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我意逍遥第三章

作者:水法 来源:晋江文学城

“A股又崩盘啦——”

搬家工人把东西搬出电梯时,不小心害金刚鹦鹉在电梯门上夹了一下,鹦鹉受到了惊吓,挥起翅膀,行云流水般连扇那工人四巴掌,疯狂扑腾,声嘶力竭地狂叫起来。

“什么什么?A股怎么了?!”工人反倒被吓得更厉害,以为这鹦鹉成精了,前来指点他赶紧清仓逃命,哆嗦着一边掏手机一边就要跪下磕头。

天和快步过来,把小金接过去,说:“抱歉,这家伙胆子小。”

方姨抱着猫,在公寓里四处看了眼,说:“你爸以前将这房子留给了你大哥,也还好想起来了,喏,地方不大,格局倒是不错。”

天和一手抱着鹦鹉,另一手抱着那只智障蓝猫,鹦鹉惊魂犹定,还不住伸翅膀去扇蓝猫,一边扇一边叫,天和放开手,鹦鹉飞到冰箱顶上,再也不下来了。

窗玻璃蒙着厚厚的一层灰,方姨又说:“菜市场近,楼下也有公交站,地方小,有小的好,房子大了,每天见个面都难。”

“嗯。”天和勉强笑笑,卷起袖子,准备打扫卫生,方姨忙道:“你哪里会做家务?我来吧!你去忙你的工作。”

“我没有工作了。”天和朝方姨说。

“去写你的计算机程序。”方姨又说:“那个能卖钱,你爸爸当年就是这样发家的,你凭什么就做不到?”说着眯起眼,笑道:“去吧。”

方姨放了张巴赫的唱片,挽起头发,熟练地戴上袖套,去接水擦窗。

“天和?”方姨笑道:“你瞧我找到了什么?”

“二十亿现金吗?”天和笑道:“那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方姨拿出来一个航空母舰的模型,天和都把它给忘了,惊讶道:“是它!”

方姨说:“我记得,这是天衡离开家以前,给你做的吧?我把它擦擦,不能用水洗,否则胶就散了,给你摆在房间里?”

这个航母模型模构造相当复杂,塑料制成,是英国的皇家方舟号,光是缩微零部件就有三千多个,甲板上停的六十辆小飞机全是手工组装粘起来的。离家之前,天和的大哥闻天衡亲手做给最疼爱的小弟这件礼物,已经有许多年没见过它了,天和一时不禁想起了太多的回忆。

方姨前去收拾,天和坐在小阳台上,楼下远处是个运动场,阳光灿烂,全是踢球的,居民区里则是一家面摊,五岁的时候,大哥离开家去上班时,带着两个弟弟——十岁的天岳与五岁的天和在楼下吃了这家的面当早餐,依次摸摸兄弟俩的头,说:“大哥走了,好好照顾老爸。”

“大哥再见。”天和朝大哥挥手,尚不知这次离别意味着什么。

方姨打扫了一会儿卫生,拿着个粘筒过来粘天和袖子上的尘和小绒毛,天和打了两个喷嚏,低头看手机上,理财顾问发来的资产估值列表与拍卖指导价,家里的艺术品委托了两名估值师,开始估价了。

“我不想让公司破产。”天和忽然说。

方姨躬身,用粘筒在天和肩上滚了几个来回。

天和说:“公司一申请破产保护,爸爸留下的东西,就什么都没有了。”

方姨没说话,回客厅里去,拿出咖啡与下午茶的蛋糕,放在阳台的小圆桌上,天和说:“可是这钱光靠我自己,也许一辈子也还不完,这些日子里,我什么办法都想过了,只要能保住爸爸的公司,我什么都愿意做……”

巴赫的音乐从厨房里传来,BGM里,方姨回去做家务前,耐心地开解道:“天无绝人之路,不要着急,也别把所有的担子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过几天,说不定就联系上你二哥了。”

