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梦里见神仙修个BUG

作者:水小壶 来源:纵横中文网

自此之后,宋时就积极投入到了读书和论文两项事业中。

蒙学其实不算太难,无非是背背书、写写繁体字而已。这时代没有手机、电脑那些勾搭人的小妖精,他又跟周围剃着光头、单留几小撮辣眼头毛的小朋友玩不到一起去,看书简直能当**了,学习效率比上辈子考前冲刺时都高。

不过两年间,他就把那堆蒙书都背下来了。宋家两位兄长越教越觉着他天资卓出,忍不住带他到乡邻、朋友、同年面前炫耀。

他俩都是中试的秀才,来往的多半也是秀才,听说有神童当然是要考较的。这一考,更给宋时考出了几分名气。

他不只会背书,还能对几个对子、写一笔酸诗,给人讲历朝历代故事。特别是讲到本朝以前的历史,《蒙求》上写到的他都记得牢牢的,没有的他也知道不少,被人考问到时能连前后相关的史实、人物都答出来。

——别说考本朝以前的,要不是穿到了这个没见过的朝代,他还能接着背元明清和近现代史,替刘伯温写个烧饼歌呢。

外人自然不知道他以前是学历史的,都以为他真是个神童。这名声越传越响,最后竟招来了一位回乡展墓时路过保定府的新进士桓先生,考校之后,要收他做弟子。

进士的弟子!这是多大的荣耀!这位进士的父亲还是翰林修撰,他们这儿子以后岂不也能受翰林指点了?

宋举人与两个秀才儿子与有荣焉,欢天喜地的把他打包送给了桓先生。

宋时跟着先生进京,跟着先生住进桓府,从此告别了光头的儿童时代,和桓府的小学生们一起束发读书。读完四书,又跟先生治《春秋》,学着学着就考中了童生。可惜到府试那一关,学政看他太年幼,怕他太早中秀才容易养出骄惰之心,刻意压了压他。

桓先生正在都察院任御史,跟学政是同僚,自然知道其中缘故,所以也不急着让他再考,而是带着他扎扎实实地读经传,并跟宋举人传书,订下他做女婿。

桓先生是御史,他父亲又是翰林编修,宋时这场婚事订下,足可以能羡煞天下寒门学子。但相比他学业和人生大事的顺利,晋江那边论文的进展却要坎坷得多。

他的论文从蒙学写到《四书》又写到《春秋》《左传》,格式完全比照他刚穿来时背下的那几十篇文章来,每个字都是他亲指所书——他穿越前手机上用的手写输入法,穿过来之后切换不了拼音,只能靠手指在屏上虚划,写完一篇腕子都能写断了!

可是他这么努力,古代的八股文老师都让他过了童子试,现代的论文编辑却不给他过稿。

被拒绝的次数太多,宋时都不禁自暴自弃,扔下论文跟同窗出去踢了几次球,顺手写了个蹴鞠相关的科普短文——写的时候把郑朝的年号按着公元纪年换算成明朝的,硬说是写明朝蹴鞠运动情况。

这篇短文倒意外地通过了,网站还给他后台发了个三十元的虚拟充值卡。

三十元!

这么多年了,他帐户里一直只有三块钱,连六页以上的期刊文章都买不下来,如今竟然有了整整三十元!都能买得起一篇学位论文了!

宋时再也按捺不住多年的渴盼,豪气地买下了一篇足足十页的期刊文章——《土法杀虫剂研究》。

没有驱蚊剂、杀虫剂,只能任蚊虫在耳边嗡嗡的日子从此过去了!

他宁愿泡在工业社会的杀虫剂里毒死,也不愿活在虫蚁乱飞的青山绿水中!

他满心激动地点开在线预览,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了下去,却是越读越觉着困难重重:虽然说是土法制造,可建国后的土法技术也是有各种工业设备和化学制剂的,这还处于明前期的时间线上还是没有啊?除虫菊、印楝、烟草、桉树、留兰香……这些植物现在传到中国了吗?植物精油怎么分离?他在桓家也不好大张旗鼓地做实验,要是弄不出精油来,光用粉剂、浸剂、煎剂,管用吗?

