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幽灵之列之交易1(7)

作者:幻火燎原 来源:17K小说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何仁这边自从将2号实验品以高价拍出后,他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他发现那个陪玩的小程序员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用心了,看来姜毅光对他们的追踪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了。这对何仁来说既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说明2号实验品的交易相对会比较安全了;同时又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没人陪他玩了。何仁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放下玩心,而是催促起程星月的进度来。

“小星星,你2号实验品准备得怎么样了?我可是以1号实验品3倍的价格把它拍卖出去了。现在对方等着见实物呢!”何仁有事没事就催催程星月,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

程星月在实验中时,一般情况下反应总是要慢半拍:“嗯。”又过了一会儿,才道:“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我已经有个比较完整的思路了,现在还缺少禁欲对象的基因,最好是新鲜的血液中提取的基因片段。你问问对方能不能提供一点血液,实在不方便的话头发也行,不过效果估计没有血液好。”

“哦,那我跟对方联系一下,看对方怎么说。”何仁开始联系那位偏执的温柔,将情况告诉对方,让对方选择是用血液还是用头发来绑定2号实验品。对方犹豫了一会儿,又询问了一下两者的区别,了解到用血液的成功率和效果是用头发的10倍以上后,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用血液。

“如果用血液的话最好是要新鲜的,而且这东西不太好用物流运送,约个时间地点见面抽取吧。”程星月听了何仁从交易对方那边确定的选择后,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何仁本来是不太愿意冒险在三次元与陌生人接触的,毕竟这种事情风险太大,弄得不好就是身家性命都搭进去了。但是想到姜毅光已经放弃了对他们的追踪,其他人应该也不可能会来找他们麻烦,且他一向就对程星月的要求顺从惯了,便与偏执的温柔约了在离他们飞船不远的小行星带角落里面会面,顺便抽取血液和交付定金。

到了约好的这一天,何仁一大早就觉得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此时再取消与交易对象的见面已经不合适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倒是程星月,完全没有不适的症状,反而颇为兴奋——她的2号实验品只差交易对象的基因写入便能确定这次的实验有没有成功了,若是成功,她的计划便可更进一步。

何仁驾驶着飞船,绕了几个弯才来到了交易地点,那里已经有一架比他们的飞船更大的新型豪华飞船在等待他们了。见到他们,对方立刻发来了通讯请求,何仁接受了。

“天地不仁,是去你们飞船取血还是你们来我们这里取血?”对方的声音温和却不带任何感情。

何仁与程星月眼神一交流,便按照一早就商量好的方案回答道:“我们会派一位工作人员过来取血,请你们提供上船通道,并请将定金支付到我们工作人员提供的账户上。”

对方没有犹豫,立刻回答道:“可以,请提供对接通道。”飞船与飞船之间有对接通道,方便在太空之中飞船上的人员在船与船之间来往沟通。

何仁立刻将己方飞船的对接通道信息发给了对方,一边跟程星月唠嗑:“看来对方还是蛮大方爽气的,没有在定金上面跟我们纠缠。你看人家的飞船,是最新型号的,看上去多气派。话说我们这艘船也用了这么多年了,是不是也该更新了?不然这回卖了2号咱们看看钱够的话买一艘新飞船吧?要是不够的话我那还有点老古董卖了,也许凑凑能买一艘最新型号的……”到后面就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地算买新飞船的预算从哪里来。

程星月已经习惯了他的唠叨,而且她很喜欢听他唠叨,感觉有了他的唠叨,这飞船才有了点人气,才能让她感受到一点温暖。因此,在走上对方的飞船通道之前,她忍不住回了他一句:“行。要是这次交易能成,咱就换艘大点新点的飞船。”

何仁一愣,也笑了。不再说话,认真地关注她在对方飞船上的行动,以防万一。他接入了对方飞船的监控系统,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知道要糟糕,立刻用私密通讯渠道提醒程星月:“不好!对方的船被监控了,现在搞不清楚对方是卧底还是不知情者,你现在立刻退回来吧。”

可惜此时程星月已经踏上了对方的飞船,听闻何仁的提醒,她略停了一停,却没有退回来,而是向来迎接她的交易方的人行了个礼,道:“不知道2号的主人是谁?是由我来取血还是贵方有人协助取血?”

对方派出来接她的是个彬彬有礼的小伙子,听了笑道:“我们飞船上有医生,只需要您跟医生交代一**意事项即可。”

程星月点点头,道:“其实就是常规的取血,没有什么特别的。主要是取出来的血要即取即用,所以要做好保鲜措施。”

那小伙子引她到会客室坐下,便出去了。程星月环顾四周,看不出对方是敌是友,略作思考,果断给何仁发了指示:“你先把飞船开走,我留下来看看情况。咱俩不能都折在这里。”

很快,何仁发来了回复:“不行,若是对方心存恶意,你一个人在他们飞船上怎么脱身?”

