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暮凉青春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久九九__ 来源:17K小说网

在骚动的人群里,兴奋的大多是男子,尤其我身边的两只猪哥,双目放光垂涎三尺。而女人的面上则显出些许艳羡、些许嫉妒的复杂神情。

不管兴奋也好,羡慕也罢,那么多双眼睛几乎同一时刻,瞄向了距我大概三四米远的一家店铺门口,一名如花小婢正搀扶着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自内缓步而出。

先是传出窃窃私语,“快看,快看,天音坊的苏姑娘——”

跟着是一片连着一片的惊叹,“哇,她长得真漂亮啊”

而处于惊叹中心的大美人,似乎并不喜欢随时随地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我发现她略略蹙了蹙修长的眉。美眸顾盼之时,不经意间扫过我这一边,与我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我感觉到她愣了一愣,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从我蓬乱的发髻,到破烂的衣衫,再到跪着的姿势。继而那眼神里流露出同情,同情之中又仿佛掺杂了几分嗟叹,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嗟叹。

正是这份嗟叹,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改变悲惨命运的希望。

趁那俩猪哥春心大动、忘乎所以,我动了动麻木的双膝,打算偷偷地站起身。

不料,我实在是跪得太久了,尽管做了准备活动,但还是脚肚子打软,扑通一声又摔在了地上。

弄巧成拙,倒把贱男A、B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母亲担心地扶起我,“子服,可曾伤到何处?”

我家恶仆骂道:“死丫头,你莫非想逃跑不成?”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大美人已然收回目光,在小婢的协助下,登上了马车。车夫呼喝着一抖缰绳,马儿打了个响鼻,懒洋洋地拖动车身慢慢向前,且开始渐渐加速。

我急坏了,难道一向眼高于顶的颜雨,当真要委身于那个一无是处的贱男人,了此残生?

不!绝不!死也不!

都说,人在绝境中会激发出自身潜力,能人所不能。

这话果然有些道理。不知打哪儿来的一股力量,我这一发力,两条不争气的腿居然摇摇晃晃地站直了。

事不宜迟,我一把推开挡在我前面的贱男B,跌跌撞撞冲出街口,冲向马车——

亏得那车夫应变及时,眼疾手快勒住缰绳,马儿前蹄高高扬起,差半寸就踏中了我的脸。

三魂吓飞两魂,支撑着身体的力量陡然消失,不自由主瘫软在地。

车身猛力颠簸,惊动了车上的人。

那小婢撩开帘子脆声问道:“福伯,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停车?差点没磕着我们姑娘。”

我想站起来走近那马车,无奈腿脚发软,怎么都不听使唤。把牙一咬,索性手脚并用,爬过去,竭力仰起上半身,伸手去够那小婢的裙角,试图引起她注意,“我要见你家姑娘。”

那小婢发现了我,忙不迭地缩脚,尖声惊叫,仿佛我这手上沾着无数病菌。

“哪里来的脏东西,快走开,走开!”又招呼车夫,“福伯,你还不赶紧把她拉走!”

车夫立马从座位上下来,拉我的胳膊,我死抓住车辕不放。

这时候,我母亲扑了上来,帮着那车夫掰我的手指。似乎觉得我这样的行为很不可思议很丢脸,带着哭腔,嘴里颠三倒四地重复着:“子服,你疯了么?疯了么?”

我家的仆人也冲过来,踢我的后背,大声地骂我。

然后,这一切的混乱忽然在瞬间静止。

因为,苏美人自车窗处探出来头,问:“珠蕊,外间究竟出了何事?为何这般吵闹?”

从不知道有谁能将一句普普通通的问话,讲得如此动听悦耳,宛若天籁。像一只柔和的手,拨弄着我的心。一些压抑着的情绪,猝不及防宣泄出来,两股热浪冲上眼眶。

我抬起眼,隔着泪光看向伸出车窗的那张脸。

那是极其美丽的一张脸,细腻滑润的白,白得弱不禁风。衬得那对眸子越发漆黑,黑得幽深。幽深到,映在那眸子里的人影,像浸在寂寞千年的湖。

我说:“姑娘,求求你,发发好心,买下我吧。”

在听见我的声音时,美人儿面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震动。继而略略转头,望向站在我身后,形容猥琐的贱男A、B。皱了皱眉,最后又把视线移回到我身上,和声道:

“你叫什么名字?”