管不管用也先做了再说,考验他们导游科研水平的时刻到了!

宋时横下一条心,挑出眼下就能买到、驱虫效果又明显的薄荷和鸡血藤,搜出介绍如何用它们驱虫的期刊文章,花六块钱买了下来。

干薄荷煮水加酒精、薄荷油可驱蚊;鸡血藤根茎捣烂浸泡后加上肥皂片可以杀灭多种害虫,对孑孓和苍蝇都很有效。他眼下寄居桓府,配不齐全套材料和工具,只能把方子简化再简化,用薄荷水调烧酒,鸡血藤直接浸汁,连弄了几大桶,洒得满屋满院都是,完全靠数量取胜。

土法出奇迹。

当天晚上他屋里就没怎么听见蚊蝇声,院子里花木下飞舞的小虫子也见少,转天一早起来,花底树荫都是虫尸。唯一的缺点就是洒药太多,院子里满是清凉刺激中混杂着微腥的药味,花木都熏得蔫蔫的。

跟他同住一院的桓小师兄也熏得蔫蔫的,掩着鼻子求他以后别洒那么多药。宋时从善如流,剩下的药都往自己屋里洒,在杀虫剂富有安全感的气味中背下了这三篇文章。

这是他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两个世界文化交流的一大步!

为了促进原世界对这个时代的了解,为了推动本时空科技文化发展,宋时毅然深入到桓家少年子弟当中,跟着他们踢球打弹、射覆猜枚、投壶射箭、上树翻墙……亲身体验小学生日常生活,投出了一篇又一篇充满真实感的稿件。

到后来桓先生病逝,他跟着送葬了恩师,被桓家送出京城时,晋江帐户里已经攒了一百八十多元巨款。

回到家里安顿下来后,宋时立刻购买了蒸馏法提炼精油、酒精和手工制皂技术的相关论文,让人按着论文里的简图定制蒸馏器,然后指挥家人炮制薄荷油、川楝油、茴香精油和鸡血藤皂片等高级杀虫剂。

他是家里的幼子,本来就受宠,父兄又敬畏桓先生是个御史,以为他那杀虫剂是桓府传来的私家香露,不仅没人管他,反倒觉着他这是学着了名家雅士的风雅趣味,就这么由着他折腾得满院子杀虫剂味。

不光宋家,满胡同都快没蚊虫了。

左邻右舍、来到宋家的客人都被宋时这御史弟子的身份和杀虫剂的效果折服,向他们家讨要了小瓶的精油,出门洒在身上。遇有人问起,便跟人炫耀说这是御史弟子亲手调制,京里翰林府传出来的辟恶香露。

这花露的味道其实说不上好,可凡是用上的、闻见的人,听说了它的来头,都要捏着鼻子夸香气清远高雅,不同俗流。

宋时却不敢随便借桓府的名头,只含糊说是京里一个卖香药的老道士卖给他的——要是有人问京里怎么没有,那就是道士只卖有缘人,卖给他之后就走了。

宋举人父子这才知道香露方子不是桓家的,而是儿子花钱买来的。既是这样,那这方子就是他们宋家的,也可以多做些花露拿去送人甚至卖钱了。

郑朝延习了宋人的经商风俗,并不把商人地位看得特别低人,宋家这样的书香门第名下也有几个商铺,有投身来的管家、掌柜经营。宋举人便在乡下一处庄子上建了作坊蒸炼植物精油,改名“太霄辟恶香露”,拿到店铺里出售。

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弟子亲调”的名头掏钱来买。其中薄荷油最受欢迎——因其既能驱蚊虫又能提神醒脑,如今正是炎炎夏日,读书时在太阳穴涂上几滴薄荷露,便叫人神清气爽,心窍大开。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

宋家上下同庆,喜气洋洋,宋时趁机采访哥哥们的举试经验,对照晋江网上的论文题目考虑自己的新选题。

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

三兄弟和乐融融地畅想着将来的考试,老父宋举人看着他们年轻气盛的面庞,却有所触动,悄悄做了个决定:

他不想再考进士了。

他已经是坐五望六的年纪,大儿子已经中了举,二儿子的火候也差不多,连最小的小儿子前程也有指望了,他还跟孩子们一起挤在考场里作什么?就是他真能考取了,五六十岁的人,朝廷还能大用他吗?

