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小兽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浮生01 来源:纵横中文网

《山海经》中载有一山,名曰丹熏。书中写此山位于虢山以北二百里,山上长满奇花异草,是一处世外仙境。

世人都以为此山不过杜撰,实际上,世上确有丹熏山。此山位于北国飘渺境,悬浮于空,隐于层云之中。

山上有一群自称为蓬瀛弟子的修仙之人,这些人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只求能修得仙身。

丹熏山上风调雨顺,灵气充溢,生长了许多奇花仙草,是以蓬瀛宫常常派下年轻弟子前去采摘仙草入药。

山道上,名叫云清的女弟子走在前面,回过头对另一人说:“当初希止带我下山采药,在紫竹林见到你,可吓了我们一跳。”

“是吗?我不记得了。”容貌清丽的少女微笑着答话。两人皆穿着浅蓝道服,身材窈窕。

云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那时候的样子可真好笑,呆呆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若不是你随身带着的戒指上刻了扬灵二字,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扬灵听云清提到她颈上带着的戒指,便去伸手轻抚那戒指。

她不记得所有上丹熏山之前的事情,只有在触碰戒指的时候,脑海里才会迷糊地浮起些模糊的画面。

云清见扬灵皱着眉头一副茫然模样,连忙提醒她:“不要想了,我们上了蓬瀛宫,尘间诸事本就该一刀两断。”

扬灵惊醒,立时收敛心神,点头答是。

正采着草药,山间忽然传来声清啸。

紫竹林乃丹熏山中灵气最为充沛的所在,正因着灵气充盈,林中的花叶兽物便常因有感灵气而幻化成妖。

云清闻声道:“此鸟鸣声如此清越,想必已然通灵。”

一语未落,西面又响起数声鸣叫,叫声急促短暂,竟似求救。云清好奇心起,便与扬灵说想去看看。扬灵下意识地想要阻止,但她转念想到自己从未见过妖灵,也不禁起了雀跃之心。

那鸟坠落的地方矮木郁郁葱葱,两人走过去见到处草丛摇摇作响,都猜那鸟躲了进去。扬灵年纪小,怕这鸟伤人,一时不敢上前察看。

云清壮着胆子上前拨开草丛,一只红目红喙,通体雪白,尾羽光华四溢的鸟映入她眼眸。这鸟缩成一团,美丽的眼睛惊疑不定地望着云清。

云清脸色一变,慌忙掩上草丛。

“师姐,是个什么?”扬灵好奇地问。

云清回头阻止她走近,“不要看,是只禺强。不知道它怎么摔下来,怕是救不了了。”

扬灵一听是人面鸟身,性格乖戾的禺强,也不想再看。

天色渐晚,云清提议两人分头采药,也好快些回山。扬灵欣然同意,两人便各自背着药篓去寻找药草。

回宫吃过晚饭,云清借口想去后山凝翠岩清修,就将往常教导温思、宫守两师弟认《黄帝阴符经》的课业交给了师妹垂玉。

她出了山门,不往凝翠岩的方向去,而是径直赶到了紫竹林。那鸟受伤呆着的草丛,在夜间朦胧发出温润的荧光。

云清见它窝在她布下的结界里舔舐伤口,终于放下心。

那鸟雪白尾羽上的一块红羽,在月光下闪着晶莹的光。云清看着,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那鸟静静望着云清,倒也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你比《降妖谱》上画的还要好看。”云清轻轻地说。

那鸟周身浮起一圈光华,雪白的羽毛根根都散出莹亮的光芒。云清被光照耀地别过脸去。

光芒散尽,这鸟已化成了一个俊美少年。

少年穿着身缀有红色花纹的白色外衣,眼睛如红宝石般剔透。他躺在地上,腰间的衣服被血色染污了一大块。

“我叫散华。”少年望着云清,声音魅惑清澈。

云清怔怔望着他,半晌方如梦初醒地说:“原来你已经能化**形。”

“下午你为什么不杀我,你明明知道我是一只钦原。”

云清面露不忍,“你尾羽流光,再过百年便能修成神鸟重明,我又何必毁你修为。等你伤好,就请你速速回归妖界,莫要祸害人间。”

散华不置可否,漫不经心地向她道谢,“无论如何,多谢你。”

“你怎么会落到丹熏山?”

