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价前妻第七章

作者:安染染 来源:言情小说吧

许妙柔眉头微皱:“想来他已是知道琼州城内的事情了。若他插手此事,怕必定会打乱主上的计划。”

夙血收起方才一副委屈的模样,淡然道:“放心吧,我在城内洒下的毒,不仅对凡人有伤害,对修仙之人也会造成一定的伤害的。不过比较轻微而已,所以魅影姐放心吧,宋玉华他不会有事的,他应该也不会再此久留的”夙血话落,便感觉身后一冷,循着感觉望去,但见魅影目光清冷的看着自己,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躲在许妙柔身后。

“你这丫头,嘴怎么这么不严实,什么话都说。”许妙柔对夙血轻喝了几声:“魅影,如今该怎么办?宋玉华修为高深,若他封了城,想来便是无法再聚集魂魄替主上送去。”

“主上的大计不可耽误,不然夙血便会受到主上的责怪。你们二人在此等候,我前去查看一番。”话落,魅影便化了清风而去。

琼州城内,宋玉华看到这死气沉沉之景时,眉头紧皱:“未曾想到魔界之人竟如此心狠手辣,竟欲屠了整座城。”

“师父,弟子查看了城内的每个角落,发现百姓都中了毒,无一人幸免。”听完方去查探城内情况的玉箫的汇报,宋玉华心情沉重的几分:“可又曾查探到魔气的存在。”

“没有。”玉箫的话,使得宋玉华不仅生了疑惑。若是妖魔所为,应该会探查到有魔气的存在。

宋玉华翻手朝天打去,一道金光犹如大网在琼州城上空蔓延,欲将琼州城包裹。忽然,宋玉华只觉身侧一股凌厉的剑气刺来,掌中泛着金光挡去,但见一柄泛着紫光的飞刀被自己挡下,失了灵气,掉在地上。

宋玉华循着飞刀射来的方向警惕望去,但见一名魅影从天而临。玉箫见到女子,立即拔剑迎战。

“未曾想到竟能在这里与你相遇。”话落,魅影看向玉箫:“你门下的弟子都是这般莽撞行事?不问缘由,见人便要拔剑迎对?”

“璇……魅影,我问你,现琼州城内发生的此事,可是与你们有关?”

“是与不是,你心中不早就明了了吗,又何必问我?若我说不是,呵,你可会信?”

“妖孽,既然你已经承认,那便受死吧。”玉箫话落,持剑迎了上去。

“箫儿……”宋玉华担心唤道。看着持剑来的玉箫,魅影轻笑一声:“不自量力。”话落,身形便在原地消失,玉箫还未反应过来,便察觉魅影已到了自己身侧。惊讶之余,便但觉魅影掐住了自己脖子。

魅影轻蔑的看了看被自己钳住的玉箫,冷笑一声:“当真以为入了宋玉华门下数年,便有了些本事?在我面前,你不过是只蝼蚁罢了,妄想杀我?可笑。”

“放了他!”看着宋玉华眼中的心疼和担心,魅影不禁觉得有些可笑:“放了他?宋玉华,百年前云虚门中,你为何未想要放了我?而是想致我于死地?如今让我放了他?可笑。”

魅影话落,气氛沉寂良久,宋玉华缓缓道:“你我之间的事,与他人无关。”

“既然你都说了是你我之间的事,那我便给你一次让我放过他的机会。”魅影出手封住玉箫的穴道:“若今日你能胜了我,我便将他换给你。若败给了我。”魅影伸手轻抚玉箫的脸庞:“不仅要将弑神刃还给我,你的爱徒也要归我处置,如何?”

闻及此言,宋玉华身躯微震:“此话当真?”

