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魔道祖师】难诉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江淮未有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毛春中学有属于自己的食堂,初、高中都在一处。菜品齐全,味道还行,是许多中午留校学生的首选。但和大多数学生食堂一般,吃多了并无新鲜感。且在这个点,每个窗口都挤满嗷嗷待哺的学生,现在过去,估计得排半个小时。

谷择北毫不犹豫地将秦倍而带到校外。毛春中学建校早,虽然许多建筑和设备看起来略显陈旧,但好处也很明显,那便是它能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繁华地带坐拥一方宝地。走出校门,四处皆能觅食,且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你想吃什么?”谷择北回头问秦倍而。

原本一直沉默地跟在他身后的秦倍而此刻终于抓住时机发泄。只见他响亮地哼了一声,冷笑道:“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你肯定自己已经主意了,何必问我。”

没想到谷择北听完,居然厚颜无耻地点头承认,道:“我确实有选择了,不过我可以听你的。”

乍听之下,秦倍而居然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终究还是顶住内心的不自在,没好气地说道:“听我的那就别吃了,直接去网吧,早解决早完事。”

“不行。”谷择北坚定地否决,直接扯着秦倍而往附近的写字楼商圈走去。

他人高腿长,走路极快,秦倍而几乎要小跑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秦倍而磕磕绊绊地往前走,一边喘着气一边还不忘讽刺他,说道:“那你还真民-主呢,听我的就等于强迫我听你的呗,都不用再问我意见了。”

谷择北点评道:“民-主的概念引用得不错,你要是去文科班,说不定能在政治科目上有所建树。”

又走了一小段路,秦倍而的喘气声愈发粗重。谷择北停下脚步,转身回头,认真叮嘱道:“你先别说话。你现在心率过快,耗氧量增加,容易透支,多保存体力。”

秦倍而不服气,正想趁机讥讽他几句,只是身体状况实在不允许,连喘气都是断断续续、时轻时重,只好忿忿作罢。

幸好他们很快便来到目的地——位于写字楼地面商铺的一家肯德基。

秦倍而见状,立刻竖起浑身的尖刺,气恼道:“我还以为你多有诚意呢,就请我来吃垃圾。”

“麻烦在垃圾后头加个‘食品’,可以吗?”谷择北笑了起来,说道,“毕竟我可没有翻检垃圾箱的习惯。”

“我也没有!”秦倍而马上辩解。

“行吧,有没有的,我们今天都不去捡垃圾。下次我再陪你去吧,好吗?下次。现在,快进去点餐。”谷择北敷衍地说着,推着秦倍而的后背进店,两人往点餐台走去。

秦倍而一边往前走一边还试图扭头去解释,“我真不捡垃圾。”

谷择北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道:“你平时也这样傻吗?知不知道吵架的意义不在于说的话是否营养,而是要抓住对方话中的漏洞给予即刻反击,快、准、狠,反击的话越简单粗暴效果越佳。”

一句话将秦倍而彻底点燃,从点餐、取餐、一直到用餐区,他都在谷择北耳边叨叨念,反复强调一件事情:他不傻,而且他不吃垃圾。

谷择北很不走心地点头应和着,四下张望,很快找到一张玻璃墙边的临街双人位。他端着两个餐盘,率先走到座位上,并没有让秦倍而先坐下,而是放下餐盘后,先从包内掏出消毒湿巾,将桌面认真擦拭一遍。他一边忙活一边催促秦倍而去洗手,叮嘱道:“记得用洗手液,搓洗二十秒再冲洗,用纸巾擦干。有事叫我。”

秦倍而下意识地听话照做。等他洗完手,晾干手,回到座位,这才反应过来,暗自反省,为何要这么顺着谷择北的意思。

待谷择北也洗净手回来,开始摆餐时,秦倍而故意问道:“你这人是不是有洁癖呀,事儿多,婆婆妈妈。”

“洁癖吗?”谷择北思索片刻,说道,“也许吧,不过我更喜欢把它叫做‘在合理范围内注重卫生的良好习惯’。”

秦倍而撇嘴,转眼瞥见那一堆餐盒,伸手去推餐盘,想把他不喜欢的吮指原味鸡挤到谷择北面前。

谷择北轻声喝止道:“洗好手就别到处乱蹭,把手伸过来。”

秦倍而不明所以,把碰到餐盘边缘的那只手递给他。谷择北掏一瓶酒精免洗洗手液,在他手上挤上一大坨凝胶,作势就想帮他揉搓。

秦倍而连忙把手缩回来,嘴里小声说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不要老是动手动脚的。”

他匆忙将手上的洗手液凝胶几下搓开,本想敷衍了事,在谷择北严肃的注视下,又不得已默默将手的各个部位重新搓洗一遍。

谷择北认真看着他,忽然正色道:“之前事出紧急,也是我考虑不周,没能事先问问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秦倍而疑惑,“什么想法?”

