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西游之人间守护者鸟兄弟

作者:流小江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陆霄鹤,商学系,大三,学生会主席."言简意赅的自我介绍,眼前这个男生有着完美的轮廓和少年老成.

“呵呵,咱们的会长还是老样子,一句话都不肯多说啊.我叫严正庭,是副会长.我现在在数学系,也是大三哦."相比之下,副会长笑嘻嘻的一点威严也没有.

可是问题不在这里.坐在下面的梅夏微微皱眉,陆霄鹤的眼神,为什么会和他一模一样.就算事隔多年,样貌变得面目全非,但他的眼神,她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坚毅,倔强,带着浓浓的王者风范,甚至,这种气息,比他八岁时还要嚣张.

“同学!"旁边的同学小声提醒她,该轮到她做自我介绍了. “不好意思!"她慌忙站起来,“我叫梅夏,现就读法律系二年级."

严正庭示意她可以坐下,而梅夏的眼睛不自觉地看向陆霄鹤所在的方向,却意外地和他的眼神碰在一起.他的眼神里什么也没有,却深得望不见底.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完全看不出他心之所想.

散会后,梅夏依旧有点心不在焉.整整十年了啊.漫长的时光足以冲淡往昔所有的回忆,足以改变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大人们曾说,小时候长得漂亮的小孩,长大后往往都会变丑.现在想来,这句话说者恐怕总是含着一些嫉妒的情绪,真实性也就无从考证了.那么他呢,现在又会是如何模样.

忽然怀念起十几年前那个“勇敢"的自己.那时候,住在一栋楼里的居民关系都很好,除了401.记得妈妈说,401里住的是被批斗过的“右派",性格孤僻,不好接近.但那时的梅夏哪会懂这么深奥的东西,有一天晚上,习惯了吃“**饭"的小梅夏敲开了401的门,主动地爬到他们餐桌边,自言自语着“夏夏今天来这里吃饭:)".他们家很干净,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哥哥,他说他叫曾耀.他不像别的男孩只会调皮捣蛋,欺负女生,他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风范和气度,和他的父母一样不易接近.而梅夏,是那时整栋楼里唯一敢和他嬉笑打闹的孩子.

梅夏甩甩头,欲图把脑海中的伤感情绪赶走.阔别十年,不同的名字,陌生的相貌,又是在不同的城市,要是真有那么多巧合,才让人觉得可笑吧.仅凭他们眼中相似的神气,就认定是同一个人,也太武断了.

“梅夏!"后面有人叫她.回头便看见刚刚坐在她旁边的女生在她旁边停下.

“看你刚刚心不在焉一定没听清楚我名字吧,我叫施乔,大二广告设计的.嘿嘿,你果然也看陆霄鹤看傻了吧,他和我是同一所高中的,几乎每个女生第一次看他都会傻掉."

“嗯……"梅夏尴尬地笑笑,“我叫梅夏,你可以叫我阿夏."

施乔笑笑,“你就叫我小乔吧~"

很自来熟的女孩,“小乔?嗯,果然是美女."戏谑地一笑.

她捂脸,“阿夏是大坏人!"忽然之间,距离就这样拉近.

“阿夏你是哪里人啊?"

“我是A城的,你呢,你是本地人吧?"

“嗯我是Y城的,"施乔笑嘻嘻的,“否则肯定考不取Y大的,你真厉害,法学院分数超高的!"

梅夏敷衍地笑,心中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

陆霄鹤也是这里人.就因为似曾相识的眼神,连梅夏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经过分关注他了.

总之学业和学生会的工作一起让梅夏忙碌起来.梅夏见到施乔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陆霄鹤了.她是听命于严正庭的,好像也不像是会有交集的人了.

梅夏发现自己又走神了,回宿舍的路都走错.呵,原来自己一直是那么在乎当年和他的情谊和,错过.

学期刚刚开始的时候,活动总是会比较丰富.梅夏还才进学生会不久,充其量就是个跑腿的.这不为了大一新生的社团招募活动安排,她得逐个去找社长,告诉他们招募会当天的细节,并把活动安排表给他们填.真是体力活啊……

第一个目标便是她参加的围棋社的社长——一个大智若愚的男生.可他却告知她自己要参加一个教研活动不能负责,让她去找副社长.

