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捡回来的野男人第六章

作者:乔陛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场

地:灵宫大亭

时:日

人:灵帝,灵后

灵帝:灵后,珞瑶生来就不是普通人,她可不能享有普通人的生活。她是灵帝之女。她重任在肩。何有自在可言。

灵后:陛下,不管谁能一统灵界,为的都是灵界能和平安详。如果为了一场争霸之战引得各族不和,岂不是得不偿失。

灵帝:本帝知道焱王对本帝与粼王联姻的事一直不满。凤皇坐看我们两族斗戏。各部首领也冷眼静看我们两方谁会赢。本帝两面受敌,和谁好都不是。

灵后:如果冰淇真的不愿与我们联姻,我们就此作罢,随他的意。

灵帝不说话,但仍心有不甘。

第二场

地:焱宫炽炟峰

时:夜

人:风霖,白歌

白歌一人来到炽炟峰,一路左看右顾,好像是在等什么人来。

火凤长鸣而过,至地变成一个翩翩公子。没错,这个公子就是风霖。

白歌:风霖!(看到他,满脸开心)

风霖:白歌,好久不见。

白歌对他一笑。

第三场

地:炽炟峰庭上

时:夜

人:风霖,白歌

两人在庭上相对席地而坐。

白歌:不得不说,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几年前,算起来我们一共有七年没见了,这七年里你都去哪儿了?我去天凤凰宫找你也不见你人。

白歌为他斟一杯茶。

风霖:这七年里我去了很多地方,见过了很多人,看过了很多风景。

风霖一手执起杯盏,喝下一口。

白歌:那你是走累了,所以就回来了。

风霖:那倒不是,我一直在找一个人。

白歌:找人?找谁?

风霖:灵神之位的承袭人。

白歌(忽地想起什么来):对啊,七夕七劫马上就要来了,如果找不出下一位灵神传人,那七界即将毁于一旦。

风霖:是的!

白歌:风霖,你有没有找到那个人?

风霖:找是找到了,但我不知道她能不能通过我的考验。

白歌:身为灵神传人,要舍去七情六欲,才能与七劫之力抗衡。所谓七劫源于人的七情六念,历经沧桑融成形体,如今的七劫应该已修**形。

风霖:当年我用灵神之力把它封在乌蒙灵谷,一百年后,当我再一次去乌蒙灵谷时,我看到有一个女孩被困在那里。可奇怪的是,那个女孩是因为我才醒过来的。

白歌:你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吗?

风霖:她叫珞瑶,是灵帝之女。

白歌:如果你认定灵神传人是她,那她跟七劫一定有什么渊源。不然的话,也不会被困在那里。

风霖: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她跟我说她是因为历一场劫不顺,所以才被困在那里的。她醒过来后,以前的好多事情她都记不清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白歌:好像是她沉眠太久了,意识有些混沌了。

风霖:但愿是这样吧!

第四场

地:雪舞玉岚阁

时:日

人:珞瑶,灵月(珞瑶的侍婢)

次日,珞瑶在阁里走动,把多年未回的地方再熟悉一遍。

灵月走进门来,到她面前行礼。

灵月:奴婢灵月参见珞瑶公主。

珞瑶(看她):你就是灵月啊!

灵月:是的,娘娘吩咐我来伺候你。

珞瑶:我好得很,又有手有脚,不用人侍候。

灵月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珞瑶:不过呢,我也不会赶你走,有你来和我作伴,我就不用一个人闷闷的住在这儿了。

灵月喜笑颜开。

珞瑶(拉着她坐下):快坐下吧,站着挺累的。

灵月:灵月为公主斟一盅茶。

珞瑶止住她的手。

珞瑶:灵月,你不用急着为我斟茶。我们来聊聊天吧。

灵月:公主要聊什么?

珞瑶: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灵宫里发生的事。

灵月:可灵宫没发生什么事啊,一切如旧。

珞瑶:这一百年里,灵宫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吗?

灵月:没有啊,一切如常。

珞瑶:可我怎么隐隐感到有大灾难要降临呢?

灵月:公主,你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啊?

珞瑶:怎么可能,我都睡了一天了。

灵月:那应该是错觉,公主你不要想太多了,灵宫里什么事都没有。

灵月为她斟下一杯茶。

灵月:公主,喝口茶吧!

珞瑶拿起茶杯,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第五场

地:雪舞情岚阁前

时:日

人:珞瑜,巫醯

珞瑜来到阁前,看到巫醯手里端着一大盘丰盛美食。

珞瑜(拦住她):巫醯,你这是在为谁端食呢?本公主何时吃得下这么多?

