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地球隔壁有魔物第六章

作者:暴躁的螃蟹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走到警局一楼,外面温度略低的风吹了进来。有栖川光不由得拢紧了身上的风衣。

轰焦冻落后她一步,始终一言不发——自从安德瓦说出了他的打算之后,轰焦冻似乎就陷入了沉思。他没有表态,而是默认了接受这一案件。

但即便如此,有栖川光也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他的想法和安德瓦并不相同。

“总之,我先回事务所一趟。”有栖川光转身对轰焦冻说道,“我的任务归根结底还是争取让我的当事人从轻量刑。因此我会继续想办法让她说出有用的线索。”

轰焦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刚才事务所的工作人员给他打来电话,告知他记者已经离开。他便说道:“那我也回安德瓦英雄事务所了。”犹豫了一会儿,轰焦冻又问道:“需要送你一下吗?”

有栖川光摇了摇头,肩上的黑色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几绺:“不用了,轰先生接下来应该也有得忙了吧?我自己回去就好。”

说到这儿,她忽然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留一个联系方式吧,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就互相通知一下。”

“嗯。”轰焦冻从有栖川光手里接过手机,输入了自己的联络号码,随后拨了过去。等自己的手机震动起来之后,他切断了电话。

“那今天……就到这里。”有栖川光将手机放回包里。

轰焦冻想了一下,还是冲着她略一点头。两人走出警局大门,很快便一左一右分了开来。

轰焦冻依旧穿着黑色外套,遮掩自己的外貌特征。警局门口正好在一个路口,凉风盘旋,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风涡。他想起昨天电车驶过时自己帽子被掀飞的情景,便下意识地举起手,按住了帽子。

手指触碰到略微粗粝的帽檐,轰焦冻倏然想起昨天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捏着帽檐、为他拾起帽子时的情形。他扭过头,下意识朝着有栖川光的背影看了一眼。

远处女人一头黑发在风中扬起。她垂着头,慢慢朝着街道尽头走去。

在她背后,一个个头不高、身材臃肿的,穿着深色斗篷的人贴着建筑物的阴影跟在后面。

***

有栖川光捏着包带的手指收得很紧。虽然刚才对轰焦冻做出了会继续努力让水原杏奈吐露实情的宣言,但她却没有多少胜算。

水原杏奈的表现完全就是收到了精神操纵的模样,但目前执法部门的检测却没有检测到任何脑电波方面的异常。而除了她以外剩下的幸存者如今只有依旧在进行手术、生死不明的上班族冴岛,对线索的搜寻也因此变得困难。

即便如此,冴岛的自焚案件录像依旧让有栖川光产生了几分希望。在冴岛点燃火焰后大约三秒左右,他忽然放弃了原本站得笔直的姿态,开始挣扎惨叫了起来。这也许意味着在火焰灼烧的剧痛之下,冴岛回复了本来的神智。

她垂着头一边想着,一边拐进旁边的街道。

手腕忽然一紧。还来不及发出一点声音,她就被人拽进了一旁商店背后的阴影里。

鞋跟凌乱地撞击地面,发出“咔咔”的轻响声。她刚想推开抓住自己的人,对方却先一步放开了手,迅速将手掌护在她的背后。下一秒,她的肩膀垫着对方的手掌撞在了背后的墙面上。

熟悉的气味侵袭鼻端,两人的身体挤在了狭窄的墙壁之间,但对方却谨慎地与她保持了寸许的距离。

看清眼前人的模样时,有栖川光抵住对方胸口的手一下子顿住了。

“不要出声。”轰焦冻垂下头,低声说道。在狭窄的缝隙里,他被迫垂下头,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窝里,“有人在跟着你。”

“谁?”有栖川光一愣,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轰焦冻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来不及闪避,她的鼻梁便硬生生撞上他的肩膀。

