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邪仙修缘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毛毛虫吃了猪猪 来源:纵横中文网

肖季莲打包自己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站在靠窗两步远的榆木,“有话就说,你不适合这么装深沉。”

“小姐一定要去吗?家主本没打算小姐会走这么远。”

肖季莲把弄好的东西放在桌上,有些累,给自己倒杯水。“你要是去就跟上,不去就回尸胡山。”

肖季莲一口气就把水喝完了,再续上一杯,脑海中却回忆起昨夜鸢姑娘说的那句话,“我本打算放你们一马的,是你们自寻死路。”很明显那个鸢姑娘本不打算节外生枝的,是他们自己寻了上去。

而那个鸢姑娘明显就关注江景之,可是今日却没有人提出来,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忘记。肖季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愿意相信前一种。既然他二人都如此明显要引她前去了,为何不去瞧个究竟?

肖季莲背起包裹,手放在门上,“榆木,不要总拿我父亲来压我。你簪着我的发簪,身上烙着我的印记,既然是我的人,就做好我要你做的事就行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只会让我厌烦。”然后打开门离开了。

榆木站在房间内,还能听见从门外传来“哒哒哒”肖季莲下楼的声音。没了住的人,房间显得空荡荡的。

榆木张张嘴,说了一句无声的话,“我只是想让这一切来得晚一些。”

有些事他知道,他参与,他冷眼旁观,可他唯独不能阻止。一场场算计就像是齿轮一样,开始了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直到齿轮损坏,故事完结。

楼下,肖季莲现在门口等到了阳青栎,还是那般油嘴滑舌,插科打诨,肖季莲也懒得搭理他,任由他霹雳吧啦一直说下去,只偶尔点个头。

江景之提了包裹,来到玉冬来房间,看着他收拾东西的背影,东西不多,可是玉冬来有强迫症似的,每个东西都要收拾摆放得整整齐齐,倒是花费了不少时间。

“今日多谢。”

玉冬来知道是他来,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打包自己的东西,“无妨。令尊的事情,我也知道些许。你想查梦杀一案,我能理解。他二人身份尊贵,若是出了什么事,江家也没有人敢真的要他们的命。比起你的身份……”似觉得不妥,玉冬来停顿了一下

江景之看着自己腰上的剑,“无碍。”

玉冬来还是换了一个措辞,“比起你一个人来说,要安全许多。”他拿起打包好的包裹,走到江景之面前,“走吧。让他们等太久就不好了。”

玉、江两人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阳青栎一个人撑起了一台戏,一直抓住肖季莲东问西问,例如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或是你喜欢什么样的口味等问题,而肖季莲一脸无奈在皮笑肉不笑地应付着他。

肖季莲真是饱受阳青栎这只吵吵鸟的摧残,侧身一看玉冬来他们来了,立马撇下阳青栎就走上来,“你们准备好了,房间我已经退了,我们走吧。”

“好。”玉冬来应他,肖季莲转身就走在前面,二人随后。阳青栎急忙跟在肖季莲身后,抱怨道:“诶诶诶——你怎么走这么快啊!”又发现这一路就他四人,不禁开口问道:“你那个护卫呢?我瞧着他修为还不错,为何不将他也带上?”

肖季莲停下来看着阳青栎的眼睛,面无表情,然后扯出一个敷衍的表情,“他要想来,自然是会跟来。你要是喜欢他的话,不如在这里等他好了。”然后转头就走,倒是把阳青栎搞得一脸懵,也不敢再多言,安安静静地上路了。

一路三百里,途中四人行。

当年风景仍如是,回头再看无故人。

肖季莲等人一连走了三天,灰头土脸的,身上带得干粮也吃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客栈,自然是要先去休息休息,补给食物和水源的。

这一路可把阳青栎这个公子脾气给磨了个够,一开始还能开开心心当作是游山玩水,后来便开始哭爹喊娘了。

他虽是出自仙门世家,可是上边既有术法世家第一的大哥,又有谋略过人的二哥。自然是无甚操心,每日只顾玩耍,哪有什么心思修炼。一路上尽是听他叨叨不停了,一会儿问为什么不坐马车,一会儿嚷嚷路太难走,一会儿又耍赖皮要歇息,好容易这三天才走了小半路程。

