根微凉的手指放在他的眉心上轻轻的揉着然后离开,耳边传来温润的声音:“皱眉,幸福可是会跑掉的呢。”

山姥切转头看向手指的主人,一期正向他笑的温柔,山姥切不自在的拉了拉兜帽,看的一期的神情更加柔和,真可爱。

“唉,明石这个不争气的。”萤丸坐在石头上双手托腮恨铁不成钢的再次感叹,与旁边怀疑人生的膝丸一起枯萎。

休息一会儿后众人继续前往王点,每次由山姥切带队队伍最终总能到达王点,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身上藏了十振八振物吉贞宗才有这种幸运buff。

“来了,大家小心,这次的敌人有些不一样。”山姥切感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看来来的是硬骨头啊,山姥切戒备的握紧手中的刀,眼睛却因蓬勃的战意而越发明亮像是点燃着两团永不灭的火光。

数量众多的敌人涌入战场,膝丸看着不远处的数量众多的敌军眼神有些凝重。

“怕了吗?数量这么多。”山姥切看向前方。

“当然不,作为刀剑死在战场上也是种光荣吧。”

“那好,管他是什么,砍了就行了,要上了!”山姥切勾起唇角率先冲了出去一瞬间砍倒三把打刀,他才不管敌人怎样,他所能做的就只有挥刀砍杀!

膝丸专注的看着山姥切战斗中的身影,他似乎明白阿尼甲为什么只记得总队长大人的名字,人类喜欢光和亮,拥有人类身体的他们也是一样,山姥切就是光,是哪怕被灼伤也忍不住去追逐的耀眼的太阳。那种光只要发现过便无法不去向往。

山姥切解决掉身前的短刀甩了甩刀上的血迹,突然看见一把太刀正要从背后偷袭膝丸大喊了一声“小心!”然后自己把膝丸推开用身体挡了上去。

膝丸被山姥切推的踉跄了一下,惊慌的看向山姥切就看到他即将被太刀捅穿身体“总队长大人!”膝丸惊恐的喊道。

山姥切看着眼前的刀尖,但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一道银光闪过太刀被分成两半,是他!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当年遇见的暗金发色的山姥切国广!

暗金山姥切对着他张嘴说了什么然后迅速转身离开。以山姥切的机动也没能抓住他,暗金山姥切给他的感觉很熟悉有种莫明的亲切感,他总感觉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想问个清楚可总是错过,而且刚才他说的如果没看错的话是被被,是在叫他吗?山姥切想不明白。

众人赶紧解决掉敌人汇聚到山姥切身边。

“切国!”三日月把山姥切紧紧的抱在怀里,刚刚吓死他了,在战斗中他的御守掉落,山姥切把他的极御守给了他,如果刚才山姥切被太刀砍中就是重伤甚至有可能碎刀,想到这三日月后怕的把山姥切抱的更紧。

“没事。”山姥切拍了拍三日月然后把他推开,三日月顺从的松开了手。

“没事吧,切国殿。”一期急切的问着。

“刚刚太危险了,下次不要这么不顾后果。”髭切难得严肃的说道。

“总队长大人非常感谢您,但我有御守就算受伤也没有关系,下回请更注重自身的安全,刚刚真是太危险了。”

“没事,我是总队长就必须负责你们的安全,而且我这种仿品就算被砍一下也不会怎…”

额,山姥切看着周围人那瞬间露出的凶恶眼神咽下了想要说的话,向下拽了拽兜帽“咳咳,敌军全部清理完毕,收队回本丸。”

回到本丸山姥切安排队员先进行手入,自己则去找小明汇报时间溯行军的异常。

“这样吗,那被被接下来一段时间练度较低的刀剑就先不安排出阵了,然后密切关注溯行军探明情况,如果不是特例,那我就要赶紧向时之政府报告了。”小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对着山姥切说道。

“好,我知道了。”山姥切平静的回答道。

山姥切又与小明商量了本丸的一些事物然后起身准备离开,刚要走就被小明抓住了手“差点忘了,被被过一段时间跟我去现世吧,八原的庆神祭要开始了,相传那一天日本的神明都会聚齐在一起开宴会,参加的人会有好运哦。”

“为什么非要带着我,带别人去吧,像短刀们都很想去现世,带他们去吧。”

“其他的人我当然也会带去,但最主要的是被被,我想和你一起,所以一起去吧。”

“知道了。”山姥切看着小明那期盼的眼神沉默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伸手想摸摸小明的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小明已经长的比他高了,小明把山姥切停住的手抓住放到了自己低下的头顶上,山姥切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像以前一样温柔的摸了摸小明的头发。