电话响,天和看了眼,匿名,挂了。

电话再响,天和再挂,电话第三次响,天和很想骂人,但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提醒他,骂脏话是不好的,哪怕过得再落魄,也要保持基本的涵养。

“您好。”天和戴上蓝牙耳机,客客气气地说:“我现在不需要贷款,借了也还不起,谢谢。”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说:“需要多少?说个数。”

天和听到那声音时,蓦然站了起来,手机从腿上滑落,掉出阳台栏杆,刷地从五楼直线坠落,掉进了楼下面摊老板的锅里。

银泰大厦四十七层,俯瞰全城的健身房里,跑步声砰砰声作响。

关越与佟凯在跑步机上飞快地跑着,关越穿着黑色运动短裤,迈开长腿大步奔跑,他的个头比佟凯略高一点,俊美的面容犹如大师手下的美男雕塑。一头短发上全是汗,皮肤因最近晒太阳而显得白皙,关越随手开了环境紫外线灯,戴上护目镜,面朝跑步机前的阅读器屏幕,屏幕上正飞速滚动着一行行的文字信息。

“你阅读速度太快了!”佟凯说:“调四档!”

关越调低了文字速度,佟凯阅读的速度跟上了,跑步的速度却跟不上,几次差点打滑摔下去,最后只得放弃,不跑了。

关越眼角余光一瞥佟凯,复又转回屏幕上,佟凯喘了一会儿,打量关越□□。

关越:“?”

佟凯:“跑这么快,你那个传说中的大法棍不会甩得很痛么?”

关越:“滚,内裤干什么用的?”

佟凯洗过澡出来,关越正躬身坐在器械椅上,握着哑铃往复提臂,听着伦敦今天的早间新闻,午后阳光照进健身房里,佟凯吹了声口哨,说:“我找对象去了。”

关越漫不经心地嗯了声,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佟凯又问:“明晚相亲?”

关越没回答,佟凯大大咧咧地坐到关越对面,摊开长腿,说:“相亲对象男的女的啊,哎?有照片么?看看?”

关越看也不看佟凯,把哑铃换到右手,佟凯摸摸自己大腿,说:“小越越,我现在很好奇,你对男生有感觉多点,还是对女生有感觉多点。”

佟凯只想逗他玩,又拿了关越手机,放在他面前,识别了关越的脸,解锁,打开聊天软件,手指随意地划了几下,发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照片,说:“哟!真漂亮,哪国的?人家给你发了这么多消息,你就回了一个字,能不能别这么绝情……我看看……乌克兰超模!哇——家里经商的?”

聊天窗口里那女孩热情洋溢,说了好几句,又问关越是不是在忙,关越只回了一个字“Y”,把天给聊死了。

佟凯:“走了啊。”

关越:“好运。”

佟凯吹着口哨走了,关越把手机关机,健身房里的阅读器,电视全关了,起身放了张CD,开始做下一组俯卧撑。

“年轻人!你知不知道煮这么一锅汤要多久,啊——呀!钱?你以为我在乎你这点钱? ”

“对不起,对不起。”天和在楼下面摊前,看着老板用一把大漏勺把手机从锅里捞出来,被溅了一身汤的老板娘在旁叉着腰,怒气值满点。

耳机里头,那个熟悉的声音又说:“又惹事了?”

手机掉进锅里后,通话还在继续,天和戴着蓝牙耳机,赔不是、付账,总算拿回手机,说:“你是谁?”

那个声音说:“装傻有意思么?看到你家公司上新闻了,聊聊吧。”

天和按着蓝牙耳机说:“给你三秒时间,再拿我寻开心我挂了,三、二……”

那声音带着一丝诧异:“怎么听出来的?”

天和说:“你不可能瞒得过我,到底想做什么?”