有门!我喜出望外。忘形之下,差点报出真实姓名:“我叫颜——”

赶紧打住,改口。直觉告诉我,这个美人儿不喜欢恣意放肆的丫头。于是收敛喜色,垂眉低眼作恭顺状,“奴婢子服,廉子服。”

大半个时辰以后,我已经成为天音坊里,苏云昭苏姑娘的贴身侍婢。

当那张卖身契交到苏云昭手里的时候,我的母亲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甚至,比我被我爹毒打一顿待价街头,还要伤心百倍千倍。

本来她死活不答应把我卖进天音坊,因为天音坊是长安最大的歌舞乐坊,而苏云昭则是天音坊里最红的最红的头牌,红透了整个长安城。

但我家那个奴大欺主的仆人,根本不由母亲分说。一来他可以顺利交差,不用继续跟太阳底下暴晒;二来又能借此机会,零距离亲近长安第一歌姬。那可是长安城里,大部分平凡男人,一辈子的心愿。

我们家的狗奴才简直乐歪了嘴,临了,居然难得地向我露了个好脸。

而我的母亲——

一直记得,母亲目送我登上苏云昭马车的眼神。那样悲哀,那样绝望,比死还要悲哀的绝望。

我猜,在她心里准是认为,将我卖给刚才那个下贱猪男当老婆当小妾,也好过现在做天音坊的婢女。

这大概就是我所处的这个时代的悲哀,男尊女卑的时代,所有循规蹈矩、逆来顺受的女人们的悲哀。

不过,我原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我

我才不管什么身份地位,我要的是过得衣食无忧。就算为奴为婢,也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保持我做人的尊严。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苏云昭是个不错的主人。对待下人,也是有分寸的和气。她的身上有着,类似于名门闺秀的气度风范。虽然她只是一个,为所有名门闺秀鄙夷不屑的歌姬。

再加上我做销售员时,练就的察颜观色、投其所好的本领,我很快便赢得苏云昭的欢心,成为她最信任、最宠爱的近身小婢。

我想,也许在天音坊里、在长安城里、甚至当今世上,我是最了解苏云昭的人。了解她的寂寞,了解她的高傲,了解她的不甘,了解她的哀怨。

那是古往今来,所有红颜薄命的女人,战国的西施,三国的貂蝉,沉江的杜十娘,明末的秦淮八艳,她们共同的寂寞、高傲、不甘和哀怨。

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我这个“后人”,才能看得透,看得懂。

而那些每天傻傻地守在高楼下面的男人,期盼着苏大美人偶尔自闺房步出、凭栏远眺时,能捎带看自己一眼的,那一群所谓痴情种子,他们看到的只是美人风华绝代的光鲜外表。何曾有人透过那外表,看到苏云昭的心。

一开始,我觉得那些男人挺可怜,后来又觉得苏云昭更可怜。拥有这么一大帮的仰慕者,却没有一个肯真正为自己掏心掏肺。

今儿一早上起来,苏云昭似乎心情就不大好,斜倚着栏杆不发一言,已经将近两个时辰。

楼下的苏迷们,时不时地鼓嗓着,希望能引来美人驻目。

无奈,苏云昭只是一迳望着手中的牡丹花,若有所思。

我知道她那是在以花自喻,感怀身世薄命如花。

但底下那帮男人显然不这么想,美人拈花自顾、人比花娇,这样的一副美态,逗弄得他们心痒难耐,越发地起哄暄哗,终于惊扰到了苏云昭。

勿勿朝下扫了一眼,不悦地拧眉,吩咐随侍左右的我,“子服,我们回屋。将门窗关好,别叫那些庸人再吵了我的清静。”