四人进了一家客栈,旌旗上写着“云客”二字,四人先是叫小二开了房顺便准备吃食,收拾洗漱了一番,才出来的。

阳青栎最先出来,看着桌上摆着热饭热菜,心中真是感动得流泪,这几日在路上,吃的什么东西都是硬的,饼是硬的,肉是硬的,难以下咽,可又不能不吃,当真是委屈死他了。

肖季莲随后出来,一头秀发身前身后各半,多了几许两家的意味,叫阳青栎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肖季莲落座,觉得身上清爽多了,发尾还在滴着水,却也不甚在意。这几日她也有些难熬,毕竟是女子,与三个男人一同前行,还是有许多不便。

玉、江二人也依次落座,比起这几日的风尘仆仆,此刻倒是有了些初见时的风华。

阳青栎已经是久等不耐了,“你二人怎么跟个连体婴似的,做什么都要一块,还这么慢,若是再不来,我可就要饿死了。”

“抱歉。”玉冬来微微低头表示歉意,江景之只看他一眼。

“算了算了,开吃吧。”阳青栎懒得计较,此时此刻吃饭才是最大的事情。

四人开动,正在阳青栎大快朵颐之时,身后又坐下一桌客人。本是相安无事。可是那几人讨论的一件事情却挑起了阳青栎的好奇。

阳青栎转头,推推身后人的肩膀,“兄台,你说的那什么泗水之怪可真的又这么厉害?那无心阵又有这么神奇?”

“呵——”来人满面胡子,瞧阳青栎身材瘦弱又是一脸好奇,便觉得说了也无碍。

“小兄弟,你是不知道那泗水之怪的厉害,更不知那无心阵的神奇!听说那泗水怪本是魔界的怪物,吸食魔界玄水河上的怨气而生,早些年因为想积聚怨气,便在魔界大开杀戒,被魔界幽帝给捆了,可他是个怨恨之怪,只要天底下有怨气,便杀不死。幽帝也只能是把他逐出魔界。”

那大汉喝口水,准备大说一场:“这泗水怪从前吸食的一直是魔界玄水河的怨气,那可是魔界的生命之水,离了这玄水河他也活不了,便只能是盘踞在人魔边界的即冀山。也算是占山为王了。本来也就是魔界的事,与我们无关。”

说到这宝贝,大汉眼中也冒光,“可是早好几百年就谣传即冀山有一个无心阵,那可是上古杀阵,可杀生也可续魂,里边啊困着一个上古之神的心,不论是神人魔皆可为之续命。本以为那不过是个传说,谁知竟然叫那泗水怪给找到了。”

大汉也忍不住感慨那妖怪的好运气,“那可是能续命的上古神灵的心脏,若得之,岂不是可超脱天命得永生。这泗水怪寻到了此阵之后一直想破解,却不得要法。不知从哪儿听来的要寻有缘人去祭阵才能破解,便开始大肆捕捉即冀山的小妖小魔。前不久有魔众打破了规矩,逃到了人间保住一命,才将此事说出。”

阳青栎听得筷子都掉回了碗里,“竟有这种奇事!”是个怨恨之怪

“那可不!”那胡子大汉还生怕阳青栎不信似的,一把拍在他肩上,“哎,不过此事也不知真假,毕竟只是一家之言,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论那泗水怪是真是假无从得知,目前也尚未危害到我人界,我们也管不了,就当是听了个笑话吧。”

那大汉又一拍阳青栎的肩膀,差点将他的筷子都拍掉了,胡子大汉转身又接着和自己的同伙吃饭喝酒侃大山了。

倒是留下阳青栎这一桌一阵茫然。还是玉冬来先开口:“无心阵一事我倒是听说过,不过未曾见其真面目,不知真假。”

倒是江景之突然插了一句,“那个所谓的上古之心可还有其他功效?”

