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阴阳师系统之日出时分

作者:乐执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尼莫这辈子还没有接受过面试以外的任何测验。

遗憾的是,萨维奇小姐在战斗指导上经验丰富,对解释现况一事则毫无兴趣。尼莫刚把身上攒了几天的泥灰洗干净,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来打算问个清楚,结果只找到个满脸雀斑的年轻姑娘。

“安出门了,晚饭在那边的房间。”她嘴唇抿成一道直线,垂眼盯着地面,手臂上还挎着面包篮。

尼莫努力保持着亲切的微笑,暗示她多说几句。可惜姑娘只扔下了这句硬邦邦的话,转头就走,带起一阵塞满了“我心情不佳”的微风。

尼莫冲昏暗的走廊耸耸肩,再次确认了下腰包里的细小物件,从善如流地走向那间简陋的餐厅。奥利弗已经坐在了桌边,浅棕色的短发还滴着水,火光模糊了那些细小的伤口,看上去有点像是他在镇上会遇见的那个奥利弗·拉蒙了。

他正往嘴里塞着南瓜汤,眼底的青黑还是很明显。尼莫没说什么,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子。椅子脚蹭过腐朽的木质地板,发出的声音让人浑身一个激灵。

“安出门了。”尼莫没话找话道,用勺子搅着自己面前的浓汤。连着吃了几天干硬粗糙的面饼,在他眼里汤勺搅出的痕迹都充满了神圣的艺术气息。

“我知道。”奥利弗抬起眼,“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虽然南瓜汤很冷,但细腻的口感几乎让尼莫掉下眼泪,他有点走神。

“黑章的事情。你今后是怎么打算的?她只想挂个名,你呢?”奥利弗嘴里还塞着勺子。

“……老实说,我没什么想法。但我可不想单独行动,现在我们信错人的代价可不是简单的丢个钱包,丢的可能是性命。咱们两个好歹彼此知根知底——再找几个靠得住的人,一起做做简单任务就挺好。”

奥利弗没有回应,他出神地望着南瓜汤在桌面上留下的一滴汤渍。

尼莫叹了口气。“如果你想去找你父亲相关的……”

“不是这个。”奥利弗迅速否认,“我是说,你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你看,我的问题姑且都算解决了,我只需要时间去接受。”他顿了顿。“可你的情况……”

“我知道。”提到这个话题,尼莫有点无精打采地塌下肩。“可是清楚这种事情的只有教廷。就算加兰这边对恶魔的态度宽松点,那些修士们肯定也不愿意做恶魔信徒的免费顾问——当然收费也没门儿。这个问题压根没法解决。”

奥利弗为对方过于爽快的放弃震惊了几秒。“不,我是说,或许我们可以去接触一下其他恶魔信徒——”

这次换尼莫为对方惊人的适应力震惊了。恶魔信徒可从来没有什么好名声,大部分人喜欢用“疯子”这个较短的名词来指代他们,在奥尔本更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流行题材。

“刚刚那位你也见到了,如果不是他的恶魔突然抽风,我们估计已经变成了他口袋里的金币。你确定吗,连安都没法一个人对付他啊?”何况那家伙贼眉鼠眼一身痞气,完全不像什么有深度的厉害角色。

“只是情报的话应该没问题。”奥利弗说,“我听人提过,诺埃好像有家中立的酒馆……我想不起名字了。明天我们可以向安打听下。”

尼莫点点头。说老实话,他并不抱什么希望。那只灰鹦鹉也并非难以忍受——他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向来不高,此刻南瓜汤在他心里的分量可比那团未解之谜重多了。

第二天早晨,尼莫是被安活活揍醒的。

在森林那几天他几乎没怎么合过眼,尽管被强化过的身体还吃得消,他的精神却疲劳到了极致。好不容易接触到了正常的枕头和床,就算它们没有多么松软舒适,他还是直接睡得人事不知。

安到后来几乎要吼出尼莫的全名,可连灰鹦鹉都没有任何要睁眼的迹象。女战士一咬牙,抓住他的脚腕,直接把尼莫从床上拖到了地上。

“天还没亮呢。”尼莫从眼皮缝里瞄了眼窗户,企图爬回温暖的床铺。

“好的,那么请你睡到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刻,在无数赏金猎人的注目中安逸签字。到时候我绝对会为你鼓掌。”安哼笑道。

尼莫一个撑地站起身。“……对不起!”