副社长叫陆霄鹤.

因为以前大一的活动和大二是分开来的,所以梅夏从来就不知道副社长是谁,被吓到也理所当然了.

马上要见到陆霄鹤了,梅夏的心跳没来由的加速.可就当她做好任何心理准备前,陆霄鹤已经迎面而来.身边是一个漂亮娴静的女生,拿着本子似乎在询问他什么,他依旧从容冷淡,阳光洒满他们周身.郎才女貌,好不般配.

九月的阳光微微刺痛了梅夏的眼,她却也面不改色地朝他们走去.

记忆里,有个和她已经断了联系的朋友曾经兴致勃勃地分析她的性格,“阿夏其实心里是个很冷的人,看似很快乐,可是很多事,你永远也不会告诉别人听,默默埋在心底,谁也看不出,是个很疏离的人呢."

那时候梅夏自然是装作不在意地笑,问她哪来这么多歪理.被告知是星座学,有关什么上升太阳月亮星座的她也没听懂.

但所有的分析,的确统统正中要害.

“学长."她的声音平静,不带一丝讨好,就好像她完全没被他吸引.

不想破坏旁边美女的兴致,她简明扼要地讲清情况,顺便把围棋社的招募资料递给他,便准备离开,没想到他却叫住她.

“梅夏,"她回头,“我恐怕也没时间,要不你负责吧.有什么不懂再来问我."最后一句是个陈述句.梅夏想起社长的话,顿时无语了.

“陆霄鹤很严谨负责,交给他一定没问题."

梅夏终究是识时务的,苦笑着答应了下来.

急急忙忙离开的她自然没有看到陆霄鹤眼里一闪而过的,温存.

通知完后梅夏接到一个更惨痛的消息.招募会提前了,原因是——大一热情分外高涨?开玩笑,这是什么破理由啊……

认命是唯一道路.从社团简介到海报,什么前期工作都是她一个人做的,偶尔去找过几次陆霄鹤,但绝大部分都是她自己完成的.梅夏从来都是个过分要强的人,讨厌麻烦别人.特别是,自己想接近的人.

大二的课程比大一要重,学法律的人都要非常勤勉,梅夏居然萌生出“比高考还累"的想法,不过也怪不得别人,老师都劝她学经融的,一切,只是她的个人原因罢了.

某一天下课,梅夏接到陆霄鹤的信息,约她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店碰头.说不受宠若惊是骗人的,她匆匆赶到,他似乎已经呆了很久了,私营的欧洲田园风格小店,他就坐在沿河的露天座位上,看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斜对过有两个女生偷看着他,边笑边窃窃私语.可他似乎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丝骄傲和回应都没有,明明就是这样坐着,他就是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本领.

梅夏走近他.陆霄鹤抬头,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示意她坐下,并没有急于说话.梅夏不自在地打招呼.

“学长,让你久等了."疏离客套,梅夏习惯了用这种方法面对自己不熟悉的人.

“不必,叫我陆霄鹤就可以了."他的声音清冷低沉,带着不可言说的魅力.

“额,这不好吧."声音里分明夹杂着生疏.她抬头看看陆霄鹤,他也正看着她,下一秒,“陆霄鹤"三个字就脱口而出.

梅夏发现自己失言了.

还好陆霄鹤也没追究对面的小女生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直接切入正题.

“准备得怎么样了?"

梅夏点头,把U盘递给他.他很快过目还给她.“我先拷贝下来看,有什么觉得不妥的我看完电话你."

言简意赅.梅夏说了声“好"也就无话可说了.与其傻傻坐着还不如回去等电话,“陆霄鹤……学长,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陆霄鹤轻轻点头表示同意,梅夏起身离开.

临走,梅夏张张嘴,想问的话卡在嘴边,怎么也是说不出口的.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不论结果是什么,过去的终究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陆霄鹤学长再见."温婉的语调中带着不可忽略的成分,抬头,她的笑靥直直的撞进他心底.

稍不留神,她已经走出他的视线.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不禁显露的笑意.