谷择北点点头,继续道:“虽然现在说这个有些晚,我还是想问问你,你在性取向这方面有忌讳吗?”

啊?

性取向?

听着像是个简单的问题,却把秦倍而彻底问傻了。

“若是你因为性取向特别的缘故,对我之前的做法有意见或是感到不舒服,我理解,我道歉,也愿意改正。抱歉,我只是觉得你和我弟弟有点像,不自觉地想像对待他一样的对待你,有时候会忘记分寸感。”谷择北略笑了笑,“当然,我仍想请求你和我一起努力,帮助可怜的牛河,但我觉得我们可以找到令彼此都觉得舒服的相处方式。”

秦倍而将这段话反复咀嚼,理解许久,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谷择北是在变相地告诉他,如果秦倍而是一个爱好为男的基佬,他之后会更加注意两人互动时的距离,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说实话,从生理学角度而言,已经进入青春躁动期的秦倍而还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他以前从来不曾喜欢过谁,甚至连个有好感、能寄托朦胧感情的幻想对象也无。乍听之下,他有些震惊,又有些茫然。

不过尽管自己想不明白,此时面对谷择北,秦倍而在口头上也不愿意落下风。他回道:“你管我喜欢谁,总之不会是你。”

谷择北点头,笑道:“那行。只要你不抵触,我们就有共同探讨的空间。我真诚地邀请你考虑我的提议,权当这段时间,你多一位朋友。”

“我才不需要朋友。”

“但你肯定需要我这样的朋友,一位可以给你买早饭,陪你吃午饭,随叫随到,谈星星谈月亮谈诗词歌赋的朋友。”谷择北不以为仵,依旧笑着说道,“最关键的是,我可以辅导你各门功课,语数英物化生,只要你想,连体育都能辅。我还可以帮你写作业,替你抄课堂笔记,为你讲解难题,保证你下次能考出好成绩。你要是不喜欢我盯着你,没关系,十六班里你看哪个顺眼,我都可以出面帮你说服他做你的免费家教,一对一VIP五星服务。怎么样?”

秦倍而瞪圆眼睛。

为什么!

为什么……听起来还有点点点点点点心动?

“我,我,我不需要。”他结结巴巴,依旧板着脸,嘴硬地强调道,“我自己可以!”

“考虑一下。”谷择北从容一笑,慢悠悠地拿起番茄酱,问道,“吃吗?”

秦倍而摇头。

谷择北遂将番茄酱挤到一小堆薯条上,将原味的那一面朝向秦倍而。他挤番茄酱的动作干净利落,连包装袋的开口都不曾弄脏。

番茄酱是薯条江湖默认的官方标配,较少有人会提前询问是否需要。就算问清喜好,一般人到这一步通常也就止步。没想到谷择北继续往下问,“为什么不喜欢?”

为什么……秦倍而意识到自己从未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他略思索片刻,回道:“大概是因为我不喜欢吃番茄吧。”

“为什么?”

谷择北这个烦人的家伙看样子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秦倍而干脆一股脑儿说出来。

“我讨厌番茄,因为番茄大多都很酸,还很硬,有些又淡巴巴的没有味道。而且明明长得像个水果,却每次都要做进菜里头,不伦不类,还能化在汤里,挑都挑不出来。番茄和蛋炒在一起,鸡蛋的味道也会变得古怪。”

“可是番茄酱却是甜的。”谷择北忍着笑,说道,“连小朋友都会喜欢。这一点,你倒是不像我弟弟。”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儿有那么多废话好说。”秦倍而气恼自己居然还在一本正经地向对方解释。

“你也不喜欢吃吮指原味鸡?”谷择北再次问道,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秦倍而点点头,心道你观察得倒是仔细。

“为什么?”