他决定以举人身份选官——哪怕只能做一任教谕,教出几个有才德的学生,也好过自己这辈子空耗在科场间,一事无成。

宋举人却是个极执拗的人,当初要考试就一考三四十年,如今说选官立刻又要选官,连转年的春闱都不考了。重阳节后,他便趁着天高气爽,亲带着家人上京,到吏部投供挨选。宋家一行人带了四五百两银子往吏部上下打点,又有宋大哥走了乡试座师的路子,那主事便用心替他筹划,叫他应远方选。如此不用在吏部挨次序,当月便点了一任广西容县知县。

选中之后,半年之内就必须上任。

宋举人回到家来,就忙忙地写信给同年、朋友问经验,寻访可靠的幕僚。两个年长的儿子也一样到处询问亲友。后宅女眷们听见一个广西,就觉着是厉疫横生的地方,急着给他买药、问卜,跑遍本地佛寺道观替他烧香祈福。

宋时见一家人都忙得晕头转向,却似乎都有点不得要领,就想到上晋江找找前人经验。他连换了几个关键词,翻了百十页搜索结果,最后忍痛割肉,下载了一份价格高达25元的《清代州县官制度研究》,替老父学习县官该怎么做。

延伸阅读

闪耀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nc3s.shtml
闪耀钥匙扣是东莞市长安闪耀五金饰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钢丝绳、手机绳、钥匙圈、波珠

泉乐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yujb.shtml
泉乐渔具是东阳市歌山泉乐渔具厂旗下产品,总部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以经营国内外出产

罗曼蒂珠宝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b7bm.shtml
罗曼蒂(ROMANTI)珠宝品牌于2007年发源于世界时尚之都纽约,隶属于美国罗曼蒂

艺林堂足疗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4je.shtml
舒活经络更健康,人们的感觉更舒畅,艺林堂足疗提供的服务最全面,不仅做足脚步按摩、美足

植美村化妆品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6nk2.shtml
植美村是广东幸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自2010年成立后首个提出“分龄护肤”的

水星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x8oy.shtml
暂无

爱可丁婴童食品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utnb.shtml
青岛索康营养品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乳品产业链为核心,集科研、加工、国内销售、进出口贸

哥林多路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ai9o.shtml
哥林多路电动车总部是平衡车、扭扭车、电动折叠滑板车、独轮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太奇奇记本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goap.shtml
各省市与课程考点结合的智能快速记忆学习平板电脑——太奇奇记本,诚信招商!小学四年级至

择专教育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sezj.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身都是刺[星际]埼玉的噩梦(求收藏)

    “十公里跑完成!”加上男青年跑过来时的路程,这一刻,他一天的训练任务终于完成了。在八百万玄声音响起的瞬间,男青年直接一头钻到地面上,整个人躺在那一抽一抽,更是有口水顺着嘴角无意识流下。100下俯卧撑、100下仰卧起坐、100次深蹲、10公里跑,咋听起来或许觉得没有什么,但在接连完成的情况下,也不是随

  • 我不是大反派NG王!