修改过的方案在当天晚上发到了梅夏的邮箱.梅夏于是重新理解了“画龙点睛"一词的含义.

更加令梅夏惊讶的是,招募会当天陆霄鹤比她还早站在摊位上,报名的人相当多.几位社员手上的报名表已经发去大半.

“你迟到了."

“没有啊,学长来早了吧?"急着辩护的梅夏忽然想到自己刚刚就想问的,“不过你怎么会来?"

“社长叫我来卖色相."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语调好似只是在谈论天气一般,梅夏一时失去了反应能力.

虽然以貌取人是不对的,非正当竞争会扰乱市场秩序,但梅夏忍不住地欢快,借着学生会的身份在场上四处探查敌情,果然他们社虽然报名人数比不上热门社团,但比起一些门可罗雀的摊位可是好得多了.

因为他.陆霄鹤.

心中莫名的情绪升腾.虽然不知是为什么,但梅夏就欣喜于这样的满溢.

庆功的时候,一帮负责招募活动的社员都喜气洋洋,连陆霄鹤也到场了.不算精致的饭菜,热情的老板,同伴的笑脸,大家都非常开心,甚至有大胆的学长拿陆霄鹤开涮.

“今天多亏两位学生会要员多多关照啊,否则我们社哪有这么受小学妹的欢迎呐!"话中虽然提到了梅夏,但显然是冲着陆霄鹤去的.

陆霄鹤却仍旧一片清冷,并不置可否.

冷场总是不太妙,梅夏笑呵呵地打圆场,“哪有,学长学姐才是辛苦了."

不料那人却还是不肯放过他.

“我说陆霄鹤,你哪找来的那么乖的小学妹,原来你喜欢这种乖乖牌口味啊!"看来绝对是醉得不轻啊.

陆霄鹤倏地起身,“梅夏,走吧我送你回去."

“诶?"一怔过后,她还是跟了出去.

“学长?"梅夏小心翼翼,生怕踩到他的雷.

“不是跟你说了叫我陆霄鹤就可以了."暮色中似乎看到他微微皱眉.

“噢……"梅夏低下头,又惴惴不安地抬起,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你……在生气?"

“不早了,走吧."他并不理睬她的问题,径直走向他的车.

墨绿色PORSCHE低调又透露着张扬.有钱人啊,梅夏小小地腹诽着,屁颠屁颠地跟上.

“陆霄鹤!"他走得极快,梅夏一时也恼了,名字带着着重的尾音脱口而出.

梅夏跑到他跟前立定.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梅夏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谁先服软就是输得彻底.

他们就在秋风中大眼瞪小眼.

“梅夏,"就在她扛不住准备投降的时候,他却忽然开口,“你真的很无聊.走吧."

他的口气带着一点无奈,一点……宠溺?

梅夏乖乖坐进副驾驶座.顿了一顿,还是决定“此地无银三百两"一下,“陆霄鹤刚刚那个学长瞎说八道你应该不会介意吧."介意的其实是自己.因为对他的好感而讨厌任何人拿自己和他作为八卦对象.因为害怕看到他做出自己不愿意看到的反应,然后直接把自己判了死刑.

好像这一刻,梅夏感觉到自己对陆霄鹤的感情最为明晰.

关注只是喜欢的一部分.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想了解他的全部.

可下一刻又开始懊恼,他那么优秀,自己和他的差距怎么看都不是一点点,再者,她一开始也只是把他当作曾耀的影子,现在呢?她不知道.

试图理清思路的梅夏却被身旁飘来的一句话弄得更为混乱.

他说,我怕你在意.

“我……"想说话,却如哽在喉.

“谢谢."

一路无话.

车在宿舍门口停下.

深深地看了看身旁的人,梅夏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过了今天,他和她又将重新做回陌生人.这种滋味真的不好,但又能怎样呢.

梅夏也非常了解自己从来就不知道怎么主动,努力学习或者宅在家里,她过去的生活无外乎这两件事交替进行,连学生会也是进了大学第一次接触.

“再见."她打开车门,回头,努力对他笑得最美.

“梅夏,你是法学院的么?"

“嗯,怎么了?"