又来了!

秦倍而不快地瞪了他一眼,低头,以极快的速度小声回道:“因为我不喜欢小骨头。”

谷择北却听得分明,还反问道:“小骨头?”

秦倍而被他问恼了,烦躁地解释道:“就是肉里头那种很碎的小骨头,一口咬下去,肉和骨头混在一起,牙齿很疼,而且那种口感很怪,我不喜欢。”

说罢,他再次低头,小声抱怨了一句,麻烦死了。

“那只有一根大腿骨的鸡腿你能吃吗?”

秦倍而点点头。

谷择北从纸袋里挑出一只鸡腿,捏着腿骨的末端举起来,像拿着棒棒糖那样,递给秦倍而。

“吃吧。”

秦倍而接过鸡腿,小心地啃了一口吮指原味鸡的外皮,确实尝起来还不错。

“原味鸡不是只有骨头肉吗?”他好奇道。

“不是,一般有五个部分,分别是鸡腿,鸡胸,旁肋,鸡翅和三角肉。”谷择北解释道,“多数人都更喜欢三角,也有爱吃骨头的会挑选旁肋。三角是鸡大腿的上半部分,看起来像个三角形。”

谷择北从一堆鸡肉里头挑出三角块,展示给秦倍而看。

“这个部分大约是鸡的股二头肌和腓肠肌,相当于人的大腿至小腿后侧的肌肉。平时使用频率高,锻炼得多,肌肉组织发达,只要烹饪得当,肉质多汁嫩滑,紧而不柴,口感刚刚好,因此往往它也最受欢迎。三角也有一部分骨头,但是不多。”

他又挑出一块旁肋,比划道:“旁肋看起来也比较大,不过它是鸡胸的肋骨部分,大多数都是骨头。原味鸡的主要味道来自于它的外皮,好吃的也就是它的调料。旁肋骨头多肉少,可以最大程度地被面糊包裹,确保每一口都能尝到味道。喜欢啃骨头的人或者只是单纯喜欢原味鸡调料的人,可能会优先选择旁肋。”

他指着另一块大肉,说道:“鸡胸就是牵引和保护肋骨的胸大肌部分,全都是肉,适合小朋友和馋肉的大人。但是鸡胸肉不好烹饪,通常里面的肉味道寡淡,口感偏柴,不是很受欢迎。”

秦倍而听得一愣一愣,默默点头。

谷择北继续挑出鸡翅,道:“鸡翅你应该知道,喜欢吃吗?”

秦倍而摇头,这次倒是主动解释起原因来。“鸡翅表皮都是肥肉,看起来还有很多毛孔,很恐怖。”

“好吧,真是挑食。”谷择北无奈一笑。他虽然嘴上说着秦倍而挑食,却没有任何不耐或是嘲讽的意思,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既定的事实,这种淡然的态度让秦倍而不由得暗自松气。

“不过,你怎么买了这么多,我们怎么吃得完呀?”秦倍而瞪着这一桌子的鸡的零部件,略感无语。

“还不是因某人在点餐时,什么建议都不肯提,我担心你吃不惯,才都点了一遍。”

秦倍而皱着鼻子,轻轻地哼了哼。

谷择北又道:“你之前点原味鸡的时候,可能是没有指定部位,店员主动帮你挑选了一样。也许他只是觉得你讨人喜欢,就擅自把更受欢迎的骨头肉给了你。”

虽然秦倍而知道他说的只是玩笑话,但被他这样一说,自己居然会觉得有几分窃喜。

“下次你想吃的话,可以直接问店员要你喜欢的部位。通常日间营业的快餐店里,会同时准备三到五头鸡做备用,所以一般情况下你是可以等到自己想吃的部位的。”

“另外,你要是不喜欢番茄酱,也可以要求店员帮你替换成糖醋酱,甜辣酱或是辣椒粉。虽然你也不一定喜欢,但是可以一点一点尝试,说不定就能找到符合你口味的调料酱。”

秦倍而好奇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关于鸡的事情?你该不会是吃了很多的鸡-吧?”

