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体内有个辉夜姬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寂寞不寂寞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念嘴里的手绢被抽走,惊魂未定的孩子扭头就扑进来岑意的怀里,喊着“妈咪”不敢松手。

陈渡微微动了动喉结,想要上前安抚,岑意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恐惧——陈渡的身后,那个看上去昏过去的黄毛突然暴起,操着匕首直接对着陈渡的心脏捅过来。

陈渡几乎是本能的一个避让,转身的瞬间,手劈在了黄毛的腕上。黄毛的骨骼一阵断裂似的生疼,丢了刀,又被陈渡噙住了脖颈,一个背摔,抛在了地上。

不知道摔断了哪根骨头,黄毛哀嚎的叫着,缩成了一团。

一切在片刻间开始又在片刻间结束。

原以为可以在年轻女人的店里占到便宜的两人,转眼成了趴在地上的败将,只有喊疼的份儿。

“灵鹊街 220 号,通知警察局,再带几个人过来。”陈渡拨出了一个号码,简单的对那头关照了几句。

狠厉阴鸷依然浮动在陈渡的眉眼间,绿毛和黄毛见他如同罗刹,不知道惹到了什么大人物,吓得瑟瑟喊着饶命。

陈渡攥着拳头,青筋暴起,一想到如果今晚他没有来这里,母子二人会遭遇到什么,他恨不得现在就将两人挫骨扬灰。

岑意没有开口说话,她怀里的小念低低的抽泣着。

那声音糯糯的钻进了陈渡心里,一点点化去他的戾气。片刻后,陈渡转过身来,深深静静的凝视着抱在一起的母子。

时隔三年,他再次站在了她的面前。

直到重逢,陈渡才清楚的确定,那些他以为熬不过去的一千多个日夜,都成了无关紧要的泡影。

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他产生了不真切的晕眩感。

时光并没有带走岑意身上可爱温润的少女气息。柔软丰盈、精灵古怪、娇媚可爱的模样依然可以在她的眉眼间寻觅,唯一变化的,是在她的眼里,再也找不到当初与他相爱时那种会发亮的光芒。

热恋时,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的热情像是急速退散的潮汐,只有一丝一缕冰冷的沙石以流逝的形状记录着曾今的悸动。

眼睁睁的看着陈渡解决掉了两个不速之客,再次目睹他身上那种阴鸷狠厉的气势,此刻的岑意,眼里只有疏离、无助与……害怕。

他的岑意,熟悉又陌生。

陈渡慢慢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凝着她苍白的小嘴,心皱成了一团。

他想弯腰一把把她抱进怀里,却又怕强行这样做,把她推的更远。他忍耐着,缓缓伸出了手,算是作了一个无声的邀约。

岑意没有动,小念从她怀里钻出来,率先站在她面前,拉了岑意一把,又紧紧的抱着岑意的大腿。

“岑意,好久不见。”

陈渡微微红了眼睛。

“多谢陈先生出手相救。”

岑意冷淡着嗓子,抱着儿子拉开了一段距离,看也不看他一眼。

漠视的态度比冰冷的肢体语言更能代表决心。

陈渡凝视着她:“你早知道我在桐城。”

“您说笑了,这里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千盛总裁是陈先生。”

“意意,我很想你。”

男人的声音低哑沉缓,与记忆里数千次情话缱绻时并无二样。

岑意嘲弄的扬起了眉头:“我们前缘已尽,什么想不想的,陈先生当小孩子过家家?”

陈渡往前一步,想要抱住岑意:“当时的情况……”

“别碰我!!”岑意打断了他的话,抱着小念往后退缩,眼眶几乎立刻红了。

小念也鲜少见过岑意有这样情绪激动的瞬间,他吓得不敢去看陈渡,只是双手勾着岑意的脖颈。母子二人抱在一起,像是弱肉强食森林里的一对羚羊,对周遭充满了危险的嗜血世界充满警觉却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陈渡的心被千万根针密密麻麻的扎着。

他抬高了那只手,低哑着嗓音往后退去:“好,我不碰你。等孩子睡着后,我们俩好好谈谈。”