我答应了一声,苏云昭转身欲走,却在回身之际,指间一松,那朵牡丹便离开了美人的纤纤玉手,飘飘悠悠往楼下坠去。

楼下彻底沸腾了,刹那间伸出无数条手臂,争抢着那朵美人触碰过的牡丹花。那热烈场面,倒是像足了两千年后明星开个唱,向观众席抛花束而惹来的哄动效应。

然后,突然地,从众人里蹿出一名男子,跟旱地拔葱似的,飞起来老高,抢先一步将尚未落地的牡丹收入掌中。跟着踩着一个又一个人头,猛地提气长啸,一下子便身轻如燕,不费吹灰之力就翻过栏杆,站在了小楼之上。

我看傻了眼,呆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按说这种镜头,在武侠电影里早已是司空见惯。可隔着银幕,和亲身目睹,其中带来的震撼,实在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人从纵身而起,到夺花在手,再越栏而立,一系列动作,干净俐落潇洒之极。

等到他在我跟前站定,我才发现这个人,远远不止潇洒二字可以概括。

想我颜雨,好歹也是一大公司的高层主管,生意做到大江南北,勉强可以称作是阅人无数,高矮胖瘦什么样的帅哥我没见过。但是此刻,我敢指天发誓,我真的没见过像眼前这位如此、如此、如此!——美丽的男人。

延伸阅读

漫威:变身女超人开直播重生的女人(1)  http://www.xingdetong.cn/sf4c.shtml
傅然的人什么都没查到,然而齐心每天都遭受惊吓,甚至半夜还会尖叫着走开走开,显然是被吓

[综影视]半苑湘调戏美男  http://www.xingdetong.cn/y82x.shtml
百里墨华一袭水墨画衣袍,犹如神邸,即便是在这么脏乱差的后院。看起来竟也如此潇洒,仿佛

花开不是春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xingdetong.cn/gu71.shtml
最后那个暗杀任务还是尹沉澜一个人接了。我记得原文里南宫沐本来也提议再找一个搭档,可是

不一样的哈利波特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detong.cn/xvwj.shtml
她努力挣扎的动了动手指,想睁开眼睛。“如意,如意,我可怜的如意,你怎么从那么高的地方

[花千骨同人]坐观鸿雁成双第七章  http://www.xingdetong.cn/bi4e.shtml
今晚,何艾莲和陈明德在一家西餐厅吃晚饭,何艾莲对陈明德说道:“你说得没错,我有评估过

我和主角有关系之第五章  http://www.xingdetong.cn/nmsk.shtml
坐飞机到美国,刚下地机场炸了;租房子,结果租了蜘蛛侠家的屋子。现在呢?更酷炫,上学还

乱斗天魔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xingdetong.cn/bqww.shtml
一曲终了,室内一片安静。三人保持着怔怔的表情,直到苏黎咳嗽了两声后才反应过来。“真的

都市问灵人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xingdetong.cn/sl8o.shtml
第二天一早,天羽和朔茂便纷纷进入了森林里面。“这里面的植物真是高大啊,几乎都有上百米

英雄联盟——地球与瓦洛兰酒坊  http://www.xingdetong.cn/ya0x.shtml
待张一然休息好停止打嗝后赵恒实开始给他介绍一些酒楼的情况目前酒楼中不算赵恒实还剩下三

狗行天下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xingdetong.cn/dclf.shtml
猫眼里望过去,来人让她惊喜到差点尖叫出声。居然是faker……!!!(*/\*)她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枇杷十藏]在彼岸第五章在线阅读

    晚上吃过饭,秦天宇往身上穿外套,飞雪瞅瞅一边的梁磊,他并没有什么动作。飞雪问天宇:“哥你干嘛去?”她哥说:“我还能干嘛,来一次容易吗?我当然找悠悠去!”飞雪:“那,你可以让悠悠上我这里来啊!房间够用,随你俩郎情妾意欢乐折腾!”“去去去,我们俩好长时间不见面,不得好好过过二人世界呀!眼前晃来晃去的到处

  • 僵尸世界:我的绝美冥妻之至圣秘技:战天图录

    震惊!古奇不可思议的望着古寒,这位老祖竟然真的要彻底的废除他的父亲。一时间,古寒在他的心里无比的高大了起来。古家有着如此老祖,何愁不兴,怎么可能不团结,对外同仇敌忾。“你要亲自动手吗?”望着昏迷的陈管家,古寒对着古奇问道。“可以吗?”古奇跃跃欲试,眼里充斥着无尽的怨恨。“一条噬主的狗而已,有何不可!