“嗯,还是穿帮了。”那声音里带着笑意:“闻天和,初次见面……”

手机自动关机,通话中断。

天和马上看了眼手机,按电梯上楼,方姨出门买菜去了,天和回书房里,拆出通话卡,从书架下依次打开盒子,寻找备用手机。而就在他换卡时,搁在台面上的笔记本突然发出了声音。

“希望不会吓着你,亲爱的天和。”

天和停下动作,手里拿着备用机,转头望向电脑,那一刻,连破产也保持了语气平静的他,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大喊:

“你是AI——?!!!”

从卧室到客厅,交响乐瞬间轰鸣,音箱齐齐奏响,电视、台式机、笔记本、在同一时间打开,关上。隐形的魔术师就这么悄然无声地降临在这不及一百平方的小公寓里,植物的绿叶在音乐声中震颤。

紧接着潮水般的交响乐在数个音响中分了声部,同时环绕着这间小小的书房,将天和的精神意识抛向了宏大的世界……从滔天巨浪到电闪雷鸣;从暴风骤雨到山岳之巅;从神殿到废墟;从舞台到刑场——

从地狱到天堂。

天和保持着那入定般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看着笔记本显示器,乐声逐渐沉寂下去,足足一分钟,天和没有说话,控制了家里所有音响的笔记本电脑,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最后,天和打破了这沉寂,说:

“嗨,你好。”

“你好。”笔记本电脑依旧发出那熟悉的声音:“看来你挺喜欢我的打招呼方式。”

天和马上将转椅滑到书桌前,检查电源,点开编程系统,飞速敲进指令,两手竟激动得不住发抖,仿佛置身梦中。

“你可以通过语言与我交流,不需要再输入指令了。”电脑里那声音说:“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用交谈的方式。”

“这简直是个奇迹!”这是天和近十年来最为疯狂与震惊的时刻:“你是怎么出现的?!你是谁?告诉我你不是黑客!”

“当然不。”电脑里,那熟悉的男性声音道:“我既不喜欢贝多芬,也不喜欢巴赫,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莫扎特。我既不喜欢喝咖啡,也不喜欢喝奶茶,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尝试一下鸳鸯。”

“我是你父亲闻元恺,与他的好朋友关正平所设计的人工智能第三代,他们为我起了个名字,叫Prometheus。”电脑里那声音说:“你实在太惊讶了,闻天和,想不想把智能手表戴上,让我监测下你的心率,以防万一?”

天和顿时晕头转向,他飞快地检查防火墙以及整个系统,没有任何被攻击过的痕迹,接下来,他关掉了路由器,切断互联网。

“断网的话。”电脑里那声音依旧道:“你就只能使用我的部分功能了。”

“Prometheus。”天和喃喃道:“普罗米修斯,盗天火以授凡人之神。”

“确切地说,是第三代,你可以叫我Pt3.0,或者叫我P3。”那声音道:“或者普罗,都可以,当然我也不介意改个名,顺便能把互联网接上吗?断网令我很焦虑。”

天和抬手,缓慢地挪到书桌一旁,按下了路由器插座的电源,发出一声轻响。

“谢谢,这样感觉好多了。”普罗说:“现在也许不是谈论接下来这件事最好的时机,但在困难面前,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我需要你的帮助。我的主程序被保存在Epeus于加拿大多伦多一个租来的机房里,当你的破产保护申请进入正式流程,他们就会把服务器交给评估机构进行拍卖,进行新一轮数据备份……”

天和还有点没回过神,说:“Epeus已经研发出AI了!不用再申请破产保护了!”