    “听说她来上这个戏是因为在剧组的时候王导看中了她的脸,现在好了,只有脸没演技,啧啧!”“现在王导应该很后悔。”“可不,悔得肠子都青了,要我说直接换掉算了,要不然还能如期杀青吗?”“也不知道王导有没有这个打算。”“NG王!”剧组的人嘟嘟囔囔,声音虽然不大,可还是传到了顾倾城的耳朵里。一个上午的NG,就

  • 小师妹她哪里不对之赵空,陨!(6)

    火焰终于是完全退去了,老爹狼狈地站在焦黑的土地上,身上的毛发微卷,衣服也有些被烧得有些残缺。老爹的脸色有些难看如果细细看,就会发现老爹身体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太好了!老爹没事!”释天一脸兴奋地看着老爹,“没想到这个魔法的杀伤力这么大,要不是我.....哼。”老爹暗暗想着,“看来魔法师也是逐渐崛起

  • 特种兵世界的佣兵之王我也不吃亏啊

    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如舞动的金粉,洋洋洒洒。少女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自顾自地走在前面,少女就跟着影子的频率,缓慢而悠闲地走着。身后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忽远忽近。少女勾了勾唇,也不戳破,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渐渐地,周围人群的喧闹变成了安静的虫鸣,身后原本细微的声音也立刻变得清楚起来。终于,脚步声

  • 末日之我有无限技能点之小叔公叶恒宇(10)

    叶恒峰急急忙忙的走过去,叶紫菱看到迎面走来的那个人,眼睛瞬时间红了。但是她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她怕一动,眼前一切就消失了,直到爷爷真实的体温触碰到了她!“丫头,你怎么那么傻,你是爷爷活着的希望,如果你……你……”叶恒峰只要一想到弟弟和他说的叶紫菱因他入了心魔,他现在想想都害怕。此时放在叶紫菱肩

  • 都市之彪悍的人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弄清楚了基本情况,杜简峰心里也算是有了底,做起事情来也有了数,这下心里更是放松了。回去的路上,他想起慕江屿叫自己“峰哥”时候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想起他怕是从来没有过什么好日子,更别说可以吃糖果的童年了。像慕江屿这样的年纪,放在现代社会,一定是在操场打篮球,或者是邀几个要好的兄弟相遇在王者峡谷,肯定

  • 我主宰了地球第7章在线阅读

    “徐晓姐,给她废什么话,签揍”拎起躲在轮椅背后的季宁,又是一个巴掌。风晴听着“”啪“”的一声。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戚红的双眼。狠狠地瞪向一群面目狰狞的社会姐们。她恨!恨自己的无能!她恨!恨自己得双腿!徐晓看着她的愤怒双眼,不屑的笑了笑。双手插着口袋,朝她走了过去!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轻嗤了一声“贱

  • [重生]相见欢前路漫漫

    凌奕枫一会儿望着远处的山峰,一会儿又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如烟的云朵随风飘过,时而有大鸟的身影在空中划过,留下淡淡的痕迹,然后缓缓消散。凌奕枫躺在草地上,双手枕着脑袋,嘴中含着一颗草根,看着夕阳渐渐地躲入山的背后。“呸…”吐出嘴中淡的几乎无味的草根,口中的苦涩无法与心中的苦涩相比。他还仅是一个小孩,与

  • 都市之百变太子第1章在线阅读

    上海,夜。天色阴沉,大雨倾盆而至。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华懋饭店里,今日迎来了一波贵客。饭店的菜是好的,陈设也是舒适考究的,可坐在里面的人往往无心享受这一切。每个人坐在这里,都各有盘算,与其说是宴会,不如说是一场不见硝烟的较量。苏三省正是在这一天来到行动处的,美其名曰“投诚”。代价是军统上海区所有人的命。

  • 每天都被黑上头条在线阅读第三节

    陶言挂断电话之后,视线移到半死不活躺在凳子上,被他用毛巾遮住脸的杀马特,想到毛巾下面那张不忍直视的脸,陶言罕见的神色有些纠结。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无可忍的站起了身,走到厨房当中挑挑拣拣了一番,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条颜色近乎透明的薄纱和一条金身银尾的鱼。陶言皱着眉揭开了盖在杀马特脸上的毛巾,那张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