但情况似乎没有安说得那么糟。

报名处是个低矮的建筑,和气派完全沾不上边。这个时间点天空还有零落的星星,灰鹦鹉还赖在尼莫的背袋里呼呼大睡。倒是有不少人三五成群地在建筑旁驻足,几乎都是平民装扮,有老有少,甚至还有抱着婴儿的母亲。

“这些都是要参加黑章测验的人?”奥利弗盯着那位母亲,她正低头哄孩子,看不清表情。

“流民,估计过不下去了吧。”安淡淡应道。她抱着双臂,望着道路尽头。

很快他们就知道安在等什么了,一辆双轮马车穿过晨雾,上面堆满杂七杂八的兵器。车夫把车停在街边,就地做起了生意。

安裹了裹皮甲外的斗篷,大步走上前。“安·萨维奇。”她响亮地说,“十一号。”

肥胖的车夫擤了擤酒糟鼻,从武器堆里叮叮当当刨出个长布包。“喏。”他不耐烦地递上前。

安摸出几个金币搁上乱糟糟的货架,拿起布包就走,边走边拆那块脏兮兮的裹布。等她走回他们跟前,包裹里面的东西已经完全露了出来。

“不是什么好剑,凑合着用,费用等你们挣了钱我再讨。”她说,把剑扔给了奥利弗。虽然她嘴上这么说着,尼莫确信这把剑比起那辆车上其他的要好些——那些剑的锋刃*露在外,满是污垢,这把至少有个干干净净的皮革剑鞘。

这个女人尽管态度强硬,出手也狠,但在奇妙的地方倒有副好心肠。尼莫还没感慨完,就差点被安扔过来的金属棒子砸个正着。

“这是什么东西?”棒子半人多长,沉甸甸的。几乎谈不上有什么做工,顶端粗糙地嵌了块黄色石头——那石头完全没有打磨的痕迹,尼莫怀疑这就是它被采出时的样子。

“法杖。”安说,“你理论上是个法师。”

尼莫惊恐地盯着那根黑漆漆的金属棒。“可我用不出——”

“是的,我知道,所以它是铁的。你可以来个意外袭击。”安做了个挥舞的动作,看上去对自己的创意非常满意。

“……”

奥利弗有些不习惯地把剑别在腰带上,靠过来充满理解地拍拍尼莫的肩膀。

马车渐渐多了,卖的东西种类也多了起来。开始是武器,接着是药品和简易卷轴。要价都不怎么高,质量也差得坦坦荡荡。不过从流民们衣服上的豁口和补丁来看,高级货在这也不会有什么市场。

安没理会那些新来的马车,她拽住身边两人的衣服,把他们拖到街道的角落。天空在变亮,晨雾渐渐散去。石板路尽头的人影愈发清晰。

一队人说说笑笑地接近了,刚刚还忙作一团的小贩们飞快地架起马车,撕了转移符一般迅速消失,只留下一地细碎的垃圾。流民们怀抱着购得的商品自发退开,没人吭声。

“记住。”安在他们耳边低语道。“白锡徽章,那些是正规佣兵。你们两个别随便去招惹——你们的黑章级别不出意外不会太高,不惹事的话他们不会主动袭击你们。”

天彻底亮了,朝阳的红光破开天幕。

“走了。”奥利弗点点尼莫的手臂,“安说资料她早就帮着填了,但是测试证明要本人去领——”

“太阳出来了。”尼莫没头没脑地说了句,遥望尚不刺眼的朝阳。

奥利弗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这短短几天里,尼莫·莱特对什么都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和积极这个词丝毫不沾边。他简直在全身心地诠释什么叫“活在当下”,尽情把问题留给明天的自己。诚实地说,奥利弗本人不怎么欣赏这种性格,他不太喜欢对方那副随时死掉也无所谓的架势——他见识过他的痛苦,恐惧和疲惫,但那里面掺着点儿说不出的违和感。

那份违和感让他本能地想要保持点距离,可莱特先生无疑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心人,又货真价实地救了他一命,因为子虚乌有的事情疏远对方实在不是他能接受的行为。奥利弗决心认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最近情绪失控导致的疑神疑鬼。