“不。”普罗答道:“天和,不是Epeus研发了我,而是你父亲。我强烈建议你不要动任何把我卖给互联网公司的念头,相信我,否则到时候,你后悔的概率至少会达到99.7%”

天和:“……”

“我的核心模块由两大部分组成。”普罗以平静的声音道:“前身是你父亲与关正平开发的全球股市分析与交易系统,在量化交易的基本理论上,针对人类行为进行数据搜集与分析。”

天和怔怔看着屏幕,屏幕上弹出一个又一个堆叠的窗口,从1994年开始,普罗米修斯的研发过程逐一展现在天和面前,紧接着,屏幕中央以拉开一条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轴线,各个时期的资料缩小,归于时间轴的各个点上。

“2.0版本的升级,是关正平自行研发的一个学习软件,通过便携设备的采样,让我以某个独立的人类个体作为参照样本,开展持续长达十八年的数据采集。获得数据汇总后,再通过我的学习模式进行分析与模仿。”

屏幕上又出现了一名小男生的正面照,眉眼间充满了稚气。

“这个杰出的人类样本,让我学会了人的初级感情与思考方式,共情力,情绪等等人之所以被称为人的东西。”

“最终,两大核心模块通过3.0版本的整合,在两年零四个月前,已经升级完毕。”普罗说:“也就是你看到的,现在的我。但是否能通过真正的图灵测试,我还没有太大把握。”

“摒去作弊模式下的图灵测试……”天和眉头深锁,喃喃道:“如果我是参与测试者,刚刚你已经通过了。”

“短时间内。”普罗答道:“但你迟早会发现我是AI,我以为对样本已经非常了解了,最后还是没有骗过你。”

天和盯着小男孩的正面照,喃喃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样本……”

“是的。”普罗答道:“就是关正平的侄儿,关越,你的前任**。”

延伸阅读

美贯亲亲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gxfz.shtml
淄博公司宗旨致力打造各地母婴用品旗舰品牌及与服务至上的一条龙公司。小宝贝母婴用品有限

生活平方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g4kw.shtml
企业简介:缔造科技生活!尽在科道!深圳科道智能产品有限公司是家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广东

博蕊蜜安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x0je.shtml
博蕊蜜安蜂蜜有大型蜂场4个每个蜂场可容纳蜂箱300余箱,年产蜂蜜50余吨,花粉30吨

梦天龙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ps0y.shtml
梦天龙裤子总部是女式牛仔裤、休闲裤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好利来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akfb.shtml
好利来酒精炉现面向各地招商,三环24厘米酒精炉由浙江省永康市好利来酒店用品制造厂出品

宝路喜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g6yx.shtml
宝路喜(Blucci)是国内外品牌箱包清洗保养维修中心,目前也是北京家专职涉足品箱包

馅老满饺子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bsjo.shtml
馅老满隶属于北京馅老满餐饮有限责任公司,一个品牌消费者的口碑是极其重要的,想要自己的

三原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p39f.shtml
三原饰品坐落于国内外小商品之都——中国义乌是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饰制造厂家

创之融教育生态城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g0av.shtml
教育生态城创之融教育生态城是以培养青少年核心素养为目标的各省市性大型连锁教育综合体。

奇丽尔时尚内衣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sy5a.shtml
奇丽尔时尚内衣招商连锁_奇丽尔时尚内衣代理_公司简介上海奇丽尔制衣有限公司来自台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谁啊在线阅读第8节

    谢萧萧忙将弟弟送到了母亲的怀里,对父亲的背影说道:“父亲,我也要去。”谢志高转头看她,无奈的说:“大人商量事情,你去干什么?还是在这里等我回来吧!”谢萧萧却是坚持道:“我就要去,不听你和祖母说话也成,我要等在厢房第一个知道消息,然后直接将哥哥带回来。”谢志高沉着脸说道:“胡闹,便是要将青云接过来,也

  • 穿唐小妖风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二叔真舍得下本钱,还请国外雇佣兵来二十四小时监视我。”被十几个彪形大汉包围着的卢宝,看着对准自己的十几个黑漆漆的枪口,哼哼道。李南空狞笑道:“少爷,走一趟呗!”他以为卢宝这一下子就猖狂不起来了,拿手去抓卢宝的胳膊,没想到卢宝反手就赏给他一巴掌。打得他金星乱冒。“你!”李南空大怒。“怎么?”卢宝瞪

