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书男配靠沙雕走剧情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银鞍照白喵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千年之约,十世为限。

而这一世,已是最后一世。第十世。

正如她所说:“这一世,汝又会如何待吾?”这场千年之约,又将以哪种结果结束?

是他如她所愿,娶她为妻?还是她随他入道,为苍生立命?

她没有去想这九世之中与他爱恨纠葛。那些记忆太过不堪,太过无可奈何,太过催断肝肠。

她只想知道这最后一世,又该如何收场。

万千浮影由繁而简,由多而少。交错而去,最后只剩下一幅画。

凌立在流玉枫梦境中的她,白衣如雪,翩翩飞舞。睁开闭着的眸子,凝神看向这幅从来未曾见过的画。

她知道,画中展现的就是她要找的人这一世的样子。

那是一个骑着青牛,出现在江南道庭之首的龙虎山上的孩童。

腰间别着一支笛子,十二三岁的年纪。

孩童自破晓时分云雾缭绕的龙虎山崇山领上,骑牛而下。一声鸡叫响彻山谷。

孩童听得鸡鸣,口中朗声吟道:“灵鸡有五德,冠距不离身,五更张大口,唤醒梦中人。”

诗声一落,四名灰袍中年道人急匆匆奔上崇山领来,作揖行礼道:“天师,徐神翁传来圣谕。”

孩童笑道:“是圣人请吾进京捉妖否?”

四名灰袍道人各自一愣,当先的道人道:“原来天师已然知晓。”

孩童笑道:“回书一封,吾即刻启程前往京师,途中会入金陵以观天生道婴,须停留一日。”

当先的道人应道:“是。”

孩童道:“吾离山期间,内事由道坚主之,永皊、守坚辅之,外事由德光主之,真阳、自方辅之。三日后,武当会有道友来访,由济阳迎之。”

当先的道人再应道:“是——”

孩童一挥拂尘,笑道:“吾去也。”四名道人抬头看去,眼前已无天师影踪。

最后一幅画,逐渐淡去。茫茫梦境中恢复了原来的平静,紫气如初盘空而起。

白衣女子垂下眸子吸了口气,冷笑一声,喃喃道:“龙虎山继张道陵之后最年轻的孩童天师。张鲁九,你当了十世的道士,还没当够吗?”

向四周蔓延开去的紫气深处,有声音道:“你的目的已达成,可以走了。”

听说话的语气,像是在赶人。

白衣女子一收心神,答道:“吾自然会走。不过在走之前,吾想提醒你一句。”

“吾有什么需要你提醒的?”

白衣女子冷声道:“吾刚才并没有答应,以后不来找你。”

“你——”紫气中的高人声音,被这一句话刺激的几乎已叫了起来。

白衣女子缓步走出紫气,四周无垠的冰凌迅速融化开来。

紫气中的声音除了叫一声,好像也没有其他发泄的办法,无奈道:“你修行上千年,竟然还是一副破皮的样子;别的女子这么大气的,无一不是巾帼英雄,唯独你成了一个巾帼无赖!”

“有谁说,修行上千年就得当一个君子吗?”

“好好的神女不做,偏偏要做一条怎么甩都甩不掉的蚂蝗。哎,吾的命真苦。”

白衣女子停住脚步,侧首道:“你若有意见,不妨与吾来分个高低。”

“你…还是快走吧,吾对你没意见。”紫气深处的声音完全没有了原来的高人风采。

“吾不信。”

“吾对你真的没意见。”

白衣女子化出梦中,留下一句:“等着吧,吾会再来找你。”

紫气深处的声音叹息道:“这难道就是,老实的怕霸道的,霸道的怕蛮横的,蛮横的怕玩命的吗…”

通亮的梦境回归到原始的黑暗,一道真炁从流玉枫七窍中散出。

雍容华丽,媚态横生的妇人,手里执着羽扇,重新出现在條天山上的吐纳台边。

妇人看着流玉枫惨白的脸色,沉吟了一会:“想不到你小子,竟然与他都有一番渊缘。”

摇着羽扇,向崖边移步而去,诡异笑道:“他既然身为张道陵之后仅有的一位神童天师,道法必然深不可测,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他已成年,修为理当更进一步,没理由算不出你今日的遭遇…”

“然而他明明知晓,却装作不知,像你梦中之人一样,任你落得如此下场。这又有何用意呢?”