“两个礼拜后,学校组织了一场各院系篮球联赛,知道吗?"看见梅夏点头后他又继续说,“首次对阵名单已经通过抽签方式决定了,第一场,我们系对你们系."

梅夏有点摸不着头脑,“然后呢?

“记得10月16号下午三点体育馆,来看比赛."虽然是联赛,但除队员以外的人是可以不到场的.

“好."心底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欣喜.

两个星期在期盼中很快过去.梅夏不是个很会处理人际关系的人,应该说是不愿吧,虚伪的那一套她也可以做得很好,但那只是为了生存的本能而已.百思不得其解为何陆霄鹤要请她去看篮球赛.其实要说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货看上她了,不过梅夏根本不敢去想这个可能.

要说梅夏其实长得也不错,只是对化妆打扮一窍不通,但自高中以来也不乏对她表白的男生,不过照她的话来说,都是些歪瓜劣枣,不足一看.而像陆霄鹤这样优秀的也并不是没见过,但以前的不是陌生人顶多和她是普通朋友,这是第一个,让她动心的.

那天下午,梅夏准时到场,犹豫的空档已经被一个同学拉到了自己院的休息区,“梅夏你好难得,居然来看比赛!我们院本来就才稀稀拉拉几十个女生,扣掉不来的还有背叛我们去看对方院草的几乎就只有十来个了."说话的是一个活跃的女生,听说她的男朋友是今天比赛的主力.

梅夏笑笑,如果让她知道自己也是被陆霄鹤请来的,估计会疯掉吧.

上半场对方已经获得压倒性优势,不管是从分数上看还是人气上看.商学院有两张王牌,一张是陆霄鹤,还有一张是和他齐名的校草,也是校篮球队的,好像叫沈鑫诺.梅夏只听说是风流帅哥一枚.

既然是应邀而来,自然应该去和他打个招呼.梅夏趁着身旁女生转头帮她男朋友擦汗的机会溜走了,刚跑没几步,就听到后面杀猪般的呼唤:“梅夏你个叛徒给我回来!"她也顾不了许多头也没回.刚跑到对方区域,就听到有人在后面叫她“阿夏",回头一看原来是施乔.

“哟,来看陆霄鹤的?"揶揄的笑意.

“你呢,不也一样?"梅夏瞥了她一眼.

“嘿嘿,"施乔腼腆一笑,“我是来看沈鑫诺的,我在追他."

……

“你真够豪放的,倒追男生?"

“讨厌~人家明明是羞涩的小女森~"施乔假意锤梅夏的手臂.

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梅夏于是跟着施乔“过五关斩六将",来到两个男生的休息座位前.

“鑫诺你好厉害!"施乔直接搭讪,沈鑫诺勾起薄唇一笑,好不**,梅夏只听得身旁身旁一片吸气声.

梅夏眼尖看到陆霄鹤把最后一口水送入口中,立马把自己手中还未开封的矿泉水递给他,顺便说,“比赛很精彩,你们院厉害多了."

陆霄鹤拧开瓶盖,只说了“谢谢",没有搭话,倒是沈鑫诺邪邪一笑,“你是法学院的?你们那帮男生太弱了,怪不得法学院的女生都找不到男朋友,其实你们不一定非要自产自销嘛,也可以对外销售啊."

太自来熟的人,梅夏“哈"了一声也不再吭声.施乔一点也不介意地和他聊起天来.

梅夏颇为尴尬,准备回到自己营地.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穿过周身嘈杂的人群落在她耳朵里.

“梅夏,比赛完了等我一下."

“我知道了."她回头笑笑,离开了.

耳后响起沈鑫诺寓意不明的起哄声.

梅夏还是乖乖地座了回去,得到一个熊抱.下半场对方更加得心应手,法学院输得一塌糊涂.另一边两个学院角逐结果也一块儿揭晓,建筑系赢了.第二轮将由商学院对建筑系.

比赛结束后,输了的自然是沮丧不已,但商学院的那帮人倒也赢得冷静,不过想想也是,才是第一场比赛呢.

四处寻找着陆霄鹤的身影,才发现他正在和别人讲话呢.嗯?和他聊天的那个男生居然顶着一头挑染过的紫发,耳朵上似乎还戴着耳钉,在夕阳下分外闪耀.