  • 复国[重生]在线阅读第2章

    玄青和玄桦在屋内餐桌旁等了好一会;玄烨和叶青陶才进来,叶青陶一脸的尴尬,手上拿着俩人准备送给叶青的礼物,但是玄烨就不同了,玄烨一脸委屈和难受,脸上还多了俩处青紫,手上拿着大蛋糕。等的不耐烦的玄桦看到自己爸妈进来后,当玄桦和玄青在看到玄烨的惨状都忍不住惊讶了一下,但是玄桦还是忍不住调侃到:“呦!这不是

  • [精灵宝可梦]对不起,你的亲密度余额不足之怒目

    皮肤接触到的那一刻我猛然扎醒,但为时已晚,我已经亲了樊辣椒。樊辣椒脸上一分分绽放出愤怒,继而非常愤怒,最后极度愤怒,大吼一声扑向我,又是扯头发、又是指甲掐、又是拳头捶、又是嘴巴咬……口中还念念有词:你个死流氓你敢非礼我。樊辣椒打累了,无力的靠在副驾驶座里翻白眼。而我,混全身上下全是被樊辣椒整出来的伤

  • 屠天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刚进家门我就哭天喊地起来,“赶紧给我买辆新车,不然这学校真的上不下去了。”妈妈没有搭理我,端出饭菜,说道:“赶紧吃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有这样虐待子女的父母吗?历史总是如此地相似,我又徒步顶着炎热来到学校。吕飞见我满头大汗,翘着腿说道:“晚上一起吃饭,上次打你是我不对。”

  • 傲娇冥王的小娇妃在线阅读第5章

    写什么好,这是一个大问题。‘有趣的作品受人喜欢’这是很有道理的,但是也得承认好的作品被埋没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就连愚蠢的清末拥趸也会叫嚣‘我大清自有国情在’,因地制宜因时制宜选择适当的题材就很重要了。不能太超前,因为市场不接受。也不能太泯然众人,不然连翘也就失去了最大的优势。第一部作品她决定稳妥一点

  • 综漫之空想具现掌控人间?玩儿个鸡啊!

    秦铭一双眼睛通红,跟兔子一样,想流泪,发现已经流不出来了。加点加了五千年,因为是万物加点系统,所以秦铭可以给水蓝星上的一切加点。因为属性点多的用都用不完,所以秦铭就把自己的五脏六腑,身体从里到外,包括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毛发,全都给加了一遍。结果整个加点的过程下来,当秦铭加到最后只剩一点

  • 万界当铺:向往的生活新的布局

    十、“你什么都不要问,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说。”木景若把于涛给自己的资料递给Amy,“看看这帮家伙干的好事吧。”Amy接过资料,只是看了三二页就气得暴跳如雷:“这帮老狐狸,本来我今天还庆幸老陈没有因为咱们开除了他那个干女儿开心呢,现在看来,我没跟他闹才是给了他极大的面子。景若你说怎么办吧,我现在恨不得就

  • 黑暗执灯者之相亲(10)

    “而且你忘了,我可是学法律的,对了我先问你一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了?”施贝也不确定陆燃到底把对方打成了什么样子。“应该...骨折了吧。”陆燃假装心虚地摸摸自己的头发。其实应该是脱臼了,陆燃想逗逗施贝,打人的时候陆燃还是有些分寸的。“骨折?你用了多大的劲儿啊。”施贝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瞪大了双眼,音量也

  • 重生之大国崛起在线阅读第二章

    艹!背上?!丁承绪的身体猛地一僵,整个人就像是被定在了原地,心跳一瞬间变得飞快。顿了一会,他看着小姑娘还淡定的站在原地,眼中露出了一丝了然:“嗨,你又在逗我。”为了在直播间挣点面子,他补了句,“我可不怕。”闻言,秦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奇怪道:“大哥哥,我没逗你呀,姐姐就在你背上,她下巴现在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