“被仇人追杀,我便遁入了福地。”少年随意躺在地上,虽然一身血污,姿态却十分潇洒。

能遁入福地的妖灵,多是妖神之后。想不到这只钦原来头竟然这么大。云清心里暗暗想。

“你不是来替我上药的么?”少年淡定地问她。

“你...我...”云清被他这句话吓得咬了舌头,她惊慌地指指散华,又指指自己。

“怎么了?”散华疑惑地问。

怎么了?他竟然还问怎么了!云清结结巴巴,终于红着脸艰难地将话说了出来:“你...你....你现在,可不是鸟!”

“哦。”散华挑眉一笑,又化成了鸟形。

“现在我是了。”

云清现在虽然面对的是只鸟,可一想到散华化**形的模样,她上药的手就忍不住发抖。

蓬瀛宫弟子入门后,不由长老们直接教导,而是由高阶弟子们教导练气、御剑、养神之法。

待修为到达一定后,弟子自愿在九月十五到御风台报名参加昭时长老的试炼。通过试炼者,不仅可以由长老直接教导修习,更可从鸣金阁挑选一样武器。

扬灵五岁入宫,如今已经在山上清修了十二年。她今年准备参加试炼,是以从八月起就分外用功,每日在剑坪练剑练到深夜才回房休息。

许是连日来累得狠了,她这夜反倒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去,她又开始不停地做梦。

梦中她穿着身素白的细布衣裳,穿行在人声鼎沸的小镇中。小贩担着货架沿街叫卖吆喝,行人摩肩接踵行色匆匆,是人间常见的热络情景。

“门外鸦啼杨柳。春色著人如酒。睡起熨沉香,玉腕不胜金斗......”

酒楼里袅袅传来清雅的男声,歌声不染俗气,飘渺的若丹熏山上踪迹飘渺的云。扬灵停住脚步,不自觉向里张望。

酒楼的舞台上有个穿着竹青衣裳的年轻男子,正拨弦唱着曲儿。酒楼里人声鼎沸,吆五喝六之声不绝于耳。可这男子自顾自唱曲儿的从容神态,仿似置身于清静空旷的山间野林,自有一番气度。

扬灵想了一想,决定进酒楼里看看。她一脚踏入酒店正门,觥筹交错的场景遽然变幻,热闹的集市瞬间消散,她莫名到了一片竹林之中。

天际挂着轮明黄的圆月,夜空明朗,一阵竹叶摇动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她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男子正拉着一个少女,在林中疾驰而过。

少女不时回头向后望,表情甚是急切。两人从扬灵身旁跑过,就像没有看到她一般。

那少女急急停步,甩开了男子的手,她秀眉轻蹙,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哪里都可以。”男子一张口,扬灵便想起了先前听到过的那清冷的歌声。林中浮着一层薄雾,男子的脸隐在月光下的阴影里,叫她看不真切。

扬灵想要问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她走上前,男子的面容渐渐清晰,那是一张沉静又温文尔雅的脸。

他高挑的身形在霜白的月光下如芝兰玉树,皎洁俊朗。他望着少女,眼中光芒耀目如星。

扬灵看清他的模样,一时如遭雷击,恍惚觉得他刚才的话是在对自己说。她定睛一看,四周根本没有什么少女,偌大的竹林中只有她和这个男子。

而那男子,正在热切地看着她。

“跟我走。”男子抓住她手腕,声音坚定诚挚,不容她拒绝。

扬灵怔怔看着他,心中蓦然腾起股酸涩的情感。地面开始颤动,她脚下的土地四分五裂,她身子一轻,猝不及防地坠入了万丈深渊。

“不!”扬灵从噩梦中猛然惊醒。

她坐起身,脖子上冷汗涔涔。她擦去汗,一颗心几乎快要跳出嗓子眼。她抬头看看窗中撒下的月光,不由叹了口气。

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这个梦了,自她来到蓬瀛宫,每每身体欠佳或心绪烦乱,就会做这个光怪陆离的梦。

