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七寸元神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持笔载酒行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祁樾自那日离开昆鸣山后便与泠霜寻找沐瑶,可找了一天一夜也没寻到。想到袖中有玄尘的信以及在昆鸣山发生的事,祁樾斟酌之下决定还是先回凌云山将此事禀告严繁。

凌云殿,严繁看完玄尘的来信,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视线扫过见大殿上的祁樾与泠霜,独独不见沐瑶:“沐瑶呢?怎么不见她的人影?”

祁樾正要回话,一旁的泠霜抢先道:“回掌门师叔。那日我们去给玄尘掌门祝寿,师妹因在宴席上吃了些素酒不胜酒力醉倒了,我便带师妹去客房休息了。可后来我听到广场上传来的动静便出去了,再回房时便不见师妹的身影了,我以玉牌传音与师妹结果没有回应,后我与师兄又寻了一天一夜还是未寻到。”

凌云山的玉牌并非普通腰牌,其它弟子多是百年玄玉所造,而严繁与馥岚,还有泠霜三人都是千年玄玉所造,当中都存有对方的一缕神识。只要玉牌在身,哪怕持有玉牌的人在千里之外,只要集中意识就可在脑中与之对话。

严繁皱眉。

祁樾知道严繁一直对沐瑶有所芥蒂,眼含责怪的看了一眼泠霜,祁樾试图转移重点:“师父,阡埌阁消失世间数十年,如今突然出现,还给昆鸣山下了如此挑衅的战帖,必定来者不善,沐瑶师妹是初次下山,徒儿担心师妹遇到了危险,徒儿想再去山下寻一寻。”

严繁虽不甚待见沐瑶,但要放任其出事也是不能的,当下也只是皱着眉点了点头,交代了几句便让二人出了大殿。

祁樾出了大殿,脚步便开始匆匆起来,泠霜知他是心急去寻沐瑶,心中冒上酸意,小跑几步追上祁樾的脚步:“师兄,师妹有青玉箫在手,定是不会有事的,你这几日连着御剑甚费心神,不如我们休息一天再下山去寻她吧。”

祁樾脚下不停,语气比往日的和气多了几分生冷:“你若是累了便留在山上休息,我一人去寻便可。”

泠霜张了张嘴正要再说,祁樾已走出好几步远了,泠霜跺了跺脚,不情不愿,但还是跟了上去。两人走到山门口,正要御剑,一抹桃色身影自天而降。

祁樾喜出望外:“师妹!”

“师兄,师姐。”沐瑶身影落至地面,轻拂衣袖,青玉箫又变成了她腰间的一个小玩意儿。

祁樾向前一步,担心的道:“师妹,你去何处了?我与泠霜师妹还有昆鸣山的两个弟子寻了你一天一夜都未寻到。”

沐瑶脑中不适时宜的响起了司逸的那句“只有你一个人从天上掉下来了”,有些尴尬:“我未去何处,只是不胜酒力寻了个地方睡了一觉。”

打死她都不会说她是怎么寻了一个地方睡觉的!

泠霜从祁樾与沐瑶两人中间插/了进来,埋怨道:“你找个地方睡觉也该告诉我们一声啊,害得我跟师兄辛苦的找了你一夜。”

沐瑶呵呵的干笑几声。

“对了师兄,你身上可有银子?”

“有。”将腰间的钱袋给了沐瑶,“你要银子作甚?”

沐瑶掂了掂手中的钱袋,不答反问:“师兄,这些银子够一个人生活多久?”

祁樾想了想:“若是按照咱们凌云山的吃穿用度来算,一个人的话,这些银子足够他用上几年了。”

沐瑶瞠目,没想到这小小的一袋银子能够用上这般久。

凌云山虽也是修仙门派但并不像昆鸣山那般食素,一日三餐荤素搭配,穿着也比寻常的衣料好上许多。总之,沐瑶是很满意凌云山的伙食与穿住的。

将钱袋收进袖中,沐瑶就打算去杏林谷:“师兄,我还要再下山一趟。”说着就要祭出青玉箫。

祁樾拦住她:“你这方才回来怎的又要下山?”

沐瑶有些尴尬:“报恩。”

“报恩?”祁樾不解:“报什么恩?”

