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死神同人—袖满香。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染和年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人来到淮艺茶坊,虽是县上的茶坊,外部装饰地一丝不苟,极尽富丽。面积之大,甚至占据小半条街,多有外域的人前来买茶。

刚一进门,便有伙计迎了上来,客客气气地说道,“不知二位爷想瞧点什么?”

许扇琯轻轻一笑,摇着折扇,“我想同你打听一个人。”

伙计仍旧客气,礼数周到,问道,“不知二位爷是要找谁?”

“悠梨。”靳弦冷冷地答道。

伙计像是有些发懵,马上拱手说道,“不好意思,二位爷,此处没有这人。不知二位爷还有什么吩咐?”

许扇琯笑着说,“不知此处可有云雾茶?”

伙计眼睛一亮,语气越发客气,小声说道,“爷真是好品味,想这云雾茶可是当朝的贡茶,轻易可是喝不到的。”

许扇琯自然意会,轻声说道,“你只管放心卖便是。”

伙计闻言,知是懂行的人。忙带着两人走到里间,瞬间茶香四溢,犹如身处茶海。伙计介绍道,“这便是云雾茶的香气,清雅幽远,比夏日的莲,冬日的梅还要更甚一筹。”

靳弦也是爱茶之人,自是懂得这云雾茶茶香悠久绵长,确是绿茶中的珍品,倒是连太守府内也没有此等好茶。

从远处迎来一个人,看样子像是这茶坊的掌柜。只见伙计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掌柜的表情有了些微的变化,对靳弦他们二人倒还是客客气气。

“本人叫淮封,是此间茶坊的掌柜,二位爷可是要买云雾茶?”

许扇琯笑着点点头,“不知这价钱……”

淮封马上会意,赶紧拱手说道,“这价钱自然好说,好商量。”

靳弦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悠梨既然在这淮府,为何这里的伙计却不识得她?难道,是有人刻意隐瞒,还是悠梨早已改名换姓。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不好处理。

许扇琯还在同淮封周转之时,“嘭”地一声,外门突然关紧。

淮封立马换了口气,问道,“不知两位今日来找悠梨有何事?”

许扇琯收起折扇,护在靳弦面前,冷笑一声,“我们并没有恶意。”

淮封咬牙切齿地望着他们,“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能寻到这淮艺茶坊来,必定是知情人。”

“你娶了悠梨。”靳弦冷静地说道,一句话把淮封的气势压低一大半。“我还知道,她如今换了姓名,是在躲避一年前发生的事。”

“你……”淮封已经气得说不出一句话。

靳弦眼神发狠,一步一步逼近淮封,“你若也知情,便是同罪。”

淮封攥紧拳头,情绪激动地吼道,“什么知情,什么同罪,她受了那么多苦,你们为何不能放过她?”

靳弦轻笑一声,“看来悠梨的确在这里。”

淮封自知失言,眼神气得发红,双手一挥。瞬间涌出一堆拿着长刀的众从,许扇琯见情况不妙,挡在靳弦前面,皱紧眉头。盘算着待会儿若是动起手来,便要立马擒住淮封,不然对方人数众多,倒不好对付。况且靳弦不会武功,自己就是拼死也会护他周全。

靳弦丝毫不怯,望着淮封,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以为你可以躲多久,躲得了一生一世么?悠梨。”这句话却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悠梨说的。

此话一出,隔间的门突地开了,悠梨慢悠悠地从里面走出来。约是三十岁左右的妇人,保养得倒极好,极尽婀娜。

“你怎知我在此处?”

靳弦见悠梨从出来,面不改色,淡然地说道,“我并不知你在此处,只是*一把。”

“*?”悠梨望着他,知晓他并不是之前的那个人,放下心来,问道,“我的事你还到底知道多少,你又是何人?”