“按照我们预先设置的应急方案,你先走!回头接应我。”程星月立刻回复。她和何仁在行动前做了完备的应急方案,这种情况也在考虑之中。按照应急方案,何仁先离开交易区,以保证有生力量可以支援程星月。若对方就是为程星月而来,即便被逮捕,那么现在实质交易尚未发生,她有很多理由和借口可以为自己辩护,没有足够的物证也伤不到她;若对方只是钓鱼的饵,那么这饵恐怕也有自己的意志,倒是她不错的合作对象,且她手中还有这饵想要的东西,暂时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这一回何仁没有拒绝,很快他便启动了飞船,离开了这片交易区。而不过片刻,刚刚那接引她到会客室的小伙子就推门进来,十分不悦地询问起此事:“你们的飞船为何突然离开?”

程星月端起架子,冷哼了一声,道:“这却要问你们了。我们是抱着诚意而来,与你们好好做生意。你们却在这片星域埋伏了这么多人,让我们能怎么想呢?只能断尾求生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伙子既不解又警惕。

程星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声道:“去找个能做决定的人来跟我谈。”

小伙子瞪了她片刻,见她没反应,不得不出了会客室,去向上司汇报此事。不多久,便有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见到程星月便挂上一脸笑:“这位姑娘,不知该如何称呼?”

程星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姓岳。你便是偏执的温柔吗?”

那中年人脸上的笑意立刻扩大了:“不不不,岳姑娘,与你们达成交易的是我们老板。只是她比较忙,这件事交由我来处理,我叫魏志强,是这艘飞船的船长。”

程星月又打量了这魏志强一番,道:“你若是来问我为什么我们的飞船开走了,我便要问问你们为何要在这片星域埋伏这么多人手,是想抢劫吗?还是另有所图?”

“岳姑娘此话何意?我们并未在此地有任何埋伏。”魏志强却是一脸的不解,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不知道。

程星月冷哼一声:“我一上你们的飞船就发现了,这艘船已经被多方监控了,来源就是这片星域,对我们的飞船呈包围状的埋伏,不是你们又会是谁?别跟我说你们不知道。”

魏志强脸上的震惊一闪而过,嘴上却道:“此事我还真不知情,岳姑娘稍等片刻,待我去查一查。”说罢,他便离开了会客室,却留了一开始引路的那个小伙子在房间里。

那小伙子刚刚被程星月鄙视了一番,对她颇有些忌惮,因而也只是立在门边,并不与她搭话。程星月却要想法子套取更多的信息,因而她三口两口喝完了手边的茶,与那小伙子搭话道:“还有水吗?”

那小伙子抬眼看她示意了一下空杯子,点了点头走过来给她斟茶。程星月趁机便问道:“刚刚失礼了,不知您该如何称呼?”

小伙子颇感意外,抬头看了眼她,见这小姑娘眼睛弯弯地看着他,不像之前的冷漠,倒是显出几分这个年纪的可爱来,心底便已经原谅了她七分,嘴角又控制不住地往上翘起:“我叫郑久明,是船长助理。”

程星月更是露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郑先生,你们老板在船上吗?”

郑久明心里咯噔一下,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打起了哈哈:“岳姑娘对我们老板很感兴趣?”

程星月点了点头,卖萌道:“像你们老板这样为了心头好一掷千金的人真的不多见,我们都很佩服。本来这趟差事轮不到我来,只是我实在太好奇这种只有在书上才听说过的人物,所以才央求了我们老板将这趟任务交给我。谁知道却落入了你们的陷阱,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了。唉,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啊!”

“我们可没有设什么陷阱!”郑久明反驳道,随即意识到自己多话了,但是想着这确实不是己方布下的人马,便是告诉她也无妨,说不得后面还要双方携手度过这困境。

“不是你们?那会是谁呢?”程星月其实心中已经有数这可能是谁的手笔,但是脸上还是做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继续问道:“莫不是你们老板的对头?只是却为何知道我们会在此交易?莫不是你们这边有内奸走漏了风声吧?”

“岳姑娘不可妄作猜测,伤害你我双方的信任和合作基础!”正在此时,会客室的门被推开了,魏志强走了进来。随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位风华正茂的女子,看上去不到30的年龄,却气场逼人。

延伸阅读

御隆臻品珠宝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uwji.shtml
御隆精品总部位于美丽的冰城哈尔滨.术品等多种高端珠宝的运营战略。御隆精品珠宝在主打产

风尚主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s4x0.shtml
——悦人生、尚生活、主潮流Fsazu是锋尚国内外与多个时尚机构联袂共创的时尚品牌,由

纤修堂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gg3d.shtml
”纤修堂“品牌隶属优植素生企业旗下,公司凭借雄厚的资金实力、现代高新生物技术和以人为

德尔森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ujk7.shtml
德尔森怎么加盟?德尔森加盟费是多少?德尔森加盟条件及加盟流程详情。德尔森,永远的品质

华芙妮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ahrf.shtml
华芙妮皮具护理全面引入出众的管理模式,华芙妮皮具护理洗净度高、洗涤范围广,结实、耐用

哈呀呀流行饰品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bh7p.shtml
哈呀呀流行饰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哈呀呀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用品的时尚连锁机构。经过多年的

雅因乐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dr8a.shtml
雅因乐奶粉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雅因乐奶粉凭着良好的信用、优良的服务与多家