巫醯(战战兢兢地说):公主,这个不是为你准备的。这个是奴婢为九幽王准备的。

珞瑜:什么?他一顿吃得了那么多?

巫醯:可他就是这样吩咐奴婢做的,至于他吃不吃得完,奴婢就管不了了。

珞瑜气焰难平。

巫醯:公主,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奴婢先把吃的给九幽王端过去了。

珞瑜:不要端,让他饿死算了。

巫醯:可他是九幽王!

珞瑜:九幽王怎么了?你还怕他不成?

巫醯:公主,你为什么要为难奴婢呢?

珞瑜:你——(平心静气)算了,你给他端过去吧。

巫醯:是!

巫醯颤颤巍巍地走进去。

第六场

地:雪舞情岚阁大堂

时:日

人:珞瑜,穹冥,巫醯

穹冥大咧咧地坐在桌前。

巫醯把吃的放到桌上,摆好后站到一旁。

穹冥:巫醯,你今天是不是偷懒了?

巫醯:啊?

穹冥:你为什么来得这么迟?有人拦你吗?

巫醯(连忙):没,没有!

穹冥:真的没有?

巫醯:真的没有。(尽量让自己镇定)

穹冥:你干嘛这么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

巫醯:巫醯只是第一次得见九幽王尊容,所以才紧张的。

穹冥:是吗?是不是本尊长得太好看了,让你的心迷意乱的?

巫醯:啊?

穹冥:你别总是啊呀,说呀!本尊长得如何?

巫醯:这个!(滴汗)

珞瑜(走进来):巫醯,你跟他废什么话?

巫醯:公主!

穹冥:本尊跟一个婢女讲话,你生什么气呀?莫非你嫉妒?

珞瑜:你——

巫醯:公主,九幽王,你们慢慢用餐,奴婢先告退了。

珞瑜,穹冥(同时出声):站住!

巫醯刹住脚,不知道他们两个要干嘛。

穹冥:巫醯,倒酒!

珞瑜:不准倒!

巫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听谁的。

巫醯:公主,九幽王,我只是一个奴婢,你们不要为难我。你们两个的战场,我就不参与了,我先走了。

巫醯疾步而去,走到门口,仍心有余悸。

巫醯(拍拍胸口):太恐怖了。

巫醯惊魂未定地离去。

阁中,穹冥让珞瑜为他倒酒。

穹冥:你把她赶走了,你来给本尊倒酒好了。

珞瑜:什么?你让我为你倒酒,我又不是你的婢女。

穹冥:本尊再怎么样也是堂堂的九幽之王,你为本尊服务是你的荣幸。

珞瑜:我才不稀罕呢。

穹冥:赶紧倒吧,本尊口正渴着呢,怠慢了本尊可有你好受的。

珞瑜:你——(把气给咽下去)行,我为你倒!

珞瑜无奈献殷勤,为他倒酒。

穹冥喝下一杯,让她再倒一杯。

穹冥:再倒一杯!

珞瑜假笑,再为他倒一杯。

第七场

地:雪舞玉岚阁□□花园

时:夜

人:珞瑶,灵月

灵月:公主,你都好久没有来□□花园了,今夜怎么有兴要来看看?

珞瑶:我记得我以前在这个园子里种了很多花,今日想来看看它们有没有开花。

灵月:公主,你还记得你种的是什么花吗?

珞瑶:不记得了,我只依稀记得我种过一棵玉树花,至于种在哪里,我记不起来了。

灵月(指着一棵开满花的树):公主,是不是那一棵树?那棵树上开有好多花。

珞瑶来到玉树花下,昕昕看它。

珞瑶:好像就是这一棵树了,一定是它没错,没想到它都长得这么高了,比我都高了。

灵月:公主,都一百年过去了,它当然长高了,而且还开花了。

珞瑶:灵月你看,它的花好美,皎娆如月。

灵月:嗯!是很美!

珞瑶(在玉树旁坐下):如果有一天风霖来到这里,他看到这一棵树,一定会很高兴的。

灵月(坐到她旁边):公主,风霖是谁啊?

珞瑶: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灵月:好朋友?男的女的?

珞瑶:男的!

灵月:男的还能做朋友啊!

珞瑶:男的为什么不能做朋友?

灵月:这年头打着做朋友的幌子悄悄在一起的情侣多了去了。

珞瑶:可我和他不是情侣。

灵月:那是迟早的事。公主,你这两天心神不宁的,应该是在想那个风霖吧?

珞瑶:我!(有点娇羞)

灵月:大家都是女孩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珞瑶:那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

灵月:好!

珞瑶:自从我遇到风霖以后,我觉得他给我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是一种很陌生的感觉。我和他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了,可是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我从来都猜不透他的心,可我常常会忍不住地去想他。

灵月:听着,怎么这么像单相思呢!