呃……

祁樾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知道她是不想说,也没有勉强:“就算是报恩也不急于这一时。你先与我去见师父,师父见你没回来,正遣我们去寻你呢。”

对于严繁,沐瑶能赤/*/*/的感觉到严繁对她的不喜,巧了,她也不喜欢严繁。不过虽然他们俩互相嫌弃,但沐瑶还是很好奇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他,但是至今摸不清原因。

她自幼在凌云山长大,从未曾下过山,自认没有做给师门抹黑之事。当然了,主要也是因为没有机会。所以对于严繁对她的不喜她委实是想不通,这一点有时还挺让她疑惑的。不过她这个人向来看得开,对于严繁的态度也不在意,反正都是表面上的,她该遵守的礼数规矩做到便罢。

“掌门师叔。”沐瑶站在大殿上,对上首处坐着的严繁揖了揖手,与往日一样的大家弟子的范儿,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严繁板着一张脸,开口就是教训:“身为凌云山的代表弟子,竟在宴席上吃醉了酒,这成何体统?你将师门的颜面置于何处?”

沐瑶心中窘迫,倒不是因为严繁的训斥,而是尴尬于自己浅薄的酒量。不过,为了早早结束严繁没有新意的训斥,沐瑶做出一副受教的模样:“掌门师叔教训的是,弟子知错。”

对于沐瑶这不痛不痒的模样严繁也心中有数,本想再训斥几句,但转念一想,沐瑶始终是馥岚的徒弟,他虽占着一个师叔的头衔,却终究不是师父。且馥岚又极是疼爱沐瑶,若是出关知悉了此事怕是又要与他置气。

严繁无奈的叹了口气,瞧着沐瑶不真诚的认错,心中只道罢了罢了。

出了大殿沐瑶就想下山,祁樾再度拦下她:“才去师父那里受了教,转眼间又要出去,你是还想再听师父的训斥吗?”

沐瑶果然停了脚步。虽然她不在意严繁对她说教,但是不代表她爱听。想着司逸反正是终日住在那处的,权衡利弊之下,沐瑶转身向着她所住的花阁去了。

杏林谷中。

司逸劈着今日所需的柴火,身后倏尔出现一个人,来人衣着光鲜整齐,比司逸的粗布麻衣强了不知多少。

“少主。”衡昱站在司逸背后:“两日前,东海鲭洲岛忽然灵气大涨。”

司逸劈柴的动作略一停顿,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划过几分喜色,声色却是淡淡的:“我知道了。”

衡昱揖了揖手,身影又蓦地不见了。司逸不缓不慢的劈着柴,好似方才并没有人出现过一般。

将一堆柴劈完归置妥当,司逸向着竹屋后面走去。竹屋后也是数不清杏花,穿过盛开的杏林,入眼的是一个花岗岩堆砌的坟墓,墓碑早已不是那块破旧的木板,而是上好的白岩,墓碑前放置着几盘点心果子。

司逸跪在地上,提着方才来时从杏树下挖出的一坛杏花浆,打开封口斟满了墓碑前的两个白瓷青花酒杯。

“爹,娘。孩儿要回阁中了,待得空了,再来看您二老。”

***

沐瑶在凌云山休息了一夜,却睡得不安稳,脑中一直出现司逸的脸,她天将亮她就醒了,匆匆的收拾好就出了花阁直对着山门而去,却不曾想在山门处见到了祁樾。

“师兄?”沐瑶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祁樾看了眼沐瑶手里的青玉箫:“我知你今日定会下山,近日魔教再度现世,你独自下山我不放心,便在这儿等着与你一道儿去。”

“这个……”沐瑶面露为难。不知为何,她直觉若是司逸看到她带着旁人入谷定会不高兴。

“怎么了?不便?”

祁樾见沐瑶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对沐瑶口中的那位“恩人”也好奇了起来。眼角余光瞥了眼守山门的弟子:“那好吧,我不去便是。”转身便往山上走。沐瑶就往山下走,不曾想到了山门处守门的弟子却不让她下山。

一名弟子道:“沐师姐,没有通行令牌我们不能放你独自下山的。”

这么一说沐瑶才想起来馥岚的确说过不让她随意下山的,只是她没想到馥岚竟会抓得这般严实。正想编个谎话糊弄一下守门的弟子,身后就传来祁樾的声音:“师妹,你走这般急做甚?”

