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成炮灰白月光第七章

作者:灰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刚上手肯定有个适应过程,定儿在国外学习了几年,经营理念难免和咱们有些冲突,时代不一样了,咱们还得多包容包容他们年轻的,爸你说是不是。”

“他要是真学了点人家的先进理念我倒不说什么,现在花钱去国外镀金的年轻人多着呢,还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多,别看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他其实也就是块面□□裹着一囊的榨菜酱干,不伦不类,还不如咱们土里土气的包子烧麦实在。虽然董事长的位置给了他,我的心还在这吊着呢。”

“爸说这话就太埋汰人了,谁一出生就能跨马提刀上战场冲锋陷阵,不都有个成长的过程么,定儿还年轻着呢,锻炼锻炼肯定不差的。”严琼音滤完茶,筛了一杯,双手托着递给申屠毓祯。

“但愿吧。”申屠毓祯接过茶,点点头道。

“听安儿说,妈的身体仍是老样子,不见好。我有段时间没去探望了,明天上班前顺便拐去医院瞧瞧。”严琼音轻叹了口气。

“你忙你的,没必要跑过去,还是一点知觉都没有,跟死了差不多。她劳碌了一辈子,看着现在这个样子,我是真想把她管子给拨了,得个解脱,偏偏正心不同意。”老人家也唉叹了一声。

“当然不同意了,妈在医院好歹人还是在的,大哥他们还有个能叫妈的人,不像我,我妈一走,素音现在想好好喊声妈,都没个喊的对象了。”严琼音有些神伤。

“你们没到我这年龄,不懂啊,天天用药水吊着对她来说是最残忍的,她没知觉没法表现出来,心里肯定在怪罪我呢,”申屠毓祯转过话头,“素音那丫头真的答应接替你的董事长位置啦?”

“没办法呗,心不甘情不愿的,我铁定了要走,她不接盘谁接盘啊。”严琼音轻轻摇了摇头道。

“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只能说是致知那短命鬼没福气啊,”申屠毓祯很是失望地道,“本来我是想让素音进永安,让她来掌舵的,偏偏你总是替她一推二让,现在更是没得戏了。”

“爸也太看得起她了,她一个没见过大风大浪的,也就在小江小河中撑个渡什么的还行,哪有掌舵航行大海的本事。”严琼音扬了扬嘴角。

“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的底,你说那个大学那个时代出来的博士哪个不是尖端人才。”申屠毓祯哼道。

“爸要是这么看重学历,那你不待见的定儿还是留洋的呢。”

“他读的是个什么鬼,能跟素音的大学比么,还不是用钱砸进去的野鸡大学。”申屠毓祯不屑地道。

“爸是唯学历论啊,我这个国内野鸡大学毕业生表示很不满。”严琼音调侃道。

“我还没到又聋又瞎的地步,衡量人才还是有点准星的,素音是个有能力的人,”申屠毓祯停了停,又道,“你儿子跟素音是校友,能力不能说没有,唉 ,可惜就是没人品,德性不好。”

“最近变了些,也没那么不靠谱了,做事还算踏实,天天孵在公司,再也没去过乱七八糟的地方。”严琼音一副护犊子的语气。

“听说你让他当什么制作部部长啦?”申屠毓祯不满地道。

“嗯,算是空降兵。”严琼音苦笑。

“本事应该是有的,但你让他进公司,不是引狼入室了么。”

“爸这话说的,我不就他一个儿子么,致知唯一的血脉,公司不给他还能给谁。”

“话是这么说,但你公司那么多漂亮的艺人,还不正中他下怀啊,你儿子属狼的,还是带色字的,一下子落到了羊窝,四周一眼的小肥羊,你就不怕到时搞得一团糟,坏了公司名声。我的建议是不妨让他先成家,找个厉害的管管,再让他接手公司。”申屠毓祯对小孙子的成见不是一般的深。

“爸,我心里是这么个意思,他能搭个明星就明星吧,总比在外面偷偷摸摸嫖要放心得多,我放他进公司,也有让他找心仪对象的心思。”严琼音咧嘴笑道。

“合着你是给他准备秀女三千供他选妃啊,”申屠毓祯摇了摇头,“这么宠着儿子可不行,原先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呀。”

“以前心思全在工作上,对他关心得少,心里有愧疚,现在总想着弥补弥补。不过,爸大可放心,有他小姨管着,出不了大问题。”严琼音心里在说,我倒是希望他能拈个花惹个草,就那洁癖,可怜破个处都难,这要是说出去鬼都不信。

“子孙越宠越不孝,你可要吸取教训,”申屠毓祯恨声道,“他那个受国安部门二十四小时监控的二伯今年正月都来给我拜年了,你儿子,一个闲得长毛的家伙影儿都没见,你说气不气人。”