他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份消失已久的感觉却再次出现了。

尼莫回头看了他一眼。奥利弗瞬间清晰地回忆起来多年前的某个时刻。是的,他们第一次相遇,他发现有什么在窥视他之前的那个刹那。

后背炸开一片热汗,然后迅速变冷。他的心脏跳得飞快,让他十分不适。血液流动的声音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视野里出现昏厥前才会出现的黑斑。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试图抵抗这种奇异又不祥的感觉。当时的他尚且年幼,对这种感情毫无概念。现在的他知道如何去描述了——

那是来源于本能的恐惧。

仿佛有什么巨大的异形盘踞在他的脑后,锋利的指甲直抵着他的头皮,稍稍使力便能把他的头颅浆果般戳烂。压迫感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绞成肉泥。

这份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可他仿佛在里头深陷了几个小时。

“你看,就算我们遇到了这么些屁事,日出还是很好看。”尼莫毫不知情地感慨道,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都要忘记上次看到日出是什么时候啦——走吧,不是要去拿测试证明吗?”

奥利弗僵硬地笑了笑,手扶住自己另一条胳膊,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控制不住地颤抖。

“你在紧张?”尼莫好奇地眨眨眼。“我觉得你不需要担心。要是这次测试里有谁被刷下来,那个人首先得是我。”

奥利弗深吸了口气,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努力地保持住了声音的平稳。“别开玩笑了,安还等在里面呢。”

你不能表现出来。他在心里疯狂重复道,你不能表现出来,奥利弗·拉蒙。

在认定真相前肆意表达恐惧——那太伤人了。

延伸阅读

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东京预选赛  http://www.zhiget.cn/g6ea.shtml
还有一天就是地区预赛了,青学正选们因为排名赛已经结束,没有附加练习。森信修司瞥了一眼

琉璃魔杖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zhiget.cn/x9sb.shtml
绿篱站在兰苑门口左顾右盼,看见夏倾心归来的身影一下子冲出去跪在地哭着说道:“小姐,都

我的老婆来自未来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get.cn/shd3.shtml
“触发任务:活下去。”“任务条件:击杀五名苍蓝士兵,离开黑金监狱,拯救10名族人。”

沙币魔王,在线种田之最强大素炒白菜(3)  http://www.zhiget.cn/asx9.shtml
素炒白菜一转眼,就到了父母对自己考核的日子。赵东躺在房间里思索着该做什么菜打动父母。

偶像学园生存指南[综]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zhiget.cn/ayck.shtml
“砰砰砰!”一头数米高的狂怒狮子撞断了磨盘粗的树木,一往无前的向前冲去,原本应该用来

绝地求生之疯狂刷钱之第五章  http://www.zhiget.cn/u9df.shtml
九月中旬,康熙带着众人回到了京城。从乾清宫出来后,几位皇子陆陆续续分了开来。四阿哥和

推理笔记之花开半夏齐木初安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zhiget.cn/u0h2.shtml
“该死的,总算是给力一点了。”感受着身前掩体上的火力被这帮米国大兵们分担了一些。杰瑞

柔弱可欺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get.cn/ptze.shtml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

我睡了隔壁海贼团的儿子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zhiget.cn/n0za.shtml
第6章当父杀子,推演武功宋青书看着前方,已经看到了武当弟子隐隐绰绰拼杀的影子。虽然同

洪荒之妖族神君之第四章  http://www.zhiget.cn/pyha.shtml
/005芥川是港口Mafia首领森鸥外的直属游击队队长,地位仅次于五大干部。地位崇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八超人在线阅读第10节

    二十三、你喜欢我,我也中意你。阮幽语三人在一家酒楼坐下,叫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品,馒头和粥,然后林允灵和小纶纶拿起筷子开吃,阮幽语看着这两人饿极了,识趣儿的没有开口说话,让他们俩人安心的吃饭。小纶纶虽然饿极,但是并没有狼吞虎咽,而是快中不失姿态,想必本身受到过良好的礼教,而林允灵截然不同,不在意这些虚礼