肯定是因为最近太累了,她迷迷糊地想。她抱起膝盖,努力在完全忘掉梦中的那个男子之前,拼命回想着他的面容。

“你到底是谁呢?”她轻轻地自言自语,叹了口气。睡意全无,她干脆披着衣裳出门走走,想要清醒一下脑子。

蓬瀛宫专门划了一块区域给弟子居住,因宫中弟子人数不多,是以每人都能分得自己的一间小屋。弟子坊呈回字形,中间是一倾荷花池。

扬灵绕着荷花池一圈圈散着步,夜幕高悬,四下除了草虫的唧唧声,甚是寂静。她出神地回想着梦境,全然没注意到响起的脚步声。

“扬灵?”

扬灵吓了一跳,她应声回头,只见云清亦在惊讶地看着她。云清一身整齐,背后还背着佩剑,扬灵不由问:“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啊……”云清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今日朔月,我去观星台看天象了。”

“哦。”扬灵还在想着梦,一时不疑有他。

九月十五,扬灵到御清宫时,昭时早已站在剑坪中央等待他们。昭时眉目坚毅,眼神锐利如星,整个人也如剑一般锐气逼人。

时辰一到,殿中钟声一响,昭时背后的断邪凌然出鞘,悬于空中。

众人感受到断邪锐利的剑气,皆是精神一振。昭时手一挥,断邪立时化成无数柄剑围绕在众弟子周身。

扬灵紧握着青锋剑,全神贯注地注意周身变化。剑影一散而空,御清殿忽然变成一片山林。

扬灵反应过来,自己进了昭时创的幻境。

延伸阅读

尸潮存生兔子与狗尾巴草  http://www.olil.cn/dqkb.shtml
三日之后,山脚下的石村依旧渔米炊烟,平淡如常。只是阿山带回个样貌奇异的小女孩,倒成了

魔法仙缘之沈微(6)  http://www.olil.cn/synr.shtml
西里尔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自称经纪人的家伙:“我刚刚拒绝了何塞·维加。”豪尔赫点点

西游之蛇游三界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olil.cn/6vty.shtml
鬼悸平时的爱好不多,爱打**。他作为一个直男,却在一群腐女之中,他甚至也被熏陶了一些

穿书逆袭:腹黑太子反派妃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olil.cn/bysx.shtml
吴子豪三人下了寻找“活宋江”墓的决定,当时已是凌晨两点。至于李顺,暂时已经没有要问他

[综]可爱拯救世界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olil.cn/uyzm.shtml
江初墨与江沐来到后花园,后花园,顾名思义就是皇宫的庭院,在梧桐国,后花园是整个皇宫的

剑侠乾坤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olil.cn/uz1b.shtml
如果现在有人经过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这是哪里做的纹身,效果这么好的吗!居然还有

界网之迷魂记  http://www.olil.cn/ubfa.shtml
打了桶水,梳洗一番后,做了份鸡蛋饼,把小虎喊了起床。小虎的神情依旧是呆滞的,但比开始

空离叹苏承墨动怒  http://www.olil.cn/n3uc.shtml
“啪——!”毛巾被他扔过来砸在她的脸上,苏承墨冷笑一声。“顾浅溪,这是你自找的!”顾

蛋糕式宠鬼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olil.cn/gwjq.shtml
白陆的脸色依然没有半点儿好转的意思,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让周围的佣人都战战兢兢的

一枪一个嘤嘤怪[电竞]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olil.cn/63nf.shtml
“二毛,我回来啦——快出来玩儿!”冷风刮蹭着檐角,将长安满城的繁华都揉碎成老屋空洞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大哥大]男友是相良第六章在线阅读

    刘天带着黑子少女一路向着饭馆飞奔而去。黑衣少女的容貌引得这一路上的男人们丢了魂,刘天想这还了得,这不得是个祸害啊,自己要是变得不强大那么肯定会被别人抢走。到了饭馆之后黑衣少女一下子把菜单上的菜都点了一遍,这下可是看呆了刘天。“你这么能吃啊。”“怎么了,不可以吗”黑子少女的脸色突然红了起来。“没有,吃