肖季莲也戳一戳自己碗里的饭菜,心中略有思索,总觉得这东西格外诡异又格外耳熟,却又想不起来。

听江景之问便随口说道:“不过是传言罢了,虽流传了数百年。”

她摇摇头,“可终是真假难辨。还是吃饭吧。休整一日,明日便启程。”

阳青栎嗯几声,为了成就这门亲事,可真是苦了他了,自是要好好补补的。他饭饱水足,“明日我可定要雇一辆马车!决不能再靠自己的双腿走了,实在是吃不消。”

玉冬来也颇为无奈,他本以为都是修仙世家的子弟,除去景之的情况特殊一些,其他的人怎么也该学会了疾风咒,不说日行千里,日行百里的能力总该是有的。何况景之虽不能修炼法术,却有一身好武功,他们且稍稍放缓些,景之跟上不成问题。路途遥远且艰难,出了城寻个无人之地,以咒术飞行,如此比起马车之类是要快上许多的。

可谁知他算漏了阳青栎的水准。他身为阳家三公子,竟是这基础的疾风咒都只学了个勉勉强强,不过十几里便不行了,又不会武功,四人同行还不能落下他,自是只能陪着他走路。这才造成了这般惨状。

“是我失策了。”玉冬来感到抱歉。

肖季莲瞅着阳青栎冷哼一声。

“没事没事——”阳青栎立马怂了,摇摇手,然后左手拿着折扇拍打自己的右手心,假装无事发生,保住自己最后一丝颜面。早知今日啊早知今日就好好修炼了。哼——这些个野蛮人就知道靠法术的,自己飞来飞去的搞得一身汗臭味多不好,还是坐马车好。

延伸阅读

小狐狸,你许我一生GL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donggejixie.cn/aexd.shtml
第2章玛格丽特婚后我搬进了苏樱蓝色港湾别墅,毕竟有别墅免费给我住,不住才傻呢!我的房

网红的无形撩汉神功之第九章(9)  http://www.donggejixie.cn/n8b3.shtml
俞洛摇头。情侣入局的新玩家还能活这么长的真不多见,大多都是进来就被灭了。有些人适合玩

假面骑士之究极魔王圣旨降临  http://www.donggejixie.cn/6bn7.shtml
自打王熙凤将秦可卿的丧礼办理的风风光光之后,荣宁两府上上下下就没有不称赞夸耀的,皆道

我体内有个修仙界在线阅读机关  http://www.donggejixie.cn/xt0l.shtml
【初始状态加载完成。】【目前男主黑化值:10。】【当前任务:帮助男主成功获取留卿剑。

卡城浮生在线阅读心怀不轨  http://www.donggejixie.cn/pw77.shtml
简诚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跟着助理上了车,准备去赶下一个通告。然后晚会还没结束的时候,安

龙权天下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donggejixie.cn/b9hq.shtml
二选一,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生存几率,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选错了也未必就是必死的结局,

[希腊神话]男神女装的可能性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donggejixie.cn/uo7a.shtml
天幕已经遮盖了苍穹下的声色,只有一轮寒月高挂在苍穹之上,万赖皆静无声,一幅寂静安详的

仙鹤颂之被强吻了?!(求收藏!)  http://www.donggejixie.cn/dqkz.shtml
张纯蹬着自行车,速度哗啦啦往上飙,整条路上堵着的一堆人集体震惊了。“这特么能是自行车

死躯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donggejixie.cn/gwfo.shtml
看韩洛秋揭下了面巾,神秘男子诡异一笑。只见他慢悠悠从榻上起身,踱步到韩洛秋近旁。嘴角

梦入神荒之这个世界玄幻了  http://www.donggejixie.cn/nn43.shtml
卫凝跑到半路就遇到了刚从刑场跑出来的包拯、庞籍、公孙策和展昭,而且包拯和庞籍还牵着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永恒原罪第4章在线阅读

    床上俯卧的少年嘴角含笑,眼中透出沉稳洒脱的气质,给人以信赖的感觉。他就是这样的人。虽然众人不说,但心里其实都觉得,邵家二柱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小时候想的不多,只觉得新来的小子成熟稳重,又很有见识,鬼点子也多,就算是外来的,他们这些同龄人也很喜欢和他一起玩儿,就算偶尔要带上徐年年那个小丫头,众人也