  • 死灰在线阅读第6节

    店铺中只剩下陈老和云浩,他盯着云浩的眼神越发惊讶,褶皱的脸上不禁露出出现一丝笑容,“居然进入了无我之境,只可惜...”似乎发现了什么,微笑的面孔突然收敛,微微摇头,一声轻叹伴着炉火摇曳。许久之后云浩身体发生轻微颤动,迷离的双眼一下子清明起来,仿若大梦初醒,他有些诧异,不知怎么了,似乎过去了很久,仔细

  • 迷途之外星朋友第三章在线阅读

    ……或许是因为叶雨他所在的海边位置过于偏僻,不是那么惹人注目,UFO外星人的飞碟又是从大海的中心选择降落下沉的。海边因为盐雾的遮蔽,天空也没有明亮的月光照耀,半夜三更的按照叶雨的作息时间也不可能还在玩手机。除了自己身上还有的,其它的都没有和自己一同穿越过来这个世界。说到这里叶雨还是感到辛好自己睡眠的

  • 篮球:从网红到巅峰在线阅读第4章

    洪亮的响声在整个军营里回荡“是”士兵们迅速而有序的站好队伍笔直而快速几秒gao定她倒吸一口气,他洋溢着确定及很认真的看着她“不会吧”她捂着zui她转念一想“不对啊,他们不是在拍戏吗!他一定会在耍我,没错就是这样”元素儿吼着说“厚........你个卑鄙无耻的脃哴啊,你死定了”将手上的包包砸向他凌風吃

  • 全球尸化在线阅读第4章

    青龙城天蛇虎停下了残忍屠杀的步伐,跳在了一栋楼房上面,双眼凝视着远方而全城的人也停止了逃跑,都看向了楼上的天蛇虎,眼中都充满了忌惮、惊悚以及害怕从进城开始,天蛇虎如同在割草一般疯狂屠杀,任何人在它面前都活不过一秒修炼者们也看清楚了他们和天蛇虎的实力差距,如果现在还有人把它当成凝气九品的灵兽的话就真的

  • 公爵的情书第六章在线阅读

    “那个....”沐尘一脸蛋疼。“小友,可是有什么难处?但说无妨!”“额...前辈,你看啊,我连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就算我要拜师,也该知道您老的名讳吧、”沐尘看着眼前的道人,心中自知已经没有了选择。不过这老道出场的排场这么大,或许真是个牛逼的人物?当沐尘问到名讳的时候,鸿钧飒然一笑。可算是给等到了!

  • 新纪元之十三号工程还行吧!

    罗洛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他也很想说出一大堆的专业术语,品鉴这首曲子,可是,他没学过音乐啊!至多,和大学的一个音乐老师学过几首钢琴曲,弹过几天吉他。虽然那个老师说他很有音乐天赋,但是,这种东西,就跟练武似的,年纪越早越好。那个时候的他,已经二十岁了,何况他的

  • 精灵次元:从天王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农家的饭可能是韦湘吃的最尴尬的一顿饭,那个吃惯了山珍海味,又经历了鬼门关的历练,穿越深山老林磨的脚上都是泡,饿的老眼昏花的公主,却津津有味的狼吞虎咽着农家饭。吃过这顿饭已是黄昏,再继续前行的话就要披星戴月,云龙建议留宿一晚,大致搞清了东南西北,他们明天一早便要启程赶回颖南国。这个庄子已是蓝晶国的边境

  • 暗月神灵在线阅读第三章

    赵龙年纪不大,比叶天还要小一岁。能在十三岁就达到淬体境四重,也算是别院弟子中的佼佼者了。别院弟子过千,虽然都是方圆千里内资质出众之辈,但能在十五岁之前达到淬体境四重,成为青云宗外门弟子的也超不过百人。尽管叶天不愿现在与赵龙动手,但赵龙已然找上门来,叶天也不会装作缩头乌龟,起身来到门外。赵龙一见叶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