阳光喔作文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s9u4.shtml
阳光喔教育,生态语文倡导者。自1988年开始研究作文教育体系,秉承“作文让成长更精彩

茹芸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x52v.shtml
茹芸羽绒服总部主营的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始终本

汇景酒店加盟  http://www.pacifico-colonial.com/gvp.shtml
汇景酒店智慧之选兴建的商务度假型酒店,地处素有东莞“水乡”之称的洪梅镇、道滘镇、望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诸天大反派在线阅读第八章

    晚上开班会时,少不了有班干部竞选环节,方饮坐在苏未旁边,听着台上激昂的演讲,暗自掐了把胳膊,让自己不至于睡着。票选结束,他们的班长个子有一米九,留着板寸头,皮肤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爽朗地再次介绍自己,并说大家无论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帮忙。方饮小声问:“他叫什么来着,周浩雷?”“周浩睿。”苏未提醒他。

  • 白首同归初识小火龙

    “林伊,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太阳都要晒屁股了还不出发?”“出发?什么出发,我不是刚从学校回来,正在享受暑假的快乐时光吗?”纯白被单的床上,从包裹的紧紧被子里传来了刚睡醒沙哑的声音。淡黄色的墙纸上充满各色各样的海报,海报上的内容林伊无比熟悉,正是儿时喜欢的动漫神奇宝贝,桌子上也有着各种小精灵的制品。望着

  • 重生之朕要亡国gl之原来是你!

    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市,靠近市中心的别墅群中的中心一栋三层别墅。三层别墅的左边是一片湖,一条道路直接通向湖中的亭子,右边是一片绿色的草地,几个烧烤架正摆放在那,林寒正拿着一串串好的鸡腿的烧烤串烤着,目光望向屋内,不禁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啊...!”房内突然传来一阵尖叫,林寒只好无奈的端着已经烤

  • 综漫之暴君降临之石金的过去

    “什么饿肚子啊!”暮阳把头凑了过来,一脸疑惑的问道,手上还拿着一盘炒饭津津有味的吃着,暮阳脸上的表情,好像面前的炒饭是一盘绝世珍馐。“我的粮食储备已经快吃完了。”古金一脸悲催的说,接着顿了顿,“还有你手上的那盘炒饭是最后的粮食。”古金手里不停逗着猫。“正好,现在Z市也快封城了,跟我一起走吧!留在这就

  • 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在线阅读第一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二十一世纪的梦夏已经成为北宋官宦人家的小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李沧海。原本梦夏是个小加工厂的会计,除了会计的活,还要兼职文员和考勤,老板娘是个精明的女人,每天都全神贯注盯着大家干活,犯一点小错,恨不得把大家的工资都扣光。梦夏早就不想干了,辞职的时候

  • 直播成精app在线阅读第5章

    在没有空间的帮助下,夜远对贾敏和林黛玉她们目前的身体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好尽量让她们多注意点休息,让大夫多过来几次,不过刚才李大夫也十分隐晦的暗示了一下贾敏如今的身体情况不大乐观。能不能好的了,就看她的身体能调养到哪一步了。倒是林黛玉的身体,也要多注意一点,她身体的抵抗能力十分差,很容易就感染上其他

  • 我已登录假面骑士第四章在线阅读

    刘新宇在公司里见到了一个女人,在那一刻,他认为自己终于寻找到了爱情。虽然对方已经结婚了,但听说她的结婚对象是一个上门女婿。再想到自己的条件,刘新宇非常相信,自己能够让那个女人看清现实。所以,在做好准备后,刘新宇打听到了她的家庭住址。他要从对方的家里人下手。刘新宇一直都秉信着,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

  • 猫的遗产之我靠,无耻的女人(10)

    “小歌,你现在等级低,我们一起组队,带你进蛇窟,你觉得怎么样?”颜歌靠做在椅子上,有规律的摸着夜色软软的细毛,听得战骁的话,微微一挑眉,慢悠悠的开口问:“和你们组队,我有什么好处吗?”众人一愣,战骁知道颜歌这是要来谈条件的,所以正准备开口,公会里的一个长老突然开口了:“你不过才15级,我们带你组队已

  • 楚门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对啊,差一点就哭出来了。当我坐在完全陌生的教室时,我一遍遍想着与S共度的那些时光,从初见的惊艳到决心的喜欢,我没什么好后悔的。可我,不能为了他放弃前途,去抓一个难以奢望的虚无。为他人而活就太可悲了,因为深知差距,所以不敢迈近。我能做的,只有追吖——为某个人而活,那就太可怜了。在S新班主任的课上我直接

  • 伊甸的魔法新操作张浩【一更】

    暗无天日的地下水道,浑浊不堪的水面上漂浮着日常人们所丢的垃圾,一些不知名的肮脏生物也在水道两旁的通道上寻觅着食物,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空间太过于狭隘,空气之中蔓延着呼吸一口就能够让人想吐的腐臭气味,可以说这里是不属于一个正常人会出现的地方。可是这平日里无人问津的地下水道,今天却传来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