谷择北闻言失笑,回道:“我只是以前进过后厨,算是打工吧,员工餐也吃过许多原味鸡,多少知道一点。”

打工?秦倍而好奇地看向谷择北。对于他而言,这还真是一个新鲜词。从小到大,他还没工作过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会很有趣。

谷择北像是看出他内心的想法似的,主动解释道:“你要是想去体验生活,可以考虑。不过若想把它当做长久的副业,我觉得不是最佳选择。在这种快餐店打工比较累,时薪不高,而且他们原则上是不收未成年人的。你若是不缺零花钱,应该把精力主要花在学习上。”

秦倍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钱他确实不缺,但是若是能尝试别样生活,这个想法倒是很有诱惑力。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的领域,总是心怀某种恐惧与挑战欲并存的复杂情绪,这大约是天性使然。

令秦倍而感到意外的是,和谷择北说话一点也不累。他懂得很多,但不会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炫耀姿态和他人说话。相反的,他很关注对方的感受,能从细微之中迅速察觉到对方的需要。他表现得很成熟,丝毫没有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应有的臭屁状态。哪怕他也会说类似“好好读书”的老生常谈,秦倍而也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也不抵触。

不过,尽管心里头是这样想的,秦倍而脸上丝毫不显,依旧不咸不淡地和谷择北说话。

“反正我已经过了十六岁,法律上规定我是可以工作的,不算童工。”他这样说道,“当然,我是不会来这种主营垃圾‘食品’的快餐店里打工的。”

他咬牙,将“食品”两个字读重音。

“员工餐要是必须天天吃垃圾食品,那得变成一个大胖子。”他不禁想象着自己变成胖乎乎的模样,又飞速甩甩头,将脑袋里的形象散去。

谷择北觉得好笑,道:“你这样挑食,想一口吃成胖子,我觉得难。”

说着,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手中一堆去骨的三角肉递给秦倍而。

秦倍而看着他。

谷择北道:“你早饭没吃好,应该多吃些蛋白质补充。骨头我都挑完了,你尝尝看是不是喜欢。”

原来他一直还惦记着我没吃早饭低血糖的事情,这才急着拉我出来吃饭。秦倍而心里这样想着,忽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他因为挑食不爱吃饭,动不动就犯低血糖,家里人大约是知道的,却没有人曾把它当回事。不吃饭,挑食,饿出毛病自己活该。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秦母就曾这样告诫过他。我隐约记得,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无论他怎么哭闹,都没有得到过任何食物。

饥饿的滋味确实可怕,却没能“治好”他。

那一天,大约是他生平遭遇的第一个恐怖的日子,可留在秦倍而记忆里的,只剩下模糊漆黑的一团影子。自那之后,他开始学会变乖,学会不再提要求,表面上看起来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秦父还曾欣慰道,他的儿子长大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对不喜欢的东西仍旧是不喜欢。家里的阿姨做得一手可口的饭菜,却从来记不住他的喜好。也许,就算是知晓,她也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在这个家里,唯有当家作主的女主人的意志是有价值的。

于是,他选择安静地放弃。

他不再碰那些他讨厌的东西,也拒绝尝试任何散发危险信号的新鲜事物。他紧紧抓住过往经验的救命绳,避开一切受到伤害的可能。这种带着悲哀的小心翼翼,大约源自于他自我保护的本能。

有人曾经告诉过他,再挑食的小朋友,长到后也会变得坦然接受青椒和胡萝卜,接受一切他童年时厌恶的食物。那是长大成-人的代价。

他并不愿意如此。就算是饿到昏厥,他仍旧坚守着心中那份毫无分量的执拗。

挑食也许并不好,却也是他所剩无多的任性,是他的个性,是完全属于他、可掌控的那一小部分。

秦倍而捏着一小块三角肉,塞进嘴里,认真咀嚼起来,用舌尖唇齿慢慢品味。三角肉确实很美味,是他吃过味道最好的鸡肉。他眯起眼睛,张嘴咬下一大口,将腮帮子塞得满满当当。

他忽然感受到积压在胸口的一股浊气散开,整个人都轻松自在起来。他一边吃,一边继续指挥谷择北干活。

“我不吃汉堡里的生菜,蔫巴巴又湿哒哒的,很恶心。沙拉酱也太多给,给我去掉一半。”

谷择北任劳任怨地听从指挥。

“还有面包上的白芝麻,我不喜欢,都去掉。”

谷择北抬头看他,“全都去掉?”