门外,警车的铃声由远及近。

小念伸出小手,摸了摸岑意的脸,低声安慰道:“妈咪不哭,妈咪不哭,警察叔叔来保护我们啦……”

地上两个低声哀嚎的小贼被警铃声吓得连滚带爬的想要跑出去,刚刚跑到门口,就被陈渡的手下截胡。

“陈总,人我们直接带走了?”一位警司小跑着上前。

“查一下前科,其他你们看着办。”陈渡转过身去,声音冷的像是淬了冰。

警车的到来引起了不少过往居民的围观。千盛的保镖们维持着秩序。

在人群的边缘,路灯阴暗处,一个男人扫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店铺,拿出了相机……

警察取证,押着黄毛绿毛走了出去,片刻后,警车呼啸离开。店内安静了下来。

岑意安顿好了孩子,回到前厅,看到陈渡依然站在店铺里没有离开的意思,冷着脸逐客:“我们打烊了。”

“岑意,给我一个机会,”陈渡缓缓道,“我从来没有对你对孩子尽到过责任。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

“你不需要知道小念的存在,因为他不是你的孩子。”岑意冷冰冰的打断了陈渡的话。

“你、撒、谎。”陈渡咬牙,抑制着胸膛里蓬勃而出的怒意。

他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收紧,死死的盯着眼前面色苍白的女人,不想错过她脸色任何表情。

然而,岑意的眼里,只有毫不掩饰的冰冷憎恨。

她低下了头,瞥到了陈渡出拳的关节上微红的痕迹,那里,一点淤伤正在形成,像极了一只只猩红的眼睛,也是在那只手上,戴着一只醒目的银色戒指。

“陈渡,你消失了三年。你哪儿来的自信,我会守着一个空荡荡的誓言虚度人生。”

片刻的安静,岑意抬起了脸,幽深的瞳孔里没有任何光。

她说的很慢,每一字却充满了冷决。

“我承认,最开始是我死缠烂打追的你。拜你所赐,现在的我无父无母无依无靠。”

岑意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她闭上了眼睛:“你知道,在你不告而别以后……人们怎么评论我的么。”

陈渡动了动喉结,没有说出话来。

“……他们说,岑意啊,不过是被陈渡玩腻后丢弃的垃圾……”两滴眼泪滚落脸庞,岑意脸上血色全无,像是一只失去了生命的瓷娃娃,“事到如今,你如何补偿我?补偿我过去死心塌地的喜欢,还是补偿我一个父母双全的人生?”

她勾唇凄切的笑着:“陈渡,我们的故事已经翻篇了。我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你。我不欠你什么。也请你,放我自由。”

--

乌云散开,甜品店后的小巷子里安安静静。

季星辰曾经说过,小念是一个逆商极高的孩子。小念睡得很香,晚上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对孩子造成什么影响。

岑意靠在他的身旁,凝视着他的睡颜,那张小脸眉眼之间与陈渡何其相似。

她拧亮了床边的灯,翻出了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躺着一枚小小的戒指。

戒指是素圈,没有任何装饰,在灯光下泛着暖暖的光泽。与陈渡手上的那只不同,她的戒指是金色的,这是岑意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的**的礼物。

无法否认的是,与初见时一样,陈渡身上依然残存着让岑意致命沦陷的气息。

男人的每一寸轮廓她都曾今深深爱慕,亲吻过。

可是物是人非,现在站在岑意面前的男人,已经完全无法寄托让她任何感情。

过去了,就彻底翻页了。

岑意闭了闭眼睛,把戒指丢回了盒子里,塞回了抽屉深处。

巷子尽头,那辆跑车并没有离去。

月光如水,倾泻而下。

陈渡扫了一眼自己发红的关节。

无名指上的戒指散发着与月光一样淡淡的光辉,外圈里圈经过反复摩挲变得光滑了许多。

“不疼吗?”