是学生吗?为什么看起来更像不良少年……

正在思考的梅夏直到发现陆霄鹤的阴影挡住了她的光线才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刚刚那个男生好……特别(?)"梅夏的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理智.

“他是我弟弟."波澜不惊的语气,梅夏再次不知说什么好.

“噢对了,你叫我留下来干嘛?"好不容易抓住了原先的重点.

“请你吃饭,"他顿了顿,“当作你帮我做招募计划工作的谢礼."

“不用客气的!"梅夏急忙拒绝,“一点小事儿而已,再说你也是很忙才交给我的,不用啦."梅夏一方面是不好意思,另外在她看来其实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

“出于礼貌,我必须谢谢你."一句话,撇清了所有的暧昧,又回到了陌生的原点.因为和你不熟,才需要正式的感谢,如果是朋友的话,就不用这么生疏和,礼貌.“好吧."梅夏垂下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弟弟也要一起,可以么?要不改天?"

“没关系,"梅夏笑得意兴阑珊,“你不介意就好."不介意有我,这个外人.

三个人坐在校门口附近的小餐馆里.本来陆霄鹤说要去远一点的地方吃牛排,梅夏则推托等会儿有事,就近解决就好.

因为,早早结束,断掉所有一厢情愿的念想,再好不过.

“嗨学姐,我叫陆霄鹰,老鹰的鹰,刚刚大一,和我哥一样是商学院的.很高兴认识你."

“梅夏."简单的回应有意地和他隔开距离.眼前这个男生亦正亦邪,直觉告诉她这人不简单.紫色的头发,宝蓝色的耳钉,笑起来一眼迷离,左边嘴角还有个小小的梨涡.果真妖孽啊!

不过梅夏更在意的是,哥哥叫“鹤",弟弟叫“鹰",真的合适么?虽然这个概念是错的,但给人的感觉不就像是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的差别一样……

饭桌上,虽然陆霄鹰很活跃,但其他两个都不搭腔,一个人唱独角戏也很无聊,于是,一顿饭越吃越安静.

吃完,梅夏就急急匆匆地与他们分道扬镳了.虽然梅夏自己也搞不清楚她自己在*什么气.

其实压根就没事,梅夏实在是不想回宿舍,那群学法律的女生都非常用功,忙的时候凌晨还人手一电筒挑灯夜战,一个个像女金刚一样,但也不免有些无趣.这样枯燥的生活梅夏是过不下去的,她效率高,记忆力也不错,其余时间她还是会安排给自己,才不要整天对着那一本本法律法规呢.这样,她和舍友们也就不是很熟悉.想到回去也就只能对着三个心无杂念的“玉女",好不凄凉T^T想来在这个大学呆了一年多了,却也没什么好朋友,倒是习惯了独来独往,或许是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性格在作祟吧.

“学姐!学姐!"后面传来一个欢快的喊声.回头一看,竟是陆霄鹰.由于他给梅夏的第一感觉不是很好,似乎和他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梅夏应了一声,便回过头,继续往前走去.

“学姐,你都不等我,"口气里像是又一点撒娇的成分,“或者我叫你梅夏好不好,叫学姐好生分~"

orz……我跟你很熟吗?好像没有吧……

“随你."一句话不咸不淡,却饱含拒绝的含义.

“梅夏,你不是有事么,怎么会在这儿?"原来他没忘掉这碴啊.

“额……事办完了嘛,顺路经过这里准备回宿舍.呵呵,"干笑,找借口离开,“先走了,掰掰!"

“嗯好,梅夏晚安."他的笑温柔可爱,一副正太样,叫她的名字时带着独特的尾音,一点也不觉唐突.

“嗯,你也一样."梅夏几乎是落荒而逃.虽然原因不明.背后的他复杂的笑容,她自然看不到.

但梅夏怎么也想不到,陆霄鹰就这样成了她天天生活的必备课了.每天早上morningcall,中午来找她吃午餐,晚上找她吃晚餐,陪她回宿舍,睡觉前晚安.陆霄鹰也算是女生的抢手货,而梅夏就被谣传成了和他……姐弟恋的对象,接受着各路女生的指指点点和,羡慕嫉妒恨.过不了一个礼拜,梅夏爆发了.