“全部去掉,一颗不留。我不喜欢这种小颗粒,嚼起来很奇怪,有没有味道,像在嚼沙子。诶,边边上还有好几粒,你别给漏了。”

谷择北放下汉堡,长叹一口气,说道:“我真希望我奶奶在这里。”

“她会去芝麻?”

“不,她会揍人。”

……

“揍人是犯法的。”秦倍而不忿。

“那得看是什么情况吧。”谷择北看了他一眼,“我弟弟小时候也挑食,后来他改了,你猜是因为什么?”

听见谷择北再次提起自己的弟弟,秦倍而不禁又想起一句令他在意的话来,问道:“对了,你刚刚说我像你弟弟是什么意思?这种搭讪的套路太老土了吧。”

他朝着谷择北投去鄙夷的小眼神。

谷择北轻声一笑,回道:“说像,只是一种感觉吧。你们俩个差别还是很大的。”

秦倍而低头吸上一口冰可乐,下意识地用牙尖轻轻咬住吸管口,在谷择北的提醒下才回过神来。他按耐片刻,终于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你和你弟弟的感情很好吗?”

“怎么说呢……”谷择北沉吟着,“大概就是把他当成儿子的那种感情吧。”

闻言,秦倍而呛了一口,差点把可乐从鼻孔里喷出来,捂着嘴咳嗽了许久。他接过谷择北递来的纸巾,胡乱地擦了一下脸和手,看向对方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秦倍而神色纠结地说道,“真为你爸爸感到悲哀。”

“想什么呢。”谷择北笑了起来,“他是我爸表姐的儿子。从小就借住在我家,我照顾他这么多年,就算我说他是我养大的也不为过。”

一时之间,秦倍而的脸色更加变幻莫测。

“你弟弟几岁?”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前两个月刚刚步入五岁的高龄,现在正处于思考人生的重要阶段。就在上周吧,还尿坏了一床被子。”谷择北这样说道,深深地看了一眼秦倍而,“我相信你应该没有同样的烦恼。不过你要是真的有需要,我那里还有几本育儿问题大全,可以借给你。”

……

秦倍而闷闷不乐地嚼碎嘴里的冰块,心想,哦,搞了半天,原来你就是把我当你儿子啊,居然想和“儿子”签订恋爱协议,你还是不是人,禽兽!

呵。

延伸阅读

依比呀呀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y24c.shtml
IBIYAYA(依比呀呀)為台灣寵物用品的自有品牌,也是台灣研發生產寵物推車的始祖。

柏兰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pp0v.shtml
公司创建于1993年3月,是从事食品调料研发、生产、销售为主的大型食品企业。生产蚝油

鸿松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y5ey.shtml
鸿松床上用品总部是被子、四件套、枕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罗森便利店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sa9q.shtml
罗森便利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日本罗森株式会社成立于1975年4月,通过20多年的艰苦

农标汇超市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6huv.shtml
农标汇是以休闲农业旅游开发为一体的农业产业化公司,主营纯天然无公害绿色有机食品,如东

靡诗妮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pvya.shtml
靡诗妮女装是一家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生产销售公司,公司依托国内外化品牌经营理念,以创新‘

香蕉计划避孕套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6s68.shtml
香蕉计划避孕套是一款专门为80、90追求时尚潮流的“潮范儿”们研发的品牌避孕套,其外

金奉祥珠宝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3px.shtml
金奉祥珠宝创始于1992年,经过20余年筚路蓝缕的不懈努力,已由当初的一家小型珠宝首

三联家纺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spgf.shtml
三联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江苏三联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创立于1996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

img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yors.shtml
img化妆品总部是深圳市宝安区新安丹宏化妆品批发商行的产品。img化妆品总部具备im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球移民在线阅读第二章

    此言一出,男人瞬间愣了一下,随即上下打量了颜一一眼,大笑出声:“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女人!哈哈!我喜欢!”“你喜欢个锤子!”颜一凝着眸子,话落便抽刀捅了中年男人的肾,鲜艳的红色宛若点点红梅落在颜一的白色衣襟上。眨眼之间,锻刀室里面的狂笑声戛然而止。“你、你这个女人!”这一刀并没有令男人马上致命,他死死抓