庆神祭啊,好像还不错的样子,稍微有点期待了,山姥切微微勾起嘴角。

山姥切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打开门就突然感觉身后有人靠近,没等他转身就被人扑进了房间里“谁?!”山姥切用手肘向后打去,却被人抓住了胳膊。

“是我,切国。”来人把脸埋在山姥切的后颈。

是三日月,他来干什么?山姥切挣扎着想脱离三日月的怀抱“放开!”一个两个的当他好欺负吗?山姥切有些火大。

“别动,切国让我抱一会儿,今天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三日月语带哀求的说道。

感觉到三日月声音中的颤抖,山姥切挣扎的动作停住了,吓到他了吗?“你,没事吧。先让我转过来。”

三日月松了松手让山姥切从背对他变成正对他的姿势然后又紧紧的抱住。

“三日月,如果今天我碎掉了,你会怎么样?”山姥切直视着三日月的眼睛,他突然很好奇三日月的回答。

“爷爷我活了千年,过往经历从来也都是过眼云烟不扰于心,但只有一抹金色在看到的第一眼就牢牢的记在心里,看不穿忘不掉也放不下,就像小狐说的刀融掉都是铁,我却想知道我这堆铁与切国的融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三日月温柔的看着山姥切的眼睛。

“值得吗?”感受到了三日月的认真,山姥切眼里涌上迷茫,为什么肯为他做到这样呢?值得吗?

“值得的。”为一辈子只爱一个的人怎样都是值得的,三日月低头轻轻吻在山姥切的眼睛上“切国其实就像个孩子一样呢,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最重要的就好,所以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什么嘛,明明就是个臭老头,山姥切不自在的微微偏头脸颊染上了热度“好了,我知道了,我下回不会再这样了,你该起来了吧,太重了。”

“哎,切国是在嫌弃我吗?爷爷我好伤心。”三日月用袖子掩面假哭了几声,然后把头埋在山姥切的颈间来回蹭着“切国伤了我的心,要补偿我才行。”

“喂!起来啊。”得寸进尺,果然就是个臭老头,山姥切咬牙“再不起来,我就打你哦。”

“再不起来,我就打死你哦。”一个声音同山姥切的话同时响起,两人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堀川正抱着嘟嘟站在门口,刀从鞘中出了一半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三日月宗近。”

“啊哈哈,爷爷我还有事,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我先走了切国。”三日月迅速站起身,一脸冷汗的微笑着想要走掉,却被堀川一把拉住了。“呵呵呵,三日月我有点事想跟你说,跟我来吧,鹤丸我和山伏哥刚刚谈完呢。”

堀川换上温柔的神情对山姥切说“我是来送嘟嘟的,快休息吧,兄弟今天很累了。”

“啊,那个,不…”三日月刚想拒绝就被堀川无情的拉走了。

关上门,山姥切抱着嘟嘟趴进被窝,啊嘞,刚才好像听到三日月的求救声了,嗯,错觉错觉,兄弟说的对现在该睡觉了,山姥切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今天真是和平的一天啊。

延伸阅读

西部酒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ya8y.shtml
西部酒长期批发茅台:五十年陈酿三十年陈酿,十五年陈酿,飞天酒和五星茅台。销售价,价格

乐善亭便利店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bc0p.shtml
广东乐善亭便利店连锁有限公司乐善亭(LESHANHouse)是由强大的爱心企业家团队

康神根浴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u6vx.shtml
根(男性生殖系统)浴养生就是通过物理疗法,使男性恢复活力的一种养生疗法。根浴养生打破

顺治保健枕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djq9.shtml
快节奏的生活,高强度的工作给现代人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损害,颈椎病就是其中为普遍与烦恼

精气神养生馆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648i.shtml
现在的年轻人每天都加班熬夜,边加班边养生已经成为他们的日常。精气神养生馆主要依托中华

楚光玻璃水晶饰品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6tn7.shtml
楚光玻璃水晶饰品设计风格多彩华丽却又不失简洁大气,每一件作品灵感均汲取于游历中的文化

欢欢乐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pue9.shtml
欢欢乐毛绒公仔是邗江区欢欢乐玩具商行经销产品,总部是公仔、玩偶、娃娃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凤保堂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xzs.shtml
北京凤保堂,为现代创新型中医大健康产业高新企业,公司位于首都北京,一直全方位致力于中

聚灵源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ptoh.shtml
聚灵源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膳德宝加盟  http://www.tyrelweb.com/a47v.shtml
膳德宝日用品是阳江市膳德宝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创建于2005年,坐落于广东五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80年代厂区生活在线阅读神医与太子

    “传闻神医可妙手回春,不知我这断袖之癖可否医治?”太子眼光灼灼的盯着自己面前一身青衣素布的神医。“太子,心病还需心药医。”林华低着头恭敬道。“哦?那敢问神医,若你就是那心药,你打算如何医治我这心病?”—————————————————————林华并不是神医,他只是个爱四处游荡的赤脚医生。但或许是到过