“陆霄鹰!我记得我们不是很熟吧?"开始梅夏还拿捏着分寸.

“人都是从不熟到熟悉这样一个过程的嘛~"正太撒娇法.

“你到底想干嘛!"压着火气.

“追你呀~"

“你特玛的给我正经点!!!"梅夏彻底失去耐心.

陆霄鹰果然配合地敛起笑容.“梅夏,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开始了.以前我不相信一见钟情,那是因为我没经历过,如今,我深信不疑."他的目光坚定,明明是一张更适合卖萌的脸,现在却不带一丝笑意,认认真真正正经经地看着他.

“梅夏,"陆霄鹰握住她的双肩,“我知道你需要一点时间,明天再答复我好不好?"然后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准备离开.

然而就是这个吻激醒了梅夏,“不用明天了!"看见他转回来,她又重复了一遍,“不用明天了,我现在就给你答复."

陆霄鹰嘴边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陆霄鹰,我和你不合适.首先,你比我小,原谅我是个传统的女孩,不能接受姐弟恋.其次,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可能接受你.最后,至于你刚刚说的情话,的确让我很感动,但我不感冒,下次请你找一个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女孩再对她说这样的话,由此可见,你并不了解我.所以,抱歉."说了一大堆,梅夏微微喘气,鞠了一躬,转身进宿舍,留下完全没猜到结局的陆霄鹰一个人在原地.

陆霄鹰的手指一根根收紧,脸上满不在乎的表情里甚至带着一丝不屑,只有泛白的指关节出卖了他真实的情绪.

梅夏对于这样的发展哭笑不得.她甚至想着,若刚刚对她表白的是另一个人,她定毫不犹豫就答应的.他们兄弟俩,真是一点都不像.

不过事情完全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因为陆霄鹰不仅没有放弃,反而攻势更猛烈了π_π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周五晚上(…),梅夏独自一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这是她偶尔觉得有朋友真好的时候.

忽然背后传来“沙沙“的声音,回头一看,却见陆霄鹤站在她身后几米处.逆着昏黄的灯光,她只能看见他明亮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直觉告诉梅夏——来者不善.

“陆霄鹤学长,好巧.“碰到这种情况,梅夏也只能硬着头皮干笑.

“不巧,我专程来找你的.“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梅夏的心跳频率快了一倍.

梅夏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有事?"“梅夏,记住和我弟保持距离."明明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梅夏却从中听出了警告的意味.原来是这事,梅夏垂下眼,腹诽着明明纠缠不清的是对方,却被他一眼看穿.

“放心,我会让他安分的."陆霄鹤说完便准备离开.

“陆霄鹤,"梅夏像是决定了什么,“你……认识……曾耀吗?"

陆霄鹤回头的时候便看见梅夏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眼睛里带着一触即碎的期待.可他却清楚,既然已然和过去决裂,那么自己就只能戳破它.

“不认识."漠然的声音传来的同时,他再一次转身,她只能看见他直挺的背.

那种一口气霎时泄光的感受让梅夏很崩溃,可她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站在原地目送他愈走愈远.

他不是曾耀,也就切断了他和她之间最后一丝可能的连结.

梅夏低下头,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居然会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掉眼泪,但眼泪却不听话地从眼中落下,她甚至能听到泪滴落地的响声.她却连落泪的理由都找不到.

有双脚在眼前停住,抬头,陆霄鹤的轮廓分明的脸再次出现在她眼前.

“为什么哭?因为那个人?"

梅夏不知怎么解释,只好点头,又听见他问,“他对你很重要?"

这个问题好回答得多,她仰起头,亮晶晶的眼睛带着怀念的笑意,“是,他很重要,他是我的故友.““故友?“陆霄鹤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梅夏神经有点钝,没觉出什么,只补了一句:“我很想他."

空气仿佛传递来一声微弱的叹息,“心里有所记挂,应该是幸福的事情,别难过了."说完,他摸了摸她的头.

似乎没想到他会出言安慰,她怔了一怔,然后轻轻笑了笑,“或许吧,谢谢你."