珞瑶:单相思!

灵月:公主,你八成是看上人家了,可你又摸不透他的心,所以你很苦恼。

珞瑶:你知道我很笨的,我肯定看不出我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

灵月:公主,你一点都不笨,只是你太心善了,事事为人着想,反倒忽略了自己,你既不敢问他又怕伤己伤人。所以就把这事拖得这么久了。

珞瑶:那我下一次和他见面时,我鼓起勇气来问问他,你说好不好?

灵月:好啊!

珞瑶开心起来。

第八场

地:雪舞玉岚阁房中

时:日

人:珞瑶,灵月

次日,灵月把翰墨纸笔拿进来放到桌上。

灵月:公主你为什么突然要执笔弄墨的?你要练习写字吗?

珞瑶:那些字我都写过好多遍了,早已烂熟于心,不用再练了,我啊是要画风霖,我画好后拿给你看看,让你为我瞧瞧看中的人怎么样。

灵月轻声一笑,为她摆纸研磨。

珞瑶执起笔,蘸一下墨,要画时却止住了手。

灵月:公主,你为什么不画了?你记不起他的模样了吗?

珞瑶:不是的,灵月,我好像忘记怎么画画了。

灵月:公主,你不要着急,你只要他的模样,然后执起笔来,一笔一画地描下去,肯定能描绘出他的模样的。

珞瑶:那我试一试!

珞瑶闭上眼睛,想一下风霖的容颜。

灵月:不要着急,只要想着他的样子,你肯定能画出来的。

珞瑶睁开眼睛,执笔作画。

第九场

地:玉晶宫

时:日

人:冰灵,冰淇

冰淇把冰灵给拉回来。

冰灵(甩开他的手):哥,你都拉了我一路了,把我的手都给勒疼了。

冰淇:我不拉你你能回来吗?你擅自出玉晶宫,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冰灵:算什么账啊?我有手有脚,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冰淇:你以后再敢出玉晶宫,我就让你一辈子也出不去。

冰灵:你——你威胁我!

冰淇:对你,不来点狠的,我怕吓不到你。

冰灵:你的意思是说你在吓唬我咯?

冰淇: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出玉晶宫半步。

冰淇气势凌然地离去。

冰灵气得跺脚。

第十场

地:玉晶宫房中

时:日

人:冰灵,露霞(冰灵的侍婢)

冰灵气愤不平地回到房中。

露霞(上前行礼):冰灵公主!

冰灵不看她,气乎乎地坐到座上。

冰灵:露霞,是不是你出卖我?是你把我的行踪告诉我哥的对不对?

露霞:公主,奴婢也是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才你的去向告知粼王的。

冰灵(怒到拍桌):你太过分了,亏我以前那么信任你,你居然出卖我!

露霞:公主,一切都是奴婢的错,你要打要骂,奴婢都毫无怨言。

冰灵: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心软吗?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侍婢。你和我哥是一伙的,你去跟他好了。

露霞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没有想到冰灵这一次会这么生气。

露霞:公主,奴婢知错,求公主给奴婢一次改过的机会。

延伸阅读

柯菲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alt9.shtml
泉发木制品(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产各种实木地板,多层实木地板,实木复合地板,体育

康骨堂养骨康复机构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smck.shtml
康骨堂成立于2008年,现隶属于北京乙馨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的

太阳雨太阳能热水器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su9c.shtml
太阳雨太阳能热水器加盟_公司简介太阳雨,全球太阳能热利用领军品牌,日出东方(股票代码

华晓工艺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gz20.shtml
【苍南华晓工艺厂】是一家专职从事徽章、证书生产制作的民营独资企业。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

佑信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yck5.shtml
佑信包装盒总部主营的是纸箱、纸盒、E坑盒、包装箱、彩盒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御梦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a60z.shtml
暂无

双春饰品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b7xp.shtml
浙江省义乌市双春饰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最大的小商品城,是一家集生产、设计、销售与一体的

黑魔术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390.shtml
黑魔术是国内单独一家集欧美专业汽车美容生产商的产品汇集而成的品牌,我们所提供的系列产

索姆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d4nl.shtml
索姆橱柜致力于发展中国厨卫文化,用近乎苛刻的眼光,提供的厨卫产品。杭州雅迪尔橱卫有限

百龄足修脚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gxsp.shtml
百龄足修脚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健康养生加盟品牌。致力于推动国家健康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世外情缘之聘礼

