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洛克王国]神圣骑士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清风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黑暗的笼罩之下,繁华的街道上灯火通明。

有人在灯光闪烁的嘈杂的人群中乱舞,虚度着时间,荒废着光阴。

有人在斑驳的月色中,仰望星空,做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梦。

有人在寂静的写字楼中埋头苦干,被现实的残酷所压倒。

有人她在黑暗的夜色中迷失,陷入无穷无尽的梦中梦,被过往的回忆纠缠。

十年前:

九月,即使是上午,太阳依旧强烈,晒得刺眼。

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用一句比喻来说,仿佛是,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额头和后背上不断地有汗冒出来。

尽管出门前已经涂了三层防晒,依旧晒的人头晕。

“沐沐,你没事吧,要不要吃颗糖?”

这是苏沐的舍友王璇,小姑娘很细心,认识没几天就知道了她低血糖这个毛病。

苏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她说,“没事,我来之前吃过。”

用王璇的原话来评价苏沐:皮肤白皙,比普通女孩的皮肤还要白,手上的血管清晰可见,眼睛大大的,特别有神,五官很漂亮,很清丽,越看越好看,像小仙女儿。

王璇看着苏沐略微苍白的脸,对她说,“那你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好。”苏沐不善言辞,对于这个小姑娘的热情,她好像有点招架不住。

-------

“好了,都安静,教官要来了。”

这是他们的辅导员,姓王,看着挺和善,实则不然,笑面虎一个。

这是宿舍另一位成员,李丽丽对她的评价。

听见导员的话,大家都踮起脚尖,朝远处看去。

这个专业女生较多,女生似乎是都对教官有着浓厚的兴趣。

苏沐的眼光,跟随着他们,也朝不远处看去,阳光太刺眼,有些看不清。

只见那个绿色身影逐渐逼近,

越来越近。

那是什么感觉,

心跳失去了原有的频率,呼吸好像也停止了。眼睛再也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一眼万年。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那一刻,那一眼,让她以后的生活,天翻地覆。

就好像是上帝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四个字:在劫难逃。

苏沐实在是无法用她贫瘠的语言来形容她当时的感受。

炎热夏天的一抹绿茵?一瓶冰水?寒冷冬天的阵阵暖气?一杯热牛奶?后来好友用尽毕生语言功底,来帮她形容他。苏沐细想,这些都不是他,她无法描述,但她可以确定,他是她短暂的生命中,最特殊的颜色。

在以后的生活中,她时常会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

他没有帅的很惊艳,像白开水,但好像又像是夏天的汽水,很耐看。或许是军营生活的历练,他的五官棱角分明,很坚毅。站在那里的时候,像一棵沙漠中的白杨,屹立不倒,是最坚韧的存在。

他很高,在人群中一下子就可以凸显出来。苏沐一抬头便能看见他。

他站在队伍的正前方,他抬手,整了整自己的帽子。

他穿的是作训服,天气太热,他把袖子挽到手肘处。

他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青筋很明显,手臂线条很流畅,肌肉感很明显。

她看着他,出神。

人群前方的那个人鹰眼像是扫射一般的,从左至右看了一眼所有的同学。

“稍息。”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大家也很给面子照做。

“我是你们这半个月军训的教官,由我负责你们的训练,和你们军训期间的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最好还是不要麻烦我。”

他们连队人很多,苏沐被夹在中间,但是,她仍可以看见他。

苏沐在人群中,目光穿过人群。

阳光很刺眼,但她依然迎着光,朝他看去。

后来那天晚上,回到宿舍后,苏沐在她的日记本上写了这么一句话:

今天,我遇见了一个人,然后我想,他应该是我迎着刺眼的光,也要望过去的人。

窗外的月光如水,轻轻柔柔的洒进窗户,洒在桌上,流淌在地面上。像是少女的心思和秘密,再也藏不住。

而苏沐的秘密,永远藏在了日记本里。

--------

军训生活就这样如火如荼的展开。

或许是女孩们天生对军人的好感,总有人偷偷的在休息的时间里讨论他。

(我们教官好帅啊)

(听说我们教官是隔壁军校的,还是个学生呢)

(那不是应该和我们差不多大?)