许扇琯摇着扇子,笑着说,“他便是如今的太守大人,靳弦。”

悠梨眼眸微震,打量着靳弦,如此年轻的一个人,竟会位置太守,实在不可思议。

靳弦冷笑一声,“怎么?看着我不像。”

淮封皱着眉盯着他,“哼,这太守大人一个月前刚失踪,如何会出现这采津县?”

靳弦没有言语,只拿出袖中的手巾,一抖,赫然有一块官印在上。

悠梨在一旁看得真切,心中一惊,难道此人真是?再瞧他的脸上毫无惧色,绝非等闲之人,小声在淮封耳边说了几句。

淮封倒是极听她的话,立刻换了脸色,退下了众从。客气地说道,“不知是太守大人,望大人见谅,请到寒舍喝杯清茶,也让小人尽一番**之宜。”

“淮兄台有心了。”许扇琯微作谢意,同靳弦一起进了淮府。

刚一落座,马上有几位婢女端着茶缓缓而来,淮封客气地说道,“这便是云雾茶,请太守大人尝尝。”

靳弦并不想与他们多作纠缠,直接问道,“能否同悠梨夫人单独聊聊?”

淮封听到此话,脸上微变,端起茶碗愣了半晌。询问式地望向悠梨,悠梨点点头,轻声说着“放心”,便引他们二人到了另一处房间。

靳弦直入主题,说道,“悠梨,想必我们找你是为了何事,你也知晓。”

悠梨脸色不变,比起淮封倒更加镇定,笑着说道,“太守大人,我如今名叫吴深安,是淮府的二夫人。悠梨,早就不在了。”

靳弦也不恼,继续说道,“我知你在躲避凶手?”

“哦?”悠梨淡然地笑了笑,“我又没做什么,为何要躲,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靳弦换了眼神,不经意地说道,“你觉得凶手为什么会放过你”

此话一出,悠梨手中的茶差点倾洒出来,表情也不再平静。靳弦看在眼里,也没说破,刻意说道,“凶手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会放过你?”

靳弦直直注视着她的眼神,说完最后一句,“依凶手的性子,你敢*么?”

悠梨避开他的目光,略有心虚地说道,“*什么?”

“拿你的命*,是凶手先灭你的口,还是我先破案?”靳弦一字一句地说道,极尽冰凉的语气,如千根针一点一点扎在她的心上。

悠梨终是招架不住,闭紧双眼,过了半晌,才慢慢说道,“那件事,不关我的事。”

靳弦一听这话,便知其中大有文章,继续问道,“你知道多少?”

悠梨摇着头,似是不想再触碰到那段回忆,眼神惊恐,脸上皱纹横现,不再是妆容考究的模样。“我不能说,他会杀了我……就像他杀了章画……”

“你知道是谁?”靳弦刚想进一步问,声音也提高许多,许扇琯一把拉住他,用眼神拦着他。小声说道,“不用急于一时。”

靳弦知道自己差点又过于激进,此时面前的悠梨,不过也是一个可怜人,躲藏了这么久,改名换姓,却还是逃不过自己的梦魇。

许扇琯走向前,轻声说道,“你若说出来,太守大人必定会救你。”

悠梨慢吞吞地看着靳弦,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他……但是如今,自己又能够相信谁?多年前的事,总有一天会被揭开,纸永远是保不住火的。

“这是报应……“悠梨的声音颤颤巍巍,陷入回忆,”在我十七岁时,便被章画纳作妾室。章画的正妻画汶十多年一直无儿无女,章画一连娶了几门妾室,也是没有子嗣。章画无奈,娶了又休,几年来只剩了我一门妾室,封为二夫人。章画在时,十分宠我,极少去看望他的正妻画汶。渐渐地,画汶便在积郁中病重去世。而我,也成了太守府的大夫人。哪知有一天……“悠梨闭紧双眼,表情痛苦,”章画同我说,他身体不好,又无子嗣,因此想私修墓陵……“

“私修墓陵”靳弦脑中断掉的一根弦,瞬间连上,难道就是那日去的乱葬岗?