  • 霸道殿下乖乖女在线阅读第6章

    其他吃酒的客人见状,急忙溜了,偌大一个酒家,除了掌柜的和店小二,就只剩下几个清河帮的人、蒙元公主、三个醉倒的蒙元大汉、以及那个青年道士与道莲。一个清河帮的喽喽似乎迫不及待的上前,笑嘻嘻的抓向蒙元公主的葱白小手。只见蒙元公主手腕一翻,也不见怎样出手,便“啪”的一声打在那名喽喽的脸上,那名喽喽猝不及防,

  • 混世穷小子第1章在线阅读

    看着眼前的电脑,方偲一阵头疼,回想着自己还在大学寝室打英雄联盟的场景,方偲揉了揉脑袋,没错,他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自己两年前的时候,他记得此时的他还在上高二,不过整天玩**的他成绩可想而知了。看了看电脑上的日历2011年11月29号,作为一个深爱着英雄联盟的玩家,方偲可是知道这个日子的,没错,今

  • 我在异界当邪神剑诀

    “的确!想不到铸剑山庄不光有着最好的铸剑之法,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剑诀!”那冷冷的声音淡淡地开口说道。随着那冷冷声音地开口,只见那白玉般的手掌狠狠的一捏,那高大十数丈的长剑便如同满是蚁穴的沙堤一般,轰然倒塌!然后只见那黑袍之人伸手对着远处的护卫平平的一推,那护卫全身的骨骼骤然全部折断,还好只是折断,只要

  • 跑男开始之清明时节雨纷纷(2)

    强叔去世后第二年的清明,花儿不远千里为强叔扫墓来了,同来的有花儿的母亲,还有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这人我不认识,但我爹娘还有村里许多人都认识,这人就是当年和花儿母亲在村祠堂偷*情的男知青。他现在升级为花儿的继父了。他们一家三口是开着一辆黑色奔驰小轿车来的,奔驰是什么概念,shi长都没资格坐的车。奔

  • 废星第三章在线阅读

    正如剧情一样,当欧文到达暴虐龙围场时,那个白色的巨大身影已经不知所踪。他看着高耸的围墙上巨大的抓痕问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负责人苦笑一声“今早,我们怀疑它昨晚就逃了出去。”欧文有些疑惑“晚上的执勤人员呢?”这时旁边一个警卫说道“我就是昨晚的执勤人员,昨晚我听见抓挠声之后进行过查看,可它仅仅

  • 抱错儿砸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另外一边,姜玲儿和萧洛两个人仿佛着魔了一般,傻傻的站在落地窗户前,看着天空所发生的变化。天空雷霆阵阵,仿佛要塌陷一般,大地上无数高楼大厦被一座座山脉代替。而且他们还看见不时有轻易的生物从天空降临大地,比如一头堪比十二层高的魔猿,一口吞下一座房子的巨鸟...他们两人都不知道如何形容内心震撼感。“是真的

  • 带着仓库去大唐第10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桂花婶!我要谢谢你!许桂花突然的出现着实吓了张小白一跳,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嘴唇就已经被堵上了,随即而来的是无限的温软和阵阵迷香!张小白长这么大还没有跟女人亲过嘴呢,没想到今天却被许桂花给开了先例,不过给他的感觉却是十分的舒服,尤其是许桂花的嘴里十分清新没有口气,并且还带着一丝甘甜!就在张小白

  • 心之萌第三章

    陆明娇最近梦回高中,醒来时天总不亮,让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南陵是省会城市,四季分明,雨水充沛。每到夏天,法国梧桐遮蔽城市主干道,整城林荫,清凉环绕,是名副其实的“绿都”。陆家是书香世家,在南陵拥有一所民办大学、一所附属中学和一所附属幼儿园。南陵大学附属中学本部高考升学率达95%[1],位列全市第一,

  • 游客止步之沐星言

    夜辰霎时间感到些许怪异,似乎自己周身被一层湿润“云雾”所包裹。下一刻,夜辰心中也已经明了,是这只鬼真在探查自己的身体,虽然这层“云雾”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不过夜辰已经不喜欢这种被洞察窥伺的感觉。所谓胆大包天,说的正是夜公子这种人了,既然知道这家伙暂时不会伤害自己,在受到让自己心里不爽待遇的情况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