(人家好像都大四了)

(他多少岁啊)

(好像比我们大三岁)

(长这么帅,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怎么,想追啊,去追啊,别害羞,万一成了呢)

(听说追他的人可多了,从咱学校门口能排到他们学校门口)

(算了吧,他们这样的,毕业就不知道能被分配到哪里去,我可不想异地恋)

苏沐坐在一棵大树底下,听着她们的说话的声音。眼睛却是望着不远处另一颗树底下的池敛。

少女时期的暗恋,酸涩又隐晦,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望着。仅是这样,对苏沐来说,便以足够。

苏沐看他在和隔壁连的教官说话,不知聊到什么,他笑了起来。嘴巴微微扬起,眼睛眯成一条缝。

她喜欢看着他和别人说话,喜欢看他和他熟悉的人说话时,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

他笑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像一个小月牙儿。

每次他走到她跟前,或是在她身旁停留的时候,她总是会用余光偷偷的看他,将他的样子,更清晰的映在脑海里。

他很认真负责。

练队列时,他总是会走近,纠正对方的错误。

有些**学,总是借着这个机会,故意动作做得不标准,来吸引池敛的注意,和他搭几句话。

站在苏沐旁边的同学,动作不标准,他走过来,纠正那个同学。

“五指并拢,贴紧裤缝。”

他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但却很有穿透力。像一个烟花,在她的脑海中炸裂开。

苏沐强忍住她快速跳动的心脏,将头微微的转动,尽量的用她的余光去看池敛。

看他剃的很短的头发。

看他直挺着的背,他站在那里的时候,像一棵白杨,挺拔,坚韧。

天知道她是有多想和他说一句话,但是她却没有勇气,不敢靠近。

在他休息的时候,她又总是会在他身边走过,只为了那匆匆一瞥。每当从他身旁经过的那一刻,心跳总是跳个不停,不敢看他。

有一次,苏沐和舍友结伴去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和几包纸巾,在经过他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他正低着头,同战友说着什么。

巧的是,她口袋里的纸巾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苏沐浑然不知。

池敛看见了,朝毫不知情的苏沐喊道: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他的声音,让本来就紧张的苏沐更加无措,她转头,正好掉进他深邃的眼眸中。

像是无尽的深渊,吸引着她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池敛看苏沐呆呆的样子。

他指了指地上的那一包小小的纸巾,“你的东西掉了。”

苏沐的心脏狂跳,似乎是要从心脏里跳出来。

池敛帮她捡起,伸手递给她。

苏沐这时才回过神来。

连忙接过。

“谢谢教官。”

她说完,便拉着舍友匆忙的走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坐在池敛旁边的另一个教官对他说:

“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的,怎么看着傻乎乎的样子,这么热的天,不会是热傻了吧?”

池敛没有搭理他。

那人又说:

“池哥,你还是对他们稍微放松一些,这么热的天,他们哪能受得了。“

“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细品嫩肉的,可经不起你的折腾。”

“这些祖国的花朵,就这么被你摧残成傻子了,唉。”

面对林阳的喋喋不休,

池敛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

那眼神像是泛着冷光的剑,刺得林阳浑身直打寒颤。

---------

每天军训结束,他去休息的时候,苏沐经常会跟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看着他的背影离去。

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苏沐觉得,或许是因为他是军校生,池敛对别人的视线特别敏感。苏沐知道,所以,她尽量不直接的,□□*的看他。总是小心翼翼地,偷偷的打量他。

偷偷的喜欢一个人,真的很辛苦。

但是每天都能看见他,看他说话的样子,看他生气的样子,看他面对刺眼的阳光,仍面不改色的样子,看他笑起来时的样子。

很开心,很满足。

尽管,他根本就不认识她,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或许,他连自己是他带的军训的学生都不知道吧。苏沐想。