悠梨继续说道,“当时我年轻气盛,也没阻止,想着天远地远又有何人来管?章画计划了五年,从选人到动工都极其隐秘,几乎没有人知晓。除了我和他,应该就只有棋墨,一直是他在帮章画负责此事。”

原来棋墨也是知情人,靳弦之前的猜测都没有错,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问道,“那些工人呢”

悠梨绝望地摇摇头,似乎说话时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嘴唇抖动着,“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房门一下开了,淮封走进来抱住悠梨,眼神中尽是担忧和不忍,低着头诚恳地说道,“二位请回吧,悠梨早已不在了。”

靳弦知晓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便与许扇琯一同告辞。

回太守府的路上,靳弦和许扇琯坐在马车里,外面夕阳已落,竟有些残颓破败之感。“扇琯,你说人对于地位的欲望到底有多大?”

“靳弦,道家常说,无为而不无为。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若是当今统治者为苍生着想,无欲无求,又哪里会滋生这么多的贪欲?不过都是各取所需,各自为利。”

靳弦轻叹一口气,“皇上并不是那番无能之人,他只是不得权。“

“靳弦,你又何尝得知?你一切都好,唯一一点,便是太过轻信别人。”

靳弦也不反驳,两人没再言语,气氛愈发凝重……世人都愿天下和平安宁,又有多容易呢?

靳弦没有细想许扇琯所说的话,只以为他是不喜皇上的处事方式。

哪里知道其中深藏的秘密……

延伸阅读

哇咔娃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dvdk.shtml
哇咔娃毛绒玩具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实体与网络销售于一体的互联网厂商,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胜大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n4u3.shtml
胜大空分设备始终坚持“客户至上、质量”的理念,根据企业规范化,标准化,科学化的需求,

奔马座垫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x49n.shtml
营口奔马汽车装饰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加工、贸易为一体的企业,公司产品分为四大类三十

华烨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pc7x.shtml
华烨胶袋生产各种好重量级PO、PE、PP、OPP、PPE、PVC包装环保胶袋,卡头袋

一曦永恒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p1x0.shtml
一曦永恒孕妇装是服装、女装、鞋帽等、女装、鞋帽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正达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asz7.shtml
正达墙体材料是矿岩棉制品、玻璃丝绵制品、硅酸铝制品、橡塑海绵制品、PEF/高压聚乙烯

香枚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nhux.shtml
香枚家纺布艺总部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平阳县香枚家纺厂经销的

玉施莲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naw1.shtml
玉施莲总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集托玛琳(电气石)汗蒸房,纳米托玛琳(电气石)产品的

葛莉丝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ph5l.shtml
葛莉丝化妆品以的“纯手工整型”出众技术为先导,健康美容为理念,致力于教育和培养新一代

精彩月饼盒加盟  http://www.hentairoses.com/sj2h.shtml
精彩月饼盒包装款式也有很多种,包装盒也越来越多,设计出了多种简洁大方、尊贵典雅、时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避苏不及在线阅读CASE ONE 羁绊 01

    一九九八年。美国,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郊区。雨夜,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刺目的闪电划破天际,将灰暗的天空撕裂开一道道血色的伤口,倾盆的大雨如开闸的洪水般倾泻而下。所有的一切,都像泡在雨水中发酵了的酶画。然而,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中,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室外的狂风大作似乎离这个死寂的世界很遥远,只有冰冷的刀

  • 我在地府上热搜之第六章 谎言没被戳穿(5)

    时光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一场翻天覆地的感动而倒流,或是评判事情的对与错。一转眼就12月了,希夜的生日在这个周末。希夜计划着周末请萧寒和振宇李瑶还有小鱼可欣去自己家里吃饭。他想着不带小鱼去自己家的住处便可以不被小鱼发现自己的秘密;可是这世上最痛的耳光便是自己抽在自己脸上的。还没到周末希夜已经告诉萧寒,李瑶