  • 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第4章

    “各位,我发现了个问题。”黄垒默默的走出房门,对在室外砍柴,收拾东西的二人说到,“屋里的灶台油烟太大,咱们屋子里又没有油烟机,只能等我们的金主爸爸,老板电器送来家电,我们才能使用。”黄垒对自己的这一波植入很满意,随即说到,“所以,咱们需要在室外搭个灶台,而且最好今天晚上就搭好,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做饭

  • HP之万事通小姐第四章在线阅读

    “咳咳咳,夏洛克,请你注意一点,还有这位华生...”雷斯垂德探长个时拿不准如何称呼。“可以叫我华生医生。”华生给出了心中的准确答案。“好的,华生医生。”雷斯垂德探长从善如流。华生听着自己的新称呼表示很开心,比心。愉悦感流遍全身,毫不掩饰。而这一切让夏洛克·福尔摩斯一脸疑惑。“你认识我。”夏洛克·福尔

  • 都市之无敌之路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归晔很快在帝都安顿下来。过场般的面试结束后,夏归晔成功加入水木大学物理系。由于是第一年来到水木大学,又是刚从米国回来,他暂时没有被安排带研究生,教学任务就只有本科阶段量子力学的授课。他的工作可以说是十分清闲,这让夏归晔有大把的时间做研究——同样的,也有大把的时间和“新认识的某知名不具人气小生”联络

  • 相公多少钱一斤狐狸精

    “早啊,妈.阳光明媚的清晨,任若依蹦跳着在任妈妈身后,双手撒娇的从后面搂住任妈妈的脖子,“我们今天早上吃什么啊.“你啊,都多大了,还跟孩子一样.任妈妈溺爱的抚摸着任若依柔软的发丝,“好了,早餐做好了,帮我端出去吧.“遵命.说完还似模似样的行了个礼.任若依把早餐端到桌子上,可是却发现只有她和妈妈两个人

  • 我在美食界下副本之野人?

    “我,我这是在哪里!”“你在我家呀!”林新一醒来就发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你,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在自己家里睡觉吗?”说罢,他仔细观察着这间房子,一看就是电视剧中那种古代风格的房子,而且还不大,有点破旧。这时那个姑娘说话了。“我怎么知道,你昨天晚上倒在远处不鸣山上的一个山洞

  • 斗罗之日出东方之许家湾派出所

    张哥这时不再理会李山,转头冲着黑三道:“黑三,我警告你,不要在我的地盘上搞事,否则我饶不了你。”“那能呀,”黑三连忙陪笑道:“您不是经常教导我们重新做人吗?现在兄弟们都有正经生意做,哥几个早就不干那个了。这不,今天军子不是才出来吗,弟兄们这不是想给他接风吗。我们正教育他要牢记政府教导,重新做人,否则

  • 都市之龙珠大时代在线阅读第4节

    某城市山区,一处位于山腰的山洞内。一阵阵大风将更多的雪花吹进山洞,接近封闭的空间里回荡着各种杂乱的声音。“啊!欲魔,你这是找的什么破地方,冻死我了!”一个有着强壮身躯、长相却酷似猩猩的怪物说完,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可以看出它真的很冷,粗糙的皮肤上已经结了厚厚一层霜。“不……煞魔你仔细想想,寒帝就应该喜

  • 治疗中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她叫潘多拉天越来越黑,下起了蒙蒙细雨。雨滴打落在了车窗上,刮水器一上一下,女孩的眼睛也跟着刮水器一上一下。此时的女孩看上去已经有十五六岁那么大,微微隆起的小馒头是身体默默发育的标志。程昊的眼睛时不时瞟一眼女孩还未发育成熟的“小满头”,时不时也瞟一眼女孩雪白精巧的小腿。不禁啧啧赞叹:只不过短短一

  • 最强全能战士在线阅读被炒鱿鱼

    铃铃铃!一个睡眼朦胧的小女人趴在办公桌上连头都没抬,伸手就拿过电话。“喂,您好,这是总务处。请问您有什么需求?”“伊茹,你到底在干什么,我不是让你擦顶层的会议室吗,你怎么还没弄好。”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伊茹将电话拿的远远地,挖了挖耳朵,无奈的瘪了瘪嘴。谁要她突然好日子过惯了,想体验一把底层生活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