“自是不假?”魅影话落,轻瞥一眼身侧的玉箫,但见他嘴角微扬,一股胜券在握的模样。魅影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当真他能胜过我?”话落,便见宋玉华出掌而来。

魅影双手掐印,数道紫色剑气凌空而去。宋玉华见状,掌中泛起的金光将他包裹,挡下刺来的剑气。魅影见宋玉华将近身前,一掌迎出,另一只手抓住玉箫的衣领。

两掌相对,一股强大的气势蔓延开来,两人皆向后退去。

魅影带着玉箫稳定身形,看向不远处脸上满是惊愕的宋玉华。

“仅仅百年,你的修为怎会长的如此之快?”面对宋玉华的疑问,魅影冷笑一声:“自然是拜尼所赐。百年前,你用九仪剑封了我数半修为。妙柔为了解开我体内九仪剑的封印,将自身大半的修为输给我了。若非这样,我怎会仅仅百年便有了如此修为。如果你还想要你爱徒的性命,那便快来吧。”

宋玉华眉头微皱,随后双手结印,一个阵法在他身前显现出来,阵法上的图案让人晦涩难懂。

“上古仙术吗?”魅影轻笑一声,但见阵法中飞出数道长剑,直奔而来。魅影将手伸出,身后数朵梅花纷飞,长剑紧邻魅影时,却被一股无形的力所挡住。宋玉华此时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上古魔术,你怎会……”

“宋玉华,你当真只有你一人是上古法术吗?”魅影话落,伸出的手向上扬去,便见漫天梅花飞散,被挡下的剑瞬间消失,宋玉华只觉胸口一股大力传来,随后倒飞了出去。

“你输了。”魅影看着堪堪稳住身形的宋玉华,神情漠然道:“既然如此,那便履行承诺吧。将弑神刃交出来。”

宋玉华嘴角挂着血丝,不忍的看着魅影身旁的玉箫。魅影伸手掐住玉箫的命门:“再不交出来,我便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我手上。”

话落,宋玉华拿出弑神刃丢了过去魅影接过弑神刃检查是真的后,便收了起来。

“如今你受了伤,那边早日回去吧。”话落,魅影揪着满脸难以置信的玉箫的衣领,将他带走了。

城外洞窟

魅影还未进到洞窟内,便听到了洞内传来一声惨叫,连忙拽着玉箫进入洞中。

洞内,但见一名面向生的稚嫩的男子被夙血骑在身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得魅影同玉箫都呆住了。

“夙血,若归,你们在干什么?”夙血与男子听到魅影的声音连忙分开。若归跑到魅影面前气鼓鼓道:“魅影姐,若归又来我这里偷丹药。”

魅影看向躲在许妙柔身后的若归,看到他脸上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好了,你都把若归打成这个样子了,还想怎样?要不然把他开膛破肚取出偷吃的你的丹药?”

“不要!”夙血听完立刻拒绝:“不要,都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那么大的一只魔凤,肚子里肯定好恶心。”

夙血的话,让几人听完不由得笑了。

“魅影,这不是宋玉华的大弟子玉箫吗?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许妙柔看向魅影身旁的玉箫,不解问道。

“想不到你的伤好的挺快的嘛。”玉箫话落,便觉得勃上一凉。玉箫看去,便见夙血手中拿着长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小子,说话给我客气点。你现在在我们手上,小心一会看你哪里不顺眼,赏你两剑。”面对夙血的话,许妙柔甚是无奈。

“这是我擒来的。夙血,为他服下城中蔓延的毒的解药。”

“哦。”夙血从腰间拿出一个瓷瓶,欲要倒出丹药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迷茫的看着魅影:“魅影姐,我没听错吧?给他吃解药?让他死了算了,反正和我们没太大关系?”

“他是宋玉华最爱的徒弟,我理当护他周全。”

“好吧。”夙血倒出一颗丹药放在玉箫嘴边:“张嘴。”

但见玉箫嫌弃的看着夙血手中的丹药,没有张嘴。

“哎,给你解药你还不吃?”话落,夙血一手砍在玉箫的后颈,玉箫下意识的张开嘴,夙血趁机将丹药丢进玉箫口中:“还得让我亲自动手。”

“你们给我吃了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能给人喂药这么折磨人吧。”吞下丹药的玉箫一脸恐惧的看着夙血。

“那是解药,不会要你的命的。瞧胆小的你”夙血鄙视的瞥了玉箫一眼。

许妙柔看着玉箫良久道:“魅影,你终归对他还是有情的。”

“怕是我前生欠他的太多吧,今生只能用情来还。”玉箫看着黯然神伤的魅影:“你们和我师父之前认识?”

