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白月光她重生后一个陌生人

作者:岁岁千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8章 一个陌生人

苏朋醒了,他倒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被对讲机里吵杂的声音叫醒,沈宜因为害怕而紧紧握着通话键,触目惊心望着一个叫林伯的人,林伯五十多岁,他已经死了,林伯虽然唠叨,但人还不错,可惜他在也不能说话。

林伯倒在切割两半机头附近,沈宜就在林伯尸体数米外,林伯的死因是因为心脏爆炸,准确来说是心脏起搏器爆炸,林伯的老伴冯嫂伏在林伯身上大哭,心脏起搏器并不是装在心脏上,在心脏左侧不远,林伯有严重的心跳过慢问题,所以需要起搏器的电流刺激,林伯心脏左侧胸**出脓血,就好像被枪击中。

众人听见冯嫂哭声,才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有两个男子往冯嫂跑去,这两男子一个叫何忠,何忠是名医生,三十多岁,另外一个叫任海,是个做风险投资的。

任海边跑边叫“怎么了!”

当何忠任海跑到林伯尸体时,黄教授也到林伯身旁,黄教授身穿中山装,带着老花镜,黄教授神色募然一凛 “是不是起搏器炸了”

何忠带着迷惑的神情点点头,任海说“这东西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炸了”

何忠说“起搏器很怕静电和强磁场”

黄教授托了托老花镜反问一句“如果这里有静电和磁场,我们在这里已有好几天,为什么起搏器现在才炸?”

何忠没有说话,这的确是很奇怪,任海不由走向切割机头的黑线旁边,猜测说“会不会是这镭射光里有静电或是磁场?”

这时,沈宜的对讲机里传来苏朋的声音“沈宜,你在吗!”

沈宜这时才回神,她远离众人,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严声责问“苏朋!我不是让你别按那按钮,你知不知你干了什么!”

苏朋不明其意,他说“我干了什么?”

沈宜“你按下那按钮,我这里开始地动山摇,一条奇怪的镭射光突然射来,把机头割成两半,那光里好像有静电或是磁场,它把林伯的心脏起搏器引爆了”

苏朋募地一僵“不是呀,我这个山洞前面也是晃动,但这与我无关,我这个按钮只是一个电灯开关”

沈宜一愣,她的第一感觉是认为苏朋说的是实话,沈宜大皱眉头“电灯开关?”

苏朋十分肯定说“是电灯开关”

苏朋按下的的确是电灯开关,因他所在的洞内,一片透亮,不是因为太阳光,而是灯光,灯光来自苏朋头顶上的壁灯,苏朋先前没有注意到顶上挂有壁灯,苏朋说“我之前按下按钮,整个山洞一瞬间亮了起来,接着山洞开始摇晃,我一时站不住,对讲机落在地上,就在我要跑出洞外的时候,我好像被掉落的小石块砸晕过去,我的后颈现在疼得不行,我向你保证,那山体晃动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信你听听”苏朋连续按下按钮,按钮传来答答的声音,山洞内的壁灯也是随着苏朋的按下不停开关。

沈宜听见苏朋按下按钮的声音,她不由大是疑惑,沈宜不可置信说“难道这真是凑巧?这未免也巧了吧”

苏朋说“我。无法解释,但事实看起来就是这样,在机尾也出现切割机舱的镭射光,不过,那是在几天前”

沈宜突然疯狂尖叫“我真是受够这个地方!”

苏朋在对讲机那头搓叹一声“你别急,我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焦虑,我以前尝过焦虑的滋味,那东西对我们现状没有任何帮助”

沈宜深深吁了口气,她似乎已冷静下来“我知道”

这时雨淅沥沥下了起来,雨终于从苏朋那头蔓延过来,现在雷声已止,沈宜跑到一株老树下躲雨,其他人忙着四处逃开,何忠和任海两人一前一后抬着林伯的尸体到树下放好。

苏朋顶上的壁灯,滋滋响了两声,忽而灭了,看来是因为山体裂缝导致短路,洞内有五个壁灯都在顶上,现在两个灭了,两个在铁门那,苏朋所在的通道内只剩一个亮着,苏朋顺着通道走到底,但是条死路,苏朋原路返回,他回到有铁门的洞里,这里的山体不时抖动,他不敢在呆在山洞中,他往洞口走去。

他走到山洞出口边缘,外边还下着雨,天空黑沉沉的,就像入夜一般,苏朋站在洞口边缘等着,他在等雨停,可这时,洞口对面斜坡树林上,有个人拿着手电照他,他一怔不由高喊一声“谁在哪里!”