  • 逍遥酒剑仙在线阅读怪力建功,六式心得!(求收藏,求鲜花)

    叶寒在甲板上狠狠一踩,整个人腾空而起,左手在栏杆上狠狠一撑,便是飞跃下了船。和其他人不一样,叶寒在落到海面上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落在水中。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办法当着大家的面练习踩水,但整个一个多月的时间,叶寒都有在自己的船舱之内进行查克拉控制的修炼。虽然没有踩过水,但已经能够让查克拉附着在自己的脚上

  • 剑绝迹江湖第九章

    乱藤四郎活跃的很,本丸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出现喧闹的情况,男人坐在屋内,常能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连绵不断和一群被打搅了的打刀咬牙切齿的喊着乱藤四郎的名字。本丸的热闹让男人心情愉悦,却让长谷部有些头疼。前不久山姥切领回来了一匹马,那马看起来精神的很,大大的鼻孔喘着粗气,那是匹母马,脾性还算是温和,但是一旦惹

  • 佐鸣文整理在线阅读套中人 (求收藏)

    一进木屋,唐晓枫看着屋内简陋的陈设,再看向那张破旧不堪颤颤巍巍的桌子,钉子都露出来的凳子,塌了半边的土炕,碎了半块玻璃的窗户,蜘蛛网查封了的炉台,灰烬的余烟缓缓飘出,春天的气温还是很低,屋里唯一的热源却只能苟延残喘,唐晓枫真的有点不忍直视,老人住在这种地方,这得活得多不尽人意啊……轩璃把饭菜摆在桌子

  • 练仙录在线阅读第十节

    楼天宝站在楼梯上,脸冷得如同钢板。这怎么办?往回走有那个狗男人,往下走有吊在正殿中央的红衣女人(99.99%是非人类),她现在陷入了绝境。楼下除了两边林立的塑像以及正中央放着的千手药师外,还有一面墙。楼天宝寻思着自己钻进药师与墙的缝隙中,兴许还能躲一躲。那个黑色长发,红色长袍的女人,正吊在佛台中央,

  • 武侠之魔教教主在线阅读第6章

    观月梨莎端坐在办公椅上,很有气势和眼前的男生对视,普通的学生哪怕什么错都没有犯被她这么盯着都会有莫名的心虚,因为她的确很有一种压迫感。不过眼前的男生很自然的和她对视,而且似乎还在仔细的欣赏,从眼睛,脸蛋,到脖子,却又很礼貌的没有看脖子以下的部分,饶是如此,观月梨莎也很快就扛不住了,嗔道:“吕煜君!”

  • 重生好媳妇第九章在线阅读

    盘蛇山,一个易守难攻之地,必有山贼盘据为巢,这名号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山寨,但是它里面藏龙卧虎,高手如云。有下山打家劫舍的,有贩卖人口的,有偷香窃玉的,有夺人宝物的。这盘蛇山的人不是那个名门正派的叛徒,就是走投无路歪教邪类的佼佼者。这山寨一直多以烧杀抢掠作恶,地方官早已不能治理,加以地险天势以及邪魔妖法

  • 我和八个男人订婚了第10章在线阅读

    时间很快过了一个月,连渺早上起晚了一些,原因是昨天被连尧扔去集英殿附近的林子里捡石头了。差不多一块一斤,总共一百块石头。四个时辰内捡完,而且不能使用储物荷包来搬运石头。连尧给了她一个竹筐,捡到一个就放里面一个,不能放在一个地方最后再搬走。她又拖又拽的好不容易才把一筐石头拉回集英殿,看到海棠的时候差不

  • [sherlock]是我的,别动!楔子

    荒凉的原野上,一队骑兵追逐着一驾四驱马车,正在狂奔,马儿们飞奔踏起阵阵黄沙卷起的烟尘,将马车和骑兵笼在其中,只能看见人马隐隐的影子。眼前后面追兵越来越近了,这车夫却不加快逃走,反而猛地用力死命往回拉着缰绳。随着拖着车厢的四匹马齐声收蹄长嘶,马车生生停在了悬崖边上。车夫长出了一口气,此时才发现,自己身

  • 网球王子之精神王者在线阅读第十章

    “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完胜啊,说来听听。”梅干从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跳出,好奇道。“我先去确认一下。对了,那队匠师在哪?”白河对那个通报的士兵问道。“回大人的话,就在帐外等着。”听到这,白河便走了出去。刚出来,就看到一张无限放大的大脸,可以想象一下的,糙老爷们的脸,腊肠嘴,丹凤眼,黑皮肤,不知是因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