“这不是该问的。”许妙柔没好气的回道。“魅影,你将玉箫带回来,想来宋玉华已经知道琼州城的事了?”

“嗯。”魅影应完,只觉胸口一阵发痛,最后吐出了一口血,身子向后倒去。

此举委实吓到了众人。许妙柔连忙抱住魅影:“夙血,快为她看看。”

夙血撩起魅影的衣袖,为她把脉。良久眉头紧皱:“方才魅影姐强行用了散梅术,耗损了修为,此时体内丹田灵气有溃散之意。”

“夙血,你师出药王宗,能有补救之法?”许妙柔语罢,但见夙血眉头依旧紧皱:“魅影姐自己方才坚持的太久,元神已开始消散。我是无能为力。想来只有我师兄药谷子上官羽能够救治了。”

“既然这样,那便待他去你师兄那里吧。若归,琼州城这边的情况由你看守,如有任何事情发生,立刻千里传音通知我们。”

“知道了。”

许妙柔看向玉箫,起身为他解开穴道:“这次便放过你。回去告诉宋玉华,若魅影出了任何闪失,我就算豁出这条性命也要血洗了了剑阳宗!滚!”

求月票和花花啦!!亦止第一次写长篇,文笔可能有些渣,还望大家多多提出意见啦!当然有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加入亦止的宝贝群哦:**,亦止和你们一起嗨!!!

延伸阅读

八一桥原味粉馆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bpzc.shtml
八一桥原味粉馆是长沙米粉馆的优秀馆子,初次来到长沙,一定要去的地方,一定要吃的美食就

金利豪迪栏杆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dktv.shtml
金利豪迪栏杆坐落于广东省高要市金利镇金盛工业区,地理位置优越、物流四通八达。本厂是一

邦尼干洗店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nyk7.shtml
邦尼干洗店、生产干洗机等干洗设备、干洗店干洗耗材和提供各种干洗店加盟套餐为一体的公司

中国状元学习网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xq22.shtml
中国状元网介绍中国状元学习网是专为中小学组织的远程教育网络,信息来自各省市多所重点名

霍桥丽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phxb.shtml
霍桥丽弟弹簧五金厂位于闻名遐尔的古城扬州,交通便利,环境舒适经过二十多年不懈努力,从

杨海蒂英语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bq82.shtml
“杨海蒂英语”是台湾著名中小学英语教学专家杨海蒂老师经过8年呕心沥血研究和创造的成果

婴之宝月嫂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y0hx.shtml
婴之宝公司凭借雄厚的资质、高明的营销理念、很强的精英团队,全方位的安全服务迅速占据很

广安达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pmvf.shtml
广安达手表是重量级手表、手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广安达手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思达特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slyf.shtml
思达特少儿英语加盟公司简介全国思达特英语连锁培训管理中心(北京金迪书雅文化发展中心)

北溟鱼加盟  http://www.estatesalesbytimeandagain.com/arnc.shtml
北溟鱼渔具是鱼竿、鱼钩、鱼线、鱼漂、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风策在线阅读埋怨老板被老板听见!

    “什么,杀了?”“别吧……”溟笙卧在美人塌上,听溟折扇的转述,吓得坐起!她就知道溟折扇不是一个好魔,这种让他烦躁的事情,他都会直接用暴力手段解决。但这人好歹也是原主的养父,小辈杀长辈多半被人诟病。这反派倒是干脆利落,咔嚓完事!溟折扇低低浅笑,眼尾微颤,一派从容优雅。“那就不动他。”溟笙松一口气,眼也

  • 真的不是反派啊在线阅读第四节

    何青莲看得出来自家姑娘情绪有些不对劲,任她怎么劝,楚韵眠也不想回煜王府,可今日又不同往日……但是最后还是拧不过楚韵眠,何青莲还是顺从着她,不想去,便不去了。得知楚韵眠一天几乎也没怎么吃东西,何青莲赶紧的去让人给楚韵眠做一碗她最喜欢的银耳莲子粥,给她送过来。等看着楚韵眠吃完东西之后,何青莲就让她先休息