“不是除夕想来陪你守岁么,结果大过年的被你打出去了,打怕了哪敢第二天就上门给你拜年呐。”严琼音委屈地道。

“我特地打电话让他带邵子涵母女过来,他倒好,带了个浓妆艳抹的戏子过来气我,他那不是欠抽么。”申屠毓祯想想还意难平。

“他不是早跟邵子涵分手了么。”严琼音嘟喃道。

“我说你跟你儿子咋是两个极端呢?”申屠毓祯一脸不解,“致知去世后,你是心死魂销,差点陪他去了,你儿子倒好,典型花花公子一个,今天跟个吸血鬼在一起,明天跟个熊猫眼粘一块,胭脂花粉堆一脸,我就从来没见过他带来的妖精到底是长什么样的,放个好好的邵子涵不珍惜,老去招惹些妖魔鬼怪,我听得都气不住,你倒是心宽,任他胡来不说,还创造条件鼓动他胡来,没你这么宠儿子的吧。”

“爸,安儿大了,哪是我能管得住的呀,最近他确实转性了,踏实多了,一心孵在工作上,再说……”严琼音本想把实情说出来,但细一思量还是暂时不提了,“有他小姨盯着,保证会改邪归正的,爸,相信我。”

“我也是担心你的公司,它可是你姐妹俩多年的心血,千万别塌在申屠安臭小子手上,毕竟他劣迹斑斑,在学校就搞大了邵子涵的肚子毁了她的前程,一点小摩擦就把人家学长好好一个小伙子给揍成了太监,邵子涵刚把小孩生出来他嫌生的是女儿立马把人家母女给抛弃了,大报小报上明星闹绯闻的哪里都有他一脚,你算没算过,咱们给他擦过多少次屁股?钱扔出去倒是小事,就是丢不起那人,想我申屠家几代也没出过这种现世宝。”

“我当妈的不称职,难辞其咎,不过他外婆也有责任,青春期没管好。”严琼音唉叹道。倒不是严琼音托辞,她心里一直怪罪她妈古板守旧严肃霸道,把自己儿子培养成了人前性格孤僻乖张冷性。

“可别乱说,怎能怪罪到亲家母身上,没亲家母的辛苦培养,他能走狗屎运考上那么好的大学。唉,只能说他天性如此,讨债鬼投胎。”

“他虽然老干些不着调的事,心里却一直记挂着你们,时常去医院看看奶奶的状况呢。”严琼音最开始正是看到这点,才觉得儿子虽然脸上一副冰冷无情,心却是柔软的。

“是么,他经常跑去看他奶奶?这倒让我没想到。”申屠毓祯很是意外。

“你小孙子虽然长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心还是挺善良的。”严琼音笑道。

“真要是那样就好了,”申屠毓贞语重心长地道,“当年我跟你这般年纪的时候,永安食品的厂子还是刚刚起步,在邓公改革开放的号召下,一身的干劲,好像有使不完的力。你跟致知感情深厚,我也知道这么些年来,你一直是压抑着悲痛,正值干事业的旺盛期突然要出家,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自己觉得怎么舒服怎么好,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只管说,你要去修行的道观到时我去看看,条件太差的话,我给你重修个道观。”

“爸,我是去修行又不是去度假。”严琼音哭笑不得。

“修行也不一定要苦修啊。我年纪一大把,指不定哪天就翘辫子了,不就希望你们下代能生活好点么。”

星罗公司配音组员工伊剑平下班回住的地方脚都有点打飘,当他的组长火青云黑着臭脸告诉他部长看中了他的配乐方案时,他懵了好久不敢相信,忐忑不安地去了部长办公室才确信自己的方案果真被采用了,空降来的面瘫君让他赶紧联系自己推荐的古筝名家,约个时间来公司见见面,奏上一段,听听效果。

晚上,伊剑平睡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则是兴奋劲还没过,闹的,再则是想着如何劝说自己的死党许耕墨同意参与配乐。好在明天是周末,有时间跟他磨叽。脑子里翻江倒海的伊剑平扑腾到凌晨四五点,才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顶着个鸡窝爬起床,一看手机,十点多,嚯的一声从床上蹦起,三下两下洗漱完毕,拿起手机跟死党打电话。

东城区,音乐学院教工宿舍。

“不是说你部门空降了个暴君,五加二白加黑天天在加班,今天怎么有空请我吃饭?”接到伊剑平的电话时,许耕墨赖在床上伸胳膊蹬腿。

“你也……还没起床啊?”伊剑平在这边皱了皱眉,“也不看看都几点了。”

“传道授业,释疑解惑,我过得不容易啊,天天诲人不倦夜以继日,昨天上课上到十点多。”许耕墨夸张地打了个哈欠。其实他从没睡懒觉的毛病,六点钟就起床了,八点到十点给学生上课,上完课有点犯困倒床上歇了会。