  • 蓝星大乱斗第十章在线阅读

    君凌宇体内真气受煞气所激,顿时疯狂流转了起来,炽烈的金芒透体而出,强大的波动瞬间席卷而出,强者气势一览无余!“轰隆隆——!”关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阵闷雷之声,向这边极速靠近,大地竟微微颤抖了起来,宛若千军万马奔腾而来!君凌宇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将功力提升到了极致,炽烈

  • 大人在上(探案)在线阅读第八章

    念薇独自回到家里,心情沉重,感觉整个天都压在了自己头顶上。她无力地靠在沙发上,一眼瞟到酒柜里那瓶82年珍藏版拉菲。没记错的话,这瓶红酒好像是霍允廷上次去法国戛纳带回来送给她的。都说一醉解千愁,鲜少喝酒的念薇今天特别想试一下。醉了,她就不用再纠结怎么选择了。举起酒瓶,一饮而尽,直接见瓶底,可念薇似乎觉

  • 三国:从西域开始席卷天下疑惑

    很久很久夏荧才探出头往窗外看,陆衍的车早已经开走了,庄园大门前除了漫天大雨空空如也。“他走了吗?”夏荧听见侯爵夫人的话但没有回头,她还看着窗外,只是玻璃上覆盖的雨水挡住了视线,盛夏的大雨总是这样凶悍蛮横。“也不要怪他把你丢给我,陆衍是为了你考虑才这样做的,他总是会先为别人考虑,这样好的人是要吃苦头的

  • 时空之三国探索录第9章在线阅读

    窗外天色已经大亮,偶尔有几只麻雀落在窗台外唧唧喳喳的交流着,投下一道活力十足的剪影。唐清勉强找回几分真实感,重新倒回床上,将自己团成一团。太可怕了,他怎么会做这种梦。让一只小猫咪以身相许简直是丧心病狂好吗!唐清不爽的蹬了两下腿,最后藏进被窝悄咪咪变回猫崽儿,抱着尾巴来来回回滚了十几圈才消停。他知道宿

  • CF传奇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这个女人,真特别!”赖廷君哼笑一声,说完,又继续认真的寻找线索。蓝欣雨眨巴了一下大眼睛,一头雾水的样子,这是什么跟什么呀,总是话说到一半,她暗自摇了摇头,在心里切了一声,你才特别好不好。“哎,赖廷君,你看,这里有一根头发诶,这么短,而且还染了红色,肯定不是我的。”蓝欣雨像是有重大发现似得,捡起地

  • 摩挲世界之内心愧疚自责的赵雅婷。

    在学校里,赵雅婷虽然每天都会与浩天聊天,并让浩天辅导她的学习,但毕竟浩天是个男孩,有些事情与心里话,本就只适合于女生之间的谈论,因此,对于一些不适合与浩天谈论的话题,每当快要触及到心中的秘密时,也就不得不及时的止住了话题。有些心里话,赵雅婷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浩天,从而让她心中的心事,因无人可诉说而越积

  • 喂,小子I love you!人族何人称皇(1更,求鲜花)

    黄龙真人?太昊听见那站在下面的中年人说报出自己的道号。也是微微的一愣。黄龙真人的名号太昊自然是知道,这可是阐教中最悲催的一位弟子。虽然贵为圣人教派弟子,但是黄龙真人却是很不受原始天尊的待见,被称为三无金仙。“黄龙真人本皇且问你如今洪荒人族是何时代,人族现在何人称皇……”太昊对着黄龙真人三问,这也是他

  • 西游:无限复制与合成第2章在线阅读

    对于自己外貌一直很有信心的张语汐今天第一次感到很受挫,时不时的从包里掏出小镜子,看看自己的粉底有没有涂匀,发丝有没有乱,V领毛衣*露的一片白腻肌肤晃不晃眼。不然为什么对面那个还算清秀的家伙宁愿看枯燥乏味的财经报纸,也不多看她一眼。身边不乏追求者的张语汐,起初以为那个家伙是故作高傲,实则为了引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