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穿越者[综]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今宵一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乐香口中的坏叔叔不是别人,正是原主最近刚勾搭上的一个男知青。这个男知青是个活脱脱的小白脸,在跟原主勾搭上之前还和其他女人眉来眼去。

后来他跟原主偷情的时候,被沈乐香这个傻孩子撞见了。因为当时黑灯瞎火的看不清,那个男知青受惊之下拿石头砸了沈乐香,然后就拉着原主惊慌失措的跑了。

沈乐香就那样孤零零地躺在血泊里,要不是村子里的陈大赫热得难受,大晚上的跑到河边去洗澡,沈乐香这个孩子说不定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李卿卿十分庆幸自己穿来的早,原主这才刚刚跟那个男知青勾搭上,两个人之间还没有发生过什么,不然她自己绝对会被呕死。

李卿卿看着一脸担心害怕的沈乐香,心里原本的庆幸变得更加大了,她庆幸自己穿越来的比较早,这个小丫头还没有遭受到那样的伤害。

李卿卿笑着对她道:“你要是不放心,跟娘一起出去看看?”

沈乐香看着眼前格外好说话的娘,有点傻乎乎的张了张嘴道:“那……那好吧。”

李卿卿闻言见她脚上还有伤,便弯腰把她一下子抱了起来,这孩子瘦巴巴的抱起来格外的轻。已经很久没被娘抱过的沈乐香,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高兴的?在被李卿卿抱起来的一瞬间,一双大眼睛里面顿时一亮,两只小手立刻搂住了李卿卿的脖子。

沈乐香搂住李卿卿的脖子之后,顿时想起了以前她娘动手打她的画面,她的小身板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可是就这样放开娘她又不舍得。她想着今天的娘这么好说话,应该……嗯,应该不会上手打她吧?这样想着的沈乐香,飞快的瞟了一眼李卿卿的脸色,见娘真的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她这才像个小大人似的松了一口气。

李卿卿假装没有看见小孩子的表情,就这样抱着她转身出了里屋的门。李卿卿和沈乐香不知道的是,原本还在无声抽噎的沈家好,在看见姐姐被娘一把抱起来时,含着泪泡的他顿时羡慕的张大了小嘴。

沈家好用没有拿饼子的左手,飞快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花,就这样顶着一张小花脸要去追李卿卿和姐姐。他追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他不舍得把还没有吃完的饭扔下,沈家好犹豫了一下转身跑回来,然后捧起比他的脸大很多的碗喝了起来。

沈家好喝的差不多了,这才把碗放了下来,然后颠颠的跑了出去。他也想被娘抱抱,他都好久没睡在娘怀里了。

李卿卿抱着沈乐香走到了院子中,见外面依旧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随手拿了挂在外墙上的草帽,就戴在了沈乐香的小脑袋上面。

她还记得沈乐香之前淋了雨,回来时她的衣服都已经湿了。此时沈乐香身上换了干的衣服,可不能让她再淋雨了,毕竟小孩子小很容易就感冒。

沈乐香这会儿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她扶着头上因为太大而摇摇晃晃的帽子,一双眼睛却不友善的盯着院子外面站着的男人。

他们家的院子一半是泥巴堆砌的,一半则是用篱笆围成的,还挂着一扇烂了一个角的木门。李卿卿看着眼前的门,觉得这门连个孩子都拦不住,心里忍不住盘算着要修的东西还真多。

站在院门外面高高瘦瘦的男知青,名字叫陈闻伍,今年已经二十六岁,长了一张有点油腻的脸。他见李卿卿出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她家的大女儿那个拖油瓶,一双无神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满。

陈闻伍原本就有点嫌弃原主脸上有疤,要不是看在原主养得细皮嫩肉的,又是一个愚蠢好掌控的性格,陈闻伍是怎么也不会看的上她的。

不过他本来也不是真的找媳妇,只是想在这样穷困枯燥的生活中,找一点刺激和**而已。所以当初原主偷偷贴过来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拒绝的意思来。