即使套着两层衣服,内里男人硬邦邦的肩膀依旧撞得她鼻梁发疼。有栖川光痛得轻哼了一声,伸手捂住了鼻子,再抬眼时烟蓝色的双眸已经闪烁起一片水光。

“……抱歉。”虽然有栖川光撞得眼冒泪花,但轰焦冻却不痛不痒。他不自在地又将身体往后挪了点,低头看着她,半天才轻声憋出这样一句话。

“不,是我不好……”有栖川光捏着鼻梁,低低说道。即便从这里看不到外面,她还是下意识地回眸望了一眼。

“为什么……不直接抓住跟踪的人?”她侧着头问,后背与他手掌相触的地方开始发起烫来。

“那个人不是一个人来的。”轰焦冻回答。刚才只一句话,她对着他的耳朵便泛起了一片淡红色,他便也不得不略略侧身,保持着一种辛苦的姿势,“原本的打算的确是直接顺手逮捕他,但我刚才听见他打电话了。”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而且他们不是随机选取目标,而是盯紧了你。”

有栖川光愣了愣,忽然反应了过来。她抬起头,眼尾上挑的漂亮眼睛大睁着盯紧了轰焦冻:“难道是……玉川……”

轰焦冻垂眸扫了她一样,立刻偏过了头去。

“有可能。”他轻声说道。

“不去抓住他们吗?”

轰焦冻略微摇头。“警局就在附近,他们居然还敢有所行动,这说明他们早有计划。更何况跟着你的人并没有真的做些什么,我就也没有理由出手。总之,先确保你的安全再说。”说着,他用空着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晃了晃:“我已经通知了附近相熟的英雄赶过来,等下送你回去。”

手臂上忽然传来轻微的触感。轰焦冻用余光瞥到有栖川光用双手环住了他垫在她背后的手臂,然后轻轻将他的手臂抽了出来。

“等其他英雄赶到,那些人可能已经离开了吧。如果我出去,将其中一个人引开,轰先生再逮捕他呢?”她轻声说,目光相触之时脸上露出一丝轻微的笑意,“这不是机会吗?如果抓到其中一个,那案情就会有大进展……”

轰焦冻不由得有点意外地略微睁大了眼睛。

“那样很危险吧?”他蹙眉,声线愈发沉了,“万一对方对你做了些什么,那该怎么办?”

“只要英雄‘焦冻’在,那我就不会有事的。拜托了,我也想让杏奈重新醒过来。”有栖川光垂下头,声线轻细得几乎要在空气中化开。几缕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扫过轰焦冻的下颌。他沉默了片刻,从她手中抽回手臂。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职业英雄吧。”他凝视着有栖川光,“你不需要去冒险。相信我们这些英雄。”

有栖川光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昏暗的阴影里,她抬头,用目光细细描摹着轰焦冻的神情,眼中带着几分惊讶与感动。

他注意到她的目光,犹豫着偏了偏头,问道:“什么?”

“您真的没有考虑过恋爱结婚吗?”她问了一句。

觑见他略带窘迫的表情,她又忽然笑了:“抱歉,只是有感而发。”

***

最终,等其他英雄赶到后,轰焦冻还是亲自将有栖川光送回了她所属的律师事务所。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有栖川光站在事务所门口,对着轰焦冻微微鞠躬,说辞又变成了外交辞令,“百忙之中打扰您实在抱歉。今天真的非常感谢。”

“现在你很有可能也被盯上了,事务所里也未必安全。”有栖川光一用这种社交礼节,轰焦冻反而觉得有些别扭,“我已经联络了安德瓦英雄事务所,请求以事务所的名义联系附近目前没有任务的英雄待在你身边,在保护你的同时寻找线索。对方应该很快就会到了。在那之前我先待在这里。”

“这样啊……”有栖川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想了想,问道:“那……上来喝杯茶吗?”