所以,在苏沐的日记本上有这么一句话:

他的出现,让我的生活不在变得像一潭死水,他好像是一道光,能带给我我所需要的安全感。我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喜欢,但是我十分明确的知道,我的视线离不开他。

后来和多年好友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好友总是一脸欣慰但又惋惜地说:

“傻子,这就是喜欢啊,你喜欢他,他身上也恰巧有你所需要的,这不正好吗。”

“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爱是你怕黑,而他,偏偏是灯。“

“你缺乏安全感,而他,可以带给你安全感,你需要他。“

只是那时的她,愚钝,迟移,胆小,而他们之间又存在着无法逾越的阻碍。

他甚至都不知道有一个叫苏沐的女孩子在默默的喜欢着他。

以至于,她青涩又隐晦的暗恋不疾而终,从此落下遗憾。

自此,魂牵梦绕,心魔缠身,无法挣脱。

延伸阅读

另类江湖历险记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zhiget.cn/bcs2.shtml
陆玦不想通过旋涡走了,对方能取走一位大能肉身体内的鬼物,本身的修为便是不凡,而如果对

裂天龙尊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get.cn/nsfv.shtml
段飞被安排在离双子大厦不远处的一幢大楼内,他所在的房间是整个Y市最奢华的总统套房,房

SS大陆酒店天南,放过我  http://www.zhiget.cn/bxmi.shtml
第二天,莫小米跟着向东宁回家去了,说是给向东宁接风洗尘。“东宁这小子,眼里就有你了,

田园小福女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zhiget.cn/a21.shtml
安琪完全没想到莫言柒竟然真的把这些事情拿出来说,脸色瞬间僵硬了一下。周围的人也是愣住

古桑神树之破茧传奇之事情似乎更复杂了  http://www.zhiget.cn/nd45.shtml
刚妹一愣。“老师和学生集体隐瞒,显然是有隐情的,我猜就是问其他人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问不

神陨之但为君故神一般的高中(2)  http://www.zhiget.cn/ndio.shtml
“闭嘴!”两人异口同声,然后互相对视。对视的眼瞳中充满着震惊、不敢相信的神情。尴尬、

向往的生活之养殖大师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get.cn/6dvk.shtml
语言不通,苏媛媛决定忽略这个女人,下楼看看是什么状况。那女人见她要走,也跟了上来,继

开局甩了白莲花扶弟魔雨  http://www.zhiget.cn/syta.shtml
Chapter10这一天,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梵云馨慵懒地趴在窗户的旁边,细细地欣赏

指纹笔记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zhiget.cn/ymbc.shtml
看着逆默默吃瘪的样子,夕颜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她开始细细的打量着,盘腿席地而坐的逆。黑

穿进古早文拯救反派大佬[快穿]在线阅读夜灭城主府  http://www.zhiget.cn/g2yq.shtml
“少爷,要走了,他的修为只有练气一层,我这就跟上去,把东西给您带回来。”“那就有劳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见他这孩子看着怪抗揍的

    那天是三月初的一个大晴天。前几日降了一场开春后的雪,只把各家房檐上的瓦片薄薄铺了一层,这两天的阳光一晒,官道上已满是泥泞。晏二哥推开客栈大门,正打着哈欠,一时被闯进屋里的料峭寒风撞得整个人一激灵,原本拿起来打算揉揉眼的小手就势搓了搓脸,又是精神了几分。大堂里,晏渡刚刚蒸完了三笼包子,正老神在在地坐在

  • 妙卿第三章在线阅读

    然而,想象是挺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无比骨感。深入黑暗森林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四周依然寂静得可怕。张凡实在有点怀疑,这是**?连传说中的怪物都没有?有没有搞错啊?不过,如果真要说出现怪物,他还真是有点无所适从。张凡不知道的是,此时**里早就闹翻天了。一切,源自于一条全系统公告。“由于玩家“这么风骚?”触