其实陈闻伍这个人是来者不拒的,可惜的是现在男女关系管得比较严,不然他也不会找原主这样的。他就是看中了原主的男人废了,原主又是一个有求于他的懒女人。

在末世之前李卿卿是个傻白甜,后来她在末世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一双眼睛早就练得火眼晶晶了。在她看见陈闻伍眼底闪过的不悦时,她忍不住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虽然他们家的位置比较偏僻,但是陈闻伍还是担心被村子里人撞见,他拍了拍门就想让李卿卿跟他走。李卿卿可不是原主,她现在巴不得这个人有多远滚多远,根本不可能跟着他就这样离开。

陈闻伍见李卿卿一动不动的,有点烦躁的压低声音道:“青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卿卿:“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以后不要来了。”

陈闻伍闻言顿时就怒了,他隔着院门指着李卿卿的脸,差点没忍住就叫了起来。

但是他想到这家还有个废物男人在,他忙又压低声音道:“你耍我?”

沈乐香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忙紧张的伸手拉着了李卿卿的衣服。她最害怕大人之间吵架打架了,之前她娘就跟四婶婶大吵大闹过。娘当时满脸狰狞的模样格外吓人,她的眼睛红的几乎都要滴出血来,额头上的青筋也一根根的爆出来。

李卿卿伸手把她的草帽压下去,盖住了沈乐香的小脑袋瓜子。沈乐香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忙手忙脚乱的想要扒拉开草帽。在她自己奋力与大草帽奋斗时,就听见她娘愤怒道:“咱们两个到底谁耍谁,你心里比谁都清楚。陈闻伍,左拥右抱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陈闻伍在跟原主勾搭上时,并没有跟之前的女人断绝关系。他的相好除了村子里的一个寡妇,还有一个是他们知青队的小姑娘。原主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李卿卿不是原主,她可是看过正本小说的人,当然对陈闻伍这个臭男人一清二楚的。

陈闻伍突然被李卿卿质问,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张油腻的脸上闪过一丝心虚。他料定是李卿卿不小心看到了什么,忍不住对李卿卿道:“你都看见了什么?还是别人对你说了什么?”

李卿卿挑了挑眉头,看着陈闻伍心虚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心。这种男人若是放在末世,她早就把他扔进丧尸堆里了。

“你放心,只要你以后不找我的麻烦,我就答应帮你保守秘密。”

陈闻伍听出来李卿卿是在威胁他,一张泛着油光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他之所以明知道乱搞男女关系很危险,还敢冒险在大队里勾三搭四的,那是因为他家里还是有一点背景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被一个臭女人威胁?

陈闻伍的心里虽然很不爽,但是也知道如果对方知道了他的事会生气也不奇怪。女人嘛,都是喜欢争风吃醋的性格。只要他放下身段好好的哄一哄,还不是乖乖的来到他的怀里?

陈闻伍见李卿卿的脸上还有怒气,也不好继续在她家门口与她争辩,只好忙堆出一张笑脸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青青你跟我去前面的小树林,有什么话咱们在那里好好说清楚。”

李卿卿闻言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一双浅栗色的眸子也渐渐冷了下来,“不用了,我现在看不上你了,还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陈闻伍听到李卿卿这话,脸上的笑意顿时挂不住了。他伸手指了指李卿卿的鼻子,大概是被她的话给气到了,“李青青你好样的,以后你就是求着我,我都不会再正眼看你一眼。”

陈闻伍放下这句狠话之后,就转身气呼呼的离开了。原主有求于陈闻伍,所以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有点卑微,所以才让陈闻伍觉得她非他不可。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扒着他都女人,已经被一个叫李卿卿的异世女取代了。

沈乐香有点担心的看着李卿卿道:“娘,坏叔叔会欺负娘吗?”她年纪尚小,很多事情都听不懂,但是她看得出来那人看她娘的眼神很凶。

李卿卿伸手拍了拍沈乐香的小屁股,面对小家伙这样单纯的关心,她的心里面有点开心。她突然觉得自己穿越过来真值得,不用承受两次怀胎十月的痛苦,就有了两个可爱懂事的孩子。而且孩子还是一男一女,她突然有一种儿女双全的成就感。