斜坡树林手电忽而一灭,有个人往树林内跑去,苏朋并未看清那人身形,因那人先前完全被手电光晕遮住,那人一跑,苏朋就往上追去,苏朋冒雨直追,但很快的那人已没有踪迹,苏朋止了脚步,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苏朋步行在雨林中,他不太确定“沈宜,我好像看到个人”

沈宜好奇问“你看到个人?”

苏朋“是,我刚出山洞的时候,他拿手电照我”

沈宜隐隐有些不安“拿手电照你?那人在看着你吗?还是在做其他的事情?”

苏朋清晰答复“他没做其他的事情,就拿手电照我,我喊了一声,他就跑了”

沈宜想了想“啊,会不会是你说过的陈涛?”

苏朋迟疑一会才答“他?他见我为什么要跑?但从感觉上来说,我觉得并不是他”

沈宜提醒苏朋“你还是想办法来我们这里,毕竟我们这人多,也许我可以让其他人帮你搭个木船”

苏朋笑说“木船?这不保险吧,我听你们说过,那湖里有个大黑影”

沈宜想起那黑影,也是心有余悸“我也见过那黑影,我感觉上看像是一条大水蛇”

苏朋并不想靠近那湖“是什么都好,只要我们不要下湖,就不会招惹到它”

沈宜说出自己一个建议“我看见你那边的湖旁,有个平崖,地势比较开阔,高度和我们这边差不多,这样我也能看见你,这里实在是太奇怪了,你还是别到处乱跑,也许你看见的那个人,是什么精神病变态之类的”

苏朋忽而一笑“你看恐怖片太多了”

沈宜正色说“我没开玩笑”

苏朋“我知道”

苏朋穿过一片杂草从,他看见一条羊肠小道,小道旁插着一个木牌,木牌上写着“禁止通行”

苏朋眉头大皱,心想“这地方警示牌还真多”

苏朋向沈宜说“沈宜,我又看见一个警示牌”

沈宜惊讶声从对讲机传来“上面写着什么?不会又是危险勿进吧?”

苏朋望着羊肠小道,这条小道显得十分阴暗“不是,但也差不多,上面写着禁止通行”

沈宜沉默片刻,才说“我猜你又要进去是不是”

苏朋说出自己的看法“先前那人逃走大概就是这个方向,如果我想躲避某个人,一定也会跑入像这样有警示的地方,我看那人并不像是去吓我,他也许是想进去那个一区洞穴,那个人一定对这里很熟,如果我能找到他,也许可以让他给我一份地图,或是告诉我附近的环境,这样我找小兰小云的时候,目的地可以清楚一些,起码比我无目的的乱闯好”

沈宜犹豫片刻说“这次我赞同你去”

苏朋“为什么?你不怕我碰上的是精神病变态?”

沈宜笑说“我希望那人不是,你看这里虽像是深山老林,但到处都有警示牌,这也说明这里不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我希望那人有什么设备可以联系外界”

苏朋已向羊肠小道进去“我也希望如此”羊肠小道里树木遮天蔽日,千年古树傲然挺立,这里地面干一块湿一块是树叶遮了不少雨水,苏朋沿路直行,在一处山壁前他看见一个竹梯,竹梯架着山壁,苏朋上前摇了摇竹梯,苏朋感觉十分坚固,苏朋顺梯爬上,这个山壁不算太高,有四五米左右,苏朋爬了上去,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有片扇形空地,就像个棒球场,这个空地边缘长着几株高大挺拔的银杏,巨树参天样子看上去十分狰狞,但有人在树上建了一座树屋,树屋的形状像是一条小船,这船屋横搭在几株巨树中央,看起来倒想是一个瞭望塔,旋转梯子高高延伸上去,苏朋这是第一次见到树屋,无论这是谁搭的工程量一定不小,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人能搭得起来。