轰焦冻颔首,有栖川光便领着他进了事务所。没想到刚进门,前台小姐就准确地捕捉到了有栖川光的身影。

“有栖川小姐!”前台叫住了她,“刚才有一位森山先生自称是您的客户,预约在上午10:45分。我没有查到这一项预约,但对方不愿意离开,我就让他在6楼的休息区等待……”

“谢谢,我知道了。”有栖川光心底疑惑,但还是冲着前台微笑了一下,“我的确没有与名叫森山的人预约过,真是麻烦你了。”

看见有栖川光的笑容,前台的脸刷地红了。她立刻垂下头去,听着有栖川光和轰焦冻两人的脚步声进了电梯,这才抬头,有点好奇地注视着已经关闭的电梯门。

“有栖川小姐带来的……是谁啊?”她自言自语,“还戴着墨镜,真神秘……”

***

“抱歉,我去看看情况。”摁亮6楼的电梯按钮后,有栖川光略带歉意地对轰焦冻说。

电梯很快就到了六楼。电梯门打开后,两人走了出去。

左拐便是休息区,其间放着圆桌与围着圆桌的米白色皮质沙发。一个身穿蓝色帽衫的青年正坐在沙发上。听见脚步声后,戴着帽衫帽子的青年抬起了头,随后站了起来。

“抱歉……是森山先生吗?”有栖川光朝着青年快步走了过去,“我听前台说您要找我?但我们这里并没有查到您的预约信息,是不是途中出了点差错呢……”

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清脆。她几步之间,已经站在了帽衫青年面前,仰起头看着他。

轰焦冻落后了几步。他透过墨镜的镜片看去,忽然看见帽衫青年伸手,手掌扣住了有栖川光的后脑。

柔顺黑发在他指间暧昧地穿梭。随后,帽衫青年对着她的面庞垂下了头去。

延伸阅读

压缩机配件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nnc6.shtml
上海希正机电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上海机电局属下的一家企业,销售国内外各品

千姿恋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nw6o.shtml
千姿恋饰品自上市以来,一直秉持诚信服务,好支持的宗旨,其产品以精美的工艺、创新的设计

十全坊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pkr4.shtml
十全坊车用手机支架总部是家具用品、按摩保健、电器、电子、塑料制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新方向智能英语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u1x0.shtml
新方向智能英语主要致力于现代新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开拓与实践;公司拥有强大的英语、脑科学

朴坊连锁机构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6zek.shtml
朴坊simplemill生活用品商店2000年成立于福建福州。是一个家居设计及经营日

大伟皮具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yzyq.shtml
自一九九二年成立以来,本公司一直致力生产高质素的皮质皮具用品,材料选用意大利进口的3

车多宝补胎液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gnsf.shtml
车多宝补胎液品牌更可靠,产品安全环保,3倍利润空间,7大加盟政策,小本退换货,小本创

信盈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a20s.shtml
信盈包装盒总部是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包装制品生产厂家。信盈包装盒总部主要加工生产各类装

冠捷美发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df4q.shtml
冠捷美发是以科、工、贸为一体的实业公司公司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高素质的管理队伍出众的生

斯维登酒店加盟  http://www.auto-submitter.com/6sdf.shtml
斯维登酒店采用国际领先的美国斯维登标准化服务体系,拥有诸多曾就职于五星级酒店的行政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豫都异闻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瑜城的天阴沉得好似闷了一场滂沱大雨,随时都会爆发的样子。街道上的路人皆是行色匆匆,顾青茉站在落地窗前微微仰头观望,特地看着天气预报选的订婚日子,不过老天好像在故意开玩笑。“妈,”顾青茉侧目问向林岚,她的眼睛原本就很漂亮,精致妆容修饰过以后便更加潋滟动人:“要是结婚那天也是这种天气可怎么办?”“

  • 溯源世纪在线阅读奔溃的童文洁

    李墨白得知童文洁在校门口,也顾不上写检讨了。急忙跑到校门口去,想跟童文洁解释一下。却刚好看到三个娇美的妇人在交流。童文洁旁边那个看上去气色不是特别好的美妇应该是季杨杨的妈妈刘静吧。对了,她可是会得乳腺癌的啊。自己是不是得提醒一下她?正在犹豫的李墨白没留意到李萌已经好奇的拆开了快递····伴随着一声尖