  • 不要物种歧视第2章在线阅读

    商容仍在睡,根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但商容并没有睡多久,因为他被尿给憋醒了。醒来后,看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外套,不禁有些震惊。哪里来的的好人?这外套一看就不便宜呀!解决完个人问题后,商容便穿着这件西装外套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拍了一张半身照,发到微博,然后还配了一句文字:[寻找这件外套的主人!好人,看到

  • 地产浮沉录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事儿从头到尾是李家人自导自演的闹剧,拉着学校和段宜年陪玩。级部主任都气笑了,颤抖着手,指着李嘉豪的奶奶和爸爸:“你们把学校当成什么地方了?是大型碰瓷现场吗?”在场几位除了体育老师刘波有点懵逼之外,其他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段宜年没想计较那么多,哪怕这事儿确实有点滑稽过了头。他起身和级部主任、体育老师道

  • [忘羡]自救在线阅读第一节

    金陵,秦淮桃叶渡,春波碧无痕。月融台挂起新门额,上书“室雅茶香”,漫长无趣的梅雨季,这已称得上一桩盛事。天青冰裂纹茶盏盛得一碗深红普洱,新近时兴的茶种,淳厚有余而清雅不足,便在酒楼戏台上布好景,来听得一出雅致的戏去。伶人管弦转缓,袖上以月白细线绣了几朵亭亭白梅,不急不徐地开口:“谢氏衣冠,梅开剑花;

  • 老子带着三国杀系统虐爆火影在线阅读狼排与狗粮

    “今天就是我龙建凡翻身的一天了,我们,我们,我们,不用被追杀了,不用被追杀了,不用被追杀了,我们,我们我们,翻身了,翻身了,翻身了”龙建凡带领千峰夜翼龙,演奏了一首翻身农奴把歌唱……还是个三重唱……“哎呀,大早上的吵死了”我们的小狼王被优美的三重唱给吵醒了,霸气侧漏的,披散着头发,铠甲也没有穿身材凹

  • 我家是时空客栈在线阅读家里来客

    我叫唐丙,甲乙丙丁的丙。我家祖祖辈辈都是风水相师,传到我这一辈已经是第十五代了。风水堪舆、预测吉凶,听上去很不科学。其实风水之术并不神秘,只不过是研究天地元气和场能的变化,以及人在环境中的顺逆而已。我今年三十六岁,刚刚从一场浩劫之中侥幸活了下来。大家都说我命硬,在那样的绝境之中都活了下来。而我自己清

  • 忍冬传说之空难六周年祭之初始

    莫无用当然不是见财起意,他只是觉得手拍抓到手里有些舒服,一时之间不舍得放手罢了。手帕终归要物归原主的。把玩了一阵,莫无用新鲜感尽去,也就觉得无趣,当下便反身又回屋内,来到内宅,推开其中的一间房,把手帕放到床上。手帕正是从这间屋子内捡到的。脚步不停,从房中走出,关好门,又返回前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

  • 龙珠之爆破天穹能瞎哔哔尽量别动手

    “在那里!”战斗机上,蔷薇首先发现了华轩的位置,明显是愣了一下,然后目光惊讶的指着前面金色的云朵。此时华轩已经收起了背后的翅膀,隐藏了作为天使唯一的特征,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普通的....额,神!没错,就是神!特么的普通人谁能像他这样坐在九天之上云层幻化的金色王座之上,闪闪发光,如同上帝一般。“报

  • 执笔星河第八章

    谢云泽看着屠夫那宽阔的背影,微微勾唇。他把视线放在了一个其他人都没有留意过的位置。那便是屠夫的左手手臂。事实上,谢云泽在进入这个副本之后,就发现了一件事情。——他似乎得到了某一种不可说的福利。在他点破了系统关于两个阵营选择的陷阱的时候,系统就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如果谢云泽选择同时加入两个阵营,也就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