沐瑶心下一喜,转过头道:“哪里是我走的急,分明是师兄你走的太慢了。”

这没有提前对过的双簧,唱的倒也不错。

祁樾嘴角隐隐挂上一丝无奈的笑,对守山门的两个弟子道:“两位师弟,我们奉师父之命,须得下山一趟。”

祁樾时常下山办事守门的弟子都是知道的,又听了两人方才的对话知两人是一起的,故此也没有多想便放了两人下山。待离得山门远了,沐瑶有些不是滋味道:“没想到下山我还需要借师兄你狐假虎威。”

祁樾也不懂馥岚这般做的用意,只安慰道:“师叔一贯疼你,她不让你下山定是有其原因,你也不要想太多。”

沐瑶没说话只是恹恹的点了点头,祭出青玉箫就要御剑,祁樾提醒她:“师妹,你的面纱……”

沐瑶摸了摸脸颊,“他已经见过我的样子了,戴与不戴都一样的。”沐瑶想起什么,又道:“师兄,待到了那里,你可否在谷外等我?”

“谷外?”祁樾重复道。

“恩。那里是个小山谷,他不喜人多,我也是无意闯进的。”

祁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那位“恩人”越发的好奇。

沐瑶脚下踩着青玉箫,耳边清风呼呼吹过。摸了摸腰间的钱袋,想象着待她将钱袋送到司逸眼前时,后者会是怎样的表情,嘴角不觉勾起一抹笑。

沐瑶认为,也相信自己不是路痴,可当她御剑停在杏林谷的上空时,入眼的不是一片杏林,而是一座断崖,浓郁的雾气让人看不到崖底。

奇怪,她明明记得就是这里,怎么会变成悬崖了呢?

祁樾看了看崖底,委婉的说:“师妹,会不会是你记错了?”

“……”沐瑶不乐意了。她虽然才第二次下山,但她不是路痴好吗!可是眼下的情况,她便是说她没记错,只怕祁樾也不会信吧。

这可真是尴尬。

延伸阅读

鑫生珠宝加盟  http://www.lljones.com/bqlj.shtml
海南鑫生珠宝有限公司是海南鑫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凭借灵活自主的经营机制和高瞻

正章喜也乐加盟  http://www.lljones.com/xm34.shtml
加盟店婴儿

X-MAN超级密室加盟  http://www.lljones.com/u7lu.shtml
X-MAN超级密室提供哈尔滨密室逃脱加盟服务,打包输出成熟,生命力持久的密室主题和布

车姿百态加盟  http://www.lljones.com/yhq2.shtml
车姿百态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坐垫、汽车脚垫、汽车四季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千鼎木门加盟  http://www.lljones.com/biu4.shtml
千鼎木门加盟详情重庆千鼎家具有限公司,落座于中国美丽的门业之都山城重庆,公司拥有多年

西荟加盟  http://www.lljones.com/pszt.shtml
西荟钥匙扣晶莹剔透高贵典雅永不变质象征着永恒和持久她能带来幸运与成功长期以来一直倍受

路通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lljones.com/xkrf.shtml
路通汽车用品公司业务部地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胶东半岛,位于高密市南外环路,东临美丽的

中川珠宝加盟  http://www.lljones.com/skc8.shtml
中川珠宝创始于20世纪,从早期手工定制式作坊到现代精湛工艺的专业性跨国珠宝集团,跨越

美佳琪加盟  http://www.lljones.com/a59i.shtml
美佳琪化妆品作为女性护肤行业的后起之秀,公司凭借高素质的科研人员、雄厚的技术实力,强

齐峰教育加盟  http://www.lljones.com/gscv.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请将军开恩在线阅读第二章

    少年的语气饱含着森森的寒意,周围的气温好似降到了冰点,纳吉尼的尖牙近在咫尺,虫尾巴连出气的胆子都没有更别说拒绝了,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伸出了自己那条完好的胳膊。黑魔法波动,看起来是个单向契约,同时还具备了感应以及传送功能。汤姆简单地研究了一下虫尾巴手臂上的黑魔标记,从虫尾巴的记忆中他看到了胆小、怯弱、狡