船屋跳空而建,十分夺人眼球,挑空至少有四五米,圆木作柱,木板为墙,苏朋不知不觉已走到旋转梯子下,旋转梯子下有个小型发电机,现在还没有启动,看上去也供不起多少电,但对于一个树屋而言,那是足够了。

苏朋沿梯子而上,进了树屋,苏朋登时感到自己回到了现代文明世界,因屋中有干净的软床,有简易厨房与擦得光亮书桌,这里就像是一个温馨的起居室,书桌上有一台电脑笔记本,苏朋按了回车键,屏幕亮了起来,但设有密码,苏朋打开书桌上层抽屉,他在抽屉里发现一个袖珍型双筒望远镜。

一个手掌就可全握,这个望远镜很常见,价格不贵,苏朋以前同事买过一个,距离大约有七千米,但他同事是拿去看明星演唱会用。

苏朋赶紧拿上望远镜走出树屋外的平台,这时雨已是渐渐小了,有了这个望远镜他就可以少走许多弯路,门口朝南,苏朋用望远镜眺望,只见数千米之外盘根错节的树根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苏朋走到平台西面调距眺望,他看见了机尾,至少是在三公里之外,他没想到他走了这么远,但他发现在机尾那少了一具尸体,按照他先前摆放的位置,那具消失的尸体,是属于小张的。

他虽觉得奇怪,但并未细思,他走到东面平台看去,他看见了机头,机头就像个庞然大物分成两半倒在一座高丘上,苏朋能看见机头的人聚在一起,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苏朋取出对讲机问“沈宜,你们围着是在做什么?”

沈宜起初没有注意到,苏朋为什么能看见她们,沈宜随口一答“我们在为林伯默哀”

沈宜这时猛打一激灵,转头四处顾盼“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苏朋笑说“我在你二点钟方向,我找到一间树屋,树屋里有望远镜”

苏朋在镜头里能看见沈宜移动,沈宜跑到一行李箱旁,从里面也取出一个望远镜,她往二点钟方向看了过去,她见苏朋对她做了一个喝酒的姿势,沈宜不由一笑“真的是你,你憔悴了很多”

苏朋苦笑说“你也一样,我们半斤八两”

苏朋镜头一转,转向东南方,苏朋突然看见一个红头发的女生,晃动僵硬的四肢,如同行尸走肉般,在树林中行走,苏朋突然又惊又喜“是小兰!”

延伸阅读

芬芳谷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yzak.shtml
芬芳谷床上用品总部产品远销英国、美国、墨西哥、新加坡、日本、印尼、澳大利亚、泰国、阿

曼熙茶叶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bbpb.shtml
曼熙茶叶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原叶茶产品开发销售的茶叶创意公司。自201

淘麦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ne8q.shtml
淘麦女鞋总部是女鞋、羽绒服、棉服夹克、连衣裙、T恤衫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臣臣丝绸家纺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sd8j.shtml
臣臣丝绸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臣臣丝绸时装有限公司是浙江金达创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

伊奴化妆品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nobr.shtml
伊奴化妆品是采用配方、纯净的植物原料和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上市之前做的皮肤过敏

武汉鑫燕燕窝虫草专卖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p3uz.shtml
鑫燕是马来西亚籍华人DavidTew开设的专职燕窝公司GoldenSwiftletR

猎凡门窗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6hix.shtml
猎凡门窗加盟品牌隶属于上海猎凡门窗有限公司始建于2017年,是一家专注于高端铝合金门

顺桥面膜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yozx.shtml
顺桥面膜经销批发的护肤品、化妆品、日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皮皮鲁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xo3r.shtml
皮皮鲁讲堂是培养成功人士的摇篮。皮皮鲁讲堂通过让孩子经常和成功人士少距离接触,近朱者

米德少儿编程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q1y.shtml
一张白纸,被涂抹上的第一笔,注定是醒目的。一个孩子,人生中不断的第一次,一定会影响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瓶男,你好新大陆(上)

    (三)地点:?AI5000这里是哪里?AI5000的系统进行了重启。通过对之前画面的分析,他发现火箭坠毁在了木星附近的小行星带中的某一刻行星上。不过按照火箭的速度,已经超过了第一宇宙速度,不应该被小行星引力卷入,难道说,这颗行星的引力和地球差不多?或者比地球强一点?不管怎么样,自己至少活下来了,至少

  • 元极1府皇现世在线阅读都市下的暗夜袭杀! 上!