  • 都市之我的作死系统在线阅读酝酿中的暴风雨

    安世阳正在协助萧红玉处理文件,就在这时,又响起了敲门声。“请进。”萧红玉说。一个怪人推门而入,穿着宪兵制服,嘴里叼着两根大雪茄,乍一进来就把办公室弄得烟雾弥漫,安世阳急忙把玻璃窗打开,他知道萧红玉最讨厌烟味了。果不其然,萧红玉抓过一份档案袋对着那人脸就砸了过去,口中骂骂咧咧:“封常清,你给老娘滚一边

  • 赤龙血之纵横苍云第一次流浪

    她蹲下来,束起食指在沙滩上画着符号,写下自己的名字,最后写下我的名字。我问她:“为什么是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她说:“此时此刻,此景此地,只有你我。”最后,她所留下的任何痕迹,都被海水带走。或许这样的足迹没有任何意义。而她却说:“海水带走的,不过那些表面的足迹,而那些真正的足迹,会随着没一滴海水流浪

  • 都市之万界直播系统之我的r卡呢?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符咒一被林遥画上了五芒星注入灵力,便迅速腾空而起浮在半空之中,腾起大片烟雾。在林遥期待的眼神中,烟雾渐渐散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N卡盗墓小鬼。WTH!!!林遥简直不能相信他的眼睛,他用力的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再凝神望去,出现在他眼前的仍然是那个一身紫衣的盗墓小鬼。林遥再

  • 我的朋友都找了极品之临安事故

    人总会不停的走,林枫没在曼陀山庄呆多久,毕竟曼陀山庄只有林枫一人,如果有电脑、手机这两样东西,林枫还能待得住。也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对于林枫来说不管到了哪里都无所谓,毕竟他还没有融入神雕世界。对于林枫来说他并不想和原著有联系,再他心里感觉一切都不真实而且还有一丝恐惧感。要不然早就打听成名人物来推断此

  • 洪荒都市之绝代霸主之规矩

    伏席眼中骤然射出一抹精光,心中很是舒坦。自家的系统果然给力!就体验了一个修炼空间,竟然不但修炼起来十分愉悦,而且修为还提升的那么快。自己的修为简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这样的提升速度简直是吓人!要知道大罗以上的修为,要提升一步有多不容易。甚至有很多人修为到了大罗境界,终身不容再进。就是能提升也是

  • 都市之无限进化之第九章

    并盛真小!云雀坐在风纪委员办公室,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银发碧眸的转学生,由衷感叹。两人对视了一下:“……”“是你?”“你违反了风纪。”两人同时开口说道。“……我又哪里违反风纪了!”“全身。”“哈?你在耍我吗?!”“我可没兴趣耍你,看来以你的智商难以理解如此简洁的话语。那么换句吧,从发型到服饰。”“……你

  • 我!洪荒天庭一天兵在线阅读第9节

    “咻……”一道黄沙聚集而成的箭失破空而来,张凤府耳随心动,不回头的避开这一箭,双指拈花将那绝对足够随意洞穿墙壁的一箭奉还回去,又是一箭,两箭相对,砰然炸裂,与此同时数十箭再度齐齐射来,张凤府不慌不忙尽数拆下。“好手段,看来两年不见,你的玄功进度不可谓不是一气千里,难怪他们会派你出来。”张凤府身后出现

  • 直播之全能王者脏东西

    “嗨,只是女鬼啊,真没意思!”郁池欢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无趣地说。电视屏幕中,围着现场的人愈来愈多,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那刘某还未被送到医院救治,如今跟猴子一样被众人观看。近几年发生这种事已有八例,每次发现受害者都是在早晨,搞得人心惶惶,但真要再次碰到这种奇怪的事,大家还是异常好奇,围在一旁八卦。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