“天晚了,我送你回宿舍."陆霄鹤轻拍她的背,梅夏却又明显躲开的动作,“陆霄鹤学长,不用了,我会记住和陆霄鹰保持距离."

说完,她顾自向前走.走到一半,她停下来,回头他果然还在.

“学长,我能问你要我远离你弟弟的原因吗?"

“他交过很多女朋友,没一个能保持超过一个月,我怕你受伤害."

梅夏听完这个答案,心里的阴霾顿时散去了不少,甚至,她开起了试探性的玩笑,用着美好的笑容作为伪装.

“那学长和我交往吧,这样他就能死心了丫."

拒绝吧,掐灭我最后的希望.

“好."

“什什什什么!!!!"梅夏的理智瞬间被PIA飞老远老远?(???)?“陆霄鹤,你开玩笑的吧?!"似乎因为太怕下一秒发现他的回答只是假话,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陆霄鹤会答应她的玩笑.

当然,这个玩笑在她心里,从来都是真的.

等她回过神来,陆霄鹤已经走远了.

真是一对奇葩的鸟兄弟,现在好了,貌似这个问题越来越复杂了喏-=

延伸阅读

爱情公寓:诸葛大力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第四章  http://www.shouxianjd.cn/ndgp.shtml
既然要给季冕当助理,自然要先了解一下这个人。肖嘉树一回到家就打开电脑搜索信息,然后震

红尘寻仙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houxianjd.cn/gd5l.shtml
教主被帝君的豪横发言糊了一脸,恰好小二端着酒摆上了桌,他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醇香浓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十个男人有九个会喜欢  http://www.shouxianjd.cn/g68p.shtml
4.十个男人有九个会喜欢的类型白衬衫,七分牛仔裤,凉鞋,一派青春。跟平常搬东搬西的样

我成了掉包富家女的恶毒女配[穿书]之突发状况  http://www.shouxianjd.cn/urh7.shtml
舒颜没有和刘香秀理论,直接问道:“妈,昨天晚上小笼包儿明明和我睡,怎么早上跟您出去了

偏执的温柔[重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xianjd.cn/sov9.shtml
柳小婵双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夏晨这次帮了这么大一个忙,自己为什么内心里还是不太甘

天铩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houxianjd.cn/un5s.shtml
苏沁沁从牛棚那回来,已经几近傍晚。她去看了牛棚里的薛振,还有薛爷爷。她给他们送了点米

九天葬仙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shouxianjd.cn/aom2.shtml
下午19点30分医院下班,在医院附近的一家甜品茶餐厅,我和一根筋一起去买甜品。“两碗

带着荷兰猪混异界晚宴开始  http://www.shouxianjd.cn/be43.shtml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被黑色雾圈吊起的谢凉早就无精打采了,他的四肢也因为长时间吊着而产生

万千天道入命来马赛克  http://www.shouxianjd.cn/urft.shtml
李飞回过神来,看见迪莉热叭弯腰把脸凑到自己面前,手掌在自己的眼前左右挥动着:“秀逗了

乐神崛起夜间逃亡  http://www.shouxianjd.cn/xsjf.shtml
“我一直瞒着你,就是怕你难过,”林耀平带着愧疚开口,“当初若不是那枚三阶丹药,只怕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女主光环在线阅读全剧组的人都在找她【求收藏】

    言毕,那黄垒率先离开蘑菇屋,朝三凤村的村子奔去。彭钰常不甘落后,紧随其后。至于那刚为了生火弄得灰头灰脸的何炯,突然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便走了出来。当发现黄垒、彭钰常快速离开蘑菇屋,他搞不懂咋回事,于是也急忙跟上。见此模样,导演陈歌一脚朝那愣住的摄影师冷权道:“还愣着干啥,镜头快跟上!”冷权无奈,只好

  • 你是我的初见之奇人

    时值三月,一夜小雨过后,春风拂柳,暖阳初现,整个小镇都显得生机盎然,一位中年道人大踏步走进镇子,这道人身着蓝布道袍,下着十方鞋,上戴逍遥巾,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双眸子精光四射,颔下一缕山羊胡,宽袍大袖随风而动,甚是潇洒,只是身后背着一根长长的东西,黑布包裹着,不知为何物,与此人形态颇为不类。这时天已