    小婉惊讶的止住脚步,问王嬷嬷道:“到底是什么福运,嬷嬷你能不能把话说的明白一些。”王嬷嬷见终于勾起了她的兴趣,神秘的笑道:“大小姐,奴婢不敢再往下说了,等你和太太见到老太太后就全知道了。”小婉知她在故意卖关子,没好气道:“我母亲在卧房呢,你亲自去请吧,我在这里等着便是。”王嬷嬷满脸堆笑道:“好的,大

  • 魔王决定氪金在线阅读第1章

    “啊啊啊啊啊啊...砰”惊醒,满身虚汗的叶乐呆滞的看着床尾,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房间里游离着的氧气,以缓解因为刚刚那梦如实境般坠崖时身体所产生的缺氧状态。良久,掀起被子起床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消瘦,原本不怎么帅气,只是耐看的面容,此时,只剩下一脸的病愁。这大半年里为了躲避这一睡着就会进入噩

  • 时光救赎在线阅读第2章

    “白痴。”李海天轻声嘀咕了一句,转过头欣赏车外的风景。他懒得去解释,心想不看她,她总不能再说自己还想要泡她了吧。“你……”李海天的举动让女学生噎住了。见李海天别过头去不理睬她,女学生冷哼一声独自生着闷气!两人都不说话,车厢内气氛瞬间变得怪异起来。不过,李海天和女学生两人很快被车厢外的声音吸引过去。“

  • 请叫我欧皇在线阅读我的朋友

    “呗嘿嘿嘿嘿~~~”“黏黏锁链!”“嗖!”黏/液组成的圆环锁链,精准的套住被炸飞的斯潘达因,到底去过新世界的海贼,托雷波尔倒也有几分实力。“就这么解决了CP9?”,埋伏多弗朗明哥背后,时刻准备进行保护的迪亚曼蒂嘴角抽/动,简直不敢相信。多弗朗明哥歪头:“所以我让你们少啰嗦,听我的就没错了。”,他站起

  • 追我吧:跑酷天王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五章药材匮乏“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林薇薇从被子里探出了脑袋,苏桓不要脸她还是要脸的,她一脸急迫地道:“薛神医,你不是说,苏桓体质特别吗?如果中毒了,男女要那样才能解毒吗?”听到这话,苏桓暗叫不好,阴谋似乎要穿帮了,他用手摸着脖子,转身往一旁看去,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尴尬。“老夫什么时间

  • 火星传奇在线阅读第九节

    等到天边洗完澡出来,徐安秋紧张不安的开口,“你有没有看到其他人?”“没人,有狐妖。”天边说道,拿着书包坐下。徐安秋一喜,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继续问道,“她去哪里了?”“被我赶出去了。”“有没有受伤?”徐安秋心里一紧,莫名想起进楼道时听到的声音。“没有。”听到这个回答,徐安秋松了一口气,更加明白天

  • 蛞蝓的诱惑在线阅读第7节

    “好了,感觉还疼吗?”宋倾言上完药抬头问她。张子乔还在自己的思绪里,听到声音,茫然的问:“恩?什么?”宋倾言好脾气的又说一遍:“我是问你还疼吗?”“不疼了。”“恩,我们走吧。”说完他站起身来,“我背你。”张子乔从刚刚知道自己喜欢宋倾言的那一刻,她就不敢看他,不在像以前一样敢直视他的眼睛说话,而此刻他

  • 野火之女娲后人(1)

    盘古开天辟地以后,天上有了太阳,月亮和星星,地上有了山川草木,却没有一丝生气。于是女娲苦思冥想,应该增添点什么能使世界不在荒凉寂寞呢。有一天她走着走着,来到河边,通过水看见了自己的容颜和身影,她笑了,她知道增添什么了。女娲以泥土为材料,捏出了一个上半身是人的模样,下半身是蛇的样子。女娲看着很是别扭,

  • 开局甩了高彩礼之被跟踪了!(7)

    听到王铮的话,王华平转过脸来,极为怨毒地瞪了一眼王铮,却没有讲话。“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韩星夜虽然唯恐天下不乱,但李健的出手确实太狠了,还转往关节处招呼,韩星夜真怕把张铭全打出了什么状况,这才有些不甘心的叫停。李健看起来木讷老实,不过出手实在太狠,在韩星夜出手叫停之后,依旧抬起军靴,往张铭全的

  • 异界之元素大将军在线阅读第八节

    把东西拎进厨房,布落落开始洗菜,切菜,把材料都准备好.把粥煲上,开始做菜.过了好一会,把菜也做好了,装盘,端到饭桌.四菜一汤,一荤三素,看起来挺有食欲,布落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夜寂北回来一起吃.过了约有一个小时左右,夜寂北回来了.“吃饭吧,我做好了.布落落看着他微笑着说,然后想着怎么和他说‘辞职’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