  • 领着农民玩逆袭在线阅读第十节

    为了保险起见我又等了半个小时,但那辆鬼车却再也没有出现,完全人间蒸发了。直到确认安全之后,我才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好在我的手机还随身携带着,虽然这里不能打电话,却也能够看时间。之前的那个司机说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就到X县了,我在鬼车上呆了将近两小时,想想也应该快到了吧?于是我不再犹豫,开始迅速沿着这条马

  • [综影视]一花一世界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念力吗】随着诺曼和银丸的离开,实验室里却乱成了一团糟。朱蒂博士指挥着工作人员解除吴广身上的测试头盔,但是系统却出现了错误,拒绝让吴广脱离控制,如果强行解脱装置,则有可能对吴广的大脑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怎么会这样……」朱蒂博士无法理解,难道说诺曼刚才的操作让系统出现了错误。她一方面命令其他工

  • 梦回海贼异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又到一天了,独孤千剑正独个在院中喝着酒,惜萱见这但是盗神剑的绝好机遇,于是就精心装扮了一会,随即便细步走了上去,坐在独孤千剑周围道:“独孤大哥,惜萱晓得灵姑娘不在你心情不妥,惜萱即使酒性不是很好,但也愿陪你喝几杯?不知独孤大哥意下怎么?”独孤千剑略略抬起头见过精心装扮的惜萱,道:“惜萱,如何今天装扮

  • 三国:朕的大汉江山泰坦骷髅

    “你种下一颗种子“等它长成了果实“破土而出变成僵尸“张开大嘴吓唬人“伸伸懒腰追小鸟“走路走去慢慢吞吞“赤手空拳,不拿武器,走到我身边“被我消灭,变成经验,爆出装备来“你的兄弟,替你出头,来找我报仇“兄弟一心,再来一次,经-验-翻-倍-“你是我的小呀小僵尸“怎么爱你,我都不嫌多“春天来了僵尸再次长满山

  • 三国之少年天子之终于可以下台休息了!(9)

    秦空那懒洋洋的话语,很没有强者的气魄,但是那两场比赛告诉他们这家伙并不好对付。二十四个人被淘汰了两人,在加上内台上的秦空,一共有二十二人,秦空觉得他最多只能坚持两轮,应为他的精神已经有些疲惫了,在家上瘫痪的一条左臂。战斗更加艰难许多。秦空对武者这种直来直往的攻击,也是无语了,最重要有意志锁定这玩意,

  • 考试及格就给糖第10章在线阅读

    和叶少卿确定试镜时间以及试镜片段之后,苏北漓便准备离开回去准备试镜,顺便体验一下角色。于是,给楚西泠发了一条信息之后,苏北漓便准备离开了。试镜的时间很紧,就定在明天,留给苏北漓准备的时间并不多,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挑战。另外一边,白若接到电话之后当即停下了翻看剧本的手,急匆匆地朝着天誉集团总部大楼赶来,

  • 天光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二天卯时,我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师父今天授课,不能迟到。”于是自己趁着早晨微凉舒服的空气,随意的穿了一件白色棉裙,然后将自己的长发随意的用一根银色发带轻轻挽起,洗漱完后,仔细的整理一下也就准备出门去主殿听师父授课。刚出门我意识到卯日星君已经将日头升的半高了,便捻起一个小口诀,变出一把冰伞出来,撑着

  • 怎敌他晚来风急在线阅读新转学生与狐狸面具

    送走了钰和理连后,天已经黑了。中途小娟阿姨送上来的饼干,饮料什么的,已经被被钰和理连吃得差不多了,然后玲懿把空盘子拿到楼下去。“今天发生了好多事啊!”玲清躺着地上对刚进房间的哥哥感叹道。“对啊!但明天还要上学呢。你快点睡吧”​玲懿把妹妹的床整理好,“躺地上容易着凉,到床上躺着”看妹妹还躺地上,玲懿提

  • [网王]情深不曾寿第六章在线阅读

    辰封苦苦咬牙坚持着,他能感受到脊梁中产生的变化,骨髓不断的孕育而出又仿佛在不停的压缩着,那种精神上感受就像有千千万万只小虫在骨头中啃食,在攀爬,这种感受让人真的生不如死,但辰封却不能乱动还要控制着药力,现在辰封整个人早已大汗淋漓,牙齿咬的咯吱响,终于脊梁中的骨髓压缩从量变产生质变,那一瞬间辰封感觉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