妇人悠悠看了一眼星空,又向流玉枫行去:“你之所谓天命,可真是艰苦,还不如做个寻常人家的儿郎好。如今看你这要死不活的样子,什么墨家钜子、剑谪仙,包括那位没有心的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能够助你复原道心的,也就只有吾了。待你苏醒了,你可得好好报答吾才行…”

剑之初不远不近的跟在苏如是身后。

看着苏如是有些可悲,又十分可贵的背影,剑之初心里埋藏多年的那个问题无声浮上心头。

苏如是执着他的那柄竹剑,挎着马狂奔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剑客的神韵。可惜的是,这个剑客一招剑法都不会,甚至连一把像样的剑都没有。

剑之初不知道是股什么样的力量,才让苏如是一直记住自己是一名剑客,才能支撑苏如是走到现在。哪怕是一路走来碰了无数次壁,没人愿意收他为徒,苏如是始终未曾忘记最初的信仰。

别说是信仰与初衷。这个世界又多少人连回家的路都已忘记?甚至连为什么来到这里,都记不清了。

如果不是三岁儿童都会的《三字经》开头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只怕很多人还会认为,人之最初,性本是恶的。

剑之初也是如此。

他虽名为剑之初,可他已忘记了剑之最初。

为什么要练剑?为什么要成为一名剑客?剑之初已模糊了许多年。

因此,师父说他遗失了剑心,不再认他这个徒弟。

他说喝酒能让他学会一些东西。譬如说:原谅一个人。

这个最需要原谅的人,到底是别人,还是自己?

若是能与过去说一声再见。若是能与天地日月道一句别来无恙。若是能与人生握手言和。这个世界又还有什么,是不能原谅、不能放下的?

剑之初不知道。

或许是,不愿知道。

不愿知道换来的,当然是不愿原谅,不愿放下。

天色微明的條天山,花香馥郁,晨雾升腾,山顶更是云蔼连天,斗大的旭日自东方升起,投下一片炫目的光,给條天山披上一层红衣。

山顶上的一帘春梦楼更显仙境之姿。

当先纵马的奇葩苏如是,在條天山上山的路口停下。看看一左一右完全相反的两条路,一时拿不住主意要走哪一条。

正犹豫间,忽闻左边的道路上有人在喊:“卖书咯,卖书咯,春梦楼绝版藏书,以及刚完成的新作,通通大甩卖咯…”

延伸阅读

五粮液六百岁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dsun.shtml
五粮液酒是法国品牌耶米格干红葡萄酒江苏省总代理,也是五粮液六百岁常溧金坛的总代理。古

子冈玉坊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gf0v.shtml
『子冈玉』始于明嘉靖年间,由创始人陆子冈先生而得名。当时,各省市三大琢玉中心苏州、扬

仙平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63k6.shtml
“快速燃烧脂肪”“5法塑身术”“纳米水柱减肥术”“绿色能量瘦身”“香体瘦身”香港仙平

东莞动漫玩具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plzl.shtml
东莞动漫玩具主要从事以动漫、影视及游戏为主题的玩具公司,主要经营益智玩具动漫玩具遥控

妈咪乐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67sq.shtml
妈咪乐产后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创办于2010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信息咨询产后恢复的公司,主

妈妈十二愿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s7ex.shtml
如今社会,很多女性开始意识到产后对身体造成的巨大影响,所以开始选择各种产后恢复中心,

sliye圣来家瓷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s9tm.shtml
投资创业开店,其实就是找别人想不到的,或做别人没做准确的事情。考察好地方市场,看看有

景文文具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nwef.shtml
景文在世纪交替中崛起,象一轮初升的红日。以更胜一筹的力量和热情奔放的青春气息,谱写一

克林自助洗衣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sjwd.shtml
深圳市克林尔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自助电器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综合性服务公司。主要产

艺朵茶器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6u99.shtml
艺朵茶器隶属于河北艺朵茶器有限公司,成长至今已成为国内茶禅空间知名品牌。台湾艺朵在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有钱就是叼第一章

    第一章“你不要命了。”一道清冽阴冷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的时候,楚落依睁开眼。她反应迟钝的眨了眨眼,抬眸仰望着悬崖上面的人,终于看清了那张脸。在他那双墨色瞳眸中,如炬的目光彰显出几分冷漠,嘴唇因不耐而抿成一条平直的线,下颔线条冷峻优美。崖上的人容貌清俊摄魂,双眸深邃迷人,鼻梁高挺,肤色冷白,一身白衣玉冠

  • 空间枪神:守约传少年,我要你.....