    “滴滴!滴滴滴!!”和平街道西大街138号路,来往的汽车响起阵阵的轰鸣声,汽笛之声不断的响起,在离这条路不远的地方,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粉色的长筒靴的女生正静静地坐在麦当劳的靠窗位置,双眼定定的看着外面的街道!!“哒!哒!!”不断敲击的手指显示着这名女生的内心有些不平静!不过,就算是如此

  • 盛宠千面狂妃第6章在线阅读

    “前辈的刀法当真是霸气威猛无比啊!”在灰岩镇,一个好听的女声几乎传遍了这间名叫福双至的酒馆。“哈哈,还好,还好啦.”南无畏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他是真的没想到长的这么漂亮的少女喝了酒后会是这般模样!花薇儿带着的面纱早就已经不知道被她丢到了哪里,黑色巨刃随意的搁在一旁,两团红云浮现在她的两颊,眼神

  • 宝贝,你认错爹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连着日子也过去好几天了,慕清每天在台里忙上忙下的,也过的充实。她也是蛮幸运的,一毕业就进了《体坛快报》工作实习,台里的人对她也不错,有个关系像朋友的老师大家也真的把她当同事看待。慕清是个乐观的人,想着还有半个月实习期就过了,她怎么不高兴?她挤进地铁了,百般聊赖。把手机屏幕暗灭打开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

  • 大唐天师袁天罡在线阅读第7节

    我在凉亭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绕着亭子踱步了十几圈,甚至抽空猜测了一下姐姐此时会在何处,侍卫长他终于带着魏成勋和给魏成勋领路的内侍回来了。等他们走近,魏成勋恼怒地指着那个内侍刚要和我说什么,就被我开口制止:“接下来我问他话的时候,麻烦你全程闭嘴。”魏成勋举着手整个人如石化一般,模样分外滑稽。他好半天才回

  • 上进心[星际]第七章在线阅读

    不一会儿,李雷劫恢复了意识,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里到底是哪里……我又是谁?”惊天霸只是静静的看着。“看样子,你应该知道我的事。”“没错。”“那么,请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回答这个问题前,你得先解答我的疑问……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不记得。”“……难道说,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啊....

  • 我的身体需要养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村长带着那些勇敢的小伙子们从我家院子离开,准备要往山洞走去。我急忙追上大伯,将他拦下,气喘嘘嘘的说:“大伯,请等等我...”村长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语气有些不善:“道辰,你跟过来干嘛?!赶快回家去,天快黑了。”我:“大伯,我...我也想和你们去打僵尸,我要为小伙伴们报仇。”一字一句的对着村长大伯,诚恳

  • 偏偏不要你可怜被抓包的言泽

    傍晚的时候,正在吃饭的言泽听到了李振兴带着醒来的李正跟人吵架,结果被打破头的事情。言泽的第一反应是李正竟然醒了,一股喜悦感油然而生,毕竟作为一个快奔三的成年人,对于可怜的孩子还是存在一定的同情。不过,李振兴怎么会带着刚醒的李正去打架的?言泽对这事感到疑惑,这李正也是个傻的,伤害没好呢就跟别人乱来,真

  • [我英]追逐我的英雄第8章在线阅读

    一行人各怀心事的吃着火锅,吃的不是很开心,不知是颜陌太敏感还是颜陌情绪不高的原因,她面对这些她喜欢吃的东西都没有吃几口就放下筷子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颜陌回想到,那记忆中的男孩我为什么看不清外貌颜陌用冷水拍打这脸笑到,安慰自己说:别担心,会想起来的颜陌回到了座位上吃了几口就没有在动几口顾凯起来说道:“既

  • 重生做贾赦时政来访

    刀子们正在一个接一个的苏醒,叶修拍了拍还挂在他身上的小狐丸:“喂,你该下来了。”“不要。”小狐丸笑嘻嘻的:“主人身上好舒服。”叶修:“...国广...”“嗨。”山姥切上前把小狐丸扯开,小狐丸虽然身体上很配合,但眼睛还是盯着叶修:“呐呐,主人好无情哦,小狐丸不漂亮吗?”叶修:“......”所以你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