记忆里那个软软的声音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

四年前,岑意第一次看到陈渡的拳头,吓得红了眼眶,惴惴不安的看着他肌肉筋骨上纵横交错的新旧伤痕。

那里青紫一片,微微渗着血,没有做包扎处理。

几分钟前,陈渡把去霍容酒吧闹事的二世祖狠狠的教训了一顿。那人脸上糊着一片血,踉踉跄跄的跑开。

陈渡点上了一根烟,转头就看到瓷娃娃一样的姑娘吓得哆哆嗦嗦的站在他的身后。

脆弱美丽,又带着倔强与执意不肯离去。

“谢谢你啊……”她轻轻说道。

陈渡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停格了几秒,他听到自己的嗓音僵硬生冷:“你谁。”

女孩的视线从明明灭灭的烟头转移到了他狼狈不堪的拳头上,红着眼眶低头在包里翻找。

那些窸窸窣窣的声响让陈渡烦闷,他抬腿就要走,被岑意一把拉住。

下个瞬间,她轻轻握住了他的拳头。

她小心翼翼的,给陈渡的伤口贴上了创口贴,微微弯腰轻轻吹着气。

那种温软的手感与拳击沙袋的触感完全不一样。她很香,身上浸润着淡淡的清甜奶油味。

女孩的体温像是电流,让暗夜猛然被划开了一道光明的口子。

陈渡只觉得灵魂深处什么东西在反反复复轻轻的撩拨着,阴沉的戾气化作了如水的月光。

一切完毕,陈渡只记得她明媚的眼眸里涤荡不尽的清澈光芒:“我叫岑意……你叫什么名字呀。”

……

小屋的灯关了。

陈渡熄了引擎,就那么静静的凝着暖意甜品店后面的小窗口。

那里头,睡着他的岑意。

全世界像是一个在黑色的大海里起起伏伏的岛屿,险象环生,无处停靠。

只有在岑意的身边,在离她数米之遥的地方,陈渡才能找到灵魂深处的宁静。

她是他的月光,也是他的救赎。

一直都是。

延伸阅读

美娃干洗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gng0.shtml
美娃国内外洗衣连锁于2003进入中国市场,总部于05年正式设立于上海。美娃国内外洗衣

帛颖家纺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xp4y.shtml
帛颖家纺将产品的款式、品质、品位与国内外潮流接轨,从而满足了国内外的消费需求。先后开

艾尔特地暖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u9f1.shtml
2012年,艾尔特(中国)与艾锐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在哈大齐工业走廊的级开发区投资2.

金至尊珠宝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6nod.shtml
金至尊珠宝为香港资源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珠宝零售品牌,主要从事设计、研发、销售以金至尊珠

四大系列 五大品牌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y6so.shtml
企业标识江苏隆力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规模、技术力量明的日化产品、养生保健

左右街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pcb1.shtml
左右街是浙江左右科技旗下一个全新的本地生活电商服务平台,专职为线下千万实体商户提供“

路易科林斯集成环保灶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su6f.shtml
科林斯集成环保灶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嘉兴科林斯电器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拥有“中国小家电之

孚佑康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u1p7.shtml
关于养有道公司:武汉养有道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态种植、健康功能食品研发、生

天河汗蒸房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yen5.shtml
石家庄天河映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集托玛琳纳米远红外产品的技术开发、产品研发、销售、汗

罗纹保利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n0xj.shtml
罗纹保利牛仔裤是牛仔裤、小脚裤、铅笔裤、牛仔衣、牛仔服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我放飞第一点在线阅读攻进县城

    黄月英深知,私有制能触发村民积极性,却可能会导致吏治不作为、或是贪污。只有责任落实到个人头上,职务之间不交叉不错漏,无踢皮球和稀泥,奖罚分明,吏治才会清明,管理才有效率。黄月英立下考核,专门针对军师、村丞、村尉、秘书以及底下小吏等。以月或季为单位,对众吏定下各人目标,完成有奖,有错受罚。众人叹服,赞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桃花岛主第四章在线阅读

    就这样一个一个包间的洗劫过去,大多数人都是听话的将自己身上的财物如数交出来,遇到个别反抗不配合的,则是被强哥一阵毒打。而跟在强哥身后的陈默则在找机会想要吃掉这几个人。“强哥带了三个小弟,邵讯带走了两个人,整个高包区域只有七个歹徒,必须在这里解决掉这七个人,不然等他们汇合后就更没机会了。”陈默在心里暗