“嗤,少来这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德性,业余带学生赚得盆满钵满显摆是吧。”伊剑平不耻地道。

“唉,你现在真俗,一说话就俗,我的深情你永远不懂,知音难求啊。”许耕墨倦怠地伸了个懒腰,不想脚一下子蹬到了床沿,疼得嗷嗷叫。郁闷啊,都第几次了,老不长记性,咬咬牙思量着买大点的床,转眼看到床尾两架古筝,局促的卧室塞得满满当当,舍得花钱也白搭,挤不下啊。

“少给我装,快点起来,我开车去接你。”

“难得周末清静,去什么外面吃,我姐在家,中午过来吃吧。”许耕墨懒洋洋地道。

“我预订了郭家一厨,点了丁婆回锅肉,郭大糖醋排骨,”伊剑平不紧不慢地道,“你要是不想去,我就取消了。”

“不会吧,什么高兴事要庆祝啊。兄弟,我起来了哈,你快开车来吧。”许耕墨一听是去郭家一厨,顿时亢奋起来,比请客的伊剑平还积极。

“还有小妹茄鲞,鲁婶豆皮,郭哥笋尖全鳝煲。”伊剑平听得那头悉悉索索一阵混乱,想像得出发小此时的馋猫嘴脸,便一本正经地继续报菜名。

“兄弟,我已洗好脸刷好牙了,马上下楼去等你。”

“德性。”伊剑平笑骂了一声挂了手机。

“小弟,你要去哪?”许耕墨的堂姐许雅敏见他火烧屁股似的从卧室窜了出来,便问道。

“剑平请我吃饭,郭家一厨,姐也去啵?”许耕墨边套衣服边往卫生间去,差点撞上餐桌。

许耕墨住的地方有点狭窄,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老格局,面积不到六十平方,是学校以前分配给教职工的住宿楼,整栋楼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六层,无电梯,许耕墨住五楼。以前的住户大多改善居住条件搬出校园了,学校为了校园安全,不允许教职工将房子外卖,统一回购,再出租或是分配给有需要的新入职教职工,所以这里的住户呈两个极端,不是满头华发的老头老太太,就是还没脱稚气的年轻新教师。

“上次跟你们去了一回,一盘就一撮撮菜,价格挺吓人,老贵的地方,我去凑什么热闹。”许雅敏笑道。

“家常小炒再贵也贵不到哪去,他肯定是加工资了,今天点了郭家祖孙三代的拿手菜,不去可惜哈。”许耕墨嘿嘿笑道。

“小弟,快去洗把脸吧,口水都流了一尺长,”许雅敏摇了摇头,“早上买了菜,我随便弄点就是,可别喝多了酒,回头又找罪受。”

马桶抽水声太响,许雅敏怕他听不见,又大声嘱咐道:“小弟,你早饭都没正儿八经地吃呢,不早不晚的吃中饭,可得先喝点汤,暖暖胃。”

“晓得啦。”许耕墨盖着毛巾含糊地回道。

延伸阅读

蜀湘石材汉白玉精品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gxrg.shtml
加盟、代理合作程序:1.咨询考察加盟商来公司总部或办事处进行咨询和了解(路途遥远可电

爱亲婴幼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xdux.shtml
爱亲婴儿游泳馆是华恩投资公司旗下连锁品牌。是国内专职从事婴儿游泳设备生产,婴儿游泳连

伊莎贝尔卫浴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sk71.shtml
伊莎贝尔卫浴加盟_公司简介佛山市伊莎贝尔卫浴有限公司(佛山市三水区利宝成卫浴洁具厂)

学习护航1+1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rri.shtml
现在只要条件尚可,为了孩子们的学习,家里都会有电脑装上了宽带,而且在孩子们学习的时候

古德轩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afwh.shtml
古德轩餐具产品主要有纸巾盒、茶包盒、托盘、皂碟、杯垫、卫浴盒、冰桶座、垃圾桶、洋酒架

贵族玩伴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xpxq.shtml
东莞市马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研发科技数码产品,应用于儿童教育领域,使中国儿童教育朝

美优宝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ge7f.shtml
美优宝儿童座椅坐落于美丽的沿海城市——浙江宁波。美优宝儿童座椅是一家以儿童汽车安全座

龙达塑料母粒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nfsb.shtml
龙达塑料母粒地处黄河三角洲开发区和渤海蓝色带开发区的滨州市无棣县。公司成立于2002

阿达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dcyl.shtml
阿达触摸IC主营触摸IC、触摸方案等。在电子元器件-集成电路(IC)行业获得广大客户