李卿卿抱着沈乐香转身要回去,就看见沈家好正站在门口看着她们,一张小脸蛋上满是羡慕不已。李卿卿一开始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等到把沈乐香放了下来之后,沈家好挪着小步伐蹭到她身边,然后用他小鹿似的湿漉漉眼睛看着她,李卿卿这才后知后觉得明白了过来。

李卿卿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就随手把他也抱了起来。这孩子的体重比沈乐香更轻,揣在怀里的感觉轻飘飘的。沈家好被李卿卿抱起来之后,小瘦脸上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来。

回到里屋里面之后,沈乐香就飞快的解决了自己的稀饭,然后跟弟弟一人拿一张饼子,乖巧的坐在炕上玩了起来。

李卿卿把两个碗清洗了一下,就几大口把自己的稀饭喝了,又吃了四五张烙饼子才停下来。饥肠辘辘的肚子一下子有东西,李卿卿顿时觉得这日子跟神仙似的。她一边舒服的叹了一口气,一边把剩下的稀饭倒进另一个干净的碗里,就指使着两个孩子把沈慕军叫醒。

沈家好一边伸手轻轻地抓了抓沈慕军的胡子,一边小小声的贴在他耳边叫:“爹,爹,娘做了好吃的……我跟你说,特别特别好吃……”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一双大眼睛还偷偷的看一眼李卿卿。那小脸上神秘兮兮的小模样,逗得李卿卿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沈家好见李卿卿没有发现,他在和他爹在说“悄悄话”,于是继续压低声音道:“爹,你快起来呀,有好吃的,不然要被姐姐吃了。”

沈乐香正想要再拿一张饼子吃,闻言立刻红着脸转过身来坐好。她先是偷看了李卿卿一眼,见李卿卿完全没有反应,立刻回头凶巴巴地瞪了沈家好一眼。

延伸阅读

溢香博客披萨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u9ee.shtml
西式快餐风靡中国大陆。作为西式快餐的代表之一——披萨,以其独特的风味赢得了人们的喜爱

华夏家校通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gcdu.shtml
华夏家校通http://www.hxjxt.com是现代多项高技术集成的高明综合系统

飞学教育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bcwg.shtml
飞学教育是能飞联合教育旗下个性化教育机构,行业首家通过ISO9001︰2008国际质

依添琪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nz1c.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1年08月02日品牌介绍:依添琪成立于2011年8月2日,简称“

雅特汽车附件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xwyv.shtml
常州市雅特汽车附件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高新区是以生产汽车车轮用轮锁、

温湿度控制器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g380.shtml

丹尼斯便利店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tho.shtml
丹尼斯百货是一家专业的百货零售企业集团,相信很多人都是丹尼斯百货的忠实粉丝。丹尼斯百

香港翠梦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xmkt.shtml
一、开店方式1、专卖店:即单独使用店面开设的精品翡翠加盟香港翠梦品牌专营店铺;2、专

魅力818酒吧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gd3j.shtml
魅力818慢摇酒吧是邢台有特色的酒吧,装修豪华时尚,有音响灯光效果、国内外很强DJ组

徽膏宗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s4bl.shtml
膏药医治更是其中一颗璀璨的明珠。膏药在我国有着几千年的应用历史,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不负骤雨第四章在线阅读

    特兰太太很会用物质奖励刺激大家的热情,因此三不五时的,她就会找出点人们急缺又十分渴望的东西出来充作噱头,让大家更用心的干活。莉迪亚以前从未得到过这样的奖励——她的名字在所有人心里已经和笨手笨脚化作了等号。如今,特兰太太居然宣布她作为这次比赛的第三名——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接受。当然,特兰太太几十年如一日

  • 超级巨富系统在线阅读暴飞龙

    9.暴飞龙很快就飞到了巨金怪面前。他凶恶地眯着眼睛,扇着翅膀,然后动了动鼻子嗅了一下。冲尤娜怒吼道:[你身上有那个讨厌的人类的味道!!他在哪里!我家的宝贝龙在哪!!]那副凶巴巴的模样格外吓人,估计如果不是尤娜身上自带的亲和力,现在就已经被暴飞龙的龙之怒照着脸针对了。远处藤蔓下躲着的三人也在瑟瑟发抖,