  • 苍穹帝国在线阅读目标:三峡谷

    变化最大的是商城框架,系统在吸收平行世界的各种知识和情况也在开始渐渐地完善进化。商城框架还有几个分支:“招募”、“食物”、“武器”、“其他”、“神秘商店”。招募系是招募仿真机器人,这个分支会在建立基地军营是时剥离掉,化成军营的选项。食物系以前是兑换大量的肉食、素食、活的动物和种子等等...还添加了可

  • 他眼里星辰璀璨在线阅读第9节

    结果两个女生叽里咕噜讨论半天,尽扯些没用的。什么哪个班的班草又看上方宁雪啦,那个谁谁谁也偷偷喜欢着她啦,哪个班的几个男生甚至为了方宁雪打架啦,说到最后语气转为愤愤不平。“我就搞不懂了,不过是两个眼睛一张嘴,那些男生也太夸张了吧!没见过美女啊?”“就是,连校草也喜欢她,也不知道那个方宁雪有什么魔力。”

  • fgo谁想做救世主啦在线阅读博士去世

    史愽士喘息了几声,有点伤感地道:“唉!难……难以想像吧!但当时我……我看得千真万确,貂禅她……她真的就在唐三的飞艇中!而且……而且她是被唐三用一种奇怪的装置控制着,她静静地躺在装置中,我也……我也不知她是死是活啊!唉!可怜的姑娘……”“……”紫龙瞪着双大眼愣愣地听着,似乎早已惊呆了过去!史愽士喘息了

  • 一个紧箍儿闯西游第4章在线阅读

    “二位爷,你们这是哪门子喜事?瞧瞧笑得多欢?”袭人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袭人本是伺候老祖宗的丫鬟,后来给了宝玉,宝玉见她生得好,又嫌她原来的名字俗气,给她起名袭人,她又姓花,好一个“香气袭人花满昼”,待她自也与旁人不一样。“好姐姐,几时了?”宝玉问。“该吃饭了,刚刚老祖宗传饭来的,你们在屋里,我没吱声。

  • 燃血时代在线阅读口感棒级了

    金丹子绿色的叶子肥厚繁多,拇指粗的枝干纹理清晰,居然还挂了一棵棵绿豆大小的果子。其实看到这些果子,李飞心里都很吃惊,刚才他触摸金丹子的时候,可还没挂果呢,难道说是它活过来的这几分钟挂的果?这也太神速了吧?张翠芬泪汪汪,看着这盆老公留下来的遗物,患得患失的感觉涌上心头。李飞却在母亲身后,不住地打量自己

  • 红楼之甄费奋起第六章

    白晚晚扶他站稳,席地而坐,又让沈时深也学她坐,抬眼看到沈时深阴测测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大卸八块,忙安抚说:“都到了这一步了,你就不好奇我搞什么名堂么,快来啦,等下赶上下班高峰,我挤地铁很累的。”沈时深:“......”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选择坐下来——他确实想看看白晚晚想搞什么名堂。敢耍他,有她

  • 此夜心南寻在线阅读第二节

    此时正值元旦三天假的第二天,东海大学的学生走了有七七八八,案发地点是学校的员工宿舍。林风穿着棉睡衣赶到现场时,警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林风可以看见警戒线里面是一个雪人,带着红色的帽子,其中右手臂掉了下来,在层层白雪之中分明是一条人的手臂。这是一起杀人碎尸案!“来来来,让开让开!”一名警察推搡着围观人群

  • 两世花开在线阅读吕布跳槽

    李肃领了钱后,先拿出一大半放自己床头柜底下,然后骑着马就朝吕布的营房里来。到门口,看门的不让进,李肃扯着脖子就喊:“吕布,布哥!”看门的挺有眼色,心说这关系不一般啊,赶忙说:“你快别喊了,我进去给你打个招呼。”不一会,看门的出来了,说:“快进去吧,我们老大在房间里等你呢。”李肃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扔给看