    窗外下着蒙蒙的细雨,微风协着落叶飘落在地上,坑坑洼洼的柏油路上稀稀疏疏的人打着雨伞,脚步急促。雨滴落在水洼上溅起涟漪,少年的白色衬衫早已被雨水打湿,羸弱的身躯不停的在雨中颤抖,右手心紧握的是一枚戒指。少年苍白的脸上流着滚烫的泪水,静悄悄地站在路旁一声不吭,任由滂沱的大雨打在身上。良久化作一声长叹,少

  • 以死换生界物语在线阅读第六章

    天气一连几天都是晴好,楚娱这几天过得格外舒坦,文绯也没在多问过她什么,于是楚娱舒适愉悦的享受起了米虫般的快乐生活,自在快活。每天早上都是一觉睡个大天亮,醒来就在景仁宫里四处逛荡,虽然说她没有赏花赋诗的兴趣爱好,但是兴趣爱好这种东西,是可以培养的嘛!而且楚娱性格也不错,从前肥胖的经历没有让她像原主一样

  • 入世人尊之来访

    俞元和曾文麒一回到教室,又是一阵阵的欢呼。“元哥,你今天那个后抛球不错。”“对对对,麒哥那个低抛球也挺酷”“对对对对,真的当时秀的一批”“这回看谁还敢笑咱们班”“哈哈哈哈哈哈”……俞元烦躁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曾文麒也笑呵呵地摆摆手“过奖过奖。”抽屉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俞元拿出手机,是俞云发来的。“元元

  • 焚天龙神之仙灵谷

    “原来它说的《太玄经》竟藏在于我的识海里,难怪我之前没有发现。”在大道之音将《太玄经》传授于林亦后,林亦苦于各种办法也没能找到其所在,没想到此时居然发现了。他怀着好奇的心态,神识在识海里轻翩翻开《太玄经》的第一页,众多金光闪闪的文字排列成数行,涌现在识海空间。“太玄第一重,筑基。太玄年十五始于修炼,

  • 小二哥威武之太傅安否(1)

    是夜,天空犹如裹上一层墨纱,纱上点缀几粒忽明忽暗的疏星,细月掩在纱中,洒下一层朦胧的光。登月楼,始建于太祖三年,相传太祖平定北漠九十八部后,夜登城楼,恍惚中见月中似有仙人作乐,钟鸣琴瑟之声不绝于耳。彼时太祖已是九州巅峰之境,在月下痴望许久,遂转身下楼,翌日令擎天司始建登月楼,楼高百丈,登顶可直望白云

  • 雷动尊皇在线阅读第1章

    自薛宁穿越那日起已过去了五年,时光飞逝。回想那日,她还是心有余悸。那一日,薛宁刚刚坐在了电脑前,无奈地打下了《碧苍风云》这本书的大结局,书里面的安宁最后失去了所有,她苦苦挣扎,放弃一切所守护的悉数化为了泡影。安宁,安宁,她的一生从未安宁。记忆中的结局大约是,安宁穿着月白色的衣裳,脸上未施粉黛,眉眼如

  • 我是万神之主虚假的和善

    唉!江离珺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让她难堪,的确也是奏效了,关楚绮涨红了脸,站在那里,不敢抬头看江离珺,无奈,关楚绮只能点了点头说,“我先出去了!”然后,一溜烟跑掉了,江离珺不屑地笑了笑,他会让她自己知难而退……“怎么,他还没有起床吗?”关楚绮刚气喘吁吁地跑到楼下的餐厅,就听到了江夫人的声音,关楚绮结巴道

  • 以舞之名在线阅读第5章

    这个时代的岁首好像并不在冬春,而是在夏秋。卉紫回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叫颛顼历,以阴历十月的时节为一岁之首。汉武帝的功绩之一就是开创了年号的使用。打听打听便知道,现下便是元朔年号四年后九月,深秋。搞清了时间后,卉紫常捧着个木匣一看半天。木匣里,正是她穿越来时的手表和睡衣。卉紫记得起夜喝水时是深夜十一点

  • 娇荼电话的问题

    第4章电话的问题“周晓龙,你别一天到晚躺在床上,要捂出褥疮的,下来……我陪你下去走走。”“周晓龙,你又在看这些东西。你是大学生,怎么能天天惦记着玩**呢!”“夏侯剑,你如果想害他就给他吃这些垃圾食品好了!医生说了,不能吃这些高热量的洋快餐的!”对于周晓龙来说,莫月竹的陪护是福利,更是折磨。她说话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