  • 网王之王者系统之夺下冀州&新目标(6)

    陈留位於豫州,而豫州离冀州很近,所以李羽他们只用了1个月就抵达冀州了,而冀州那边原本只有12万军队,但韩馥他又出兵2万去协助朝廷消灭黄巾贼,所以城內只剩下10万兵马,而李羽有500万“陷阵霸王军”~“无得输,赢硬”,但人家只有10万兵马,李羽也没有理由500万尽出来欺负人吧,但是如果他们双方的实力不

  • [综]你们的男神崩坏了!在线阅读第5节

    “me想说,棉花糖精,这个看起来好莫名其妙啊。”他诉说着刚才在监狱里面发生的事情。弗兰之前随便找了一个街道的台阶上坐下,使用幻术的他能够轻易地不让别人发现,同时还能够保住打火机的[火]不熄灭。他离开监狱的时候也是用幻术将打火机隐藏了起来然后带出来的。“保证打火机二十四小时不灭,这真的可以算是热情组织

  • 碎片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知不觉,在村子里住下半个月,吴玉把周遭的事情摸了个大概。这个村子叫做五溪村,村如其名,有五条小溪流过,所以这里的农业渔业并重,村子整体经济水平属中等。收留她们的高老头孑然一身,在村子里到处不招待见。最喜喝酒和*博,手里存不下两片钱。把传家之宝抵光后就一穷二白了。奶娘第二天就找了个刺绣的活计,一天忙

  • 梦幻西游:圆梦主播之她重生了

    “求求你,别杀我……”“我求求你,宋洋,放过我好不好……”浓如墨的夜,天空闪过两声闷雷,便下起了如豆大雨。S市郊外的悬崖边上,一盏车灯,打在惊涛一般的海水上。身着婚纱女子双手被绳索捆绑着,跪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向眼前的男人磕头哀求,光洁美丽的脸庞被地上尖锐的石头划破,血泪混合着雨水往下流,触目惊心!

  • [网游]限时爱你在线阅读第2章

    宋少爷一句一句帮我回答,警察认真的听着,只在最后问了我一句,我跟宋少爷叫什么。在此之前,宋少爷教我叫他舅舅,装作成他的外甥女,我有些胆怯的看了周围的所有人,忍着怕意,僵硬的叫了一声舅舅。刘姐在一旁吐了一口气,看我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只是当时年幼,我不清楚那点变化体现出她什么心思。也就是那声舅舅过后,我

  • [动物世界]郑开司我喜欢你在线阅读嫡女出露展锋芒

    夕阳西下,大地沐浴在余晖的彩霞中仿佛穿上一层薄纱的金衣,看上去美轮美奂。暗香阁里间的梳妆镜前一女子,年岁十三四,生的白皙可爱,但是有些瘦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走,女子总是喜爱在镜子前发呆,总爱痴痴的望着自己。身边的青衣小丫鬟则是有些担心;“小姐要当心自己的身子,本来底子就不好,要多注意才是啊”那呆坐的

  • tfboys少年我爱过你在线阅读第七节

    “哇塞快看!那个人好帅!是我们班的吗?如果是我能开心死。”魏雁冰秒拔掉稻草换了一个爱心夹子,速度快的林弯弯来不及眨眼。刘以嘉:这样的美男子请给我来一打。方乔:此男只应天上有,人间不许沾染他!张晓:帅哥帅哥来我这~~~“什么审美。”桑兰用脚踢着小石子,“要是我剃成板寸他连我一个手指头比不上,臭显摆什么

  • 我变成了手机第9章在线阅读

    秋日渐深,夜来得比往日早些,时间显示才‘18:30’天地间便没有了一丝光线,夜幕降临,当大地快陷入一片漆黑之时,华灯初上,霓虹炫彩,霎时照亮整个黑夜。伴随着空调‘嗡嗡’作响,原先黑着屏幕的手机突然闪现出一丝金光,继而屏幕上出现圆圈状的‘18:30’,聒噪的闹钟响起,打破了原有的宁静。藏在米白色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