  • 帘外拥红堆雪第四章

    遍观整部希腊神话,千鹤三人觉得,其中的真实信息,估计连一半都不到。别说里面只是写了那些神明的名头,对他们的实力甚少着墨,即便是这极少的关于实力的这部分,也多是侧面描写。严格来说,希腊神话只能算是故事书,而不是人物传记。书里面透露出来的情报,要说有没有用,当然是有用的,可如果想把希腊神话当成攻略,去跟

  • 踏道之巅在线阅读第2章

    “长生十二决,用你最容易理解的知识来解释的话,可以从五行八字来讲,它其实就是五行在十二个月份里经历的周而复始的循环历程。就像人类的生老病死,以‘长生’为首,代表着出生。而沐浴是其中的第二阶段——虽然,这个沐浴并不是真的洗澡,但它的由来是指人出生后,需要洗去从母胎中带来的血迹。然八字里带沐浴,视为不良

  • 网游之次元之子在线阅读第7节

    “行,成交。”李小风呲牙一笑,“那就这样吧,明天见。”其实第二个,是他自己想问的,她回答与否都是一样的。他想以一个漂亮的甩头动作离开,但却被二小姐喊住。“等一下李先生,我想知道我中的到底是什么毒,为什么我身上会这么痒。”“额...这个...”“很为难吗?”“倒不是很为难,是我觉得说出来会吓到你。”二

  • 都市之奶爸中的灭霸第10章在线阅读

    下面的弟子看到离轩轻易的将九层的师兄击败,都惊讶不已,前两天离轩一拳败敌的事情传得很快,但都是八层弟子,但是现在李处一是九层的弟子,没有想到也能轻易败敌。自然是不知道离轩达到了练气八层的境界,对付一个九层,根本就是小意思,他的目标是前三,甚至是第一。“离师兄的实力好强,居然轻易的将九层的师兄击败了,

  • 南灼文集狼角兽!

    在临近黄昏的景色中,那一道道白芒显得格外刺眼。一头...两头..三头...狼角兽不断的从灌木丛中越出,落地后庞大的身躯皆是微微颤抖着,犹如压抑不住内心的狂暴。唰唰唰。最后,足足有十数余只狼角兽伫立在森林当中,身躯庞大,利齿白芒闪烁,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光。但若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这十数只狼角兽虽然形态

  • 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之签生死状!

    “素素,素素!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林风拿着海报兴冲冲的破门而入,开心的像个猴子。素素赶紧迎了出来,看着林风的样子抿嘴笑了起来,这种感觉是她梦寐以求的感觉。她在家做家务,他从外面归来,这就是素素的梦想,虽然他们现在被赶出来了一无所有,但是素素却是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怎么了?少爷,什么事那

  • 野王是我暗卫[电竞]之一朝被蛇咬

    于是当叶修终于缓过劲儿的时候,发现张新杰正以一种从来没在他脸上出现过的表情,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不对,准确的说是眼睛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他的眼睛并没有聚焦。怎么说呢,那是一种很……单纯的表情,用地理来比喻的话,它不是桃花源那种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的单纯,而是万物毁灭之后,世界只剩下一片尘埃的单纯。“新

  • 老子死后特别凶在线阅读第1节

    7月12日下午17时50分,市气象局就已发布“台风红色预警”信号。所有人都躲在了家中,十年难遇的暴风雨很快来袭,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天气里出门。阴云密布的天气,瓢泼的大雨,郊区一处无人居住的破旧楼屋很快掩在了一片狂风暴雨中。此时,一个没穿雨衣,更没有拿任何雨具,全身都被雨水浸湿的女子,孤身一人失魂落魄

  • 都市最强贤者第二章在线阅读

    莫忠庭抵达谷城城外之时已近晌午,于是便在官道旁支起炉灶,打算用过午饭之后进城。对于莫忠庭这样的江湖艺人来说,生火做饭的家伙需时刻带在身边。因在卖艺路上时常会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境地,没有这些家伙那就得饿肚子了。此时官道旁的草地上已开出了许多五颜六色的花朵,灵儿毕竟是孩子心性,见到这么多漂亮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