柠柠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a0cf.shtml
柠柠十字绣新推出的主打产品绣布全部进口与韩国全棉绣布的图案和款式,具有相当的贵族气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NBA:开局奖励满级能力在线阅读救民水火

    公元947年,后晋皇帝石重贵不肯向契丹称臣,契丹攻后晋,占领开封,后晋灭亡。辽太宗耶律德光率三十万契丹铁骑南下途中,为保障辽军供给,所经州县百姓惨遭屠戮,财产牲畜为之一空,史称‘打草谷’。为打赏军功,于后晋诸道采取‘括钱’,即不论任何人,都得献出钱帛及所得财物。中原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由于辽军暴

  • 向往的生活:带着女儿做神医之初遇(1)

    八月初是最燥热的时候,而下午一点多更是热到了顶峰,原本就不怎么繁华的小县城因为高温更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这时候最伟大的人物不是国民英雄,而是这个点还顶着烈日在街上一点点地扫黏在地面上垃圾的清洁工。肖倾城觉得自己就像个清洁工,拖着废物一样的妹妹跑到这小县城来回收利用。他烦躁地站在车站前,心里抱怨着

  • 逗比日常界第六章在线阅读

    处于德塞帝国西部的临钧之城乃是文明世界的文学之城,不少学者在这里一决高下。最盛大的活动还要属三年一度的“群贤汇”了,全大陆的文人墨客汇聚与此进行辩论,作诗,猜谜等一系列文学活动。在活动的三天内,表现最优秀的学者可以在群贤屏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并获得风华尊者给予的奖励。那些奖励都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不

  • 终极一班:最强武道第10章在线阅读

    程瑜和林铭收到通知的时候有些疑惑,总裁叫他们去做什么?他们不会是犯了什么错误吧。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进。”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林铭推开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装修极尽奢华。这间办公室,王兴德没被开除的时候他来过,打开门就有种纸醉金迷的感觉扑面而来。但如今,也许是里面的人不一样,

  • 清风栩栩在线阅读第9节

    屋内,“榛姑娘,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不过你为什么要在我身边?”望着雪莹平静的眼神,榛婆婆竟紧张了起来“我不知道莹儿说的什么!”雪莹看着榛婆婆闪烁的眼神,便向榛婆婆的脸伸去手,榛婆婆慌忙去挡,不过已来不急了。看着雪莹手中的面具,感觉着脸上的疼痛感,榛婆婆便知道一切都晚了。雪莹望着那张清秀的脸也大不过自己

  • [综武侠]炮灰女侠在线阅读第二章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被关在了爻山,在那之后,我竟开始梦见了娘。在梦中,她正对着镜子,将玳瑁珠花戴在耳畔的垂发上,她梳妆完毕,起身将腰肢一旋,蹁跹窈窕真是美。她听说我入狱之后,未闻缘由已不住感慨:“人在世上万年,多少个日夜春秋,不做点错事反而太平庸,你不必在意的。”我得了些安慰,又解释道:“我那天真的醉

  • 网游末日之至尊装备栏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陆一白站在商场洗手间的隔间里,盯着自己脱下的那条白色裤子上的血红一块,周身还弥漫着一股夹杂着奇怪味道的血腥味让他直犯恶心,胸前的翻涌一波接着一波,吐不出来,又压不下去,最后回转到嘴边:“……操!”于小苗在附近的超市给她买来卫生棉,新买的内裤正好派上了用场,邹玉琪死活不肯再穿上那条弄脏的裤子,她

  • HP马尔福的野望之三月之约(4)

    眼下见张宽不信,张长贵也不多说,自顾自地供奉神像,点蜡上香。第二日开始,张长贵就带着张宽走亲访友,在劳改场里过了十八年,大部分人都陌生了,有些至亲好友,却还是记得。没过几天,张家就变的热闹起来,不断有亲友上门,这家送点面粉,那家送点食油,很快就把原本清冷的老宅点缀的热闹起来,每天院里都摆一张大桌,烧

  • 系统,我不想努力了之爸爸来接你回家(2)(2)

    他上前一步,努力弯出和善的微笑,“是安安吗?爸爸来接你回家了。”说着,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头。乔予安下意识的后撤一步,躲过他伸出来的手,乔瑞东神情一僵,内心窜出一小团火气。果然是乡下长大的,没教养!他正要发火,就见面前的女孩怯怯的抬起头,干净漂亮的茶色双瞳中泛起莹莹水光,像是害怕又像是激动,如同某种

  • 神陨之变在线阅读第7节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时焰来这都小半个月了,也没见到有别的高等生物的存在。可脚底下突然出现的这个生物——背影像极了变异竹鼠,仔细看正面虽然是个小矮人,但是声音却像鸡叫一样,就这样凭空出现在时焰脚下,让她觉得惊悚到了极点。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她跟这个星球的磁场不和从而产生了错觉。可是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