  • 海贼:我住在罗宾隔壁在线阅读第1章

    这是一个山村,离城市有半个小时的路。山村的学生到城市去读书,都得提前半小时动身。天刚亮,欧叔驾着校车,穿过一阵浓雾,来到白荷家门口。早上天冷,白荷披着一件橘黄色的寒衣,缩手缩脚地站在路边等候。欧叔开的是小型面包车,驾驶座后有两排座位,后面一排坐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白荷拉开车门,习惯性地问候道:“欧

  • 夏风扑入怀在线阅读第十章

    “秦青,你现在方便吗?开始传资料了,数据量有点大。”技术部人员自动找上门。通过在灵魂上绑定联络器,跨时空对话更加方便。还拥有定位功能,能掌握拥有联络器人的周围信息。秦青正空闲,她关上实验室门,室内只剩下她一人,学生逃得一干二净。“好吧,开始吧。”“轰!”没有一点预兆。秦青觉得自己像是突然遭受巨击。她

  •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第一章

    S班。“嗨,同志们!早上好!”一大早,肖拉就在那吼道。“闭嘴啊,小爷我要看书!”千零特不爽地回了一句,这次考试竟然比平时低了十几分,再加上肖拉在考前非要拉他去外面潇洒,让他玩到忘记有考试这么回事,让千零感到很不爽,非常不爽,往死里不爽。“哎呦,哥们儿,今天咋这么用功啊?”肖拉一脸欠揍地走过来,拍了拍

  • 嫡出本色第五章在线阅读

    而此时的曲莫也陷入了奇怪的梦境,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块粘稠的泥土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形状,然后自己又化作了一块坚硬的金属,接着又慢慢变成一滩水洼,再然后又变做一棵小小的树苗,到最后又化作一团炽热的火焰沉默的燃烧着……等到梦境结束,身上的五色光芒也逐渐陷入沉寂的时候,曲莫才从沉睡中慢慢醒来。看着窗外天色已暗,

  • 带着洪荒大佬制霸玄幻在线阅读第1章

    傍晚时分,烧红的晚霞将落,江城车站最后一趟车也到了。车站外,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靠在墙边,嘴里抽着一支糙烟,咧着一口大黄牙,他的眼睛在下车的人中来回扫动,好像在找寻什么。这时,一个穿着黑色外套,一条简易运动裤,二十岁左右出头的健壮青年从车上走下来。大黄牙的男人见状,不动声色地将手中的烟头丢在地上,快速

  • 女太监她权倾朝野普明寺·大悲殿

    他的声音很清冷,像是幽山中的一处清潭。音质却很动听,有着泉水拍打山石的泠泠清越。江吟却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即使在这个架空的大衍朝,古往今来的统治者看重的仍是孔孟之道,对于抽象和需要逻辑演绎的数学和自然科学并不重视。像江吟所在的琳琅书院,平日里教授的是诗词文章、琴棋书画诸如此类,根本没有开设跟自然科学

  • 丹道败类第五章在线阅读

    方天达急忙点住左臂上的几个穴位试图阻止毒液蔓延但是却于事无补,那黑斑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四周扩散。方天达面色阴沉地看着自己这条左臂,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捡起地上的断剑方天达紧咬牙关一剑砍下。“啊!”强烈的痛感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使他不由地喊了出来。随意撕扯了点衣服将左臂裹了起来算是勉强止住了血。捡起自己的左臂

  • 【综英美】底特律:解码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把你的手拿开大家看向魏子风的眼神,崇拜的有,羡慕的有,恨的有……不过还是幸灾乐祸的最多。他们都在等着看好戏,看肖队长怎么惩治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小辣椒的称呼,可不是白给的!被亲了的肖露,浑身僵硬,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她没有想到过魏子风是这么个说做就做的猛人,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己的脸,会是在这

  • 都市之教父老爸第5章在线阅读

    要是搁在以前的马小坡,恐怕早就高高挂起,但是现在马小坡却不是那么认为,做人还是要有底线的。更何况,事情本身不是自己做的,被人冤枉,这已经不是诽谤了。拿起电话,拨通了张全贵的电话:“张厂长,我有个事情,要给你说,你能来一趟吗?”“什么事情啊,小坡,你从电话里说吧!”“呵呵,事情重大,电话里说不清,你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