  • 穿成豪门总裁的炮灰男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萧翎终于踏入学校,正式成为一名学生了。可他心里正在发苦,只感觉这世上怎么那么巧?要保护的两位大小姐其中一位自己还得罪过她,想来另外一位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吧。这叫什么事啊?正想着呢,前面的一位同学看了过来,“这位同学,我感觉你好眼熟。”萧翎心想,能不眼熟吗,昨天得罪了你们的姐妹班花,你们要是不眼熟,白

  • 我的黑客帝国chapter 7

    chapter7告别了九代目和里包恩,赤司原田带着赤司来到了为赤司准备的房间.待赤司放好东西,赤司原田这才告知他里包恩的真实身份。其实就算赤司原田不说,他也能从周围人的态度猜测出来,只是他完全没想到那么小小的一个婴儿会是黑手党届的第一杀手。赤司原田因为任务的关系需要离开意大利,嘱咐了一番赤司后,他便

  • BOSS别闹小花生的男盆友

    休息一会,靖雪才出去吃饭,回来后直接扎进房间里,不忘了反锁住。打开电脑,登上天网,找到新书榜,一看。我勒个去,早上还在第六的《斗破苍穹》,现在居然已经冲到了第二,距离第一名的刀来,也不过只有一万多人气了!她也没想到,这帮读者这么凶残,不过是早上提了一句而已,热情程度出人意料啊。而在评论区中,更是风向

  • 冰冷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这天蓝絮往藏书阁去,刚到门口就听见蓝忘机的声音“你出去,我们打过。”“哈哈哈,我不跟你打,云深不知处禁止私自斗殴,蓝二公子是要明知故犯吗!”“魏婴!你…你你是个什么人!”蓝忘机窝在角落里小脸通红“哈哈,还能什么人,男人呗!”“你你!不知羞耻!”“这种事也要羞一羞”魏无羡看着窝在角落里的蓝忘机觉得十分

  • 枉生之剩余的时间

    寒让何莲闭眼休息一会,“你刚才看到了一道光是吧,因为体质属性原因会牵引天地灵气,属于你的属性的光芒会对你亲切,向你展露它的本质。它的本质对你来说是太深奥的东西,你看多了,会震撼神魂。刚才你要是不闭眼而是硬撑着盯着它看,灵魂受到冲击太严重说不定会变成白痴。刚才看它对你的亲密度挺高,你以后经常来看看应该

  • 魔方因子之为了朱雀!(8)

    姜羲将男子搬到山洞里更隐蔽的地方,用山洞里的枯草遮住了他的身形。然后她爬回了温泉附近,找到丢在这里的衣衫。“怎么是阿福的?”姜羲想起,出门的时候,她随手收拾了一件衣服,也没仔细看,没想到却无意中拿到了阿福的衣服。灰扑扑的面料,是粗布制成,针脚很随意,远没有给姜羲做衣服的精细。却恰合姜羲之意。姜羲默默

  • 荒寂元年第10章在线阅读

    蒙家受难,实乃对大秦人的讽刺。扶苏看着站在下面的这些军人,怒火中烧,好端端的忠义之士,却沦落为修缮陵墓的劳力!于公于私那都是血海深仇,既然忍无可忍,那便无需再忍!“诸位听我扶苏一言,今日阉贼赵高蛊惑朝中大臣,使得蒙家军承受了无须有的罪名,我扶苏今日就要为蒙家讨回公道!”“我不管尔等身前是犯了什么罪名

  • 无冕之王见闻录第九章在线阅读

    “我今日见到孟妃了。”“哪个?”此时爬树正爬到一半,听到段千笙的话一下子惊得一动不动的云小欣立刻失声问道。段千笙见她卡在树上,惊呆不动,张开手臂,笑不可遏,“你先下来,要不要我接着?”云小欣摇头,立马手脚麻利的从树上爬了下来,她抬头瞧了瞧皇家学院高高的城墙,颇为有成就感。“她可有说什么?这些天可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