  • 香蜜同人之两心相知(润玉)⑧:我,饶你不死

    众人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林沫惊讶的看着你:“你...”你看着林沫说:“想知道我如何掌控他们的?很简单啊,你给过他们自由吗?你把他们当人看了吗?你尊重他们过吗?没有过吧,所以,他们只不过是表面听从你,只是为了等人下命令杀了你,现在看到了,他们并不是真的忠心你。”一个身穿白色短款婚纱的人,从天族众人后面,

  • 笔奥第一章在线阅读

    1、吞噬进化系统,抽奖:缠绕能力僵尸世界。十年前,一个道士来到了任家镇,在镇外建立了一个义庄,并且带来了一棵柳树,种在了前院。这个道士,名字叫林凤娇。任家镇的镇民都称呼他为九哥。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都开始叫他为:九叔。十年时间,九叔分别收了两个小家伙做徒弟,大师兄叫秋生,小的叫文才。秋生鬼灵精

  • 霸道女配爱上我第7章在线阅读

    张进放一行人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再次喷出一口血,“爹,你没事吧。”张音舞很担忧的扶着父亲,这次丹田被废无论是境界还是精神上都是很大打击,对于一个以步入中年修炼速度逐渐放缓的人来说。“你们先送父亲回去以最快速度治疗。”张音舞咬咬牙。“是,那小姐怎么办。”“我要看看楚亦那狗东西怎么死。”按她预想,刘天令

  • 下一秒,爱上你!第四章

    “小芋,怎么今晚看你有心事啊?”高怀敏边换服装,边问安平芋,一起做和音手半年多,工作上的默契自不用说,平时两人也颇聊得来,因此安平芋脸上的恍惚,被她看在眼里。“是不是那个秦总?”“啊?不是。”安平芋回应过来,忙笑笑摇头。高怀敏换上一袭低胸晚服,好心地提醒她:“小芋,我听说秦总要对你有动作,别问我哪得

  • 你是我爸爸在线阅读第五节

    光明,总是让人感觉到一阵温暖,无论是什么样的光明都一样。即便是黑暗中游荡的鬼火,也比那些沉闷的黑暗看起来可爱得多。望着远处的那点光亮,龙扬忽然感觉很温馨,就像是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忽然就到了家门一样。微弱的灯光,微弱的呼吸,还有灯光下母亲那双温暖的手,斑白的双鬓虽然已经被岁月所侵蚀,但是那张脸,永远

  • 寻域界系统的作用(求评价)

    走出了餐厅之后,系统冰冷的声音在苏哲的脑海中响起。“恭喜宿主顺利完成了任务,特此奖励宿主100000人民币。奖励已发送到宿主的银行账户中,请注意查收。”系统话音一落,突然手机振动的声音响起,这是他设置的短信通知。苏哲当即拿起手机一看。【您尾号8300卡8月2日10:56炎黄银行收入(跨行汇款)100

  • 小刺猬,我带你回家第十章在线阅读

    红罗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千夜思门上是一面玻璃,透过玻璃,恰能看见门外街上的情形。红罗浅浅一笑,“是瑞和酒店的王先生。王先生下午请了我喝咖啡,顺路送我到千夜思。”白昆想起来了,在千夜思见过几次,很捧红罗的场子。他沉默不语,静静盯着那一片晚照,如触礁的轮渡般缓缓沉入夜色。许久,华灯初上,白昆淡淡开了口,“

  • 止道第三章

    芽优……?池宇细想,从未听过‘芽’这个姓,他简短道,“你好,我姓池,名宇。池宇。”芽优在心里跟着念了一遍,仰起脸问,“是下雨的雨吗?”“嗯……?”池宇发现她想再次揪他的衬衫,已先她一步弯下腰,把耳朵凑近,芽优的呼吸亦如羽毛般,轻撩着池宇的耳朵……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这么近的和他说话。“是下雨的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